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等你啊

    更新时间:2018-01-15 16:35:45本章字数:2461字

    遇见唐白的这一年,楚河也不过才十岁。

    她无言表达这种突如其来的感受,一直到后来的许多年里,在她慢慢长大的过程里,直到后来她读了许许多多的诗集,她好像在明白,才慢慢妥协。她不能成为他的诗,就像他只能成为她的梦。

    她多数都是在大的石榴树下,一边乘着凉,一边细细品味着作者在书里藏着的秘密。

    这一年,她十五岁,她在书里知道了有一位有才多情的人叫徐志摩。书里说,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记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见你。

    她爱上了阅读,爱上了这一首首写着隐晦故事和情感的诗。她每天都高效的完成今天的作业,只为能早些回到家里庭院里的石榴树下坐下,在阅读里找到自己,不再只是等待和盲目。

    可是她还是没有再见到过他,那个曾真实出现在她身边,又似乎是个梦里少年的唐白。念初中的三年时间里,喜欢独处的安静女孩时常对着窗外发呆,她的眼里那样深邃好像有把人吞噬的力量,她明明那么单纯,眼底仿佛却有着深藏不露的故事,这样那样的安静与孤僻让她逐渐披上了神秘的色彩,学校里也不乏有许多偷偷暗恋她的人。

    偶尔遇到了在那个年纪穿着丑陋校服,却依旧能让人眼前一亮的少年,迎面而来的时候冲自己轻轻笑笑,毫不声张又恰到好处的暗示,脑袋里重重叠叠的美好的句子就随时迸发出,又多么美妙的话语,都不足称赞此刻的青涩,真的很多时候,对方眼里流露出的光芒,都会让自己坚固的内心稍有动容。

    只是稍过两秒,又很容易就清醒,楚河就是在那样的年纪里,变得不再轻易动摇,那么冷漠。只是五年前那样深刻的紧张和羞涩都不曾出现过。

    再不止一次的尝试中,都是一秒向往,一秒的犹豫后,就是永久的沉寂。

    楚河一直以来都比任何的同龄人都成熟,对于未来的向往,她特别的迫切,只是未来都会有无限的可能,这些细碎的可能就算是再微茫,会不会降临在她和唐白身上,她迫不及待的想知道。

    初中毕业那年,她好不容易说服了父母,自己一人带着行李去了盛产香樟的城市。她曾经在自己喜欢的一本书里,读到了这座布满了香樟树的城市,当时就默默的许下愿,一定要来这个地方看看。她一个人行走在长满了高大香樟树的长街,街两旁的路灯将她的身影拉得老长,和无数树叶斑驳的剪影融合在地上,显得那么孤独,路两旁有无数骑着自行车的本地人,说着她一点也听不懂的方言,和此刻的夏天一样捉摸不透,让人没来由的好奇。

    整个城市倒都是一片生动的绿色,她想着他一定也很喜欢吧。

    今年的夏季一过,她又将接受命运的洗牌又或者是家里来之不易的安排,到一个什么地方,读一个怎样优秀和她毫不沾边的高中,度过一个怎样毫无生机的高中生活,想想就很让自己失望吧,但又好像没有任何事能让自己逐渐振作。

    在这样炎热又很多雨水的季节里,接受着怎么麻木的告别,和怎样崭新的开始。她不知道。

    短暂的旅游回去,就是最让人厌烦的暑假衔接班。楚河一面要接受满意于自己此刻的现状,又要在家里不断的栽培下,俨然变成对自己成为一个优秀的人满怀期待的样子。每天坐着城市最拥挤的一班公交车,明明是两个极端的方向,却孜孜不倦的不肯放弃的去作努力上进的模样。在炎热中穿梭于城市的每一个街巷,每一个角落,每日看见的景致也差不多是一层不变。

    补习有着固定的座位,由于楚河第一天去补课就成了全班最晚一个到的,就坐到了最后一排的那个固定的角落。要是落在任何一个其他主动来补习的学生身上,一定是决不妥协的,但是楚河很满意,在那一方小天地里,前排的每一处缝隙都被遮挡的仔细,她可以发呆到不会被轻易察觉,她很满意。

    好像是上一个班也是有其他的人再使用这间教室,每一次楚河来到座位,桌面都遗落这一本一看就是满满学习痕迹的书。这次再把书放到桌下的抽屉之前,楚河随意的翻开了第一页,潦草的一个字,有力而能准确的看清,一个“白”字,写在第一页的右下角,不留意也许都不是很看得见。

    此刻身后的落地窗投进来了巨大的光芒,一旦陷入回忆,头就微微晕眩,好像眼眶也跟着轻易的湿润了。

    翌日怀着不安的心情,早到了十分钟,这对以前的楚河来说基本上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站在教室外就可以清晰的看见与自己坐在相同位置上的,那个无比慵懒可以说比自己还要随意的人,坐在教室最里面的角落里,穿着简单的白色短袖,手里好像攥着一支笔,偶尔转动,偶尔停下来又在纸上奋笔疾书写了些什么,怎么都觉得不会是和老师讲的东西有关联的东西吧。

    一下课所有教室里的学生都蜂拥而出,只有他还是无比懒散的样子,往包里装着什么,楚河鼓起勇气走进去,走到他旁边,和他离得那样近,近的可以闻见他身上好闻的橘子味儿。

    他一边收拾东西,动作很缓慢,却丝毫没有注意到一旁站了一会儿的楚河。走时依旧没有带走那本遗留了很多次的书。

    “这本书是你的吧,记得带走吧,我看你笔记做的那么好,丢了就麻烦了。”楚河指了指桌面的那本书,小心翼翼的对上他的视线。

    他原本冰冷的视线对上了眼前这个小心翼翼试探的眼神之后,好像慢慢的缓和了。

    “噢,谢谢啊!”他的声音和样子一样,慵懒低沉,好像是冬天里被裹上了一团迷雾。

    “我老是忘记,反正每天也要用,我就干脆放这儿了。”他对楚河说。

    楚河尴尬的朝他笑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索性就让出位置,让他从自己身边走出来。擦肩而过的时候,能感到一个冷冷的目光定在自己身上,楚河没敢抬头。

    上课的时候脑子里空空的,老师讲的话一句也没听进去,全是刚才他的声音和他看自己的眼神,不断不断地在脑子里回放。

    后面的日子依旧是挤着连后门都很难关上的公交,去到那个地方补着似乎在消磨时间的课。今天楚河依旧贯彻了自己的习惯,依旧是最后一个到的,老师似乎都已经习以为常,只是会觉得连补课都踩点到的学生毫无上进心吧。

    补完课楚河就彻底清醒了,心情大好的走出教室,一出门就撞到了什么人,一抬头就看见了昨天那个白衣同学,她尴尬的笑了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好缓和和他站在一起就感觉快要窒息了的气氛。

    “不好意思啊,我没有看到你,你站在这儿是在等人吗?”楚河小心翼翼的客套着。

    他还是那副懒散到极点的姿态,看着楚河微微嘴角翘了翘,然后接着就听见好听的声音从他嘴里冒出来。

    “对啊,等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