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心里种下喜欢你的种子

    更新时间:2018-02-06 14:29:31本章字数:3723字

    终于又到了崭新的一周。

    在学生时代大家对周一都多少有些抱怨,因为刚过了愉快舒适的周末,又要来教室里上让人枯燥又不得不坚持上的课了,所以大家多少都会有些浮躁,尤其清早的两节数学连堂课更是上的大家都昏昏欲睡,这时候楚河要不是在盯着黑板发呆,要不是就看着窗外的景色发呆。

    但是让楚河全班都能重新振奋的事情是周一下午的体育课,男生为之开心的原因是能去打打篮球做做运动了,女孩能为之开心的原因是能和唐白他们班一起在操场上体育课,能在这节课上光明正大的看唐白一整节课,让所有的女生都对这节课早早地期待着。

    所以等到下午的化学课一结束,大家就赶紧收拾好,男生抱着藏在教室角落里的篮球,女生也都从抽屉里拿出小镜子,对着镜子整理好头发,都兴高采烈准备去操场看大家共同的男神—唐白。

    一去操场,楚河就看见沈初忱和唐白都已经换上了球衣球鞋在篮球场打着篮球,好像全世界的光芒都不及他们俩此刻安静的站在那儿,所以女生的视线全都被吸引了过去。

    直到很多年后,楚河再次回忆起学生时代的片段,总是会梦见自己站在空荡的操场上,看着球场上奔跑的沈初忱和唐白,他们的汗水洒在这片土地上,脚印也都印在这片土地上,他们的眉眼那么清晰的在梦里,只是,这片土地,少了谁,都不再完整。

    后来还是会有人在这片土地上尽情的挥洒着汗水,但是都不会再是他们。

    做完准备活动,老师让大家解散自由活动,男生可以去打打篮球,女生可以去器材室借运动器材,女生也都三五成群的开始打起了羽毛球,楚河的运动天赋从小就特别差,就和禾子站在一旁观看。

    唐白下场了,坐在一旁喝着水,沈初忱还是依旧奔跑在球场上,他好像永远都有用也用不完的精力,跳得很高,活力无限。

    突然,楚河觉得自己的胃部隐隐作痛。

    她才想到这段时间胃病老是发作,这几天稍微好了一点就忘记了吃胃药了。她一般皱着眉想到一旁的椅子上坐着休息一会,想着坐着可能会没有那么疼。

    然后她和一旁的方文婉说过,就朝着一旁的看台上走去,可是感觉胃部的疼痛慢慢开始不断的扩大,直到自己难以忍受了,汗水也开始慢慢的浸湿了自己的后背。她一边走着一边用手抵着自己的胃,企图想抵抗住一阵一阵加强的胃痛。

    楚河咬着牙不断的告诉自己,忍住,忍住,要比平时更加的坚强。可是胃痛的就像是要扩大到身体的每一个器官,像是要把身体都揉在一起。

    像是有个魔鬼在不断地侵蚀着楚河体内的器官,实在疼痛难忍。

    眼前的操场上,大家不是在欢快的打着羽毛球,就是女孩一起结伴着往小卖部走去,剩下的就是男生们在专注的打着篮球,楚河看着沈初忱此刻正在球场上奔跑着,而方文婉也看着别人打羽毛球看的专注。

    楚河觉得自己再没有力气走到方文婉那里,也实在没有力气能叫上她。无奈之际,只能捂着肚子把头也埋在了膝盖上。

    还是没有人注意到她此刻的难受。楚河感觉到头上开始有细细的一层汗水,挂在额头上。

    这时候就听见了耳边隐隐约约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你怎么了?”

    “我胃…胃疼…帮帮我”楚河实在是坚持不住了,也没在意对方是谁,就抬头对着那个声音望去,一边咬着嘴唇,一边向着那边伸出了手。

    那个身影向自己走来,挡住了眼前的一点光亮。楚河抬头望了望,看清了唐白的脸,他的眼神暗暗地,好像是犹豫不决的样子。

    “是要让我带你去医务室吗?”他的声音里有一丝不明意义的笑。

    楚河朝他点点头,此刻她脑子里什么也没有再想,只是觉得胃里一阵一阵翻山倒海般的疼痛,而她此刻只能咬着牙强忍着。她努力让自己不要发出声音,但是强烈的疼痛感让她感到头晕目眩,仿佛是五脏六腑都移动了位置般,泪水不自觉的已经在眼眶里不断的打转,楚河强忍着不让转动的眼泪落下。

    意识已经开始渐渐模糊了,耳边传来了从未听过的声响,楚河觉得眼前开始慢慢的褪色而全都变成了黑色。

    楚河感觉自己毫无征兆的倒在了眼前人的怀里。像是坠落云端般的。

    等到她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已经躺在了医务室的病床上了。楚河看了看手表,自己已经在这儿躺了一个多小时了。

    头顶上的白炽灯明晃晃的照着自己模糊的双眼,楚河抬头望了望自己的手臂,此刻挂在上方的透明液体,正在冰冷的流向她的血管里。

    疼痛好像也不再有了。

    再往旁边看去,有个熟悉的身影高高的立在一旁。

    “你送我来的吗?” 楚河清了清嗓子慢慢的说出,然后不安的望向靠着门站的唐白,其实当时也知道是他,但是因为彻底地清醒过来,尴尬的气氛让她不知道此刻该说些什么才能打破这种死寂。

