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妄想越走越远

    更新时间:2018-02-05 11:22:14本章字数:3946字

    那晚楚河几乎整夜未眠。 

    她越是纠结于唐白,就越是觉得有哪里对不起沈初忱。尽管那时沈初忱的出现就像是一颗救命稻草一般,把她从陷入已久的深渊里拉了出来。他就像是随时浑身都散发着正能量的光一般,毫无保留的把他的能量全部笼罩在了自己的身上,到现在往往一想到唐白,心里就对沈初忱的愧疚就加深了一寸,是不是对他太不公平了,是不是真的全都被唐白说中了,自己原本就是揣着心事和他在一起,一味的只是去从他身上剥夺。

    越这样想,楚河就越是睡不着了,以至于整晚都失眠,心中郁结的负罪感就像窗外愈发昏沉的夜。

    第二天早上起来,满是困意,看见镜子里的自己,顶着两个巨大的黑眼圈,完全是一幅整夜未眠的模样,还好今天是周末还不用去学校上课。

    忽然想到昨晚,她想着想着不知道是现实还是梦里了,她好像做了什么决定,还异常的坚定,但是现在恍惚中却什么也不曾记得。

    直到收到那条短信。

    在这样沉默的午后,手机的震动像是在暗示着有什么东西正在缓慢中,不断瓦解破碎,直到最后什么也不剩。

    一条唐白的短信此刻正静静的躺在楚河的收信箱了。

    红色的未读标记时时刻刻的像是一条无法逾越的警戒线。

    “一会能出来一趟吗?”屏住了呼吸冷静的点开,然后一遍遍的在心底默念这短短的八个字,想象着唐白用他冷漠的没有一丝起伏的语气念出。

    是他单独约我,还是只是想找沈初忱但是没能找到,所以只是找自己充当其中方便联系到对方的角色呢。

    尽量保持清楚而简短的语句。“是想要找沈初忱吗,他没有接你电话吗?我帮你打个电话找找他吧。”

    好像每一句都客气的保持距离,每一句都刻意的摆明用意。

    没过一会电话那头就又再次有了动静,楚河盯着时而亮的夺目,时而又灰暗下去的手机屏幕,反复地读着手机上的那句话,甚至让她怀疑这条短信是不是发给自己的,没等一会就再次收到一条发给自己的短信。

    “不找他,就是找你。”第一条。

    第二条。“不是喜欢我吗?”陈述句。没有任何的转折,反复笃定到没有一丝犹豫和给自己解释的余地。

    不知道你是不是和我一样,纵使我们每天都可能在崭新的地方遇见崭新的人,他会对你很好,他会选择认真的听你的说过的每一句话,他和你谈论给一个问题眼里都会露出好奇的光芒。可是这么久了,都过去了这么久了,能打动我的从始至终只有那么一个人。

    也许很多故事一开始就是错误,很多决定一经选择就没有余地,很多人认识也很快就会分别。

    楚河只是多希望唐白从来没有出现在自己的生命里,或者是他就是从他们第一次见面之后彻底就再也见不到,变成自己长久以来支撑下次的美好的幻想,在沈初忱出现之后就彻底的变成一个模糊的泡影然后轻而易举得就被击破。

    在收到了那条真真实实是唐白发来的短信之后,楚河没有再回复唐白任何一条短信,没有赶快就在当下就发去质问的短信,也没有索性的承认的勇敢,不知道哪一种才是她长久以来期待之中的结果。

    怎么去才是面对自己的内心,怎么又去做到不伤害任何一个对她好的人。

    楚河不知道。

    还是就装作没有看见这条短信,那周一在学校里每天每次碰见唐白又该如何面对他呢,明明自己又是轻易把一切情绪写在脸上的人,特别是隐藏慌乱,楚河做不到。

    但是明明唐白才是挑起这一切的人啊,他发的这句笃定的话又是什么意思呢,他又看穿了什么吗,又会再一次的把一切的误解强加在自己身上吗。

    就在楚河想着的片刻,手机铃声突然地想起。手机忽然在昏暗的房间里散发出了刺目的光,楚河看着手机屏幕由暗变亮,屏幕上闪烁着显示着一个巨大的名字,唐白。

    像是要冲破某个故事的截点,是结局还是高潮都以此展开。

    楚河吓得不轻,还在犹豫着到底接不接这个电话,但是心里有个声音又没来由的催促着自己去接下这个电话。还是故作冷静下接下电话。

    “喂。”轻声对着电话那头说出一个字的开头。

    “我是唐白。”他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让楚河觉得有些近的不可思议。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尽量的保持着最大的冷静,像是下一刻心脏都要冲破喉咙般。

    “我知道挺尴尬,我本来是想要出来和你当面说的,但是我想了想还是在电话里说吧。”唐白的声音绵绵的从电话的那头传来,像是窗边的一阵和煦的风悄无声息的划过自己的耳边。

    现在,此刻,楚河听见了唐白的声音,她是多想就对着电话那头此刻就仔细聆听着她的想法的唐白说,你猜的没错,我好,喜欢你啊。

    “你知道吗,我和沈初忱从小就是一起长大的好兄弟,这么久以来了,说实话他喜欢的女生是不少,追过的我知道的就有好几个。但是,你知道吗,他这么认真的对待的除了你就再没第二个了,他对你是真的很好,你知道吗?他在我没有见过你之前,他就亲口告诉过我,他想把自己一切的好统统都给你,说实话这么矫情的话我可是第一次听他说,所以,你能明白我的一丝吗?”

