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手指粉笔

    更新时间:2017-12-18 23:43:59本章字数:2065字

    叶静声音忽然变得有些吞吐,答道:“我,我的目的跟你不一样。我,我是要去鬼王冢。”

    关横并不知道鬼王冢是什么地方,此时老婆婆的声音再次响起:“鬼王冢?看来小姑娘你的心还挺大。好了,不多说别的了,你们考虑好进门了么?”

    关横和叶静彼此对视了一眼,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两人彼此微微点头,准备去推眼前的门,继续下面的探索。

    随着吱的一声,门开了。

    两人所见是一个空旷的房间,并没有见到混沌之雾,想来不是幻境。

    关横二人向前走了几步,随着“哐当”一声,身后的门忽然关上了。关横随即向后看去,发现之前的那道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堵白色的墙。

    而在白色的墙体里有一个向里凹的神龛,里面供奉着一个木牌,木牌上写着“天地师君亲”几个字。

    木牌前的香炉里插了一根香,看来时刚刚点上的。

    “之前那前辈说,要坚持一炷香的时间,指的就是这根香吧?”叶静轻声问向关横。

    关横默默点了点头,也轻声回答道:“应该是。”

    两个人之所以轻声说话,因为他们现在身处一间教室。

    关横和叶静站在教室的最后面,前面是端坐于椅子上的学生。所有的学生听得很认真,不曾有任何人回头看向关横他们二人。

    关横回身不再看神龛,而是开始观察这间教室。

    而就在这时,屋顶传来嗡嗡的声音,那是风扇旋转发出的声响。只见风扇不紧不慢地在教室顶上旋转着,不时闪动着恍惚的影子。

    在教室的正前方立着用于教学的黑板,不过不应说是黑板,确切的说应该是白板。因为那块用于写字教学的板子不是黑色的而是煞白的白色,有点像白色的宣纸。

    白板上贴着一道横幅,黑布白字写着“学而时习之,温故而知新”十个字。

    白板前是一张黄木讲桌,桌子上放着盛粉笔的盒子。桌前是一个带着老花镜的白发老师,应该就是这间教室的授课老师。

    白发老师手里拿着教棍,神情颇为严厉。他抬眼看了一眼教室末端的关横和叶静,说道:“新来的同学在后面找位子坐。”

    关横和叶静知道白发老婆说的是他们二人,于是连忙找了位子相邻坐下。

    “关哥哥,这老师的声音不就是之前那个小女孩的声音么?”叶静问道。

    “看来这个老师就是那个织幻人,她们是同一个人。”关横轻声说道。

    二人没有过多交流,继续观察教室的动态。

    教室里的学生有些奇怪,他们的体征五官与常人无异,只是大多是中年人,甚至还有头发花白的老年人。这些学生脸色煞白,就像那墙上的白板那样煞白,看着让人有些不舒服。

    关横和叶静则成为了这间教室留唯一的一对青年人。

    手持教棍的白发老师,忽然严肃地说道:“我们鼓掌欢迎两位新同学的到来。”

    伴着一阵掌声,关横和叶静受到了教室所有人的欢迎。这让关横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当看到这些中年同学的煞白脸庞时,关横和叶静心中暗道:“他们到底是人还是鬼?”

    “好了!我们现在开始上课!”白发老师手持教棍猛地敲了一下讲桌,正声说道。

    整个教室顿时雅雀无声。

    白发老师从粉笔盒里拿了一根粉笔,在白板上开始写字,粉笔与白板生硬地摩擦着,发出刺耳的声音,最后写下一句话:“人生最可耻的是什么?”

    这几个字是鲜艳的红色,还透着丝丝的湿润,在白板的反衬下格外醒目。

    “关哥哥,为什么老师拿的是白色粉笔,写出来的却是红色的字?”叶静悄悄地问向关横。

    关横脸上并没有奇怪的神色,他冷静地向叶静说道,“那不是粉笔。”

    “不是粉笔?那是什么?”叶静疑惑地问道。

    “是人的手指。”关横沉静地答道。此时关横的脑子里满是如何对付这个白发老师。

    按之前白发老师所说,只要在这坚持一炷香的时间,就能等到接他们去梦色锦里的车。可目前看来,好像坐在这里并不如何艰难。

    但关横相信一切不会像单纯地坐在这里那样简单,他时刻警惕着这个白发老师将如何出招。

    关横思索着,没时间想眼下可怕的事物。

    倒是叶静得知那粉笔是人的手指时,吓得一哆嗦,伸手紧紧地挽住了关横的胳膊,恨不得将头扎到关横的怀里。

    叶静用眼睛的一点余光看向白发老师手里的粉笔。

    那粉笔果然是一根人的手指,手指断开的一截还冒着殷红的鲜血。细看之下还能隐约看到白粉笔有手指关节的纹理。

    难怪白发老师写字的时候会发出刺耳的声音,想来那是手指里的骨头与白板摩擦的声音。

    想到粉笔盒都是一截一截的手指,叶静只觉头皮有些发麻,就像有人拿着她的手指写字一般。

    叶静忽然变得像只受惊的小鸟,躲在关横的庇护下,不再说话。

    白发老师写完字,转过身来,环顾四周,推了推老花镜。重复了白板上的那句话,朗声问道“人生最可耻的是什么?”

    问完,白发老师等待着同学来应答。

    此时所有同学都将头埋了起来,手里还不停发着抖,好像很惧怕回答问题。一时间没有一个人愿意回答老师的问题。

    白发老师摇了摇头,索性将教棍指向了坐在前排的一个中年妇女,以命令的口吻说道:“你来答!”

    妇女颤颤巍巍地站起了身,犹豫了半天,吞吞吐吐地答道:“人生,最,最可耻,的是浪费!”

    “回答错误!伸出手来!”白发老师严厉地说道。

    中年妇女颤巍巍地将手伸了出来。

    白发老师说完,直接挥动教棍打向中年妇女张开的手掌。

    那根细长的教棍看似是根木棍,却锋利得像把刀子。只见白发老师手起棍落,随着一声惨叫,中年妇女的手掌被齐齐打断,散乱的手指掉了一地。

    白发老师走到中年妇女身边,俯身捡起一根根手指,随手将其丢进了讲桌上的粉笔盒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