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十三年后大梦师

    更新时间:2017-12-01 02:00:30本章字数:3252字

    斗转星移,物事变幻。

    十三载春秋,弹指飘过,当年的人也已换了模样,也换了地方。

    关横自十三年前,被冰剑刺入胸膛,便失去了六岁前的所有记忆。现在的他只知道,自己是被养父刘大收养。

    而刘大则是十三年的胖子。昔日的胖子唇上长了浅浅的胡须,面容稍显富态温和,不似以往那般严肃。

    关横的生活与常人无异,没有人知道关横胸前插着一把冰剑,也看不到这把冰剑,包括关横自己也不知道,也看不见,也摸不着。

    但是关横知道自己有种怪病,就是在很偶尔的时候,身体会凝结成冰,变成冰体,一个冰人。但过段时间,关横的身体又会恢复成正常人的状态。好在这种病没有再人前犯过。所以没有人知道关横在某个时刻会变成冰人。

    刘大告诉关横这是一种很偶尔才会犯的病,让他不必在意,关横也渐渐地并不在意。

    刘大一直给关横强调一件事,那就是他姓关,他需要变成一名大梦师,这样才有个能力见到自己的爸爸和妈妈。这也是关横十数年来为之奋斗的事。

    十三年后的关横,已经十九了。生得俊朗潇洒,坚毅的眼神中透着些许温柔。周身白净,一张俊秀的脸庞让人百看不厌,颇有好感。他看上去斯文儒雅,却有着勇武强实的身躯。

    关横和刘大两人住在成都宽窄巷子里的一品伞宅。

    一品伞宅保留着复古的建筑风格,木门木宅,一块黑色门匾金笔写着“一品伞宅”四个字。

    一品伞宅的屋舍里,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纸伞和字画,颇有典雅风韵和书香之气,这与一品伞宅的主人胖子的气质实在不搭。

    但就是这个其貌不扬的胖子,却有着异于常人的本领。

    他是玄门中极富神秘色彩的大梦师。

    因为大梦师人丁极少,罕有人见,不像茅山门徒那般兴旺。

    大梦师,能与地府阴差沟通,辅助阴间使者勾人魂魄,将人间亡者的魂魄顺利地引入地府。此外,他们还有斩杀怨灵凶煞的本事。

    但无论是勾魂还是除鬼,大梦师都是靠制造梦境和幻境来实现的,所以也有人叫他们织梦者。

    十三年间,关横白日除了上学,晚上就是向胖子刘大学习大梦师的本领。关横在人前人后都要喊胖子一声师父。

    时光荏苒,转眼十三年过去了。

    一日午后,刘大在客厅内向关横问话。

    “横儿,你跟我也有十三载了。你白日在学校求学,夜晚随我学习本领,本就辛苦,就是这样你居然还考上了大学,为师真的为你骄傲。”刘大舔着肚子欣慰地说道。

    “谢谢师父夸奖,我也为自己感到骄傲!”关横俏皮地说道。

    “臭小子,你脸皮倒是蛮厚。你替为师完成了多年未达成的心愿。”胖子刘大感叹道。

    “什么心愿?”关横好奇地问道。

    “为师本是举人之后,本应该满腹学问才无愧祖上。可无奈小学都没毕业,一直梦想着上所大学,遗憾不能如愿。你很争气,居然考上了为师梦寐以求得川蓉师大,帮着为师圆了求学之梦。”刘大感慨地说道。

    “师夫,你少打几盘游戏,也能考上。”关横再一次颇俏皮地说道。

    “为师就这点业余爱好了,不然生活多么无聊。说吧,你想要什么礼物?作为你考上大学的礼物。”刘大认真地说道。

    “礼物?那我可说了!师父你什么时候可以给我法器,让我做一名真正的大梦师呢?”关横连忙问道。

    “你想要法器?”刘大一挑眉反问道。

    “是的,师父您又不是不知道,没有法器作为媒介,我什么本领都施展不出,怎么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大梦师呢。这么多年我都师借您的镇魂幡练习,都没有自己的法器。”关横遗憾地说道。

    镇魂幡,就是胖子刘大当年在小区假山上时,手里的白色长杖,长杖上面裹满了白色纸条,有点像个死人幡,叫做镇魂幡,是胖子刘大的法器。

    “你说的也在理,但是大梦师的法器要自己寻,不是靠谁来赠与的。”刘大说道。

    “怎么寻?去哪寻?”关横问道。

    “这要看机缘,通常情况下都是法器选择大梦师,我们大梦师只是被动地接受。你去“梦色锦里”吧,那个小镇被人称为法器之乡。”刘大回答道。

    “被动的接受?我要是被个平底锅什么的选中了,那岂不是要拿个平底锅做法器?”关横没有追问“梦色锦里”,而是对“被动”一词颇感疑虑。

    “不排除这个可能,如果真的是个平底锅法器选中了你,你也只好认命了。你当为师喜欢打个白幡做法器么,谁让为师被它选中了呢。”

