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风暴来袭

    更新时间:2017-12-16 17:00:00本章字数:3119字

    莫然躺在沙滩上,身边的林芊芊坐着,望着天上的繁星心情也变得舒畅。

    林昭早已带着宫琪琪回了家,说是很久没有回家了,回家看看林萧,也就是他的哥哥,这种借口打死莫然和林芊芊都不信,林昭这个风流浪子,每天逍遥在外,也不管公司,更别说回家了。要不是把宫琪琪追到了手,想让林萧看看。他怎么会回家。

    “芊芊,林氏现在是林昭在替我管理,股权还在我这儿,我会把她转给你。”莫然早就思考了很久,才做这个决定。莫然转头看向林芊芊,她只是对着繁星点点的夜空傻傻的笑着,他说的话不知道林芊芊听见了没有。

    林芊芊顺势躺在了莫然的身边,转过头,小脸蛋朝着莫然风淡云轻的说:“我把林氏交给你,我很放心,再说转给我,我不一定会管理好,毕竟,爸爸以前没有让我参与过他的公司,那时候不懂为什么?现在才知道爸爸已经为我铺好了路。”

    莫然伸手摸着林芊芊那张天真的笑脸,和以前不一样了,那时候的她,眼里充满了仇恨,没有一丝善意。

    “谢谢你对我的信任,那毕竟是你爸爸的心血,放心吧!我把她转给你,还会让林昭管理。”莫然说了这句话是想让林芊芊吃下一颗定心丸,林芊芊现在的这个样子他很满意,如若她不想管理公司,莫然也不会强迫。

    林芊芊顿了顿突然瞪大了双眼,一副不可置疑的问道:“林昭?他能行吗?据我所知,林昭根本不管公司的。”

    莫然笑了笑叹道:“林昭他的学历也可是很高的,不逊于我,他只是不想管理公司,是因为没有追到宫琪琪,现在追到了,该安心工作了吧!”

    林芊芊感叹道:“爱情的力量还真伟大啊!”

    “走吧,我们回家。”莫然站起来拍拍身上的沙子。

    余光扫到林芊芊,莫然噗嗤笑了一声。

    “怎么,你是想要吃土啊!怎么嘴边都是沙子,我再穷,也不会让我的小不点吃土啊!”莫然说着便为林芊芊擦去不小心弄到嘴上的沙子。

    林芊芊害羞的不敢直视莫然的视线。

    突然,一股湿热的气息涌上来,薄荷般的清凉让林芊芊浑身像触电一般,她的手无力抬起,抵在他的胸口,想要将他推开,可身体却就此失去了力气,只能任由他亲吻自己,温热柔软的唇瓣在自己唇上辗转流连,温柔的触感就此停留在这里。

    莫然不舍的离开了那让人流连忘返的唇瓣,林芊芊小脸红扑扑的,很久,两人没有再说一句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对方。

    “走吧,我带你回家。”莫然打破了这静谧的时刻,眼看天天渐渐的黑了,夜深了,沙滩上也无人。玩了一天,林芊芊睫毛忽闪忽闪的,实在是撑不住了。

    莫然开的很慢,副驾的林芊芊累的睡着,很长时间才回到了别墅。

    停车后,莫然轻轻从车里抱出了林芊芊,可能由于太累了,睡的有点沉。

    进去客厅后,莫然发现许梦如回来了,坐在沙发上,憎恨的眼神瞄了一眼莫然抱着的林芊芊,张口就要大喊,莫然见势起身赶在许梦如张口之前就已经把林芊芊抱回了卧室,带上了卧室的门。

    去国外的时候,许梦如根本没有跟莫然打招呼,回来的时候,也一声不响的回来,大半夜的赶来还出现在他的家里。

    莫然坐在沙发上,只是离许梦如隔了两个人的距离,点了一根烟,等待着许梦如来话。

    许梦如见莫然这般态度,跟对待林芊芊截然不同。

    “莫然,你什么意思?”许梦如按耐不住质问道。

    莫然没有在意她说的话轻笑了两声:“什么什么意思?”

    许梦如更是气愤,这明摆着是故意气她,明明知道是她问的是什么?看来这是不准备解释了。

    许梦如狠狠地拍了拍桌子:“莫然,我说过不许你和林芊芊在一起,你没听懂吗?还是要我亲自来处理。”

    许梦如眼神里夹带着杀气,对待任何人只要是妨碍了她计划的人,便会不择手段去除掉这些人。

    以前的莫然已经不存在了,现在的他不惧怕一切,自从林芊芊回来的那一刻,他便做好了一切准备。

    “哼!怎么,从小到大,我都是听您的安排,可唯独婚姻这件事,您注定插不了手。”莫然这样跟许梦如说话,让许梦如倒吸一口凉气,无论怎样,莫然是不敢这样跟她说话的,现在竟然是为了那个女人。

    许梦如气的指着莫然的手都在不停的颤抖:“莫然,你……看来你是不想要千墨集团了。”

    莫然早已知道许梦如还留有这一招,他已经安排好了,千墨集团的股东可都是向着莫然的,这么多年来,也看到了莫然为公司付出的努力,和他自身优越的管理能力,再说,莫然的父亲去世时,早就跟这些股东安排好了,对这些股东,莫然的父亲可谓是用心良苦。

    “要是您把我给顶替,我倒要看看公司还能不能正常的经营下去,到时候的股东又会怎么想?”莫然邪魅的笑了笑,这件事也能造成他的威胁吗?