    一旁的身影动了动,往楚河这边走了过来,过分干净的脸上被头顶的白光照的更是无比清晰,仿佛染上了一层透亮的光,照着每一寸皮肤的纹理。

    “我其实并不想送你过来的,也不该我送你来,我对你没有那么多的同情心,但是看你那个惨不忍睹的样子,我还是送你过来了。”他的语气虽然平淡,但是好像没有以往的冷漠,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不管你有没有同情心,但是今天你送我来,还是谢谢你。”楚河望向他,然后条件反射傻傻地冲着他笑了笑,之后楚河想那个笑一定蠢透了。

    唐白眼里都是诧异,“我送你来是真的出于同学之间的帮忙,你可别多想。”

    楚河脸上的笑一点点的收敛,她也十分后悔居然以笑脸去面对唐白。

    接着就小声的嘟囔了一句:“我知道你的好意会对任何一个人,但是绝对不会对我。”

    接着唐白就转过身没再面对着楚河,但是口中的话,楚河听得清楚,“其实你好像和我想的不太一样。”接着就大步走出了医务室。 

    这一句话听的楚河鼻酸,接着泪连成一条条线,顺着鼻子两旁的沟壑往下不停地流。

    她能讨得很多人的喜欢,却始终不能被他喜欢。他能温柔的对待每一个人,但却对她分外的生疏。什么时候跌入这种境地,楚河不知道,只是她知道她是真的赋予了他无限伤害自己的权利,因为被他误解,又不想低头向他做没有意义的解释。

    等到楚河走回教室,正好是班主任的课,就在班主任的教导中回到了教室里做好,就这样班主任对自己显然已经不太满意了,在她的思想了,高中就是应该自己注意好自己的身体,只有身体好了才能更好的全身心都投入在学习里,所以浪费学习上的时间就是非常可耻的。

    在楚河看来真是小题大做,明明才高一。

    放学的时候,沈初忱也从唐白那里知道了楚河不舒服,特意跑到了教室门口等她下课,还不忘向楚河道歉,自己不该把心思都放在篮球上,自己的女朋友不舒服自己都不知道。

    看着眼前这个被阳光修饰的无比精致的男孩脸上挂着别扭的表情,楚河瞬间就被逗乐了,他自责的话语,让楚河觉得从未有过的温暖。

    楚河不知道,此刻有个东西正在心中慢慢消散,比如压在心底那份不确定的暗恋,曾经经过了岁月漫长的堆积,现如今又被残酷现实一点点的磨平,最后什么也不剩,就会被迎面的风吹的七零八落。

    自从唐白送楚河去了一趟医务室,他们的关系似乎变亲近了一些。至少在沈初忱的眼里是这样的,他觉得唐白都开始愿意接纳楚河,愿意帮楚河忙了。

    到了活动课,沈初忱和唐白一起在教室里补作业,也会叫上楚河一起来上自习。楚河想自己一个人去高年级的教室上自己多少有些不合适,就拉上方文婉这个交际花和自己一起去,正好也可以满足她和她男神近距离接触的心愿。

    方文婉听了楚河的这个提议之后,二话不说就立马答应了,一边答应着一边不忘夸她的恩人,“楚河,你真的是我最好的朋友,你对我太好了。”楚河听了也只能无奈的笑笑。

    到了沈初忱他们班门口,就看见教室里空荡荡的,大家都去进行一些体育活动了,留在教室里上自习的人更是寥寥无几。教室里的两人头埋的低低的,分外专注的模样,连楚河他们俩都走在他们座位旁了,他们也丝毫没有察觉到。

    沈初忱感觉到身旁有个人在看着自己,抬起头,一看是楚河,就立马欢天喜地的对着楚河咧着嘴笑了,倒是一旁的唐白,听见声音也抬头看了看楚河和方文婉,眼里结了深深的雾一般。

    楚河挨着唐白旁边的空位坐下,方文婉挨着楚河坐下。四个人横着坐了一排。

    沈初忱看见错着唐白坐着的楚河,急忙叫楚河和唐白换了个位置,好自己挨着楚河坐。楚河和唐白倒是无所谓,但是楚河一回头,就看见一旁的方文婉因为要坐在唐白的旁边,脸色突然就红了起来。这样的她楚河倒是第一次见。

    唐白倒是从头到尾都没注意过方文婉的样子。

    方文婉本想唐白坐过来,自己是否应该跟他打个招呼呢,但是他从头到尾都没注意过身旁坐了一个什么人,倒是低着头专注地看着手里的书。

    当时的天气散发着暖洋洋的气息,方文婉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唐白。相隔也不过一臂的距离,她侧过脸悄悄的看着他。他手里的笔尖时时摩擦纸张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传到她的耳朵里,因为只有特别安静从能听得见,方文婉觉得她从未像此刻这般安静。

    方文婉用余光偷偷地打量着他,因为这样的机会不知道还会不会再有,所以她看的异常仔细。他额前的头发碎碎的,上面留住了一点光而显得透亮,阳光打着他的眼睛,把它们都变成了浅棕色,埋头的时候,特有的眼睛眨动的频率使得长长的睫毛像一把小扇子。

    大概过了很久,一旁的唐白都确定身旁的女孩看他正看得入迷,他才转过头,看着身旁的女孩。

    “同学,你的书拿反了。”

    方文婉此刻只想找一个地洞然后用最快的时间钻进去。

    那样的男孩大概活在每一个少女的梦里,但是他只属于一个女孩,或许那个女孩也同他一般光彩夺目,或许是现实生活中每一个女孩一般平凡的不起眼,但是她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女孩。方文婉在心底默默地想。

    一直到很多年之后,她和唐白再遇见,她有机会真正的被他注视,她也再没有机会对他谈起他们曾经就有认识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