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许梦如的威胁

    更新时间:2017-12-20 07:00:00本章字数:3400字

    莫宅内,许梦如急匆匆的拉着行李箱进去了客厅。

    “管家,备车去莫然那。”许梦如放下行李箱,直往外走。

    没过一会儿,许梦如下了车踩着恨天高直往别墅内走。

    林芊芊刚睡醒,这几天莫然没让她没去公司,说让她在家好好休息,林芊芊无聊就陪着小黑猫玩耍,其实莫然那天就是吓吓林芊芊,有个小猫陪着林芊芊也好,至少这样她也不会无聊,看得出林芊芊很喜欢那只小黑猫。没想到那天吓得林芊芊真的乖乖去做了。而且,味道有爱的感觉。

    “小黑猫,你给我站住,这个星期进口的鱼干看来你是不想吃了吧?”林芊芊追着在客厅乱窜的小黑猫,生气的说道,简直累死她了,这个小黑猫也太能跑了吧?

    小黑猫停了一下转过头“喵”了一声,又匆匆跳上了沙发。

    林芊芊插着腰气喘吁吁正要去追小黑猫,许梦如突然出现在林芊芊的视线内,这不是莫然的妈妈吗?许梦如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儿。

    “莫阿姨,你怎么来了?”林芊芊紧张的小手无处安抚略微结巴的问道。

    只见许梦如手里拿着一份文件,冷笑了一声对着林芊芊说道:“我来这儿,还需要跟你汇报吗?”

    没等林芊芊说完,许梦如冷漠的走向沙发,坐在沙发上,文件被许梦如奋力的扔在了桌子上。吓了林芊芊一跳。

    “不是啊!我好通知莫然一声。他肯定还不知道的吧?”林芊芊坐在沙发上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说道。

    许梦如犀利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林芊芊,“你还不是我莫家的儿媳妇,别拿莫然来压我。”许梦如提高了嗓音恶狠狠的又说道:“这么小就学会有心机了。”

    “我这次来是让你离开莫然。”许梦如好像很得意的样子,仿佛做足了准备。

    林芊芊轻描淡写地说道:“要是我不呢?”

    许梦如哈哈哈大笑。

    “你现在已经没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本,你那纪姑姑可还有印象?”许梦如嘴角上扬,用挑衅的语气问道。

    林芊芊这才想起,纪姑姑不应该在家照顾她的两个孙子吗?好久也没见过纪姑姑了,纪姑姑在林芊芊小的时候就开始照顾她了,因此,纪姑姑就像家人一样,母亲也一直帮助纪姑姑,他们家里的确很困难。还有两个要上学的孙子,所以妈妈总是会偷偷塞给纪姑姑钱。

    林芊芊绝对不能让纪姑姑因为她而受到伤害。

    “我求求你,放了他们吧!”林芊芊带着哭腔乞求道。

    许梦如冷眼看着跪在地上的林芊芊,没有一点点的同情,反而无情的说道:“除非你离开莫然。”

    林芊芊跪在地上,拉着许梦如的裤腿乞求她能够放了纪姑姑,可是许梦如让她离开莫然,她到底该怎么办。

    林芊芊哭喊着:“为什么你要这样拆散我们?”

    许梦如哼了一声奋力踢开跪在地上的林芊芊说道:“你不适合他,我要的是豪门媳妇。”

    林芊芊被许梦如这一脚踢到了桌角上,一动也不动,晕倒在地上。

    许梦如吓得心脏扑通扑通的,她只想来威胁林芊芊而已,没有想过致她于死地。

    “林芊芊,你不要装了,起来。”许梦如颤巍巍的向前移动,踢了踢躺在地上的林芊芊,林芊芊却还是一动也不动。

    许梦如见势赶紧跑出了别墅,躲在一旁的李嫂赶紧打了120又打了电话给莫然,正在工作的莫然二话没说飙车直往别墅。

    “芊芊,你怎么样了?”莫然一进别墅就看见躺在沙发上林芊芊,头不停的流血,晕了过去。

    “李嫂,这是怎么回事?”莫然冰冷的声音,一股阴霾的气息遍布整个别墅。

    李嫂吓得把她看到的事情经过告诉了莫然。

    莫然抱起林芊芊,120抢救车带着林芊芊和莫然去了医院。

    一路上,莫然呼喊着林芊芊,他原本以为自己不去招惹许梦如,不去拆穿她的真面目,她就不会再来招惹林芊芊,谁想到她竟然如此狠心。

    “家属请在外等候。”医生说完便关上了手术室门。

    莫然在外不停的来回走,他生怕林芊芊会出什么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时间越长,他就越是不安。

    下五六点多,手术室灯一灭,莫然急忙上前便问道:“医生,她怎么样了?”

    医生摘下口罩不紧不慢的说道:“手术很成功,千万别再受什么刺激,看她的脑部,以前是不是受过什么刺激吧?”

    莫然点了点头。

    医生把林芊芊转入了VIP病房,莫然缴了医药费后,就去了病房。

    林芊芊醒后,什么话也不说,内心不想再见莫然,也许他们真的不合适,他们在一起,只会为身边的人带来伤害,他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芊芊,你说句话好不好?”莫然坐在病床前的椅子上轻声问道。

    林芊芊扭过头只说了句:“我们分手吧!”