    然后是短暂的沉默,大概是过去了五秒、十秒,最好长的都以为是对方都挂下了电话,冗长的停顿下,仿佛又都在等待对方,一个等待对方说我明白,一个等待对方说谢谢,但是谁都没有再开口。楚河在唐白的这段话中无数次感觉到心里阵阵的起伏,像是海浪来来回回的拍打着岸边,有什么东西再不断的湿润。

    “你的意思我都很明白,我很喜欢他啊,所以能被他喜欢也是让我觉得无比幸运的事了,谢谢你能告诉我这些你的真实想法,你放心,我会只对他好的,一心一意的,再没有除了他任何别的想法,也希望你不要再对我有其他的误解。”说完这一切,楚河只是觉得鼻子从未有过的酸,眼泪也胀满了整个眼眶,再也包不住了似的往下止不住的流,楚河知道自己是怎样耗尽一切的力气去讲出这一切,再说不出其他的话了。

    “嗯…以前对你说话的话,对你有过的误解不好意思。希望…你们能好好的在一起。今天早点休息吧,明天学校见吧。”后面唐白说了好长一段无关紧要的话,楚河却一句也没有再听进去,就沉默的挂断了电话。

    楚河坐在桌前,看着楼下的那棵石榴树,在日记本上郑重写下字字句句。

    “原来你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足够好的兄弟,你不愿去伤害你的朋友,不愿去伤害你喜欢的那个女生,所以你选择的让一切都保持着看似平静的方法,就是无尽的伤害我。

    所以求你往后也不要再和我的关系从陌生到朋友靠近一步,不要跳下自行车顺便喊一声我的名字,不要在学校的任意一处还会有礼貌的和我打个招呼,不要再露出无比认真的脸庞,不要再给我发句意模糊的话了,不要再将你我自己原本无药可救的距离肆意裁剪。我能装作一点都不会在意的模样,这已经是最后的极限了。

    就像此刻你将我拉到你所在的山顶,我对你撕心裂肺地大声呼喊,听见的永远不过只是我自己单薄的回声,你的声音那么近了,就在耳旁了,但是仔细听见又不过是电话那端永远的盲音。

    我为你穷尽了一切的改变,到头来又只能被你亲手戴上看不清我表情的头套。此刻整个房间都是凉飕飕的风,我真实的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的瓦解,继而湿润。想要把我的每个真实的样子都给你看到,想要把我的每一句发自内心的想法都告诉你,哪怕到头来最近只是电话那头的距离。这条通往你的路,我走了那么久,你只要一回头,抛下一切的束缚,你就能清楚的看见。

    只是你从未试图想要回头走近我。”

    日记本里的话,夜夜执着。

    明天起就又是高中生活里崭新的一周,楚河觉得在疲惫中又要开始重蹈覆辙的生活。这一年一旦过完,自己就没有理由再去像现在这般松懈,只能全身心的投入到学习之中,一直都听人说起,高一的一年是高中生涯里唯一可以有轻松机会的一年了,很快自己也将升到高二这样一个只有努力才能看见结果的年级,不管是为了逃避什么,还是为了父母眼下殷切的期盼,都将要努力了吧。楚河不断地在心底告诫自己。

    晚上收到了沈初忱的电话,约她出去在老地方见。楚河在家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

    好像自从唐白用极其委婉的方式道出了自己的心事之后,反而楚河也也觉得心里特别明朗,像是困扰自己许久的东西终于释然了一般。

    和沈初忱约在的河边公园,沿道有彩色的光设在喷的高高的喷泉上。

    不出所料,即使是和沈初忱一起在路上走走,心情也能轻而易举地变好,轻松的被他的一两个举动逗乐,楚河侧过脸认真的看着身边这个男孩,继而就从包里拿出了手机准备趁着他不注意偷拍一张,好像自己从来没有这般认真的注视着他的脸,想把他此刻的每一个笑脸每一个不经意的咧嘴全都记在眼睛里。

    “好啊,你居然敢偷拍我,是不是再照我的丑照啊!”沈初忱转过头看到了一旁拿着手机镜头正对着自己的楚河,她的眼里竟是从未有过的温柔,好像是呆呆的看着镜头里的自己,沈初忱一把把手机抢了过去。

    于是楚河微微踮起脚对着他的左脸轻轻的亲了一口,鬼使神差般的举动让眼前这个人突然就安静了起来。

    楚河也觉得突然气氛变得暧昧了起来,她结结巴巴的说,“啊,我知道了,只要亲你一下,你就能安静下来对吗?”楚河说完赶快自顾自的往前走去。

    然后才往前走了几步,就感觉到一股力量攥着自己的手腕,然后是眼前无限靠近自己的一张脸。

    “下次不会让你先亲我了。”第二次的接吻。

    不像第一次蜻蜓点水般的温柔。是热烈的。

    楚河觉得两颊开始不断地发烫,沈初忱挺挺的鼻尖划在自己的脸上,他的睫毛此刻一动不动的碰着自己,楚河紧张的不敢睁眼。

    第一次的吻,楚河在心底告诉自己,妥协吧。这一次,楚河在心底告诉自己,就这样了吧。

    这大概是童话故事最后的收尾了。最好的了。楚河在心底告诉自己。

    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他们身后的不远处,有一对男孩女孩原本想叫住他们,此刻却远远的注视他们忘情的亲吻着。望着的女孩还有些害羞,因为她也想得到身旁男孩这样一个吻,所以她甚至偷瞄了一眼身旁的男孩。但是男孩看见了这一幕,一直以来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突然有了旁人难懂的情绪,他的眉头也渐渐紧锁。

    唐白此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不断地游走,甚至不给他告别的机会。

    所以这不是自己期待的最好的结局吗,他在心里这样问自己。

    但是此刻的他实在是得不到答案了,因为好像没人再期待他的答案了。

    然后就转过身,不知道是怀着怎么的情绪,拉起了身旁人的手,此刻只想越走越远。

    离你越来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