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前传下:鬼纹冰剑

    更新时间:2017-11-30 02:15:43本章字数:3207字

    翌日,楚雪晴依然没有上班,她报了警,想查一下到底是谁在搞恶作剧。警察调取了所有监控录像,并没有发现可疑的人。

    而今日,朝阳小区里又有不少人家死了宠物。

    小区内公园的植物也出现了枯死之状。本是翠绿的树叶,一夜间变得枯黄。阵风拂过,黄叶飘舞,与夏日气候应有的景象颇为不符。

    一切的乱象让楚雪晴越来越不安。成华朝阳小区也笼罩在一片恐怖的疑云之中。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相信,小区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包括相信科学的楚雪晴也开始这样认为,她甚至隐约觉得这些都跟她家的小关横有着说不清楚的关系。

    小区里的业主自发地筹集了一些钱财,请来了颇负盛名的高人做法事,来为小区驱魔除邪。而且一请就是两个,一个和尚和一个道士。

    晚上,小区的业主汇聚到小区的公园里,在隔着不远的地方分别给和尚和道士安排了一处空地,方便他们开坛做法。

    夜晚,和尚和道士做法的地方与小区公园里的假山相隔并不远,之前出现过的胖子依然在假山上威严地站着,他安然地注视着小区的一切,看样子并没有人能发现他。

    和尚和道士各自埋头准备着法事,忽然好像被什么惊扰到了,都猛地抬了一下头。二人的眼神不约而同地落在了前来看热闹的小关横身上。

    和尚和道士彼此看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眼中露出惊疑的神色。

    也就是这一眼对视,和尚和道士在内心好像达成了某种默契,又好似达成了某种妥协。

    和尚和道士没有再继续准备法事了,铺陈一半的法坛也草草收了工。他们异口同声地说道:“这个小区,煞气太重,在下道行尚浅,实在无能为力。”说完便灰溜溜地走了,钱都没收。

    小区的业主听和尚和道士这样一说,更加恐慌起来。

    不知谁说了一句:“听到没?咱们小区煞气太重。现在死得是阿猫阿狗,不知道哪天就是死我们这些人了。”

    此话一出,人群顿时躁动起来,一时间议论纷纷。

    “妈妈,那些人好像都很怕我。”小关横看着走远的和尚和道士,抬起稚嫩的小脸疑惑地问向妈妈。

    “横儿,他们不是怕你,只是无能为力罢了。”楚雪晴轻抚着小关横的头发,轻声安慰着。

    小关横没有继续说话,因为他说的那些人不是指离开的和尚和道士,而是此时刚刚出现的十几个白面人。

    也许是忌惮那和尚和道士,这些白面人不住地回头看那和尚道士有没有走远。

    这些白面人,脸色惨白,嘴唇惨白,四肢惨白,浑身上下的肤色都是惨白的,唯独两只眼睛是深邃的红色,好像随时会流出血来。

    他们手里捧着动物,举过头顶,眼神恭敬地看着关横,好像是要向关横献礼。表情很恭敬,但恭敬里也透着明显的害怕。

    那些动物安静地沉睡在白面人的手掌中,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它们好像变得很轻,被白面人轻易地捧在空中,不见丝毫劳累。

    这些白面人的面貌体征与午夜到关横家敲门的人如出一辙。这些白面人,确切的说应该是白面亡魂,即死人的亡灵,亡灵们为何百般地向关横示好?

    小关横心中自然是不解的。

    没有人看得见这些白面亡魂,除了疑惑的小关横还有假山上的胖子。

    白面亡魂见小关横许久不理睬他们,忽然开始饥渴地看着小区的业主们,纷纷露出了满脸的贪婪之色,口角甚至流下了粘粘的口水。

    白面人看业主的眼神就像是狼在看着羊。

    可狼并没有吃羊,因为有护羊的人,这些白面亡魂时不时地看向假山顶端。

    假山顶上站着那个拄着死人幡的胖子,只见他单手立掌,口中念念有词。就像是一个得道高僧。

    小关横虽然只有六岁,但心智却迅速成长起来,好像被尘封的感识,陆续出现。尽管这些感识很模糊,隐约中小关横觉得,所有的人和物都应该惧怕自己,而自己拥有摧毁一切的力量。

    小关横还确定了一件事:“这些白面人妈妈是看不见的,那假山上的胖子妈妈也是看不见的。妈妈如果知道这些,肯定会担心。而自己不能让妈妈担心,更不能让妈妈害怕。”

    所以小关横一直没有跟妈妈讲他看到的,小关横之所以不讲,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根本不害怕!

