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不甜不腻的问候

    更新时间:2018-02-07 10:48:02本章字数:3357字

    楚河有了常常梦到过去的时候,那些美好的记忆碎片就像是午后阳光般温暖着长大了的楚河。

    但是往往一从梦中醒来,就发现手里握住的不过是捕风。

    不再会是一个没有烦恼的小孩儿了,那样单纯美好的记忆也不再拥有了。

    楚河成了一个爱做梦的小孩。

    高中生活里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变得不再轻而易举起来。

    那些在小学初中,凭借着自己突出于旁人一点的天资,就偶偶偷懒去获得的好成绩不会再有,高中好像真的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而且甚至也会有了努力的耕耘而未必有相等的回报的时刻,曾经引以为豪的一点小小的足以受到他人关注的天赋,也会因为后天的懒惰而不断削减以至于不复存在。

    而且在所以人都逐渐成长的过程中,男女生的之间的交往也再发生了细小的改变,往往很受男生欢迎的女生就很少有女生的朋友,就算也有几个还算是谈得来的女生朋友,在看见自己和男生相处的特别好的情况,也会出现她们抱团一起在背后议论甚至诋毁的地步。所以,看的见的友谊都友好到让人质疑,看不见的友谊又会让人绝望。

    所以从初中开始,到如今,能谈得上和自己是很要好的朋友的,只有方文婉一个,特别是在和沈初忱认识之前,自己的性格多少都有点太过于的内向了,不爱和别人闲聊,甚至是路上碰到也为了不打招呼而特意绕道,楚河就是这样一个不算讨喜,行走在班级外表层可有可无的一个人。

    女生往往相处看性格,男生看的就是漂不漂亮了,所以一直在班上都还是有很多男生都愿意主动的搭理她,尽管是她不那么活泼。

    但是好像是一个通病吧。

    现实生活里,在学生时代里广受男生喜欢的女生,往往成绩都不那么出色。

    也不是说那样漂亮的女生就一定没有学习上的天赋,只是很多女生一旦知道自己那么受人瞩目,再后来受到很多人的追求之后,在那样不太成熟的年纪里都会流失自我,往往就会一点一点的把放在学习的全部心思都挪到其他地方,比如穿怎样匹配自己出色一点样貌的衣服啦…

    当然也存在着一些的女生,听到了许多的人称赞自己的外貌之后,依旧能够完全的不流失掉自我,还能心思成熟稳重的努力学习,把优越的外表当成是一种自己好的特质,然而只有向着自己的目标才是真正做到改变自己的命运,那些美丽的样貌只不过是自己一条加分项。

    楚河自认为不属于上面任何一种,她的外貌算在人群中突出的,但是不足以通过外貌就能改变命运的地步,也没有因为想要过多的关注外貌而忘记自己现在还是一名学生而已。

    高中生活最紧张的不过是每月都有的一次月考,班主任会把成绩打印在一张小纸条上,然后逐个的发给大家,每一科后面都有相应的年纪排名,然后是总分,总分排名。

    楚河从班主任炙热的眼光里拿到了自己的那张命运的小纸条,然后鼓足了勇气一科一科的往后看,前面两科还算不出意外,语文英语一直以来都算是楚河的强项科目。

    数学65。

    看到第五个数字。楚河愣愣的看着这个离着及格都差了一大截的成绩。然后就听见了无数句小声的,“这次数学考得还不错啊…”,“都说是因为数学这次出题简单罢了…”,来自四周句句不偏不倚传进耳朵里的话。

    明明也没有在这个科目上偷懒,明明也在课下买了不少的课外习题,明明在这门科目上也下了不比别人少的功夫,怎么一分耕耘半分回报也没有,楚河转过头看了看四周同学一个二个两人有着满意的笑容,她是真的想原地找一个缝钻进去,怪不得在发成绩条的时候班主任看自己异常不满的面孔,恰巧又是在班主任教的科目上考了差到不行的成绩,又不知道脱了班级多少平均分。

    “楚河,这次成绩还行吧?”身旁的方文婉关切的问道。

    “嗯…一言难尽。”楚河对折好手里的小纸条,朝着同桌无奈的笑了笑。

    “又是栽在数学这一科了吗?多少分啊?”方文婉一把从楚河的手里抢过已经对折成一小份的成绩条,两下就打开,然后往后瞧着数学这一科的成绩。

    “天啊…不是我说你,你这都考得比我还差了…这下你可是要被班主任盯上了。”方文婉一幅震惊到合不拢嘴的模样。

    “别说了,我烦着呢,这还是沈初忱给我求得唐…”楚河一下子想到,这次的数学考试之前,还特意去让沈初忱帮自己问唐白哪些是重点的考点,明明自己还看了他在书上勾的够全面的重点,但是一到考试竟然还是很多一做就错。

