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五章 卫生间的脆响

    更新时间:2019-05-11 00:41:04本章字数:2540字

    幽府冥界有座建在地下的宫殿,至于这宫殿距离地表有多远的距离,无从探知。只知道宫殿在一片混沌的独立空间之中,而这空间到处迷漫着黑色的迷雾。

    宫殿看着高大宏伟,一眼望不尽轮廓。像一座空中城市,又像是一个东倒西歪螺旋上升的异形楼宇。

    这楼宇的形状很不规则,看不出内里的结构。

    宫殿楼宇有无数的窗子,不少窗子向外透着淡蓝的幽光,在黑色的迷雾中若隐若现,像是无数只幽蓝的眼睛,偶尔地一开一合。

    这座宫殿叫做冥宫,是地府阴差的根据地。

    冥宫楼宇共有十八层。

    普通的楼宇从底下开始才是第一层,幽冥宫殿的楼宇则是从顶楼开始才是第一层,然后依次往下直至十八层。

    这也就是为什么人们经常说下十八层地狱,而不是说上十八层地狱。

    冥宫就是地狱。

    在冥宫的第十八层有个办事处,叫做惩恶处,这里是恶灵厉鬼接受惩罚的地方。

    惩恶处有149间处刑室,每个处刑型室都对应着不同的酷刑,如炮烙室,抽筋室等等。

    常闻的下油锅、走刀山、滚火海等但凡能想到的折磨手段,在这里一个都不少,为的就是让到这里接受惩罚的魂灵体会到什么是生不如死。

    149间处刑室就意味着149种酷刑。一般而言,寻常魂灵最多也只能忍受不到十种的酷刑,厉害一点的魂灵最多也就忍受十几种。再多就会魂飞魄散。

    惩恶处也就是人们口中的炼狱。

    在这149间处刑室中有一个房间最接近地底,叫做赤练室。

    打开房间的门,会发现里面根本不似一个房屋,而是像极了一个岩洞。

    岩洞中热浪奔袭,酷热难耐。

    顺着岩洞往里走去,最里是一个圆形的水池,说是水池并不贴切,因为水池里并没有水,而是红色的岩浆。

    这岩浆便是赤练岩浆,这池子的名字便是赤练池。

    赤色的岩浆不停“咕嘟,咕嘟”冒着气泡,像是野兽饿极的胃叫。这赤练池曾让无数的恶鬼厉魂在这里化作一缕轻烟。

    而这数十天来,赤练池内从未融化过任何一个灵魂,而是一直在炼化一个贵重的物事,那就是鬼王冠。

    阴差牛前进和马向阳在赤练池附近支起了一个锻造台,锻造台上都是打造神兵利器的锤斧之类的工具。

    数十日来,鬼王冠在这赤练池内起起伏伏地经受高温炼化,然而一直没有明显软化的痕迹,鬼王冠始终不到足以锤炼的状态。

    牛前进和马向阳也只能耐心等待,等待将这鬼王冠打造成关横想要的法器。

    同在冥宫十八层还有个办事处,叫做幽狱,是用来关押待审的魂灵的。

    幽狱也是数十间单间组成,其中一个单间关押了一个新进的魂魄,这个魂魄日日在此处关着,时不时会去惩恶处接受一番折磨。

    他就是刘大。

    此时的刘大精神萎靡,他想不通为何死后会经受如此虐待。他想不通,为何迟迟不对其进行审判,那样自己至少还有向判官申诉的机会。

    刘大因饱受折磨,内心又有太多的不理解,因而得了抑郁,终日一语不发。

    拘押他来的甲未和甲末,对刘大也不审问什么,只是想起来就会折磨他一番,好像刘大是他们二人的一个玩具。

    这让刘大更加地郁闷,只想着哪天自己能魂飞魄散,免了这酷刑的折磨。

    甲末和甲未最近好像对折磨刘大也失了兴趣,刘大的日子算稍稍好过了些。

    今天不知什么时候,甲末和甲未再次开了刘大房间的门,刘大闻声立马缩成了一团,浑身颤颤巍巍,丝毫没有了作为一个大梦师的风范与气质。

    甲末和甲未一身深色西装,并未携带任何的武器。两人也就是看了刘大一眼,便又将门关上了,好像就是确认一下刘大的死活。

    门外传来两人的对话,刘大听得清楚。

    甲未说道:“最近也不知那牛前进和马向阳在忙活什么,工作也不作了,把我们哥俩可是累惨了,每天要拘那么多魂。”

