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自作多情

    更新时间:2017-12-03 09:18:04本章字数:3812字

    一路上,林芊芊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回想着自己的一生,不知道这是上天刻意的安排,还是命中注定。

    是喜,是悲。

    她都认命,不过,属于林氏的东西必须还回来,那是父母一辈子的心血。林芊芊心中暗暗发誓,不,早在心里已经发了好多遍了。

    如若不能,林芊芊便没脸再见她的父母。

    摇下车窗,风轻轻的跑进车内,抚摸着林芊芊的脸庞,很温柔,很温柔。林芊芊嘴角上扬闭着眼睛靠在车座上享受着这世间大自然带给她的美好。

    在这一瞬间,林芊芊感觉其实自己并不孤独,并不是一个人。有风的陪伴,有雨的滋润,还有梦里的家人,他们只是换了个地方默默的关心着她罢了。

    自从那件事发生过后,一切恢复了平静,林芊芊已经一个星期没有见到莫然了,不知道她是在担心还是……

    “李管家,莫然去哪了?”林芊芊忍了好几天终于下了楼询问正在修剪草坪的李管家。

    “莫…莫少是去忙公司的事情了,莫太太不用担心。”李管家敷衍道。

    看这李管家说话吞吞吐吐的样子,想必是莫然不想让她知道些什么吧!

    林芊芊坐在花园里沉思了很久便上了楼。

    午后的阳光在林芊芊的眼中是最迷人的,它没有日出时的娇嫩,没有日落时的苍茫,就像一位慈祥的老人,在她经过的地方总会留下一抹温馨,暖暖的很舒服,林芊芊坐在秋千上,缓缓摇动着,微微闭着双眼,享受着阳光带来了温暖,所有的烦恼在这一刻都已烟消云散。

    可是,越是安静,越感到不安。

    林芊芊无聊的看帖子,刷微博,一条消息的出现再次让林芊芊感到不安。

    于今天下午,千墨集团新出的LE产品侵犯了千氏集团的智力成果权,因此触犯了法律,事情的结果——未知。

    林芊芊看着这条微博,以为看花了眼,一遍一遍的刷新着,可还是这样。

    “李管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告诉我,你拿我当莫太太吗?”林芊芊气愤的指责李管家。

    “莫太太,这是莫少吩咐的,他不希望连累你。”李管家早就知道纸包不住火,这样的隐瞒还不如直接告诉莫太太,可莫少说能瞒一分钟是一分钟,总之不想让林芊芊踏入这个水深火热之中,莫少的良苦用心,莫太太始终是不会明白的。

    林芊芊早该料想到这是莫然的意思,可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林芊芊怎么可能坐视不管。

    “李管家,送我去公司吧!”林芊芊看着手机的时间说道。

    “莫太太,您还是不要去了,莫少要是知道会责怪我的。”李管家开车到了千墨集团的门口,只见现在集团门口被围的水泄不通,别说是人了,就是连个小狗都过不去。

    林芊芊看着车窗外的一群记者,便意识到了这件事的严重性,她非去不可了。

    下了车后,林芊芊正准备想怎么混进去,突然那群记者拿着相机朝着林芊芊拍了又拍。

    “你是莫太太,请问你对千墨集团的行为有什么看法。”

    “莫太太,莫少做了这种事情,你觉得他这样的人还值得依靠吗?”

    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接着,耳边争论的声音越来越大,林芊芊这个时候不能逃避,逃避的话就默认了这件事情。

    “大家听我说,对于这件事我知道你们很想知道答案,但是一个问题一个问题问,好吗?我都会尽力回答的。”林芊芊沉住气,面对着这些记者她已经习惯了,林氏在的时候,她也没少被记者问问题,不过不是这样的大事情。

    “请问莫太太,对于莫少的做法身为她的妻子,你有什么看法。。”

    “这个问题问的好,站在妻子的角度上,我当然是相信莫然不会做出这些事情。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上,千墨集团你们都知道,这么多年一个很了不起的集团,经历过多少风风雨雨,大大小小的事情,难道这样强大的集团是仅凭偷去别人的果实来生存的吗?”林芊芊鼓起勇气面对这么多的质问,极力的维护莫然,其实是在为莫然争取时间。

    “莫太太说的对,这么大的集团,会靠盗取别人的果实来支撑吗?”

    “那么莫太太你怎么解释这两个集团产品一样的事情。”

    “其中肯定是有些误会,又或者是有人故意挑拨两个集团之间的关系,需要的只是时间来证明这一切。到时候我们自会查明,千万不要让小人得逞,毁了两个集团之间的关系。”林芊芊面对记者说的话让他们心服口服。

    “莫少还真是有位好妻子,真让人羡慕,大家都散了吧!也好给千墨集团查清原因。”其中一位男记者说道。

    不一会儿,众多记者纷纷离去,这才刚刚解除了燃眉之急。后面的事情其实林芊芊一无所知。

    打发完这些记者后,林芊芊松了一口气,准备进公司转身却发现莫然站在那里。

    “他是什么时候来的?”林芊芊心里疑问道,难道这些他都看见了,不会说我擅自主张吧!

