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节 疑案初探

    更新时间:2017-12-03 09:13:27本章字数:3104字

    叶籽言悄悄溜到专心致志观察大家的罗宇枫身后,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袖。罗宇枫由于太过专注,吓了一跳,叶籽言赶快捂住他的嘴,这要是吸引了注意力得多尴尬呀。“你注意注意观察村民,我观察观察何家人。”叶籽言尽量压低声音,但又保证罗宇枫能听清。罗宇枫慢慢地点了点头,目光移向来来去去的村民。叶籽言目光在何家人身上来回扫动,突然,她捕捉到了孙兰的目光,她一直心不在焉,可是就在刚才,目光突然定在了门口的人群中。虽然只是这么一瞬,但叶籽言心里有些激动自己捕捉到了。她赶紧朝门口望去,聚集的人比之前少了不少,大概这么五六个吧。因为孙兰已经低下头刻意回避了,所以叶籽言无法确定是谁吸引了她的目光。由于对自己的脸盲比较忌惮,她轻轻对罗宇枫说:“快,仔细记住现在在门口的每一个村民。”看着又有几个人离去,又有几个人进来,她希望他们没有错过在孙兰心中激起涟漪的人。这时,何老爷子开口了:“竞燚你别哭了,快去找几个人,筹备筹备丧礼。我回屋一个人静静。”说着他就拄着拐杖起身,由于膝盖不好,一下子还没站起来,这时他向孙兰投去了责备的目光,然而平日里积极勤快的孙兰却像一个木头人一样,一动不动。这时孙阿婆见状,赶紧放开阿傻,过去扶起了何老爷子,然后扶着他朝西后院的卧室走去。叶籽言见状赶紧走到阿傻身边,经过孙兰时还特地看了她一眼。正值饭点,叶籽言哄阿傻说带他找点好吃的,便带着他去了位于东后院的厨房。经过罗宇枫身边时,罗宇枫殷切地看着她,她却给了他一个“好好观察”的眼神,然后带着阿傻走了。

    厨房里,叶籽言抵挡不住美食的诱惑,开始大吃特吃,哪怕是冷花卷也吃得津津有味,她看看同样吃得津津有味的阿傻,突然觉得自己吃相,一定也很傻。“阿傻,你一早就跟唯一去玩儿了,去哪儿玩儿了?”“去了磨坊。”阿傻嘴里塞满了花卷,嘟囔着。“磨坊好玩儿吗?”“好玩儿,我们经常去玩儿。”“哦,这样啊,那今早有什么特别好玩儿的吗?跟平时不太一样的?”阿傻虽然已经快20岁了,但是智商还不如唯一呢,只能这样试试能不能问出有用的信息。“没有什么特别的。”叶籽言想,唉,感觉问不出什么呀。“不过,有很不好玩儿的。”“什么呀?”叶籽言赶紧问。“大坏蛋出现了,吓死人了!吓得我们都不敢出声!一点点声都不敢出!”阿傻打了个冷噤,他口中的大坏蛋,是何竞炎,这个人脾气暴躁,欺善怕恶,总是无端拿阿傻出气,有时候还毒打,阿傻特别怕他,平时总是躲着他,据说还被他吓得尿过裤子。他们一行人才来没多久,就看到不少次何竞炎欺负阿傻,就跟街头混混一样,逮着机会就耍威风。看他连提到他都这么害怕,叶籽言很同情阿傻,那是要被欺负到什么地步才会这么怕呀。“哦?那大坏蛋欺负你了吗?”阿傻没有回答,叶籽言等了一会儿,正要再说什么,阿傻突然开口:“没有,唯一睡着了,我就回来给她拿衣服,阿婆说睡着了要多盖一点,不然会生病的。她上次就是这样,我们在河边躲猫猫,她就在一棵大树下面睡着了,生病了好多天都不能和我玩儿……”提到唯一,阿傻突然停止了啃花卷,看得出来他很难过。“阿婆说唯一再也不会醒了,以后不能跟我玩儿了。”说着他又开始嚎啕大哭。叶籽言赶紧摸摸他的头,好好哄他。后面的事叶籽言都知道了,阿傻再去磨坊却找不到唯一,然后他就回来告诉了赵英和何竞燚,大家出门去找,有村民在河边发现了尸体。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罗宇哲和乔霁青来到了废弃多年的磨坊,还没进门,两人就同时望向了地面。地上没有脚印,明显有用树枝一类的东西来回扫动的痕迹。乔霁青和罗宇哲同时拿出了手机准备拍照,两人都顿了一下,罗宇哲笑笑说:“你拍吧,痕迹方面你是专家。”说着便把手机塞回兜里。看着专心拍照的乔霁青,罗宇哲不由得想到,这好像是两人为数不多的独处。大多时候都是为了办案。突然他脑海里浮现了乔霁青非常从容淡定地对待献殷勤的人,他不知道是她迟钝还是礼貌回避。这种时候怎么突然想起这些,难道,自己对乔霁青的欣赏不仅仅是欣赏那么简单?