    甲末说道:“管他们呢,反正咱们拘得越多,我们的绩效也就越高。”

    “那倒是。”甲未赞同地说道。

    甲末好像想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我去人间还有事要办。”

    甲未闻言,好像知道他要去做什么,反问道:“去收你那只小棕熊?”

    甲末抬手看了看表说道:“是的,这畜生那天饮了标本楼的血水,现在应该放干净了,我得去带它回来。”

    甲未应和着说道:“那你还是快点去吧,省得它危害人间,到时候还得收拾烂摊子。”

    。。。。。。

    天色渐暗,张静三人早已收拾好了宿舍。

    此时三人相约出去玩耍,兴趣颇高。一夜又是吃饭,又是美甲,又是看电影,三人开心地玩闹了一晚,直到临近午夜12点才回了学校。

    放假期间,三人用手机照着脚下的路,不一会儿便到了所住的宿舍楼下。

    行至楼下大门,张静抬眼望了望对面顶楼的一间宿舍,那里还亮着灯,张静知道那是陈千雪的宿舍。

    此时陈千雪并未入睡,她躺在床上,掏出手机,目光一直停留在一个微信好友的头像上,这个微信好友的昵称正是“大傻子”,这是关横的微信。

    “也不知这关横会不会打字。”陈千雪心里暗道。

    “连手机都不会开的人,又怎么会用手机打字呢?”陈千雪心里继续反问着自己。

    此时张静三人已经穿过宿舍大门,爬到了她们所住的宿舍楼层。

    正当楚园园掏出钥匙打开宿舍房间的时候。

    一阵“咯嘣,咯嘣”的声音传来,这声音好像是什么人在咀嚼食物。

    “你们听,这是什么声音?”最先闻声的李倩细声问道,手不自觉地拉了拉张静的衣袖。

    很明显张静也听到了这奇怪的声音,说道:“这声音好像是从楼道尽头卫生间那里传来的。”

    此时楼道内的照明灯忽明忽暗,一种莫名地恐怖气氛迎面而来。

    楚园园已经打开了宿舍门,顺手开了门,并打开了门旁的灯,宿舍的灯光瞬间从门口倾泻而出。

    三个人顿时心安了不少的,但是目光齐齐地盯着楼道尽头,不知那卫生间到底有什么古怪。

    最终楚园园劝道“赶紧进宿舍吧,上次还没长教训啊。关横不在我们身边,我们别胡乱冒险了。”

    上次的标本楼地事,楚园园着实吓得不轻,这次显得特别的谨慎和保守。

    “咯嘣,咯嘣”的咀嚼声仍然在继续,张静三人只觉得头皮发麻。

    楼道的灯依然忽明忽暗,张静三人依然站立在门口的光明处。

    “我们可是三剑客,经标本楼一事,怎么说也是见了世面的,大家不要太害怕。”张静壮着胆子安慰道。

    “还是性命重要,我叫关横来。”李倩说完,已经掏出了手机,准备给关横打电话。

    张静和楚园园并未阻拦,眼下如果关横能来,确实让三人安心不少。

    “不管怎样,我们还是进宿舍吧。”楚园园再次强调,好像宿舍里才是天底下最安全的地方。

    “好吧。”张静同意了楚园园的意见,李倩也很是赞同。

    就在三人准备迈入宿舍的时候,忽然楼道忽明忽暗的灯彻底熄灭了。之前“咯嘣咯嘣”的声音也忽然消失了。

    片刻寂静后。

    “呜呜。。。”忽然传来一阵小孩的哭泣声。

    只是这哭泣的声音转瞬即逝。

    紧接着“咯嘣”一声脆响,一个声音又从卫生间里传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