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说不出口的话

    更新时间:2018-02-11 16:22:59本章字数:3533字

    那时在所有人心中,与生俱来就有着让所有人都羡慕的天资,且有足够与之相称的努力的能力,就唐白和沈初忱两个人。

    尤其是唐白,成绩方面就一直很突出,但是下课也没有看他多花额外的一点功夫在学习上,总是在上课的时候十分专注,不像其他一些长的有点不错就完全不把心思花在学习上的男生。

    物理老师常常说的要善于总结错题,然后班上所有人都买了像一本薄字典厚度般的错题本,唯独他从来也没有做过什么错题本,一直以来都像是和年轻老师的说法对着干一般,但是每次物理考试又屡屡考全班第一。

    在这一切好的因素前提之下,又偏偏又长了一幅好的皮囊,如此惹人羡慕。

    在他们的男子长跑项目彻底结束了之后,楚河悄悄的趁着班主任没注意,就溜到了终点的位置。

    此刻终点都还堆满了无数的人,有来迎接跑完全程的胜利者的,也有仍在终点鼓励着自己的朋友坚持跑到终点的。

    沈初忱望见了一路小跑到自己旁边的楚河,然后停止了手上和唐白的打闹,重新穿好外套。

    “哎,这家伙明明说好了一起跑到终点的,早知道是这样,我可不会让他。结果还吃亏的要答应他一个条件。”沈初忱一边说一边转过头瞪了身后的唐白一眼。

    楚河感觉到沈初忱身后的那道凌冽的目光正在看着自己。

    “没事,你已经很棒了,你们俩谁的第一不都一样嘛。”

    然后自然的把手中的一瓶运动功能性饮料递给眼前的人,他接过然后没再说话,拧开瓶盖一口气喝了大半瓶。

    “我先走了啊,班主任一会要点人数的。”

    “好,一会解散了来找你。”说完换了只空着没拿水瓶的手,轻轻的揉了揉楚河的头发。因为此刻的跑到到处都是来来往往的人,大家也就丝毫没注意到他们俩的举动。

    对着沈初忱笑了笑,然后转身朝着班级所在的地方跑过去,特地绕了一小段的路,佯装是刚从小卖部的方向走回来。

    回来的时候,恰巧碰到班主任查人数,然后一边回到座位上,一边乖巧的说着,刚从小卖部回来老师,班主任还是没有好脸色的看了一眼,应该是懒得说些什么。

    上午的项目终于结束了,也到了中午该解散的时间了。

    然后依旧是听着厌烦的教导主任对群体师生说着孜孜不倦的话,总结了一下上午大家的表现和运动员们的成绩,接着宣布了一下下午有哪些运动项目。

    到了大家都解散的时间了,楚河才发现今天学校里到处是穿着便服的女生,要不是从肥大的运动裤换上了细细窄窄的小脚裤,要不就是穿着一条短短的裙子在这样不算热的天气里露着两条细细的腿。

    真是想尽办法变美丽一点。

    因为操场的只要两个不算大的出口,所以在解散之后的十几二十分钟的时间里,大家其实都堵在走出操场的小通道里,就这样谁也不让谁,谁都出不出去的境地里拥堵着。

    过了十分钟,楚河觉得自己好像还是呆在原地,也每往前挪动几步,索性就故意绕道后面不拥挤的地方,让大家都走散了,再出去。

    往后走的时候,感觉到了身旁有个比自己肩膀高出一截的人碰了碰自己的肩膀。

    准备没好气的看他一眼。

    一抬头,看见唐白站在自己身旁。楚河本来有点不耐烦的表情一点点在惊讶之中消散,然后慢慢凝结成一住,再渐渐收敛成不好意思的模样。

    对方也感受到了自己面部的一点点彻底的变化,然后气氛就稍显的尴尬起来。

    还是唐白率先打破了这个沉寂。

    “沈初忱被班主任叫去说几句话,他害怕你找不到他,让我先来找你,他说一会一起吃饭,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你了。”唐白的声音冰冰的,和今天在主席台上的发言一样如出一辙。

    “哦…好的。”

    “你今天跑步很棒。”末了还加上这样没头没脑的一句。

    “也就还好吧。你…”像是有什么积蓄已久的话迟迟没有问出口。

    “你们在这儿啊,咱们走吧。”远处传来沈初忱熟悉的声音,生生盖过了男孩原本想要问出口的话。

    楚河有些疑惑地转头看了看唐白,只看他没有再说下去的意思了,也就没有再问。

    有很多故事就是这样,因为一个省略号,因此有了巨大的转折,他们也不例外。

    三天运动会的欢乐时光总是无比的短暂,楚河他们班级运动会累计的分数最后苏拿下来居然排在了年级第一,这是进入高中以来班级一起获得的第一个荣誉,虽说不是学习成绩上的,但是班主任也表现的格外满意。

    还特意批准大家运动会期间布置的作业,可以挪到周末放假回来再交。而且晚自习的时候还特意给大家放了一部电影看。

    就这样的看似轻而易举的小事,大家也看的十分开心。

    因为还是怕影响到别的其他班的同学们的学习环境,班主任特意让大家把门窗都关的严严实实地,还特意用报纸把透光的前门贴上。

    高一的生活多少还有清闲的时刻,所以在高一学业没有那么紧张的时期,大家都尽量地做到忙里偷闲。不像等到高三,每天都被家里给的压力和自己一些理想推着走,往往是一偷闲自己就有了无限的罪恶感。