    晴天霹雳的话语让莫然激动的站了起来。

    “为什么?”

    林芊芊眼角流下了眼泪哭着说道:“我跟你在一起只会拖累你,我身边的人都会受到伤害,我们的爱情是不平等的,这样我觉得真的好累。”

    莫然无话可说,的确,林芊芊已经因为他受到了两次伤害,可是他不想放弃林芊芊。如果他们在一起只会为林芊芊带来伤害,那么他可以放手,还林芊芊一个自由。

    病房里很安静没有人再说话,林芊芊停顿了一下又说道:“我们先冷静一段时间吧?”

    莫然躲避林芊芊的话,走到门口说:“我去给你买些吃的。”

    莫然走后,林芊芊把自己埋在被子,小声抽泣着。为什么他们在一起就那么难,为什么所有人都要拆散他们,为什么所有人都要伤害她。

    林芊芊哭着哭着便睡着了,在梦中她感觉身边有人为她盖被子,还听到有人说:“林芊芊,你每天晚上睡觉总爱踢被子,希望我不在你身边,你能照顾好自己。”

    “还有啊!你每次都不喜欢穿拖鞋,地板很凉的,要是我不在你身边,你要记得每次下床后穿上拖鞋,不要着凉,你身体不好。”

    林芊芊听了这些话哭了,没有人再像莫然一样的了解她,也没有人这样的关心她。

    早上醒来后,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暖洋洋的,林芊芊懒散的躺在病床上,身边没有一个人。林芊芊想起昨天她跟莫然说的话,心想他现在肯定离开了,自己也没必要在呆下去,该离开了去一个陌生的城市重新生活。

    林芊芊拔下手上的针,穿上鞋,正准备离开,谁料到,病房门开了。

    “林芊芊,你就这么想离开吗?”莫然手里拿着饭盒,本来是想亲手做点饭给她吃,结果一进门就看见林芊芊拔掉了针管,想要离开病房。

    林芊芊忍住眼泪最后硬说了一个字:“对。”

    莫然故意避开她说的话,明知道林芊芊想要离开他,也明知道自己答应了她无理的要求,可是自己还是忍不住去关心林芊芊,莫然害怕林芊芊早上又不吃早饭,她本来身体素质就不太好。

    “芊芊,我做了你最爱喝的瘦肉皮蛋粥,吃点吧!你身体本来就不好。”莫然说着便打开了饭盒,舀了一碗粥,勺子喂到了林芊芊的嘴边,林芊芊没有喝,呆呆地看着他。

    眼里的泪光闪烁顺着眼角流下,她实在受不了了。

    “莫然,你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你越是这样我越痛苦。”林芊芊哭喊着眼泪顺着眼角流到了身体,却冰冷刺骨,心如刀绞。

    “莫然,你给我回去。”许梦如奋力踢开了病房门,一声怒火道。

    莫然看了一眼林芊芊,放下了手中的碗,走上前压抑着心中快要爆发的怒火说道:“医院不是我们吵架的地方,出去说。”

    许梦如瞪了一眼躺在病床的林芊芊,转身,走向了电梯。

    电梯内硝烟弥漫,看来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较量。

    “莫然,你给我站住。”许梦如吼道。

    “我不许你跟她来往,别怪我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许梦如命令道。

    莫然停下脚步转身喊道:“我告诉你,你再敢做什么伤害林芊芊的事情,别怪我不客气。”

    许梦如没想到莫然竟敢这样的吼她,从小到大,莫然在她跟前一向都是她说往动,莫然绝对不敢往西的人。

    许梦如气的牙痒痒纤细的手指指着莫然说道:“你别忘了是谁给你的这个总裁的职位,看来你是不想要了吧?你要是身无分文,看她林芊芊还会不会跟你在一起,没有了钱,你什么都不是。”

    莫然渐渐逼近许梦如,眼里散发着嗜血的光芒,他已经忍很久了。

    “是啊!你还等着你儿子来继承这个集团的吧?”莫然黑色的眼眸充满杀人的气息,一个善良的人却一步步被许梦如逼到这种份上,莫然不知道他下一步会做些什么?

    许梦如被这突如其来的话哽咽住了,她不知道莫然是什么时候意识到的,许梦如觉得这不可能,自己把这件事做的那么保密。既然藏不住,那不如公开。

    “是啊!你那狠毒的父亲在母亲去世后,就娶了我,你妈妈是因为你难产而死的,再后来我就怀了儿子,谁知道你父亲为了让你继承家产,把我的儿子送去了国外,我怎么找也找不到。”这一次许梦如总于把自己的心里话全都说了出来,自己的委屈也被发泄出来。作为一个母亲,没有见到自己儿子成长的过程,直到儿子有病了,她还是不知道,一个人被蒙在鼓里,总于有一天,上天让许梦如找到了儿子,可是他躺在病床上昏迷着,那种痛苦,你能体会吗?

    “不过,现在好了,他已经醒过来了,可是他不认识我,不认识我是他的妈妈,对于一个母亲来说,自己的儿子不认识自己,是什么感受?”许梦如的脸上布满了泪水,岁月已经为她的眼角留下了长长的皱纹。

    这么多年许梦如虽然对莫然严厉但还是偷偷的爱着他,可能这就是人本性的善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