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不散的误解

    更新时间:2018-02-02 13:15:40本章字数:4058字

    多少都还留恋着校园的生活吧,学校里到处都是年轻的生命,充斥着无限的希望,每一个人的眼里,是成天的幻想背着行囊,去向哪个远方,那时有着纯粹的友谊,互相开着不知分寸的玩笑,上一秒生的气,下一秒就会烟消云散。

    学校里每一处都有零星的学生,在这样的午后,有的同学在校园里四处闲逛,有的在讨论着什么物理数学题,白色的校服在阳光之下变得明晃晃的。

    楚河和沈初忱一起走向食堂,这时候食堂的人已经退去了大半,只剩下小部分还在食堂坐着闲聊的同学,楚河才发觉真的要开始一段新的生活,也真的要去适应一个崭新的环境了,自己将要在这个地方度过未来三年的时光。

    是不是每一个学校食堂的菜都是一样的难吃。往往都是又充满了油腻,又说不上来的没有味道,从第一天起就让人彻底没了食欲。

    吃饭的途中,楚河几次都表现的心不在焉,就连面前的沈初忱几次三番的跟她说话,她也有一两次毫无察觉对方在说些什么,最后连沈初忱也察觉到她是不是心情不大好,也变得异常的安静起来。

    “你补课时候用的那本书,是高一的书吗?”楚河小心翼翼的对沈初忱说。

    “对啊,是高一的。”沈初忱一听楚河主动搭理他,立马又神采奕奕的。

    “哦…那本书笔记记得挺好的。”楚河试探的问道。

    “是啊,那本书是唐白的,他的笔记一直都记得特别好。”沈初忱丝毫没有感觉到楚河的异常,反倒提起唐白还觉得特别的骄傲。

    “那可以借给我看看吗?”楚河脱口而出。

    沈初忱一听见楚河有事情要摆脱自己,要找自己帮帮忙,就立马答应了,他一直觉得楚河对自己有时候太客气了,也从来没有麻烦过自己,像以往的女生,都喜欢让自己做这做那,至于楚河为什么这样,他也想不明白,只觉得好像有一些什么微小的东西阻隔在他们之间。

    但是今天是第一次楚河让自己做什么事情,他就觉得格外开心,仿佛只有这样,他才觉得楚河是需要他的,依赖于他。好像也只有这样,他们之间的隐匿着的隔阂才能消除,才显得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痕迹更加明显一些。

    “那我明天拿给你好吗?”因为这段对话,刚刚他们之间快要冻住的气氛,又被打破了,沈初忱又恢复了以往的状态,又开始和楚河没完没了的攀谈着。

    楚河一直都觉得沈初忱就好像是小太阳一样,不断的散发着炙热,温暖着自己,温暖着大家,楚河也多么希望他能一直在自己的世界里散发着光芒,能彻底的照亮自己。

    吃完饭,沈初忱和楚河就各自回到班上,准备上下午的课,沈初忱因为是高二,所以下午就直接开始上课了,而楚河他们因为是刚刚开学,所以就是班主任在教室里给大家介绍一下高中的生活,顺便再让班上的同学做做自我介绍,互相熟悉一下。

    通过班主任的介绍,楚河也清楚的感觉到班主任是一个要求很严格的老师,无论是对待她自己,还是要求她的学生。

    然后就是每个人都要做的自我介绍了,有的人有备而来,说了五分钟,但是楚河也没听进去一句,等到自己了,就只简短的说了三四句话,但是足够表达自己的意思了,原本也不想做一个人缘有多么好的人,只要能不多不少的融入到这个集体里就很满足了。

    要说谁的发言最让她难忘,那就是她的同桌,也许也是因为是同桌的关系,才会格外的关注她吧。同桌许禾子是一个特别开朗的女生,在性格方面可以说跟自己是两个极端了,而且她性格特别外向,就像是男孩一样,但是名字又特别的温婉,楚河觉得真是矛盾又有趣了。

