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除了感谢再没有多余的话

    更新时间:2018-02-04 12:43:51本章字数:3763字

    看着也觉得心痛吧。

    所以他对她从来是什么都不说,起初她走到哪个角落都只为看见他的背影,想到从前的他,一个个记忆碎片重复播放轮回着仿佛嘲笑着自己愚蠢。她被遗忘,她输的彻底。爱情不再是电影里美好的事情,一直以来为他坚持的整个世界,到头来却打动不了他。

    那些只被她记得的清晨午后,无论多么单薄美好,都值得被她一一回味。他给她的馈赠,只剩下火光十色般流逝的剪影和数不清日日夜夜的回忆。

    这永远都是不公平的待遇,却在她和他之间一而再的重演。这难道不就是爱的残酷。

    和沈初忱一起挑了个靠近角落的位置坐下,偶尔抬头看一眼眼前无比登对的二人,更多的时候是盯着眼前闪着画面的流动的歌词发呆,硕大的屏幕上的字一排一排的略过,楚河看的仔细,却一个字也没看进去。 

    沈初忱坐在她的旁边,也和屋子里的其他人一样,为眼前这两个人起着哄,一幅唯恐天下不乱的模样,大家都欢呼着,青春的肆无忌惮此刻全都挂在脸上,只有一个楚河和大家格格不入。她就坐在一旁,看着每一个人脸上都挂着的调皮笑脸,随着逐渐升温的气氛,热闹的中心的二人,也都不好意思了起来,唐白一边让大家不要瞎起哄,一边安慰身旁的曲瓷不要在意这群人。

    后来歌也唱的差不多了,就有人提议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其实大家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只是想着怎么撮合唐白和曲瓷,总之这个想法已经提出,很快就一呼百应了。

    楚河本来想趁着这个机会先走了,但是想想可能会让沈初忱不开心吧,又实在是找不到什么搪塞的好理由,反倒会让人觉得她这个人怪矫情的,也就安安静静的呆到了最后,和大家一起玩游戏。

    很显然第一局就让唐白输了,仿佛是大家串通好了的一样,但是唐白也没做什么挣扎,满足大家想要惩罚他的心。

    在真心话和大冒险里唐白选择了轻松一点的真心话。

    大家都知道平常唐白、沈初忱和曲瓷天天都会待在一块,但是自从沈初忱有了女朋友之后,就经常是他们剩下的二人常常待在一块,但是他们肯定又没人去主动的捅破那层隔在两人之间单薄的纸,所以大家都心知肚明的想要极力撮合成这一对。

    有大胆的人笑嘻嘻的问唐白,“唐白,喜欢你的女生那么多,你呢,你最喜欢的异性是谁?”然后大家就炸了,其实每个人都想知道这个答案,而且这个答案其实大家都知道,只是等待着唐白说出来了。 

    一旁的曲瓷开始不好意思起来,两颊微微的泛着红,埋了埋头。

    “...我妈。”唐白说完一脸轻松的样子,仿佛是识破了大家的意图一般的看向大家,少有的露出了得意的表情。

    “哎…你这样就很没意思了!不行,唐白你还是不是个男的,别怂啊!”沈初忱带头大声的埋怨着,大家也就跟着一起起哄,没有听到想要的答案大家显然都不满意。

    “曲瓷吧。”唐白在大家的埋怨声里淡淡的说出,表情依然没有什么变化,没有害怕尴尬,也没有任何不好意思。

    “唐白,今天我对你刮目相看啊,能承认就是好样的,这个答案我们都很满意,曲瓷也一定很满意吧。”大家就再一次掀起了热烈的欢呼,眼前的曲瓷更加不好意思的低着头。

    然后楚河就看见唐白转过了头,看向了一旁的曲瓷,曲瓷也抬起头看着她,眼里闪着明亮的光,他们就这样彼此对视了一眼,好像无论在多么嘈杂的环境下,他们的眼里都只有彼此,只看得见彼此,只在意着彼此。

    后来大家觉得这次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目的也达到了也就散了,临走之前也不忘纷纷明里暗里上言语暗示唐白要和曲瓷好好相处下去,他们都看好这一对,该嘱咐的都说完了之后,就互相告别招着手着朝不同的方向走去。

    年少的告别时总是带着欢腾和喜悦,因为再迟明天我们也一定能见面,又会有新的记忆被我们发生。长大后的告别总是伤感,今天挥手转身之后再见会不会被贴上永远这个标签谁也不知道。

    最后就剩下了昏暗中的四个人。沈初忱在一旁和唐白勾肩搭背的小声说些什么,然后唐白听了他的话之后不轻不重和沈初忱扭打起来,是在学校里没有过的样子,是不熟悉他的我们没见过的样子,楚河发自内心的感觉到。

    一番打闹之后,两个人都逐渐消停下来,接着沈初忱对着唐白和楚河说,“唐白,你和楚河同路,麻烦你把她安全送回家吧,我和曲瓷住的近,我也帮你把她送回家。”然后大家就默认的同意了,说完还不忘走过来抱了抱楚河,走之前还不忘叮嘱她到家要给他发短信,楚河点头对他说好,然后沈初忱才放心的和曲瓷上车先走了。

    一路上楚河和唐白也没再说什么话,只剩空气吹着衣服的呼呼声,和路过的人的欢笑。

    也不知道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远处有人在放着巨大而灿烂的烟火,五光十色的照亮了眼前的一片天。

    楚河看见这般五颜六色的美好,忍不住的咧着嘴角微笑,一晚上她都是没怎么说话,也没有怎么和大家一起凑这热闹欢呼。

    “你终于笑了啊?。”

    “我笑不笑是我的自由吧?”楚河也毫不客气的说。

    “可是你今天一晚上不都一直绷着个脸吗?”他简短的说完,然后望向天的那边的烟花。

    “你…现在连笑都被你限制了吗?”

