• 第十一章 公开

    更新时间:2017-12-02 07:00:10本章字数:3600字

    在坐的宾客被这边的吵闹声吸引,纷纷朝这边看来,都在议论着这个突如其来的莫然。

    “那就是莫总裁吗?这么年轻啊!”

    “早就听说了,是个风云人物,权力大着呢!”

    “我只听说过,但没见过真人,今日一见,算是自愧不如了。”

    “我也算是懂得什么叫作自古英雄出少年了。”

    宾客们议论纷纷,来者非富即贵,刚刚那一幕,全部人都在看着,不料却听见他就是莫然,这个大人物也来参加这种婚礼?在坐的宾客都在怀疑。

    “可能此莫然非比莫然。”李梓熙穿着黑色的西装缓缓走来,萧小小依偎在他的身旁。

    “林芊芊,听说你是莫然的女人,哈哈哈…”嘲笑的声音让林芊芊感到这个他曾爱过的男人是否已经不是当初的他了。

    有的只是一个被利益冲昏了头脑的傀儡,那根本没什么区别。

    “对啊!他就是你们只听说过没见过的莫然,你当然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了。”林芊芊故作轻松挽着莫然的手臂傲娇的说道。

    一旁的莫然一句话也没说好似在静静的等待她的女人会怎么处理这件事。

    “你可算了吧!莫然那种大人物也是你这种人能攀的吗?想要故意气我,也不用随便带个什么莫然来吧!”李梓熙根本没见过莫然怎会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心里的看不起透露了他的无知,这只会酿成大祸。

    李梓熙心虚的莫然瞟了一眼,心里还是有点害怕的,毕竟自己真的没见过,但是像林芊芊这样是根入不了莫然的眼。

    莫然还是一句话也没说,也没为林芊芊去辩解,去维护。

    “这位帅哥长得还行吧!只是千万别选一个下贱的女人做妻子。”萧小小嘴上说的感觉是不稀罕,可心里确早已骂过林芊芊怎么会勾引到这么帅的男人,什么好事都有她林芊芊。

    “萧小姐,我莫然还轮不到你来提醒,难道萧小姐勾引闺蜜的未婚夫就算好的了?”莫然话里有话,萧小小也是个明白之人心里自然懂得。

    “你算什么…这里不欢迎你们,请走吧!”萧小小一肚子火这是要赶走大人物的节奏,可是后果却要自负。

    “大家快看,微博上已经说了,莫少已经回国而且在机场的照片都有。”其中一个宾客举起手机说道。

    “是啊!上面的莫然跟这个莫然是一样的,难道…”这些小公司的总裁纷纷拿起手机议论道。

    莫然已经按耐不住了,他最讨厌的就是被人驱赶,被人抛弃。在他小时候就被抛弃,无家可归。才遇见了林芊芊,是她给了莫然幸运与温暖。

    “莫少,我们能认识一下吗?”宾客们乱成了一团,纷纷拿着名片塞给莫然,挤成了一片,瞬间主角光环呈现在莫然的身上。

    莫然站到台上抢过主持的话筒说道:“我莫然不稀罕参加这种婚礼,要不是因为我太太林芊芊,我根本就不屑于接受来到这里,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在坐的宾客们都懂,想要混下去,不能得罪莫少,随后,整个婚礼现场没有了一个人。

    “你们…”李梓熙拦着走的人,却一个人也拦不住。

    “你们都是狗眼看人低。”李梓熙骂道,曾经他受过这种屈辱,本以为夺了林氏的家产后,会变得强大,不会有人再看不起他,没想到,今日又出现了一个莫然在这破坏。

    “林芊芊,你是故意的吧!你就是羡慕我和萧小小幸福。”李梓熙像发疯了似的,拽着林芊芊大吼。

    “林芊芊,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萧小小也没想到自己的婚姻竟是这个样子的,没人祝福的婚姻是不幸福的。

    “哈哈哈!你们害我家破人亡,破产,甚至夺走我未婚夫,这些事情你们怎么不说?”林芊芊用力的甩开李梓熙的手,她一刻也不能忍受与李梓熙的接触,更不想与他呼吸同一种空气。

    “林芊芊,我们走吧!何必在这浪费时间。”莫然抓着林芊芊的手走了出去,半路,林芊芊突然停下。

    “怎么了?”林芊芊松开莫然的手,站在原地,俩人相隔一步之远。

    “你说这世上是不是真的没有完美的爱情,也没有完美的亲情和友情。”林芊芊对这些感到怀疑,毕竟自己所经历的就是这样残酷的结果,其过程痛苦绝望。

    “不会的,时间会证明一切。”莫然思索了一下,这个回答不一定是真实的,而是他所期盼的。

    因为他也不知道以后会如何发展,就算他拥有了巨大的财富甚至巨大的权力,也无法守住林芊芊。

    还不如让林芊芊对他产生讨厌,这样的话,就不会那么痛苦了,对彼此都好,都是一种解脱。

    如果人生再来一次,愿莫然不是豪门家的儿子,林芊芊不是豪门家的女儿,他们只是一对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情侣,过着平凡的小日子。没有这些烦扰的家族联姻,更没有必要为这些利益伤的遍体鳞伤。

