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囚徒般的乘客

    更新时间:2018-03-22 01:26:09本章字数:2128字

    “看来这地铁冥号线的始发站要发车了。”叶静一边看着,一边有些紧张地说道。

    关横没做回答,只是静静地看着。

    那阵汽笛声一结束,紧接着响起“咔嚓,咔嚓,咔嚓”的节奏声,那是火车车轮转动的声音。

    眼看着车轨隧道的一端驶来一列火车,渐渐靠近关横二人所坐的长椅。

    借着昏黄的灯光,可以隐约看到这是一个十分古旧的火车,它行驶的速度很是缓慢,看不出车身是什么颜色,车顶圆形的烟囱上冒出的阵阵浓烟若隐若现。

    “没想到这地铁居然是烧煤的蒸汽火车。”关横自言自语道。

    “关哥哥,你看。”叶静指了一下火车的底部。

    随着叶静手指的方向,关横把视线从火车的烟囱上方移到了火车的下方。一看之下关横也是面露疑惑和惊讶。

    原来这个火车没有车轮。

    这列火车所有的车厢都在铁轨半尺以上的地方悬浮着。

    可令人奇怪的是,既然没有车轮,哪来“咔嚓、咔嚓”的车轮响声呢,那声音应该是火车车轮转动的声音才对。

    关横半开玩笑地说道:“没想到,这么落后的火车居然是悬浮式列车,还真是先进啊,真是想不通烧煤的蒸汽机车是怎么做到悬浮的。”

    “玄灵之界,不该拿科学进行判断的。”叶静说道。

    关横听完也赞同地点了点头。

    “呜。”又是一阵汽笛声,火车驶到了关横二人面前。

    “吱”紧接着一阵长且刺耳的刹车声,列车停止了前进。

    关横的目光始终盯着列车的底盘,底盘之下的车轨看得很清楚。车轨和列车底部之间还有相当大的一段空隙,可以从容地躺下一个人,

    关横正自盯着发呆,“砰”的一声。一道面向关横和叶静的门打开了,车厢里没有其他人。

    关横和叶静向车内的空间看去,只见里面空无一人。

    “看来这火车还是一个无人驾驶的智能火车。”关横忽然打趣地说道。

    叶静却没有感到一丝的好笑,因为她此时的心情全在她干妈那里。叶静可以清楚地感应到干妈的气息,却始终不见她的人影,这始发站驶出的火车内也不见她的人影。

    叶静心有疑惑地四处观察,还是找不到任何有人的迹象。

    “还是先上车吧。你的干妈既然说等你,应该就会等你的。也有可能是在下一站出站的地方等你。”关横看出了叶静的心思,于是说道。

    叶静听关横如此说,也表示赞同。于是在关横的搀扶下,两人先后上了火车。

    关横和叶静直接找了靠近门口的座位坐下,然后开始细致地四下打量。

    这车厢里没有扶手,两侧靠近车窗的位置各有一道单排长椅,长椅短小而局促,人坐在上面并不舒服。却为车厢中间留下了很大的空地。

    关横和叶静就坐在这窄且长地座椅上,因为没有扶手,叶静习惯性地抱住了关横的胳膊。

    关横看看叶静,两人相视一笑,叶静面露腼腆。

    “快点!快点!地铁要启动了。”伴着一阵大声催促,火车又上了一人。他身着黑色西装,一副瘦高模样,脸上长着络腮胡。再见他手里牵着一根粗粗的黑色铁链,而铁链直接延伸到火车门外。

    瘦高模样的西装男,见车厢里还坐着关横和叶静,也并不觉得如何奇怪。只是多看了关横一眼,看神色像是在奇怪为什么一个毫无玄压的人会在这列车上。

    瘦高男没有继续观察关横,他提着铁链,向车厢内部又多走了一段路,同时使劲拽了拽手中的铁链。

    随着铁链和列车咣啷的摩擦碰撞声,火车上又陆续上了十几个人,这些人神情木讷,皆闭着眼睛。他们每个人的双手都被手铐拷在在同一条铁链上,正是瘦高男手持的那根铁链。

    这些人有点像一个个待进监狱的囚徒。又像串在一条绳上的蚂蚱,而那条铁链就是那根绳子。

    十几个人陆续向火车上走着。

    终于,拿着铁链末端的人也上了车,他也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却是一副矮胖模样。与之前的瘦高男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伴着矮胖男的上车,所有人上车完毕。

    “欢迎乘坐地铁冥号线,下一站锦里站,请各位坐好,列车即将发车。”随着一阵温柔的播报声,火车启动了。

    接着“咔嚓、咔嚓”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声音像极了车轮滚动的声音,可关横知道这并不是车轮声,因为这个列车根本没有轮子。

    关横内心虽然奇怪,但是目光和心思马上落地了眼前刚刚上车的人身上。

    这些囚徒模样的人,没有坐下,全部直挺挺地站在车厢中间,排成一列笔直地队伍,一动不动。

    瘦高男子和矮胖男子,则坐到了关横和叶静对面的长椅上,两人手里还各拿着铁链的一端。

    矮胖男子,由于身躯太过肥胖,臀部坐不满那狭长局促的座椅,一直在调整着姿势。他一边调整着,一边打量着关横和叶静。

    “你们两个是去锦里的?”矮胖男子向着关横二人突然问道,语气里一点也不显生分。

    “是的。”关横点了点头,说道。

    “马哥,你说这小伙子半点玄压都没有,怎么来的这锦里三关啊?”矮胖男子问向身旁不远处的瘦高男子。

    “确实奇怪。这小姑娘多少还有些玄压。这男娃娃竟是丁点都没有。不过,也许他是个世外高人,有意收敛了玄压也说不定。”瘦高的西装男子说道。

    两人把自己的内心所想毫不掩饰地说出来,也不管关横和叶静是否爱听,

    好在这两个人说得倒也客观,关横也没觉得有什么不中听的。

    “也对,玄压是可以控制的,高手一般都会把自己的玄压调的跟常人差不多。不过调到玄压为零的还真是没见过。”矮胖男子说道。

    “过分的低调就是一种骄傲,这小伙子或许是个很傲的人。要知道,世界上根本不存在玄压为零的人,就是刚出生的婴儿都有几分玄力。”矮胖男子接着说道。

    关横的注意力并没有在这两个西装男子的谈话内容上,关于自己玄压为零的事,他已经见怪不怪了。

    他感兴趣的是,这些被拷在铁链上的人。

    只见他们脸色煞白,浑身散发着阴冷之气,应该是已死的亡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