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焚魂炉

    更新时间:2018-03-26 13:04:13本章字数:2150字

    瘦高男的工作就是:用铡刀切割这些亡魂的身体。并把这些亡魂的碎尸块铲进那个火炉中。

    “这个控制室有玄秘,它会实化这些亡魂的身体,让他们变得有血有肉。”关横一边看着控制室内的情形,一边说道。

    叶静没有第一时间响应关横的言语。控制室新飘出的恶臭让人有些窒息,叶静连忙又打开了附近的车窗,将头探向窗边。

    随着窗户的打开。

    清冷的风迅速涌进了车厢,稀释了腐臭的味道,也吹起了叶静的发丝。

    火车行进的速度不高,所以风速也不大,进窗的风虽然阴冷,但格外令人清爽。

    亡魂们似被人控制了一般,一个接一个地走进控制室,成为铡刀下血肉模糊的碎块。

    “关哥哥,你刚才说这亡魂在这控制室会实体化?”叶静问道。叶静也早看出这些人是亡魂。

    “是的,这些亡魂都在接受惩罚,他们虽然没有惨叫,但在那铡刀地下都体会极大的痛苦。而那个瘦高男子和那个矮胖男子其实都是阴差。”

    "阴差?"叶静脸上露出诧异的表情,随即又看向了队伍末端的那个中年女子。

    关横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叶静好像非常在乎亡魂队伍末端的那个一身素衣的中年女子。关横和叶静没有在控制室多加逗留,再次穿过车厢,回到矮胖男子的对面的长椅上坐下。

    叶静问道:“关哥哥,为什么他们对这些已死之人的亡魂如此残忍?”

    叶静的问题一提出,没等关横回答,坐在对面的矮胖男子却先开了口:“残忍?小妹妹,你可知道这些亡魂生前都做过什么恶事么。铡刀斩魂、火炉焚身只是对他们人间作恶的惩罚。”

    矮胖男子的话应证了关横之前的说法。而关横为何会知道这些,叶静并没过问。

    “你凭什么说他们生前作恶?”叶静问道。说话的语气有些激动,一边说着话,眼睛的余光一边看向了那个中年女子。

    关横从叶静的这些细节动作上,十分确定这个中年女子与叶静有着某种关系。但为何叶静一直不提,关横并不清楚。

    但叶静不提,关横也不问。

    矮胖男子指了指车头位置的控制室,继续说道:“刚刚进去的中年壮汉,生前是一个黑市社会的头目,生前杀人全家,图财害命的事可没少干。在他的刀枪下,断胳膊断腿的人不计其数。然而当地政府却一直未抓住他的证据,任他逍遥法外。如今下了阴司,自然尝到恶报。你还觉得我们残忍么?”

    关横和叶静大概明白这列火车的控制室其实也是一个行刑场。

    叶静也从侧面也知道了这个矮胖男子和那个瘦高男子的身份,他们确实都是阴差,负责阴曹地府的差事。

    “这位大哥,有件事我不明白,亡魂都是精神能量的聚合,本是空虚无的存在。为什么他们受到伤害也会喷溅鲜血,就像一个活生生的人?”叶静忽然想起关横之前的话,于是问道。

    “谁说亡魂不流血的?你是电视看多了吧,亏你们还是修玄人士。要知道世间万物都是能量的聚合,都是有生命的,亡魂也有生命,被砍了,被斩了流些鲜血也是正常。”矮胖男子回答道。

    听完此语,关横和叶静倍感诧异。

    一直以来,关横都认为阴鬼魂魄作为人死后的精神能量聚合,是无血无肉的。就像之前在那白发老师的教室内,关横判断那些学生是被织造出来的幻像,一个重要的依据就是关横认为亡魂鬼魄是空虚的,不会流血,不会因为疼痛而惨叫。

    矮胖男子轻描淡写的几句话,打破了关横多年来固有的认知。虽然矮胖男子并没有提供证据来证明他的话。

    但一个阴差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欺骗自己。

    叶静更是目露惊叹。按照矮胖男子的说法,此刻陆续走入那控制室的亡魂是被那瘦高男子真真实实地切割,流血,切切实实地在感受痛苦。

    原来鬼也是有感觉得。

    关横没有继续问话,他现在有点错乱,这么多年,师父只教他玄术秘法。给关横讲的玄界之事很少很少。关横对玄门的了解大多来源于道听途说甚至像那矮胖男子所言,来源于看电视。

    师父就是讲也从不讲透,感觉就像顺嘴一提,关横过多问他也不会多说。就像这次来锦里,师父只说锦里是个鬼镇,里面具体的一些情况,师父确是只字未提。

    师父但凡多说一点,关横也不至于像之前一样那么被动。

    此刻,叶静依然在消化矮胖男子的话。

    即便按矮胖男子所说,这些亡魂都是罪有应得,但听着那“咔嚓、咔嚓”的切割身体的声音,看着这些亡魂一个一个地去控制室送死,内心多少还是有些不忍。

    叶静的神色有些紧张,她不自觉地像之前那样关切地看向眼前不远处的中年女子。

    此时,车厢里排成一队的亡魂,像是被催眠了一般,一个接一个地继续走进那控制室,然后等待被那瘦高男子用铡刀斩碎,用铁锹铲进火炉。

    列车则依然以不快不慢地速度继续前进着,随着亡魂们陆续进入那控制室,刚才十几个人的亡魂队伍,人数越来越少。

    眼看着,一众亡魂只剩了那个中年女子。

    按之前的观察,这个中年女子也会像被控制了一般,自觉地走进那控制室。然而而这一幕并没有发生。

    看得出叶静的眼神很关切,但并不是很焦急,又好像是在等待什么事的发生。

    关横则想:矮胖男子说这些亡魂生前都犯了大恶事。看这中年女子端庄静雅,实在是看不出她这样的容貌能做什么恶事。

    控制室里手持铁锹的瘦高男子,看到只剩下一个人要处理,慵懒地伸了伸懒腰,等待中年女子的到来。

    然而,中年女子并没有行动,她闭着眼睛显得很安详,没有丝毫走向那控制室的意思。

    坐在一旁的矮胖男子发觉有些不对劲,面露凝重,连忙起身,抛出一直攥在手中的锁链。

    只见那黑色的锁链,如一条飞在空中的长蛇,迅速地在空中盘旋起来,笼罩在中年女子头顶上。

    盘旋的锁链迅速下坠,将中年女子的身体缠绕起来。几秒钟的功夫,中年女子就被捆了起来。

    接着矮胖男子大声喝道:“你居然没有中大梦师的幻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