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血色答题

    更新时间:2018-03-16 02:19:59本章字数:2101字

    叶静看到这恶心的一幕险些没吐出来,自从来到这梦色锦里经历这些试练,遇到了太多见之欲吐的情景。

    关横很自然的用手护着叶静的头,轻声道:“看来这锦里的梦色试练,就是比谁更恶心。”

    关横是想逗叶静笑,叶静却实在没有笑的心情。反而诧异为何关横一直都不是很怕的样子。印象里关横对于这些鬼怪或者恶心的场景好像有天生的免疫力一样。

    中年妇女看着自己不断冒血的手掌,痛苦地呻吟着。白发老师继续说道:“只是掉了几根手指,不要大哭小叫的。再给你一次机会回答,人生最可耻的是什么?”

    中年妇女浑身打着哆嗦,始终没有说出一句话。

    白发老师等了一会儿,有些不耐烦。摇了摇头,再次手起棍落。这次是中年妇女的头颅便被削落在地。

    中年妇女的头滚落到地,但身体还站在原地。没了头的脖子,喷出一道血柱,洒了周围同学一身。

    白发老师挥动教棍的速度不是很快,看样子也不是很用力。但就是这看似无力的一棍,竟像砍瓜切菜一般,轻易打掉了一个人的头颅。

    一切来得太突然,也让关横始料未及,心想:“怪不得没有人愿意回答问题。”

    白发老师并没有停止的意思,她抬起教棍指向了一个白发老头,又说道:“你来答!”

    白发老头思索片刻,自信地答道:“人生最可耻的是贪婪!”

    “回答错误!”

    白发老师说完,再一次手起棍落,这次教棍是从白发老头的天灵盖上直直地砸下,教棍犹如一把锋利的刀,硬生生把白发老头从上到下劈成了两半,就像切瓜一样。

    内脏、肠道混杂着鲜血流满了一地。

    瞬时间,整个教室弥漫了一股令人窒息的血腥之气,和观之作呕的恶心场面。

    白发老师对于回答错误的同学,惩罚手段之狠辣,让人毛骨悚然。

    叶静攥着关横臂膀的手也冒出了汗。她觉得眼前的白发老师比苦无餐厅遇到的尸鬼还要可怕。这种血淋淋的场面让她备受煎熬。因为每一个死去的同学,感觉都是活生生的人,看着活生生的人死,感觉比看着凶恶的鬼死更可怕。

    叶静埋着头,不愿意再目睹这血腥的屠杀。

    关横想在这闭目的黑暗中慢慢熬过一炷香的时间。

    叶静闭上了双眼,扎在了关横怀里。而就在这时,叶静的耳畔忽然响起一个声音:“新来的女同学,你来答!”

    叶静闻声,一哆嗦。抬眼看去发现白发老师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旁。

    关横和叶静本来坐在教室的后排,白发老师的出现,就像是一个鬼魅瞬移到了跟前一般。

    叶静一时不知所措,握着关横的手更加紧了。关横用手轻轻安抚着叶静的手,双手接触,叶静心安不少。

    “老师,这个可以代答么?”关横忽然起身,为叶静解围。

    白发老师手持教棍,上下打量了一下关横,笑眯眯地说道:“当然,只要你不怕答错。”说完,白发老师举起了教棍在自己的掌心随意敲打着,等待关横的答案。

    叶静抬起头,紧张地看着关横。

    关横冲着叶静点了点头,示意她不要担心。

    关横接着胸有成竹地答道:“人生最可耻的是,忘记!”

    这时白发老师已经抬起了教棍,准备施展她残忍的惩罚。

    关横答完后,一时间,教室鸦雀无声,其他同学想看着关横如何死法。

    可白发老师听了关横答案后,抬起的教棍最终放了下去,她满意地点了点头,问道:“你为什么说是忘记?”

    “其实,我是猜的。”关横答道。

    “哦,告诉我你怎么猜的?”白发老师一边饶有兴趣地问着,一边慢步走回了讲台上,看着站立的关横。

    此时叶静和其他学生都有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关横。

    “老师,您这个问题本没有固定的答案,毕竟人生可耻的事太多了,在一定的条件下,任何的卑鄙的事都可以说是最可耻的。而这个问题的关键所在是,我们的答案能不能触碰到老师的内心世界。”关横说道。

    “有点意思,那你是怎么判断“忘记”就能触碰到我的内心呢?”白发老师一边点头一边问道。

    “之前的战争幻境是那么真实,每一个流血的画面都那么清晰,说明你一直没有忘记这段痛苦的历史,而且记得十分清楚;您白板上有“学而时习之,温故而知新”这句古语,本来也是提醒人们时常复习以往的事情,以免忘记知识。历史也一样,需要市场回顾才不会忘记。”关横说完,顿了顿。

    白发老师说道:“不要停,继续讲。”

    关横接着说道:“这个教室里没有青年人,不少人是跟您一样是老年人,或者是您下一辈的中年人。我没猜错的话,这些人并不是人类,而是未转世的游魂。我猜测他们跟您一样经历过相同的战争,或者生活在靠近这段历史的年代。而他们生前或许做了一些关于“忘记”的事,让您深恶痛绝。例如贩卖国家情报,忘了国耻。例如崇洋媚外贪图享乐,忘了先辈是如何打下的太平江山的。所以老师在惩罚他们的时候,毫不留情。”

    关横的这席话,猜测的成分很大,看似有理,但经不起严密的推敲。一切都是他凭着想象在那胡乱猜测,他的初衷只是为了保护叶静。

    但是关横却猜对了。

    “没想到大梦师的徒弟,还是挺有头脑的。”白发老师欣慰一笑,点了点头。

    “那我们这一关算不算过了?可以提前上车了?”关横问道。

    “上车?时间还早,一炷香的时间还没到呢。”白发老师说道。

    “那我怎么才能知道,时间到了你会不会放我们走呢?”关横又问道。

    “你现在除了选择相信我,还有别的选择么?小朋友你放心,我们做老师的从来不食言的。”白发老师答到。

    关横听白发老师如此讲,心想:“不妙,继续在这呆下去,这白发老师估计还要发什么狠招。”

    关横感觉白发老师是个讲些许道理的人,于是急中生智,再一次问道。“那些人答错了有罚,那我答对了可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