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短篇小说《美丽谎言》

    更新时间:2017-11-27 17:26:59本章字数:2422字

    我上个月给阿明买了台车,宝马7系,大街上人来人往,车去车淹,李淳边走边和旁边的人说着,和一个低着头猥猥琐琐的保安擦肩而过进了酒店大堂。

    李总真是稀客啊!有一阵子不来了哦!那有?前天我还见过你!两人相视一笑。吃啥啊李总?总是和我矫情,老样子,不过来瓶儿78茅台。李总不是滴酒不沾的吗?咱今儿个?我儿子回国了,高兴啊!

    只见:最少有一米八的个儿头,一身欧美风,戴个大黑框眼镜。这就是我儿子,来阿明叫姐!见小伙儿上身微微一躬叫了声姐。哪敢哦!这我可高攀不起。说着说着一行人便走进了海棠春的包间。

    阿明!还记得你陈叔不?陈大年给李明倒了杯茶道。差不多过了四五秒李明才反应过来。陈叔啊!李明赶紧拿过酒瓶儿给陈大年倒了杯道:侄子我先自罚一杯。李妈道:真个傻小啊!李明道:又怎么了?哦!我都忘了还没上菜呢。李淳道:这也不怪他!一回国就失恋了。我早就劝过他:我们家什么没有,非得找个非洲姑娘,这下才知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了吧!李明忙道:爸!您就别说了。一旁的人都劝道:老李你也是,儿子喜欢什么就随他去好了。我们这几个发小儿那会儿不也不听话吗!陈大年道:我要是有个女孩儿就好咯!旁边人一阵哄笑,就你陈大年还……

    一席酒下来,老哥儿几个几乎全喝的烂醉,李明没吃几个菜,怎么都觉得味儿不对。正好坐在王芳前台的方向,王芳进来开酒时李明故意碰了一下她的肩。王芳没有觉出一丝异样。

    一天清晨李明在小区偶然碰到了王芳。王芳正跑着步,李明也随之跑了起来赶上了她。还记得我吗?芳姐。恩!你爸是我们那儿的常客,何况我租房就租在这个小区,也是缘份吧!说着说着便停了下来喘喘气。以前上大学时爱跑步,上个月才想起要多锻炼。李明问:为啥?王芳脸上泛起了红晕微笑道:你猜?王芳见李明想了半天都想不起来便又开跑了,看谁快啊!李明紧追了上去,最后还是王芳赢了问:你是不是故意输给我的。李明道:不是啊!是我太慢了。王芳揉了揉了腿蹲下道:明天再来!我就不信你跑不过我。李明连点头道:恩!好!

    一连跑了一个多月,多是王芳赢。李明在校时从不爱锻炼,还对同学说:跑有啥用?我都会飞了。同学张秋道:你不就你爸有钱吗?李明无语,渐渐的和同学关系越走越疏远了,他爱过一个日本姑娘,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只因姑娘父亲不同意,说是嫁谁不嫁中国人。姑娘也无奈的提前回了国。李明在宿舍一连哭了一上午,哭的被子都湿了一大片。只好去以前俩人爱去的咖啡馆,最后连咖啡馆都不去了。他感觉王芳和她很像,简直太像,一接触性格也是那么好强爱较真。

    李明拉开窗帘望着窗外的夜色发呆,已经有两三天没见王芳出来跑步。李明沿着小区的行道从这头儿走到那头儿,不知为何这里这么熟悉却一点儿家的感觉都没有。在国外时最惦念的家,最惦念的小区门口的冰淇淋店,蓝莓味儿的。走到冰淇淋店,只见卷帘门紧闭。走着走着不知走到了哪儿,看见一家馄饨店还营着业,旁边坐着一男一女,约摸三十上下。李明见老板的脸在灯的映衬下显的更为深沉晦涩。

    老板来碗儿馄饨,当听到五元一碗时李明压抑不住的笑了,这么大的碗儿才这点钱。李明隐约的听到女的说:爹妈在家都挺好的,儿子学习又上进了,你好好工作,家里有我。听到这儿想道:虽然我家富裕,家庭和睦。但从十三岁到国外念书,一晃竟过了十六年,每年在家的时间总不超过半个月。还记得当初有个美国同学说:你们中国来留学的都是富人,我们美国的流氓去你们中国都是教授。那是李明听过的最真的话。结账时李明拿出一张百元钞说不用找了,扭头准备走,老板叫住了李明说:我们老百姓虽然风餐露宿,不干活儿连下一顿都不知道在哪儿吃,但我们有手有脚,有一颗脑袋一颗心就有下一餐。来!这是找您的钱。李明一看九十五元。我们只挣我们应得的那一份儿。

    李明在回去的路上彷徨失措还想着馄饨店老板的话。朝着暮色加快了脚步。

    大概第十天时,王芳打过电话邀李明去她们酒店吃饭。李淳倒是天天去,李明就不爱凑热闹,一人找了家书店每天去看书。好!我请你吧!王芳答道:还是我请你,有事给你说。便挂断了电话。

    李明驾驶着他爸给买的宝马一路停红奔绿生怕误了时间。一进酒店:见王芳一身蓝色休闲服白皙的脸庞显得更为成熟庄重。

    有什么事和我说。没事儿,就是请你吃顿饭感谢你一个多月坚持不懈的每天陪我锻炼还故意输给我。李明道:那有的事儿,我这体格儿你又不是不知道,就一花瓶儿。李明耐不住了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什么也没啊!你爸天天在这儿吃饭还不许我请他儿子吃一回啊。两人都笑了起来。

    从那以后王芳便断了往来,李明倒是每天陪父亲去酒店吃饭,只为多看几眼她。

    李总出大事儿了,会计通知我不知怎么被人偷转走两千多万,现在公司帐面只有几十万。什么?李淳顿时晕倒在了办公室地板上,头上滋滋冒血。

    几位叔都来看你啦爸。李淳说:我想好好静一静就别让他们进来了,就说我睡着了。好!爸。李淳假睡了过去。暗想道:我对她不薄,可……

    几天中来探病安慰的亲朋好友不少,唯独不见陈大年。听人说:陈大年被一个女人骗了还被骗疯了,说是倾家荡产,人财两空。让陈大年报案,最终就是不报,不管谁来看他他都傻笑着说对不起,弄的对方哭笑不得,大夏天穿着西服捡狗屎吃。

    李淳通过关系抵押了厂子才贷来款填了亏空,熟人们都说:老李还不到六十就怎么把厂子交给了儿子,真是深明大义,不贪权!李淳陪着妻子几乎走遍了整个中国,最后在新加坡买了套别墅颐养天年,说是能听懂新加坡语。

    李明在两年后某天正开会时收到条短信:阿明,还记得我吗?我不多说。我早就知道你喜欢我,但我不能那么做,我也不喜欢你父亲。恐怕你不会猜到我喜欢谁。一切都在邮箱里了,想看就看吧!不想看删了便好。祝你鹏程万里,早觅知音。知音对你很重要,因为你和普通人不同,但你爱普通人。

    李明打开邮箱看见一张明晃晃的结婚照。李明暗想道:这个男人不知哪里见过,想了半天猛一惊这不是酒店的保安吗!

    一大清早李明便又去跑步了,不知跑了多少个日日夜夜,就算感冒也没辍过,说是:跑出一身汗消去十年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