    但是最起初让她注意到这个女孩,还是因为她和一帮的女生一起讨论唐白,他们这个讨论组就是因为唐白而存在。

    她的性格简直就是有什么就说什么,一点也不拐弯抹角,楚河也就特别的想和她做朋友了。不到半天,楚河就和许禾子变得特别熟了,其实主要是许禾子性格特别好,楚河觉得和她做朋友感到轻松,两人很快就无话不谈了。

    她和楚河讲的最多的也是唐白,她说她是第一次觉得一个男生帅的过分,成绩也那么优秀,真的是浑身上下都闪着光。

    大多都是楚河听她讲,然后同意的附和一两声,只是当她讲唐白的时候,自己也没有说过一句她对唐白一丝一毫的感觉。

    下课的时候,班里就有很多女生去学校的小超市趁着买东西,希望能偶遇到唐白。楚河才真实的感觉到,有无数双的眼睛都在张望着一个唐白,无论有多少是认真,又有多少只是一时心动。但唐白对待任何一个他不认识的女生,态度都犹如和她介绍自己一般冰冷,但反倒让女生更加的觉得他不像其他轻浮的男孩倒是添了几分沉稳。

    好像人大多都是这样,放着现有的美好事物不要,拼命要去争取原本就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非要一意孤行的迎难而上,也不知道到底值不值得这样做,却要一往直前。

    到下午自习课的时候,胃突然就没来由的抽搐着疼,因为不想给新的老师留下尤其娇气的感觉,就一直坐在座位上坚持了一节课,但是后来实在是疼痛难耐,路过的老师也看出楚河的脸色都直发白,赶紧让楚河去学校的医务室看看,如果有什么事就一定告诉她。

    走出教室,学校的教学楼大致也就几栋,虽然还没完全熟悉学校的构造,但是之前就在沈初忱的介绍下,大概也知道了学校哪里是行政楼,哪里是教学楼…,依稀知道学校医务处在哪个位置。

    等到下楼的时候,走廊尽头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楚河能感觉到他不断的向自己靠近。自己因为胃疼而视线模糊,不知道是现实还是错觉。

    一个洁白冷漠的少年。

    背后阳光倒影的身影拉长了他们之间的距离。他也仿佛是永远都不会与一切美好脱轨,不会褪下光鲜的色彩,永远定格在每一个人最美好的一段记忆里。但这不是一个美丽的童话,有惊喜有余的开头,但没有完满的结尾,过程也注定波折的无法继续,只是充满着残缺的色彩。

    唐白和楚河就这样对望着。

    此刻彼此的视线交织在了一起,仿佛将眼下静谧的光和空间拉开了巨大的裂缝。

    楚河不由自主的望着他,他手里抱着一摞作业本,好像是去送到老师的办公室的,一直到走近,楚河没有再看他。

    楚河感觉到唐白要与自己擦肩而过了。

    “等一下。”他命令的口气从身后传来。

    楚河回头看他。他的眼里流动着无限的色彩,但是更多的是冰冷,是冷漠。

    “我叫楚河…”

    “我知道你的名字。”他慢慢又走近楚河,低沉的眼神让楚河感到无尽的寒冷。恍惚间,他已经走到和楚河原本擦肩而过的位置。

    “我很讨厌你。”他脸上没有一丝表情闪过,但是嘴上却轻而坚定的说。

    楚河可以清楚地看见他洁净的肌肤以及殷红的嘴唇,还有他漆黑眼眸里让她坠入的光芒。

    那种眼神,楚河看到了厌恶。

    “我想我并没有对你做什么吧。”楚河终于忍不住了。

    “你不就是想混进沈初忱的朋友圈吗,表里不一的人,你迟早离我们远一点。”他冰冷地看着楚河,眼里弥漫着大雾。

    “你是要和我斗吗?但我偏偏就没有斗志,走近沈初忱,是因为我想了解他,至于你,我可不是在后面追着你跑的女生,让你能有无尽的优越感。”说完楚河头也不回的径直走去。

    这瞬间楚河突然就变成了一个没有表情的人,她忍着情绪,忍着想说的话,忍着被误解的疼痛,忍着在乎的人眼里的冰冷。

    等到第二天,沈初忱在早读之前就来教室外面把书给了楚河。因为班上的同学还不那么熟悉,所有当大家看见沈初忱来找楚河,其实心里八卦的种子已经萌芽,但是碍于还不熟悉,就只要几个和楚河已经熟悉起来的同学,凑上去八卦了一番,尤其是许禾子,立马凑上来询问楚河那个帅哥是谁,楚河只是淡淡地说只是一个朋友而已,但是她才不会相信了,原本想细问一番,但是由于开始早读了,也就暂时放过了楚河。

