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节 人心惶惶

    更新时间:2017-12-10 07:49:52本章字数:3046字

    罗宇哲和乔霁青做了些简单的勘察,关上了房门,并交代说任何人不得靠近。保持原状直到警察来勘察。

    大家一起回到前院,正好罗宇枫带着糖人回来。他感受到了大家脸上的痛苦,只好故作轻松地说:“今天……发生太多事了,但是不管怎样,也要吃饱饭,才能好办事。”“对对对,霁青做好晚饭了,我这就去抬。”“我也去。”罗宇枫赶快跟了过去。乔霁青说:“我去把我姨和阿傻也叫来吧。”

    厨房里,“怎么回事啊?”罗宇枫悄悄问叶籽言。“何老爷子也死啦。溺死在脸盆里。”“啊?”罗宇枫不敢相信。昨晚才到这个小村庄,感觉一切都是那么宁静美好,然而今早开始,祸事接踵而至,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罗宇哲和赵英也来了,四个人一人两盘,一次就把所有才都端出去了。罗宇哲还手臂上还多挂了个饭桶。

    何竞燚把桌椅摆好了,趁大家摆菜的档口去厨房拿齐了碗筷。不一会儿,乔霁青、孙阿婆和阿傻也来了。这一顿饭和昨晚的氛围大相径庭,昨晚其乐融融,欢声笑语,今天愁云惨淡,无人做声。

    吃罢,几个女孩子开始收拾。罗宇哲则语气沉重地告诉孙阿婆何家耀的死讯。

    “什么?死了?”孙阿婆吓得半天合不拢嘴。“怎么死的?”

    “溺死在脸盆里。”要说刚才孙阿婆是惊讶,现在可真是吓得面色惨白。“死在水里,又是水里……”孙阿婆一边说一边瑟瑟发抖。罗宇哲见状赶紧问:“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何家耀死前在做牌位,看样子像是做给自己的?他知道自己要死吗?”

    过了好一阵,孙阿婆才缓过来,声音颤抖地说:“这是诅咒啊,报应啊。”大家听得一头雾水。“曾经有个算命先生告诉何老爷子,说他家族的克星是水。”说着她看向何竞燚,“所以你们名字里才都是火。”何竞燚显然是知道的,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孙阿婆接着说,“前阵子不是传说闹鬼吗?就是你们何家的林场。据说是个女鬼,女水鬼啊!当时我就有点担心,这眼皮乱跳。何老爷子不是还派你去查看吗?”“是呀,我带人去看了,哪有什么女鬼。”何竞燚很不耐烦。“那你怎么解释今天的事,除了鬼,谁能下得去这么狠的手?”“人心可比鬼可怕多了。”乔霁青冷不丁来了一句。罗宇哲非常赞同,点了点头。他对这个诅咒根本不感兴趣,便试图打听感兴趣的话题:“孙阿婆,何老爷子写了份遗嘱,说是分一份财产给阿傻。”何竞燚听到这句话略显惊讶。“是有这么回事。我俩今天才谈妥的呢。老爷子想收养阿傻,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她看了一眼何竞燚,对方点点头,“何家就唯一一个孙辈,老爷子想收养阿傻呢,继承香火。但是我不太愿意,因为他想把阿傻给何竞炎和孙兰。按说我女儿加入何家,也没个一儿半女的,阿傻虽然是我捡来的,但是从小养到大,也是亲人了,跟女儿做个伴也没什么不好。但是何竞炎这个人,太恶毒,我舍不得阿傻受欺负。但是今天呢,唯一不在了,老爷子伤心,他跟保证不会让阿傻受到何竞炎的欺负,我也心软就答应了。还说好了过了唯一的头七,就办仪式。”话音才落,就听到何竞炎哼着小曲从大门进来。