    班主任告诉大家这是她最喜欢的一部电影。

    大家起初猜测着一定又是什么鼓舞人心的励志大片,但是一放开头,大家又惊叹居然是一部浪漫的爱情片。

    是一部年代许久的老电影,在那样一个一切都很缓慢的年代里,一切变得好真实,真实到好像一切都发生在大家都面前。

    电影中的每一段韵味十足的配乐,每一幕男女主角并肩走在路上的画面,女孩的一颦一笑,男孩自然的附和,电影的节奏那样缓慢,仿佛他们这样一走就过完了一生。

    方文婉在一旁悄悄的对着楚河说:“没想到啊,班主任这么彪悍的外表下居然有一颗少女心,天啊,我今天是对她刮目相看了。”

    “说不定啊,她回到家里还是一个小公主呢,谁知道呢。”楚河压低着声音悄悄回答她。

    “那画面真的是不敢想象。”方文婉咧着嘴做出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

    “就像大家都觉得唐白多么高冷,话也特别说,那是跟他不熟悉的人,要是跟他很熟悉的人,他的话一定也特别多。”楚河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情不自禁地提起这个名字,明明快要到不提起就不会轻易想到他的边缘。

    一听到楚河提起唐白,方文婉一下子就提起了全部的兴趣,眼神也突然开始泛起了光芒,一幅随时都能泛起无止尽花痴的面孔。

    楚河突然也就没来由的联想起唐白这个人,他的前面十几年的时光里,活的多想一部精彩绝伦甚至没有一丝瑕疵的电影,因为美好所有让每个见过他的人都过目不忘。

    不知道十年之后、二十年之后他会变成什么样子,是不是还是活成许多人心里最美好的诗,是不是也像现在一样,轻而易举的引起所有人的侧目,楚河想不出答案,微微有些伤怀。

    此刻的教室里黑黑的,没有开任何一盏灯。电影里的画面拉得无限绵长,街角的每一盏路灯照亮了每个人的视野,背景音乐再一次来的如此恰好。

    电影里女孩对于未来无限憧憬的脸庞,男孩因为一无所有极力想装作无所谓的模样,时间和忍耐就这样在彼此之间不断消耗,最后什么也不剩,连最后一点曾经美好的记忆,也被房间里支零破碎的争吵驱赶的一寸不剩。

    电影的末尾,像是既定的伤感结局,不是他们各自朝着生命不同的方向走去,不是彼此都有想要的好的生活。

    女主因为一场病永远的离开了男主角。

    他们的故事永远都定格在那个开始的夏天,后来一直过去了很多年,男主也没有再娶,因为每次他每次都想起,也总能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夏来的正巧,他们相遇,他在一堆朋友中间说着什么,而她在一旁安静的倾听,然后莞尔一笑。

    班上许多女生都留下了眼里,男孩也都慢慢安静下来,没人脸上再挂着不正紧的嬉笑,也没有人再压低嗓子在小声议论什么,一切归于安静。

    直到电影结束。

    没有人直到电影里的故事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这一切已经不再重要,这一夜,窗外有夏天凉凉的风,大家的感动是真的,眼泪也是真的。

    再后来很多年,这样的夜晚被大家一直记得,这样的时刻都不再有。

    班主任走到前门,把教室里的灯全部打开,一瞬间灯光又填满了整个教室,接着班主任缓步走向讲台,她的眼眶红红的,对着大家说了句,放学吧。

    那一声,放学吧,哑哑的,一点没有她平时汹涌的气势,楚河记得很清楚。

    放学回寝室的路上楚河沉默了许久,沈初忱走上去搂搂她的肩膀,她转过头看着他,他的眼睛永远都是那么明亮,在黑夜色也散发着特别的光芒,路灯的光全部都缩成了一小坨住进了他的瞳孔里,深情的就像是电影里男主角第一次看见女主角的面孔。

    楚河忍不住对他说了一句:“你能一直在就好了。”

    “你又犯傻了吗?”沈初忱对着她温柔地笑了笑,眼底净是温暖,“以后我还会陪你走很远的路,以后我还要陪你去很多地方,有你在的地方,就一定有我。”

    每当你深情款款,便衬的我多么残忍。

    “真的吗?”楚河无比认真的看着眼前的人。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不成。”然后挑挑眉,一幅我沈初忱什么时候随便承诺别人的模样。

    “你想过大学考到哪个城市呢?”

    “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只要是和你还有唐白在一个城市,我就心满意足了。”

    然后自然而然的牵起一旁楚河的手往前走去。

    真的不知道能不能就这样一直走下去,就这样一直不犹豫的走下去,到底是走到世界的劲头,还是就这样走着走着,发现无路可走,无路可退。

    当时的他们都不知道,年少的爱很浅,浅的就像随时都会关上的一盏灯,熄灭只在一朝一夕。就像是倒在墙角的影子,好像离得很近,也似乎看的很清楚了,但是却永远触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