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前传中:百鬼敲门

    更新时间:2017-11-29 02:00:00本章字数:3091字

    此时的楚雪晴和关横正睡得香甜。

    钟表的指针依旧滴答作响。

    忽然间,一道惊雷打破了午夜的宁静,顿时风雨大作。楚雪晴被吵醒了,她下意识去搂身旁的关横,发现搂了个空,关横不见了!

    楚雪晴连忙起身,去拉床头灯,才知道屋内断电了,四周漆黑一片。只有天空划过闪电时,房间才会明亮一下。

    虽然闪电会带来光明,但也会带来惶恐。雷雨之夜,让人莫名心颤。

    “横儿!横儿!”楚雪晴穿着睡衣,连忙起身寻找关横。

    当楚雪晴来到客厅,借着偶尔闪过的雷光,才发现阳台有个小小的影子,正是儿子关横的身形。楚雪晴急忙跑过去一看究竟。

    果然是关横,楚雪晴长舒一口气。此时关横正盯着窗外,静静地看着。

    “横儿,你不睡觉,大半夜在这看什么呢?”楚雪晴关心地问道。

    关横没有说话,用手指着窗外的一处景致。

    楚雪晴顺着关横手指的方向望去,那里是小区花园的假山,山顶此时正被暴雨冲刷着,在路灯的投射下溅起连绵的水花,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窗外雨势渐大,强劲的阵风裹挟着雨水肆意横斜。

    “横儿,早些休息了,别着凉了。”楚雪晴说完,牵着关横回到了卧室,两人再次躺下,准备入睡。

    就在此时,天空又响起一个炸雷,周遭的一切再次被瞬间照亮,那假山的顶部的景致也顿时变得清楚。

    方才那座小区假山的顶部,原来是有人的!

    但是楚雪晴却看不到。那人长得肥肥胖胖,面容严肃,正是白日在学校门口卖糖葫芦的胖子,只是他手里的不再是那根插满糖葫芦的木桩,而是一个挂满白色纸条的金属长杖,像是一个死人幡。

    说来也奇怪,杖上那白色纸条竟然不受雨水影响,在风雨中散乱飘动。

    胖子面色沉重,静静地看着关横家所住的楼层,任凭风吹雨打,不动面容。

    楚雪晴拍着关横再次渐渐入睡。

    不知过了多久。

    “叮咚!叮咚!。。。。。。”门铃忽然响了起来。

    楚雪晴再次被吵醒,这次楚雪晴有些害怕。身体的触觉告诉她,关横正躺在自己的臂弯里,这让她很安心。

    楚雪晴睁开眼,看了看儿子。这才发现关横并没有入睡,他睁着可爱的眼睛正直直地盯着自己看。

    眼神虽然可爱,但在这漆黑的夜里总有点莫名诡异。

    楚雪晴心里有些奇怪:“换了以往,横儿早吓地钻进自己的怀里,嚎啕大哭了。怎么现在表现得如此镇定?难不成过个六岁生日,孩子就长大了?”

    “妈妈,门铃响了!”关横用稚嫩的声音提醒着楚雪晴。

    楚雪晴知道门铃响了,可是她不想理会,心想别人也许是按错了,她并不认为自己的朋友会在深夜按响自家的门铃。

    楚雪晴心想:再过一会儿,那人或许就走了。

    果然,门铃响了一会儿,不再继续响了。

    楚雪晴舒了一口气,把关横搂得更紧了些。关横也很自然地抱住了妈妈。

    正当楚雪晴神经放松的时候。

    “叮咚!叮咚!。。。。。。”门铃再次响了起来。

    “到底是什么人?”楚雪晴被这接连的状况弄得有些烦躁。

    门铃依然在响着。

    楚雪晴无奈,安抚关横不要乱动。自己起身来到了门前,透过猫眼看了看,却发现门外空无一人。

    “谁啊?你是不是按错门铃了!”楚雪晴隔着门大声说道。

    门铃声忽然止住了,楚雪晴等了一会儿,门外依然没有人应答。

    楚雪晴感觉是有什么人在搞恶作剧,心中实在不快。生气地说道:“无论是谁!再胡乱按我家门铃,我就报警了!”

