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长发女

    更新时间:2018-04-15 23:36:26本章字数:2373字

    关横有些不理解,问向师父:“鬼还需要埋么?”

    刘大解释道:“人有七情六欲,鬼也有喜怒哀乐。世间飘荡着很多的孤魂野鬼,它们死后也会被同伴埋葬纪念。只是人死了还有机会投胎转世,可是鬼死了就意味着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关横感慨地说道:“鬼也是有情有义的。”

    刘大接着说道:“确实如此。这里的坟大多是空的,里面只是埋了些遗物。”

    关横心道:“看来师父要带自己去的鬼王冢,里面的法器就是坟主的遗物了。”

    刘大和关横继续顺着小路向前走着,因为路很窄,松树似针尖的枝叶不时划过关横的皮肤和衣物,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冰冷的刺痛感。

    时间不经意地在流逝,不知过了多久,二人脚下的路越来越窄,终于到了小路的尽头。路的尽头是整片松树林的中心地带,四下皆是茂密的松树林,不见任何通路。

    林间静谧,也不见任何的飞鸟走兽,只能清晰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呼吸声。

    刘大,将镇魂幡插入地中,吩咐关横:“你去准备一些干枯的松树枝,我们晚上要在这生篝火。”

    刘大没有陪同关横一起去,只是嘱咐道:“你不要走太远,记住回来的路,慢慢捡,不着急。”

    关横也没有多说别的,一切遵从师父的安排。“嗯。”了一声,只身进入了茂密的松树林,寻找枯树枝。

    见关横走进树林,刘大冷扶着镇魂幡,冷声说道:“跟了一路,也累了吧?”

    刘大的声音不大,但他确信对方是听得到的。

    原来刘大一直知道有人在默默地跟踪他和关横二人。心知对方玄压不弱,是个厉害的角色。于是先让关横去捡枯树枝,也是防止等下打起来,照顾不到关横。

    刘大话音刚落,身后的小路上出现了一个中年男子,他头戴鸭舌冒,面部表情尽数遮掩在帽檐下的阴影中,一身黑衣显得很是沉稳。

    “没想到黑巫一族的大巫师也会听他人差遣。”刘大转过身面向黑衣男子说道。

    黑衣男子闻言,也没什么表情,只是淡淡地说道:“也算不上差遣,各求所需罢了。”

    刘大不屑地问道:“木拓海,你可是黑巫族里首屈一指的大巫师,更是身授地火老人的照拂,何必为了一个疯女人自毁前程?”

    黑衣男子没说话,沉默了一会儿,若有所思地说道:“自毁前程?或许是吧。”

    南疆玄门中白巫族算是比较有名气的,他们以蛊术闻名于天下,但门中族人甚少,行事也很低调。而比他们行事更低调,门人更少的便是黑巫族,世上知道黑巫族的人少,知道他们有什么本领的人也很少。

    而眼下这个中年男子就是黑巫族里颇有威望的一位,他叫木拓海,与刘大是相识的,以往也有着不少交集。他们口中的疯女人便是之前那个颇有气质的素衣女子,也就是叶静的干妈。

    刘大挑了挑眉,又问道:“闲话也不多说了,你到我这想做什么?”

    木拓海说道:“不做什么,就是叙叙旧。”

    刘大接着又问道:“我可不信你要叙旧,之前跟你一起的人呢?”

    木托海没有说话,但是嘴角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意。他缓缓抬期头,脸上的阴影顿时少了很多。

    刘大盘算了一下,心道:“不好,难道你们要对付横儿?”

    可是眼下,刘大不能马上去支援关横,因为木拓海就是来阻拦他的。

    此时的关横正在松树林里走着。他一边走着一边寻找枯松枝,不一会儿就已捡了很大的一捧。觉得差不多够了,关横准备折返往回走。

    可当他回头时,忽然感觉周围的环境似乎发生了变化,但又说不出哪里变了。他朝着来时的路走去,花了不少时间,却始终走不出这片松树林。

    关横确信自己并没有走得太远,大致方向自己肯定也没有记错,现在所处的位置距离那条小路的尽头夜应该不是太远才对。

    关横心生疑惑,放下怀中抱的一大捆枯枝。随手掏出了师父送给他的手机。

    关横本想打电话给师父刘大,可是手机一格信号都没有,电话根本无法拨出。

    而就在这时,似乎是因为临近傍晚的缘故,本就阴沉的松树林更加阴暗起来。就像是天上忽然天上遮了一道乌云。

    关横知道自己被困住了。

    松树林里依然静谧,一股莫名的危机感悠然而生。远处每棵松树的后面,似乎都有一双眼睛在暗中偷窥自己,虽然关横并没有发现什么人。

    关横深吸了一口,心道:“不能自己吓唬自己”。如此想着,关横靠在近处的一颗松树上,直接盘腿坐在地上。关横闭上了双眼,不在看周围的一切。因为眼不见心不烦。

    关横同时默念起静心的经文,平复胡思乱想的心思。

    关横表现的很镇定,也不是很畏惧。心想师父不久就会来寻找自己。

    关横闭上了双眼,视线随即沉寂在黑色之中。他一边默读经文,一边警惕地听着周围的风吹草动。

    不知过了多久,从听觉来看,周围并没有什么异动,就连一丝风都没有。

    关横心想:“看来还算安全。”

    关横正这样想着,忽然脸上传来一股温暖,这是火焰的热量扑在身上的感觉。

    “有人生火了?”关横好奇地睁开了眼睛,才发周围的一切大变了模样。

    就在关横闭眼的这段时间,松树林迅速陷入了漆黑的深夜,夜色深重,伸手不见五指,周围的松树的躯干均隐藏在夜幕之中。

    而就在此时,关横的面前垂下了一根细细地白色丝线。一个白衣女子顺着丝线无声无息地从上面静静落下。

    女子无声地站在了关横面前,没有任何一丝声响。

    女子的头发很长,也没有结发梳理,稍微显得有些散乱。长长地头发尽数遮蔽了她的面部表情。

    女子看着盘腿而坐的关横,盯着他的胸口看了许久。那正是关横身上插着冰剑的部位。女子是看得到那把冰剑的,她打量了一会儿,看动作好像是有些疑惑。但没过多久,又好似明白了什么,不再看那冰剑。

    白衣女子,微微点了点头。无声无息地坐在了关横身前。弹指一挥,关横之前捡的那些松树枝便燃烧起来。

    关横眼前的篝火正是这个白衣女子生的。

    关横看着眼前的篝火,一脸茫然:他不知道天色什么时候变黑的,不知的眼前这个白衣女子什么时候出现的,也不知道她是用什么方法点了这堆篝火。

    篝火噼啪作响,散出松树独有的味道。火光将周围的一切照得通明了很多。松树的影子也在火光中显现出来。

    关横的注意力并不在这团火上,而是在这点这火的人身上。

    这位白衣女子,身裹素纱,玲珑的身姿和起伏的胸围在纱衣下若隐若现,看得出是个身材极其唯美的女子。

    遗憾的是,这女子的一头长发从头部垂到了地上,完全遮住了脸颊。

    关横看不见她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