    “芊芊,以后这种事情你别再管了。”莫然没有正眼看林芊芊,一副淡然无情的样子。

    “你是在埋怨我吗?”林芊芊心里泛起酸酸的味道。

    “不是,我不想让你在媒体露脸。”莫然还是没有看林芊芊,其实是因为害怕他的母亲——许梦如,对林芊芊有什么伤害,因为这个千墨公司的股权,他的母亲还占有一部分。许梦如的权力不逊于莫然,所以莫然害怕许梦如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万一有一天他不在了……

    “是因为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我们是夫妻关系吗?”林芊芊眼眶含泪,莫然说的话早已让她心碎。

    合同上写着:甲方与乙方是合作关系,甲方不得对乙方动情,乙方则也不得对甲方动情。

    林芊芊曾以为他们互不干涉,互不动情。

    谁知先动情的竟是她。

    “对。”莫然思考了很久,这一个字是他硬咬着牙说出来了的,只有让林芊芊死心,才不会对她造成伤害。他依旧不敢看林芊芊,害怕她哭泣的脸会让莫然心软。

    林芊芊哭着跑了出去,莫然本想动身追出去,只是身边的助理拽了拽莫然,莫然才明白过来。

    “很好。”许梦如从墙后边走出来。

    “你只能娶豪门家的女儿,她林芊芊没资格。”许梦如得意的拍了拍手,还不满意的说道:“接下来,你该说分手了。”

    哈哈哈……许梦如的笑声回荡在整个莫宅,然后一点一点的消失。

    “莫少,您何必呢?”助理大大特别同情莫然,既不能正大光明的和相爱的人在一起,还得讨夫人的欢心。甚至为了莫太太不惜毁掉幸福。

    林芊芊回到别墅后,正准备上楼。

    “你就是林芊芊吧!”许梦如早就先到了一步,莫然竟然会为了这个所谓的林芊芊放弃自己总裁的身份,真是不可思议。

    眼前的许梦如林芊芊根本不认识,不过,眼前的这个女人皮肤白皙,身上有种说不出来的某种气质,但岁月的流逝,仍盖不住她脸上的皱纹的痕迹。看这样子,一定又是哪个富家的人吧!

    “是的!请问你是?”林芊芊出于礼貌问道。

    “我是?看来莫然没告诉你,我是他的母亲。”许梦如没好气的说道。

    “原来是阿姨呀!”林芊芊的确有点失礼了,没有招待好。

    “别叫我阿姨,莫然跟你不是一路人,莫然连我是他的母亲都没告诉你,看来你在他的心里根本不重要。”许梦如来这儿就是逼林芊芊离开,莫然下不了口,那许梦如就只好替他来说了。

    “还有,这是一亿,拿着支票赶紧滚出我莫家的门。”许梦如早已安排好莫然结婚的对象,莫然的妻子必须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她一个破产之女没资格踏进莫家半步。

    许梦如拿着支票猛的一下甩在了林芊芊的脸上,林芊芊征住了,看着缓缓飘落的支配,心里有种被侮辱的委屈。

    “怎么?还嫌不够啊!”许梦如原本会以为林芊芊会捡起支票,乖乖走人,没想到林芊芊一动也不动。

    “莫阿姨,请您不要拿金钱来衡量一个人素质与道德。”林芊芊蹲下来捡起支票看了看可惜的说道:“唉!一亿呀!巨大的数额,要是对于某些人来说肯定就收了,对于我林芊芊来说根本不稀罕。”林芊芊装作一副很在意钱的样子,然后她便当着许梦如的面撕了这张带有侮辱的支配。

    “此刻,它便一文不值。”林芊芊本以为她是长辈所以很尊重许梦如,谁知道这么有钱的人竟然如此没有素养。该礼貌就得礼貌,不该礼貌的时候,就要以牙还牙。

    “哎呀!莫阿姨,我后悔了,早知道就不撕这张支票了。”林芊芊表现出很无辜样子看着地上的支票感到惋惜。

    许梦如心想人在利益面前还是会露出真面目。

    许梦如轻笑了两声说道:“这没什么,只要你离开,我可以再给你一个亿。”

    “莫阿姨,这些钱可够你好好学习礼仪了,学习怎样尊重别人。”林芊芊讽刺着说道。

    “你…你……竟然敢。”许梦如被林芊芊的伶牙俐齿气的上气不接下气,伸手就要打林芊芊,不料,猫咪露出锋利的爪子也是很厉害的。林芊芊挡住许梦如突来的手掌,靠近许梦如的耳边气愤的说道:“莫阿姨,你放心,我会离开的,我跟莫然没有什么关系,更不稀罕你们莫家的一分一毫。”

    林芊芊说完转身上了楼,只听见后面的许梦如大骂道:“你真是不要脸,就是个狐狸精。”许梦如早已被林芊芊气的高血压都上来了,真是没见过这么蛮横的女孩,简直比自己选的未来儿媳差远了,不,是根本不能比。

    楼上的林芊芊很茫然,不知道许梦如的意思是否就是莫然的意思,也许她真的该离开了。

    林芊芊望着楼下,看着许梦如气呼呼的离去,心里不知道有多生气呢?连走路都那么的着急。

    本来这里的一切都不属于她,包括莫然。

    “李嫂,做一些吃的吧!记得要丰盛一些。”林芊芊下楼走到客厅内对着刚进来的李嫂说道。

    “是,莫太太,请问今天是有客人来吗?”李嫂小心翼翼的问了问。

    “没有,我一个人。”林芊芊垂了垂眼眸,淡然的说道。

    “哦!明白了,莫太太。”李嫂觉得奇怪,但又不能过问太多,只能照做了。

    林芊芊今天精心的打扮了一番,坐在餐桌上一个人吃着这么多饭菜,她觉得她离开莫然后,要独自一个人了。自己赚钱养活自己,得坚强起来。

    吃完饭后,林芊芊上楼躺在床上休息,闭着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林芊芊再次醒来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她沉思了很久,也许他们不该遇见,莫然不该救下林芊芊,不该签下那份合同,不该自己先动了情。

    固然,这可能都是林芊芊从出生就开始的宿命,上天如此捉弄她,不知道是有何用意。

    余生,只想平平淡淡的生活下去。是那种没有烦恼的缠绕,没有利益的争纷,要怪就怪我们生在豪门家,从出生就已经注定要继承家族。也少不了所谓的家族联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