    楚雪晴说完,舒了口气,转身准备回卧室。忽然发现眼前多了一个人影。伴着一闪而过的雷光,她知道这是关横。

    “你怎么出来了?赶紧回被窝里去。”楚雪晴一边说着,一边去牵关横的手。

    可就在此时。

    门铃再次响了起来:“叮咚,叮咚。。。。。。”

    这次楚雪晴有些害怕了,她不敢再去门口的猫眼看有没有人,也不敢大声呵斥门外是否有人搞恶作剧,她颤抖的双手掏出手机准备拨打110。

    可就在她准备按键的时候,关横说话了。

    “你们没有听到么?你们打扰我妈妈睡觉了!安静!”关横的声音很稚嫩,但声音却很严肃,有种莫名的威严在他的声音里。

    说来很是奇怪,就在关横说完这句话。世界突然安静了。风雨住了,门铃也不响了,屋内也忽然来了电,方才开起的灯纷纷亮了起来。

    楚雪晴被这一幕一时惊得手足无措,她不知道这发生的一切是不是巧合,也不知道关横口中的“你们”是指哪些人。

    楚雪晴一直盯着客厅的那扇门,心里想门后究竟是什么人。

    然而楚雪晴什么都看不到,即使这门打开了,她依然什么也看不到。但此时小区公园假山上的胖子却看得分明。

    在胖子的视线里:他看到一条数百人的队伍,这些人,有的人手里捧着一只小猫,有的人手里捧着一只小狗,有的人手里捧着一笼小鸟。

    这数百人的队伍,从楚雪晴的家门口,径直排到了小区的庭院里。他们脸色惨白,双目深邃,表情却十分恭敬。

    这些不知是人是鬼的邪祟,随着关横的一句“安静”,没有了任何进一步的动作。

    排在队伍前列的人,本来正准备按响门铃,也及时收住了手,一时不敢轻举妄动,所有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忽然假山上的胖子,面露怒色,他将手中的白幡一震,在假山顶重重地敲响。

    白幡发出一阵刺耳的声波迅速荡开,就像是一阵穿心的耳鸣在脑中响起。

    排队的人群听到这声波有些恐慌,当回头看到假山上的胖子时,脸上更是露出惊疑之色,连忙佝偻着身体,四散而去。

    这一夜,真的安静了。

    第二天,楚雪晴没有去上班,她给关横的幼儿园也请了假。一想到昨夜的怪事和那个算卦先生的话,楚雪晴的内心满满的不安。

    楚雪晴脱下了关横的衣服,在关横的后背上真的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图案。

    关横的后背出现了一个诡异的图腾,那图案像一团黑色的火焰,又像一个黑色的兵器,只是这图案明显是残缺的,并不完全。

    楚雪晴心道:“这图难道就是算卦先生所说的五股鬼纹?”

    本着唯物主义思想的指引,她认为这个算卦先生就是一个胡说八道的江湖骗子。可闻说自己的儿子活不过六岁,还有这莫名出现的图案,这让楚雪晴难以释怀。

    于是,楚雪晴特地请假带着关横去医院做个全方位立体式的检查。

    是的,让科学严谨的医学来证明这奇怪的一切再合适不过了。

    于是今日,楚雪晴特地再次请假,带着小关横去医院做个全方位立体式的检查。

    楚雪晴驾驶着汽车一路驶向医院,她时不时地从后视镜里看看坐在儿童座椅上的小关横。小关横则对着镜子里的母亲可爱地一笑。

    楚雪晴一看到小关横那稚嫩乖巧的脸,心中的不安和烦躁,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去医院的途中,楚雪晴随手打开了收音机,却听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消息。

    “今日,成华朝阳小区,发生了罕见的宠物死亡事件。今日凌晨,朝阳小区数百户居民所养的猫、狗、鸟等宠物全部离奇死亡。截至目前,宠物死因还没有明确的说法。但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人说:这是邪祟作怪,因为整片小区只有黑狗没有死。而在传统认知里,鬼都是怕黑狗血的。这些联想让小区的居民陷入了恐慌。本台将持续跟踪事件进展。”

    楚雪晴就是住在成华朝阳小区。

    她很快想到了昨夜的怪事。再加上这宠物的离奇死亡,她的内心又忐忑起来:“难不成真的是邪祟作怪?”

    楚雪晴虽然有这样的疑惑,但还是劝自己尽量不要往鬼神方面去想,她拍拍自己的脑袋,自言自语道:“楚雪晴,亏你还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怎么能相信鬼神邪说呢。我们要相信科学。科学就是带着我家横儿去医院好好做个检查。”

    小关横看着母亲在敲自己的头,连忙说道:“妈妈,你不要打自己的头了,打坏了。横儿会心疼的。”

    楚雪晴被小关横的话甜到了心里,连忙笑说道:“好好好,妈妈不打就是了。”

    说话间,楚雪晴带着关横来到了市中心医院。

    小关横在这家医院里,从皮肤到骨骼,从血液到骨髓,从生理到心理,反反复复地做了极其细致的检验,而检验的结果都是一样:小关横健康的不能再健康了。

    虽然不能查出小关横背后图纹的原因,但一切的数据表示小关横真的很健康。

    这个结论给了楚雪晴莫大的信心,对于算卦先生的话稍许不放在心上了。

    傍晚回到家中,楚雪晴又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家里养的花花草草居然离奇地枯死了。

    让人奇怪的是,楚雪晴家的门铃又一次在午夜被按响,而门外依然是空无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