    “好吧,徒儿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关横小心翼翼地问道。

    “说。”刘大说道。

    “我如果被法器选中,是不是就代表我真正地成为了一名大梦师?是不是就代表我的本领已经学成了?那我是不是就可以找自己的父母了?”关横问道,眼神中有些激动。

    “那得等你真正成了大梦师后才知道。”刘大很含糊地回答了关横。

    关横听到这个有些失落,按以往的经验,知道问下去,刘大也不会告诉自己什么。

    “对了,还有一事。”刘大忽然深沉地说道。

    “什么事?”关横问道。

    “为师,要外出办些事,短期内回不来。这段时间一品伞宅你要好好经营。”

    关横没说话,刘大经常性地外出办事,他并不奇怪。

    此时,关横想的是,赶紧去那梦色锦里。关横其实知道梦色锦里的所在,就在成都的锦官城内。

    关横想在暑假期间,尽快寻找属于自己的法器。

    刘大忽然顿了顿接着说道:“为师还要提醒你一句,梦色锦里是法器之乡,但也是一个鬼镇!”

    刘大在说到鬼镇二字时,语气提得很重,但没有向关横解释梦色锦里具体是个怎样的鬼镇。

    “我们大梦师从不怕鬼。”关横说道,并没有畏惧的神色。

    “你跟我学本领,可有什么目标?”刘大突然严肃地问道。

    “学成之后,希望能见到我的父母!这就是我的目标。”关横非常坚定的说道。

    “那么什么才叫学成?”刘大并不意外,接着又问道。

    “成为一名真正的大梦师!”关横说道。

    “呵呵,你还差的远!”刘大笑了笑,说道。

    刘大说完,躺在了靠椅之上,拿出手机玩起了游戏,不再理会关横。而关横也不再向刘大问询什么。

    关横不知道自己还差在哪里,十三年来,他十分用心地学习刘大所教的本领,自问已将刘大所教的本领烂熟于心。

    而现在他认为只差一个属于自己的法器!

    第二天,刘大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了,没人知道他什么时候出的门么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十三年来,刘大总是很诡异地消失几天,关横早已见怪不怪。

    关横将屋舍伞架上的纸伞细心收拾了一遍。

    纸伞工艺是刘大祖上传下的,关于做伞的书籍有着满满一书架,但刘大对这些祖上的副业并不感兴趣。

    倒是关横对这些伞很是着迷,不知为何他觉得伞可以让他心里平静。他学了书架上所有关于制伞的书籍,看了所有关于伞的故事,也开始试着制作各种类型的纸伞。

    也正因为此,关横与伞结下了不解之缘。

    关横不停地做伞,慢慢的一品伞宅内的纸伞越来越多,刘大见关横的伞还有几分商业价值,于是以一品伞宅的名字开起了伞店。

    没想到,一品伞宅的生意着实不错,刘大和关横收入颇丰,刘大渐渐过上了吃饭、打游戏、睡觉的生活。而关横则成为全成都最年轻的伞匠,颇有名气。

    宽窄巷子在关横学艺的这十三年来,渐渐成为成都的一个观光胜地,全国各地来成都的游客都要到宽窄巷子领略一番。

    而一品伞宅则是宽窄巷子中唯一个以卖纸伞为营生的商店,并且成了一个标志性的建筑。

    时值高考结束的假期,师父刘大又走了,关横一边打理着一品伞宅,一边想着什么时候去一趟锦官城。

    一日清晨,伴着清脆的敲门声,一个悦耳的女子声音传入关横耳中。

    “关哥哥!”。

    关横一听声音便知是谁,连忙去开了门。

    “叶静,这么早,你怎么来了?”关横开门见一个妙龄少女站在眼前。

    叶静是关横的同班同学,梳着马尾辫,净美的脸庞一笑便露出两个甜美的酒窝,很是可爱。一身粉装,映衬着窈窕身姿,经常引来路人的侧目。

    “我怎么就不能来了?”叶静笑问道。

    “能来,能来!”关横浅浅一笑说道。关横虽然一身黑色装束略显严肃,但脸颊俊美而洁净,上午的阳光斜照在他充满笑意的脸上,给人一种温暖而舒服的感觉。

    “关哥哥,高考都结束了,这么长的暑假不能浪费呀,你今天不要卖伞了,陪我出去玩玩好吧?”叶静睁着大大的眼睛等待关横的回答。

    “去哪里玩?”关横问道。

    “去锦官城。”叶静很快地说出了心中所想。

    听到锦官城这几个字时,关横心头一颤。

    因为梦色锦里的入口便是在锦官城。梦色锦里是修玄人寻找法器的圣地,但也是充斥鬼魅的凶险之地。

    “为什么去那里呢?”关横问道。

    “我想去那里买些东西,我想关哥哥陪我去,好不好。”叶静说道。

    “好吧。”关横想到正好去那里探探究竟,于是很快答应了。

    叶静见关横答应,眯眼一笑,尽显妩媚。

    但眼睛里又闪过一丝难以洞察的奇怪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