    大家齐刷刷地望着他。他也马上收起了笑容,径直向西后院。“等等。”罗宇哲起身拦住了他。“请坐,有话想问问你。”何竞炎狐疑地坐下,“什么事儿?爷忙着呢。”“今天下午你跟你父亲吵架了?”“嗨,是呀,我俩哪天不吵?老爷子脾气倔,不停劝。”“吵什么呢?”“生意上的事。”何竞炎不耐烦地回答,要不是忌惮罗宇哲的身手,他估计也不会乖乖作答,但明显在敷衍。“具体说说吧。”“有什么好说的呀,警察还管生意了,我们又没违法。”“那你几点离开的?”“谁没事还看表呀。再说了,我都没手表。”罗宇哲对付这种人,很有耐心。“何家耀被害,目前来看,你是被害者生前最后见的人,有重大作案嫌疑。”果然,何竞炎一下子就吓懵。“别装了,老实交代。”罗宇哲觉得何竞炎的惊讶不是装的,但是打算继续扮黑脸。“没啊,不是我,我走的时候老爷子还活着呢。不是,我俩吵了一下,谈妥了,妥妥的。”看大家都面无表情,他是真急了,“我说的都是大实话,一句假话天打雷劈啊。真的谈妥了,我走的时候老爷子还说马上把遗嘱写好,我的那一份一个子儿都不少我。罗警官,罗青天,真的不关我的事儿。”“那上午你去了哪里?”“我,我,我到处闲逛呢?”“闲逛?闲逛能逛到磨坊那么远?”“那不远啊,连老爷子都能走到呀,他也经常去那一带。”“那你进磨坊了吗?”何竞炎楞了一下神,“问你进没进磨坊?”罗宇哲提高了嗓音。“没……没进……”“没进?你确定?”“确定。确定。”“那跟我说说冯勇才这个人。”“你们怀疑他?”何竞炎笑了,“哈哈,不可能。”“是不是我们自有判断。”“我跟他从小一起长大的,早年还一起外出打工,他一直都很照顾我。后来我先回来了,他继续在外边,也就没了什么联系。前几年他回来了,我就寻思着给他在我们作坊找了份工。他呀是我们作坊里唯一个跟我一样有远见的人,毕竟也是在外面见过世面。我俩把这个作坊呀,推广到大城市里去,这才财源滚滚嘛。”何竞炎非常自豪地说。“听说他跟老爷子有矛盾?”“是有这么回事儿,但是我跟你说,那是小事,我已经摆平了。不值一提。”“你现在是犯罪嫌疑人,说得越清楚对你越有利。”“罗警官啊,我不是说了么,不管谁死,那肯定不是我干的。我遵纪守法,是良民。”“还跟我贫?”“不是……唉,行行行。他呢从小就一直喜欢我媳妇孙兰,他想跟老爷子把人要走,老爷子不同意。就这样而已。”“那怎么你解决的?”“老爷子给了笔钱让他走。但是我知道他不是贪财的人。”他停下来,向罗宇哲招招手,示意他靠过来听悄悄话。“有话就说,别搞这套。”何竞炎无奈地说:“我就告诉他,亲事是老爷子包办的,我对孙兰也没什么感情,他俩要怎样就怎样,我权当不知道。”说完他看了孙阿婆一眼。孙阿婆白了他一眼。“那孙兰跟冯勇才一起跑了,你也知道?”何竞炎有一点点惊讶,但又觉得意料之中:“跑了?怪不得我找了他一下午都不见人。跑了,也好。”“你找了他一下午?为什么找他?”“喝喝酒聊聊天嘛,我俩可是多年的酒友。”何竞炎讨好地笑着说:“罗警官,我今天很累啊,能不能先去休息。明天,明天你要了解什么我都配合。我哪里也不去,就在房间里呆着。明天陪你聊,好不好?”罗宇哲没有证据,也没有强留的必要,便点点头。

    何竞炎这一说,大家都有些倦意了,毕竟今天发生了不少事。何竞燚夫妻也回房了。孙阿婆带着阿傻走了,走之前,她特地问罗宇哲:“罗警官,我家兰儿跟勇才那事儿吧……那个……不犯法吧……虽然不合礼数,但是我闺女这些年吃得苦我也是知道的,我劝她忍忍,但是这心里,还是觉得她要是能走,也是个好事……”。看着她殷切的眼神,罗宇哲说:“他们感情的事我不管,不过她现在不能走,这杀人案都没破呢。”孙阿婆赶紧说:“我女儿菩萨心肠,肯定和她没关系!”“孙阿婆,我们不会冤枉好人,等查清楚了,她要是清白就肯定没事。”“那肯定是清白的呀,肯定的。”“不管怎么,我们要把他俩找回来,交代清楚。您也劝劝她,好好配合,说清楚了就没事了。”“好好一定配合。”说着她把乔霁青拉到一边,悄悄说:“青儿,你跟罗警官关系好,你帮姨说说好话。你知道你表姐,她肯定跟这事没关系!你相信我,这一定是女鬼作祟的。下一个就是何竞炎了。”她其实声音不小,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要给罗宇哲听到。罗宇哲对这套不以为然。他只是顺水推舟:“乔法医,你看今天这么多事,你还是跟他们一起去陪陪他们吧。”乔霁青心领神会,点点头,扶着孙阿婆走了。罗宇哲趁机给罗宇枫和叶籽言分派了任务,罗宇枫负责盯紧何竞炎,叶籽言盯何竞燚夫妇。他不愿意放过任何一种可能性。布置完后,他便出门打算去找冯六子,看看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