    乔霁青拍完照小心翼翼地走进去,仔细地打量着周围。罗宇哲也迈开了步子。这是一个圆柱形的水力磨坊,不仅墙面,里面的器械都是木制的。墙上一米多高的地方开了很多大窗,没有玻璃,就这么敞着。右边临河的一侧可以看到外面破旧的大水车,左边可以看到岸边通向各处的小路。罗宇哲向左沿着墙走,一边走一边环顾四周及地面,扫痕在地上一个靠墙的木桶那里结束,他蹲下来仔细看了看,发现离桶不远处有个脚印,顺着脚印的方向,他又发现的更多的脚印,一直到磨坊的另一端。脚印结束的地方,是一个挺阴暗的角落,堆放着很多破烂的器具。罗宇哲把手放在墙上,一边挪一边轻轻用力,试了几下后,他突然用力一推,“嘎吱……”不出所料是一道小门。他迈过门槛,一条沿着河岸的小石板路,看走向,不远处便汇回到回村的路上了,也许岔口植物比较茂盛,所以来时并没有注意到。他看了一眼便又回到磨坊,绕过拿堆杂物,继续沿着墙面走,走着走着就看到乔霁青蹲在地上,专心致志地拍着地面上的一只笔。“发现了什么?”“一个没有被完全破坏的痕迹,只剩一小部分,稍微有点棱角,但不是很清晰。我以笔做比例尺,这样回去就能知道准确的尺寸了。”罗宇哲赶紧找了个位置蹲下观察。见乔霁青站起来,他说道:“那边有个后门,我还发现了一串从那里通向后门的脚印。”说着便指了指木桶所在地方向。乔霁青小心翼翼地走过去,一边观察确认没有遗漏什么。

    照片拍完了,磨坊里没有发现别的有价值的线索。两人便打道回府。“你有什么看法?”罗宇哲先开了口。“在没有精准的检验之前我不敢妄加猜测。”乔霁青非常淡定。“只是初步的推测嘛,不急着下结论,只是探讨一下可能性。我觉得那串脚印是阿傻的,你记得吗,他回来告诉大家唯一失踪时,提到过他期间离开过一段,那时唯一还在磨坊,但是他再回去就发现唯一不见了。那么有没有可能,何竞炎在磨坊徘徊时,阿傻和唯一也在,阿傻因为怕遇到何竞炎,所以不敢走正门,便从小路离开。地面被树枝扫过,是为了掩盖足迹,那么,这个磨坊很可能是第一案发现场,何唯一是被人在这里杀死,然后抛尸河中。之后凶手又回来用树枝掩盖了足迹,但是这个人并没有注意到阿傻离开时留下的足迹,凶手进来时只看见唯一一个人,所以疏漏了。至于那个小小的痕迹,我觉得很有可能是……”罗宇哲特地拖长了话音,乔霁青果然接话了,“很有可能是拐杖的痕迹。案发时间附近,我的确看到了何老爷子朝磨坊走去。肉眼估计,那个形状和大小,都很像他的拐杖。”“不过目前看来,何家耀并没有明显的杀人动机。当时你还看到了何竞炎在附近徘徊并匆忙离开,对吧?”“嗯。”两人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罗宇哲指着路边说,看:“这应该就是通向那条石板小路的岔口。这里树木跟周围的茂密程度差不多,我来时都没注意到,不过现在仔细看看,地上还是有被反复踩踏过的痕迹。”“我刚才走了一小段,石板上无法留下足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痕迹。”“是。我们回去跟籽言还有小枫汇合吧。看看他们有什么发现。”罗宇哲正说着,感觉到了手机的震动,掏出来一看,原来是叶籽言给他发了微信。“籽言发来的信息,何唯一和阿傻在磨坊时的确见到了何竞炎。不过,他离开并不是因为怕何竞炎,他们本来准备悄悄躲到何竞炎离开,不过后来,何唯一睡着了,他去给她拿衣服?”罗宇哲读到这里有点疑惑,“睡着了?”乔霁青沉默了两秒,说道:“有可能,孩子一般情况下是很精力充沛的,但是玩得越激动,无聊的时候越容易睡着。他们如果一直安静地躲着等何竞炎离开,唯一可能就迷糊睡着了。”罗宇哲想起来有次去同事老吴家,熊孩子闹了几个小时不停,结果老吴罚他闭嘴十分钟,居然就在沙发上睡着了,他们也落得清净。他点点头,说:“这样,你先回去,我去村子里多了解了解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