    看见楚河恼怒的样子,他竟然没预设的笑了,和之前面无表情冰冷的脸简直是两个极端,真是令人为之动容的笑容,美好的和天边的烟火一般相得益彰。

    “楚河,我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觉得你不是一个简单的女孩子,我说的没错吧?我真的很讨厌女生表面上装着一幅不谙世事的面孔,背地里却藏着深不可测的城府,你假装的一切都不在意其实并不是那样的吧,连沈初忱都被你骗过去了,他还以为你一直是单纯的女生呢。但是我却看的出来你到底是哪种人,你的心思可能根本就没有用在他的身上,而是一味的想要在他身上得到和索取。我们可能终会成为朋友,但是我也会一直看着你,不要伤害沈初忱。”

    楚河愣了愣,然后是盯着眼前那个说了自己一切的唐白。晚上的风缠着街边的树,徐徐的吹着楚河的头发,耳边是刚才一席听了无比沉痛的话。这个少年此刻就站在自己眼前,眼神幽暗的冷漠过任何一个过去的路人,用着那种极其骄傲却又让人无法逃避和抗拒的语气,三言两语,仿佛字字都过分用准确的插在楚河的心上。

    “既然你那么看得出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就不如趁早离我远一些,我们之间没有什么需要争执的东西。你这样看穿我,然后是要用什么手段来拆散我和沈初忱吗,你不觉得太幼稚了吗?不是吗?既然我们彼此都不喜欢,那就不要再靠近便是了,这样我们才能更好的相安无事了,我也尽可能不再在你眼前出现。”

    楚河说完强忍着眼里的泪,直直的望向唐白的眼睛,仿佛要投过他冰冷的眼睛去看他的内心,如同自己的一般偏执古怪。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楚河居然在唐白的眼底看到了一丝从未有过的惊慌失措。

    后来一路上,大家都沉默了,没有谁再说一句话,并肩走在夜色中,时不时两人的肩膀碰在一起短暂的摩擦,然后楚河赶紧离得远一点,唐白倒是没有什么反应。

    唐白也不知道楚河家具体住在什么位置,只是听着沈初忱说离自己家特别的近,也就跟着楚河走着。

    终于走到的这个地方,唐白是再清楚不过了,没搬走离开之前的这个地方,保存着他十岁之前的全部记忆,只是他没想到楚河家也住在这附近。然后接着走了五分钟,离着自己原来的家越来越近,甚至走进了那条路,就是通往原来的房子的方向了,唐白开始怀疑起来难道楚河是以前的邻居吗?

    然后他怎么也没想到,他们在他以前的家门口停了下来。唐白有一大堆的疑问,一大堆的困惑,想要问楚河。

    不会是现在住在这里的这家人吧,不是这么巧吧,唐白在心里默默地想着。

    刚才两人都沉默的一路,迎面的风把此刻的楚河吹的很清醒。她知道唐白现在想要问的问题,想要对她说的话,他一定会问她,你怎么会住在这里。

    所以没等到他问出口,他的疑问他的皱眉都展现在楚河的眼前。

    她上前一步抱住了眼前这个人,越清醒就越混淆,楚河不知道抱着的这个人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

    唐白挣扎了一下,他没有伸手回抱住楚河,就是两只手垂在两边,就没有再有任何举动。

    楚河鬼使神差的把头放在他一侧的肩膀上,可以感觉他深邃的颈窝,环绕在四周的是树的浓郁辛香,一瞬间万物寂静。

    空气中的可以感觉到他平稳的呼吸声,还有自己因为紧张而不断加快频率跳动的脉搏,动静大的仿佛可以填满整个夜色。

    这是她的等待心乱如麻,这是他的回应心平如镜。

    他什么也没有再说,也没有一下子推开她。但是一瞬间她就知道了答案,这一次楚河没有再听到唐白平淡的语气中那些处处讽刺着自己的言语,但是她知道她心里一直以来的空洞,只有当他靠近她的时候,她才真正的完整,不再摇摆不定,随波逐流。

    他还是没有任何举动,像是在等待着她放下手。

    然后楚河听到唐白第一次用有着特别温度的声音对自己说,:“是你啊,楚河。”

    眼眶一瞬间就湿润了,曾经六年前也是在这样的一个地方,有一个人对无比真诚的说,我来找回我的东西,是你吗?如今她站在他的面前,却悲伤的说不出话来,当时他一句不走心的言语,温暖了整个她。如今他又屡屡用言语将她置于寒冷的地方。

    身后的石榴树仍在,他明明本该想起。

    停顿了很久,楚河想起从书包里拿出那本唐白的书,然后开口说:“这是你的吧,还你。”如果关于他的记忆也是一样可以拿出来的东西,那她此刻一定拿出来还给他。

    唐白的身后是无数盏照亮路边的灯,整个温柔的夜色全都装进了他的眼睛里,他接过楚河的书,对她说:“进去吧,今天…谢谢你来。”此刻的唐白眼底雾蒙蒙的,好像是写满了感谢的话,也好像除了感谢再没有什么多余的话了。

    楚河朝他点点头,没有笑也没有再看向他,关门的一瞬间,她透过大门,对着门外的人悄悄的说了一声,生日快乐。

    整个城市都变了样,他的样子也变得和以前大有不同,可是唯独只有她站在原地没有离开,一切是不是就会停留在原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