    在早读课后休息时,楚河小心翼翼地如捧珍物般的打开那本书,书面还很崭新,打开一个自己看过的白字,黑色的字迹的陷在第一页的书上。

    楚河没想到唐白的笔记可以这样完美,无论是字还是格式,都让人看着无比舒服,仿佛和昨天从那张嘴巴吐露出让人难堪的话出自不同的人,不是说能写出一手好字的人内心都无比温柔吗。

    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怎么会存在这么完美的人,有的是从一开始就是如此,有的是后来慢慢形成的完美,楚河觉得唐白是一开始就很完美,后来也对自己很有要求的人,原本他可以趁着自己较好的脸,挥霍着大把青春,多少可以游戏人间。

    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怎么存在这么不公平的事情呢,往往当一个人在某一个方面有着过人之处,都会在别人看来十分的了不起,这是优于他人的与生俱来的长处,但是唐白这个人,生来就有无比出众的好皮囊,在学习方面也优于他人,声音也很好听,就连字也写的行云流水。

    仿佛越是不自觉地窥探了这些,零星的但是不断堆积逐渐完整的关于唐白的特质,就越令自己感到退缩,楚河对他执着的也慢慢随着了解清醒,不再是一味的盲目。

    他对她的喜欢使她清醒,不再是执迷不悟。

    许禾子瞥见一旁的楚河认真无比的在看教科书,觉得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于是就凑上前看楚河在看什么看的这么入迷。 

    “天哪,你在干嘛啊楚河,才开学就这么刻苦的吗,刚开学就使劲的放松吧,我可知道高中能放松的机会太渺茫了,珍惜啊。”边说还边眉头紧锁仿佛在劝楚河不要误入歧途一般。

    “不过话说这是谁的书啊?笔记记得这么好,看的我都惊呆了。一定是哪个学霸吧?咦,白?什么白啊?…”楚河看见她一脸陷入沉思的表情。

    “白…白…不会是唐白吧!?”像是一个沉睡了很久的东西,被突然引爆。

    “......好像是吧,我朋友和他一个班,说他笔记记得很好,让我借鉴借鉴。”楚河不知道怎么和许禾子解释才好了,就顺势找了一个不被察觉的借口。

    “天啊!楚河你给我看看好不好啊?就看一下下。”然后就开始抱着楚河的胳膊开始撒着娇。

    楚河也拿她没办法,只好笑着对她说,“好好好,你看吧,你看完我再看。”然后就把书递给了同桌。

    许禾子小心翼翼的打开唐白的书,一边看还不忘一边感叹,时不时对着楚河称赞她的男神唐白简直是太完美了。

    等到许禾子依依不舍的把书还给了楚河,楚河才把书装回了书包里,直到晚上回到寝室里,楚河才又很小心的把书拿了出来,然后每一页每一页的翻开看,比看什么明星限量写真还要仔细。

    好不容易翻到了一页空白,楚河思索着这本书唐白应该也不会再看,应该也不会再翻到。而且周围都是密密麻麻的笔记,那么一小寸的地方不会被留意到的。

    于是拿起笔开始在那一处写到。

    “我不期待你在灯火阑处处迟迟的等待,甚至也不期待你充满怀念的片刻留意。

    我只要你对我有记忆,五年来我漂浮不定的内心,你是否能予它安定。

    因为你能做到,只有你能做到。”

    一切重若泰山的沉重誓言,如今都比不上他轻若鸿毛般游离的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