    楚河一想到这样自己还考得这样的分数,从方文婉的手里拿回了自己那张无法想象的成绩条,将它不断对折,直到变成指甲盖大小的正方形,然后就重新放回了自己的笔盒里。

    “你说你文科方面那么厉害,怎么不分一点给你的理科呢?”方文婉在一旁对着自己嘟囔着。

    “我也希望是那样呢。”楚河把手臂放在桌子上,头不断埋下来抵着手臂,声音朦朦胧胧的从手臂间传出来。

    等到第三课后的大课间,教室里准时响起了眼保健操的声音,因为每间教室的音响都有延迟而让整个走廊都听见交错着的音乐,好像只有在老师和检查的同学的叮嘱下大家才会乖乖的做眼保健操来应付检查。

    然而再没有人约束的情况,大多都是一部分正在埋着头争分夺秒坐着习题的,或是同样埋着头看着教科书地下藏着的课外书的,或是偶尔因为忘记关静音而响一下正在QQ聊天的,因为手机的声响,往往大家都会朝着他看去,然后就会热闹上一小会。

    随着教室后门听见不断放大的高跟鞋的动静,大家又会迅速的安静下来,因为都知道是班主任又出现在了后面,无论是正在做什么的同学,都会立马停下手头的动作,乖巧的做眼保健操,整个过程在班主任的眼里一定是无限滑稽。

    楚河用手指在脸上不断滑动,一下一下的顺着眼眶规律的划着圈,听见班主任的高跟鞋动静不断靠近,楚河觉得心一凉。

    果然班主任在她身旁停了下来,然后就在整个楚河已经能有所感知的过程里,被班主任叫到了教室外。

    “你知道我叫你出来的原因。”班主任一脸深不可测仿佛在楚河的脸上寻找答案。

    “我知道,是因为我数学考砸了…”楚河讪讪的抬头不敢和班主任对视。因为知道自己又拖了班上原本就不错的平均分,班主任肯定对她有相当大的不满。

    “你虽然平时行为习惯表现的没有问题,但是,从你的数学成绩上就能清楚的反映出你平时在数学这门学科的学习上,是存在问题的,我希望你能进行反思,你的其他学科成绩都不差,这一科也是一定能学好的。”

    然后在班主任的谆谆教诲之后,就把楚河放回了教室,像这样虽然成绩不算好,但是足够乖巧的学生,老师还是多少没有太烦恼。

    而此刻因为不想上语文课而在操场上逃课打着篮球的二人。

    “你给楚河勾的到底是不是重点啊,你行不行啊,楚河这次数学才考了65。”沈初忱一边抱怨一边把球扔向一旁的唐白。

    唐白因为有些不耐烦将眼前的球一接,准确无误的扔向面前的篮球框,一个漂亮的两分球。

    “怪我咯!你有毛病吧,我勾的是满分提纲啊,你自己想想我哪次押错题过!”

    就好像是在所有人起初还尚有一丝的期待之下,不断地毁灭原有的印象。

    像是一点一点不断朝所有人遮住自己仅存的一点光,从此听见的只是黑夜的叹气声,不断在耳边扩大,直到连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就是这样微不足道的自己,就是这样失败的自己,就是这样不值得让所有人有所期待的自己。

    晚上一个人坐在寝室里的课桌上,看着因为作业已经完全而提前睡在被窝里的同学,然后从书包里掏出放在最底层的文具盒,从里面拿出那张因为折叠已经看不出原来长度的纸条,慢慢展开,数学成绩像是一把利剑此刻深深地扎在楚河的心上,让此刻的夜更加凝重,让此刻的她困意全无。

    升到高中之前的学习虽说称不上优秀,但是也是刚刚好,适当轻松的卡在一个不上不下的成绩的,在一所市重点的初中里,这样的成绩当然不算太好,但也还勉强的正如人意,只好不会让楚河有任何负担和压迫感。

    但是让她没想到的是,接二连三的不如意的数学成绩,是在自己明明已经有所付出了之后,想到曾经还从未想过自己也会因为学习变得被动甚至难堪。

    即便她准备全力以赴,但是数学还是像一座山一样压她的力不从心。即使不断不停的走,甚至比别人用更多的时间都无法逾越的一座山。

    与其这样换不到回报,不如放弃算了。

    包里的手机就在此刻开始震动。

    一条没有温度但是读起来就很温暖的短信。

    “听沈初忱说你今天考砸了,你不要太想这个事了,下次努力就好了,下次我划重点再划准一点。”

    来自唐白的短信,读着仿佛就能感受到他说话的语气。

    无比温暖的,恰到好处的字眼。

    嗯,不能就这样放弃,楚河在心底不断告诉自己。

    重新从书包里拿出那本被唐白勾上痕迹的数学课本,每一句的重点都用黑色签字笔有着特别的标记,像是重点的公式和重点的例题都一一单独圈了出来。

    对这样能清楚理出重点的人无比羡慕,像是拥有着自己永远无法拥有的一种特别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