    有的只是他们会住在普通的小公寓里,林芊芊会在厨房里做饭等着莫然下班,那样普通的美好却成为莫然最大的奢望。

    然而这都是想象,如果今生不能在一起,希望来世能够相依相守,哪怕付出所有的代价去守候林芊芊一生。

    莫然和林芊芊走在大街上,放眼望去,茫茫一片,一个人也没有。他们彼此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安静的走着,走在这无人的街上。这样的状态不知道还能保持多久,真希望能一直这样漫长等我走下去,能够享受这一刻的美好。

    只有他们两个人。

    美好总是短暂的,纵然会逝去。

    当你清醒过来就会发现这个世界该是什么就是什么,它不会因你蹲在角落里抱头的哭泣从而去同情你,也不会因为你悲惨的遭遇而去施舍你。只能凭借自己的努力去奋斗,在这个世上你谁都靠不住,能靠住的那只有你自己。

    林芊芊平生最恨利益这个词语,它就像刀刃一样随时架在林芊芊的脖子上,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这个危险的词语碰不得。

    回到别墅后,莫然就匆匆忙忙的就走了,不知道是因为公司的事情还是其它的什么。林芊芊其实很想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刚要张口,却想到自己本就不该过问这些事情,可身体偏偏却不诚实出卖了她关心莫然的心切,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日久生情?

    正发呆的林芊芊被突如其来的手机短信声惊醒,屏幕上显示:林芊芊我们在老地方见,我有重要的事跟你说。发信人则是李梓熙,不知道他又有什么阴谋又或者是什么企图,总之这简单的一句话让林芊芊浮想联翩。

    林芊芊还是决定要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好奇。

    这个答案是自己想要的,可是心里却不是这样想的,心里想的说出来会让人觉得林芊芊不知廉耻。

    林芊芊承认她对李梓熙有恨也有爱,毕竟俩人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一起上同一个学校,关系好的不分彼此。不知道是不是仅仅就因为这样。

    管家送林芊芊到游乐场以后,便把行踪汇报了莫然,果然还是莫然的人,然而林芊芊并不知情。

    一身白色长裙伴随着清风,杂乱的黑发飞起又落下。这般纯洁的她内心却充满了五味杂陈。

    “芊芊,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李梓熙走到林芊芊身旁看着这个偌大的游乐场想起了曾经以前的那些美好。

    十年前

    “芊芊,我知道你特别想和我一起去这个游乐场,可是我家没钱,不过我在攒钱,等攒够了就和你一起去玩。”这是李梓熙十二岁说的话,他们家里的确没有林芊芊家富有,但是他依然有他的自尊不想靠林芊芊。

    “嗯,我等你。”林芊芊坚定的说道,她愿意。即使去过很多遍的游乐场,去的连卖票阿姨都认识她的地步。林芊芊也愿意为了李梓熙再多去一次。

    林芊芊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一脸不情愿的跟着他回忆。

    “芊芊,我有很多的不得已,即使冒着被你恨的风险。”不知道李梓熙怎么会说了这么多的真心话,仿佛又回到了他们热恋之中。

    “李梓熙,那都是过去了,别再提了。”林芊芊长叹一口气哀叹道。

    “林芊芊,我们回到以前好不好,萧小小才是害你父母的凶手,我只是替她背了黑锅,因为她抓住了我的把柄。”李梓熙激动的说着因为萧小小抛弃了他,对萧小小来说李梓熙已经没有了任何利用的价值,林氏的财产全部都被萧小小卷走了,他现在已经无依无靠,却又不要脸的来巴结林芊芊。

    “李梓熙,我不知道你是又打着什么主意,但是有一点我可以确定的告诉你,我们已经不可能了。”林芊芊真搞不懂,像他这样的男人还不知廉耻的来找她,还说这样不要脸的话。真是怀疑他是不是个男人。

    “就是这个人,莫少吩咐的事情你们可都记得。”一群身穿黑色的人迅速跑来,这架势根本就是来者不善,一副混黑社会的样子。

    “兄弟们,老大说了,这个人该挨打了。”

    所有的人都朝着李梓熙拳打脚踢,躺在地上的李梓熙根本无力还手,只能挨打。

    “住手,你们干什么?再不停手,就我报警了。”林芊芊慌张的上去拦着,可是根本无用。

    “莫太太,莫少说了,你见他一次,我们就打他一次。”

    林芊芊慌张的从包里拿起手机打给了莫然。

    “莫然,我求你停手。”林芊芊咽了口唾沫颤巍巍的说道。

    “芊芊,你打电话竟然为了他向我求情。”莫然带着不可思议的语气问道。

    “再怎说,你也不能打他。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见他了,你停手吧!”林芊芊带着哭腔的声音说道,她对这个莫然只有顺从,这个权力过大的男人不知道还会做出什么破格的事情。

    “林芊芊,这可是你说的。”说完莫然便挂掉了电话。

    只见那群人接个了电话,立刻停了手,纷纷离开了。躺在地上的李梓熙一动也不动,林芊芊想要去看他,可是又不能。

    林芊芊只能狠心的离开,管家开着车又把她送回了别墅。

    李梓熙只能怪我们今生无缘,看在我们青梅竹马的份上,我们从此不要再见面了,这样对你我都好。

    无论你是否杀是害我父母的凶手,我始终都无法逃过心里的那道坎儿。也永远对不起父母。

    “妈妈,我到底该怎么办。”林芊芊真的不知道该什么办,独自面对这个世界,该有的勇气不知道去哪了?

    善良可以,但不能成为别人践踏的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