    一直以来许梦如都是在利用莫然,就是想要让自己那有病的儿子继承千墨集团,趁着莫然还没有把事情捅破,要是捅破的话,结果只会是你死我活,两败俱伤。这张王牌,莫然打算留着还有用。

    许梦如心头一颤,没想到莫然竟然会这样的来威胁她,真是长大了,她得赶紧安排自己的儿子来继承家产。

    许梦如暂时知道自己的处境,没有再说些什么,只好先忍着,踩着高跟鞋离开了别墅。

    过了一会儿,坐在沙发上的莫然又点了一根烟,其实他比谁都不想揭穿这个事实,毕竟许梦如是养育了他二十多年的母亲,可能,在许梦如的心里,莫然只不过是一个值得利用的棋子而已。

    房门咯吱一声开了,林芊芊光着脚丫朝着莫然走来,可能是因为莫然想的太入神了,连林芊芊来了也没察觉到。

    “莫然……”林芊芊低着头看着那般落寞的莫然,心里泛起一丝心疼,她听见了他们的对话,从许梦如拍桌子的时候,林芊芊就已经被惊醒了。

    莫然被这熟悉的声音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芊芊,你怎么没睡啊?”莫然惊奇的看向林芊芊,顺手扔掉了还在燃着的烟头。

    林芊芊走向莫然的身边,坐在沙发上,眼眶里储蓄着未流出的泪水。

    莫然没有注意到,只是起身去了卧室拿了双拖鞋。

    “芊芊,你怎么又没穿鞋,要是着凉了怎么办?地板很凉的。”莫然又在习惯着为林芊芊穿上拖鞋。

    林芊芊一把搂住了正在为她穿鞋的莫然。

    “没事,我没事。”莫然轻生安慰林芊芊,不想让林芊芊参与这件事,也不想让她担心。

    林芊芊知道莫然是为了她,才做的这一切,她错怪莫然了。

    林昭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林芊芊,这是莫然的父亲一生的心血,千墨集团怎能为一个林芊芊而被许梦如夺走。

    林芊芊趴在莫然的肩上小声抽泣着,她觉得自己真没用,除了哭泣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

    莫然抬头看见了墙上的钟表,秒针不停的转着,很快,已经一点多了,这样熬夜对身体可是很不好的。

    趴在莫然身上的林芊芊可能是哭的没力气了,也可能因为莫然温柔的安慰声,渐渐的没有了抽泣声。

    莫然把林芊芊抱回了二楼,林芊芊紧紧的搂住莫然的脖子,根本没有松开的意识,像是再抓住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

    见此这样,莫然只好开着灯,躺在林芊芊的身边,看着她的。

    许梦如回到莫宅后,简直真是气死她了,莫然竟敢那样跟她说话。

    “夫人,林小姐也是个很好的人。”管家也不知道为何夫人会如此对待莫然和林芊芊,想来想去还不是因为莫然不是许梦如的亲生儿子。

    许梦如本来就很生气被管家这么一说直接摔了桌上的茶杯。

    “这里还轮不到你来说话。”许梦如连针带刺的说道。

    管家心里清楚,自从那个温柔,美丽,大方的大夫人,也就是莫然的母亲去世后,莫老爷就娶了现在的许梦如,许梦如生的儿子从小在国外长大,那段时间,莫老爷故意把小儿子藏在国外,害怕的就是这个心狠手辣的许梦如为了利益不顾一切的去伤害他最疼爱的莫然。自从莫老爷去世后,财产全部留给了莫然,许梦如只好抚养着莫然,好等她找到儿子来夺回财产,却没想到自己儿子从小就有患有病,一直被私人医生治疗。这件事管家一直小心翼翼安排着,这也是莫老爷交代的。也是隐藏了多年的秘密。

    管家年轻时就跟随着莫老爷,他的命可是莫老爷救的,他的一家没少受到莫老爷的照顾。莫老爷一直觉得自己对不起莫然,所以他把小儿子放在了国外,托管家安排照顾着。谁知道小儿子后来会患病,一直未醒来。许梦如像疯了似的从未停止过找小儿子,还派管家也帮忙去找,管家出于不忍心,告诉了许梦如,不过说的是他自己找到了,并没有说当年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