    业主们还在议论着,口里念叨着大祸临头之类的担忧。

    楚雪晴也犯了愁,近日发生的种种实在超出了她地理解范畴,太多的不解和疑惑让她有些压抑。

    楚雪晴忽然想起日前校门口遇到的两个人。

    楚雪晴敢忙撩起小关横后背的衣物,发现小关横背后的图案果然比昨日多了一部分。这一切与日前那两个陌生人所说的很是相似。

    楚雪晴有些不知所措,难道自己的孩子真的会有不测。到了第五天后,这图案如果变得完整,小关横真得会死去么?

    楚雪晴忽然想起算卦先生给的信封,这信封中应该有什么解法才对。

    楚雪晴仿佛得到了一线希望,连忙从挎包里翻出信封,信封上之前的血迹早已干了。

    楚雪晴看了看眼前的小关横,又扫了一眼众人,低头准备拆开信封。

    小关横没有再看那些白面亡魂。而是转身面向假山上的胖子,此时那胖子也正远远地看着小关横。

    两人好像潜意识里都知道对方不简单,都在极力地从对方的眼神中探测些什么出来。

    两人彼此对视着,小关横一时忘记了身后的妈妈。而这短暂的忘记却变成了关横十数年的思念。

    因为等小关横想起妈妈而回头寻找时,才发现妈妈不见了!

    拆开信封的楚雪晴忽然神秘地失踪了!就像她从未来过这世上一般,消失地毫无征兆,消失地无声无息。

    小关横变得有些焦急了,他大声喊着,叫着。但仍然看不到妈妈的影子,也听不到妈妈的声音。

    周围好心的小区居民也连忙帮着找寻,可依然不见踪迹。知道楚雪晴电话的,也无法拨通。

    “难道是小区里的邪祟作怪,妖邪终于开始害人了?”

    “是啊,刚刚的和尚和道长还在说咱们小区里煞气重。这么短短的一会功夫,就没了一个大活人。”

    小区的人只觉身后发凉,本就恐慌的氛围,更加恐慌。

    小关横想哭,却不知怎么流下眼泪,他的视线忽然看向了那些常人看不见的白面亡魂,小关横准备向他们求助,问他们有没有见到自己的妈妈。

    小关横这样想着,开始向他们走去。

    随着小关横靠近那些白面亡魂,那些白面亡魂的血红眼神里迸发出无尽的喜色。他们显得更加恭敬或者虔诚。

    可小关横没走一半的路,就被一个庞大的身躯挡住了去路。这个人手持一根白幡,挺着圆滚滚的肚子,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他。

    此人正是刚才假山上的胖子,不知用什么身法,在顷刻之间出现在关横的面前。

    小关横并不想理会他,关横准备绕开眼前这胖子。

    此时胖子却将一个手机递给了小关横,说道:“小关横,这是你妈妈的电话。”

    小关横闻说是妈妈的电话,半信半疑,但还是连忙接过了手机。

    “喂?是横儿么?”电话的那头传来楚雪晴的声音。

    “妈妈,你在哪呢?横儿找不到你了!”小关横一听果然是妈妈的声音,着急地问道。

    “横儿乖,妈妈有事要去很远的地方。你以后就跟眼前的师傅学本领,你要变得强大起来,只有强大起来你才能掌握自己的人生。”

    “横儿不学本领,横儿只要妈妈!”

    “横儿听话,原谅妈妈暂时不能陪你了,以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楚雪晴说完挂断了电话,声音里满是哭腔和不舍。

    一切来得太突然,让人猝不及防。

    小关横还在纠结那手机为什么忽然没有了妈妈的声音。

    此时胖子开口说了话:“小关横,你生来就不是弱者,你要变得强大,为了战胜你自己!你如果能成为一名大梦师,或许就可以再次见到你的妈妈了。”胖子说完,表情显得很严肃。

    小关横手里拿着电话,听着胖子讲着莫名其妙的话。他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知何去何从。

    而就在此时,从胖子身后,走出一人,此人一身黑色装束,半张脸藏在黑色的口罩之下,一头银色短发夺人眼目。他背着手,显得神秘而庄重。

    他就是前些日子楚雪晴遇到的算卦先生。

    算卦先生,依然背着手,缓步走到小关横面前。小关横被黑衣人吸引了注意力,静静地看着他。

    算卦先生没有说话,他注视着小关横稚嫩的脸,眼睛里满是复杂的神色,但这复杂里又似乎透着关切之心。

    忽然,算卦先生抬起一直藏在背后的手,再定睛看时,他手里不知何时握着一把银色的长剑。

    这长剑通体晶莹,冒着白色的寒气,明眼一看,这就是一把冰做的剑。

    这确实是一把冰剑。

    算卦先生的眼神中方才还是温情,忽然间变得凌厉和决绝。

    手起剑落,一身黑衣的算卦先生,将冰剑刺入了小关横的胸膛。

    鲜血顺着冰剑滴答流淌着,伤口处冒出团团的白色气体,不知是冰剑的寒气还是血液的热气。

    小关横闷哼一声,随即不省人事。

    他背后的五股鬼纹渐渐地消失不见。

    一切恍如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