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四眼蜘蛛

    更新时间:2018-05-14 06:43:17本章字数:2280字

    阿布将布袋递给关横后,便不再面向关横。

    阿布对于关横的反应并不意外,转身看向松树林的一个方向,不再说话。

    此时松树林的夜色已经完全退去,再次显露出临近时近傍晚的天色。夕阳的余晖顺着松树林的间隙泄下,林中还算明亮。

    关横心想阿布之所以将头发如此垂着,应该也是遮掩自己不好示人的面目。关横的反映也完全在阿布的意料之中,阿布也不多说什么。

    “怪不得忽然起了夜障,原来是惊动了守陵人阿布?”一个中年女子的声音忽然从林中传出,关横识得这个声音。

    话音刚落关横眼前不远处出现了三个人,关横认出了他们,正是叶静、张丰和叶静的那个干妈。

    关横心想:“难道阿布说的要害我的人是她们三个,可是叶静为什么要害自己呢?”

    “白巫族的叶秋楠大驾光临,我就是想睡个安稳觉也睡不成呢。”阿布笑说道,语气中透着警惕。她的眼神藏在垂发中,看不到表情。

    关横心想:“原来叶静的干妈叫叶秋楠了,没想到她们都姓叶,还真是巧。”

    此时一身素装的叶静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关横,而旁边的张丰看到叶静那关切的眼神,不由的妒火中烧,满脸的嫉妒。

    关横也关注到了叶静,看着叶静欲言又止的样子,心生很多奇怪。但眼下这个叶秋楠更惹人眼目。

    “你身边这个小子,本就毫无灵息,你做那夜障又有何用,不是多此一举么?”叶秋楠问道,就像是拉家常。

    “谁告诉你这夜障是为他设的,他没有灵息,难道我没有么?”阿布反问道,说完,一股强大的玄压忽然释放出来,让人关横、叶静。张丰深感憋闷窒息,可见阿布的玄力十分雄厚。

    “你知道我要找你?”叶秋楠反问道。

    “我不光知道你要找我,而且知道你还会找这少年。”阿布说道。

    “如此倒是省事了,那我也不用再废话了。你乖乖交出鬼王冢的钥匙,或许还能做一只快乐的蜘蛛。”叶秋楠以一种不容反抗的语气说道。

    关横对叶秋楠口中说的蜘蛛有些不解,怎么会说这阿布是个蜘蛛呢?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不要以为修了些旁门左道就无法无天了。”阿布也并不示弱,冷声说道。

    阿布说完,叶秋楠便不再多说,两人言语之间,双方杀意四起,玄力再次宣泄而出。

    原本笔挺的松树枝叶,顿时摇曳起来。

    再看叶秋楠,她的双目忽然变成了煞白颜色,两只白色的眼球让人心生寒意。关横知道这预示着叶秋楠开始使用玄术了,这是白巫一族特有的动作,之前叶静也是如此。

    伴着叶秋楠玄术的施展。忽然间,四周传来窸窸窣窣的蠕动声。

    关横四下望去,原来是血炼蛇!之前在地铁上见过它们的面目和威力。这些带着无尽怨煞之气的血色长蛇,嘴里含着熔噬一切的毒液,就是鬼差也畏惧三分。

    这些蛇混身上下沾染着黑红的血迹,它们爬过路面留下弯曲的爬痕。被血炼蛇身上黑血沾染的树木瞬间枯萎发黑。

    血炼蛇双目如炬,不时吐出长长的舌信,目标直指阿布。

    再看阿布,神态自若,也并不慌张。她早已运转起自身的玄力。只见她的手指忽然变得细长,最后十根细长的手指,宛如织毛衣用梭子,与她唯美的身姿显得极其得不协调。

    忽然十根手指的顶端都喷出了一股股细长的白丝,白丝细长如线,顺间又分裂成无数根,向着天空喷薄而出。

    无数的白丝如柱般冲飞至天,然后又如仙女散花般从空中落下,场面壮观如白色烟花。白色丝线下落,如同是白色的流星直击地面,又如从天而降的白色瀑布。

    有一股白线直接袭向正在施展玄术的叶秋楠。

    而其他大部分的白色丝线则顺着松树枝叶的间隙直接击向地上那群飞快蠕动的血炼蛇。

    轰向叶秋楠的白色丝线还未到达面前,便被一道无形的屏障挡下,看来叶秋楠也是有防备的。

    但是血炼蛇就不一样了。

    四周成群的血炼蛇迅速被从天而降的白色丝线缠裹起来,顷刻间被缠裹成无数条白色的长虫,如同木乃伊一般。

    再看叶秋楠,见她眉宇间微微一皱,似在隐隐发力,此时的白色的长虫忽然暴躁起来,它们像弹簧一样在地上跳动起来,好像在极力的挣扎,貌似在极力地挣破这白色丝线的束缚。

    所有的血炼蛇,没有节奏地原地跳动,像是沸水中油炸的活虫。因为浑身裹着白色丝线,蛇群跳动起来,犹如翻涌的白色波浪。

    只是这波浪并不如何美丽,伴着夕阳余得晖,这跳动的群蛇怎么看都显得十分诡异。

    但这诡异的景色不会持续太久,这里隐藏着阿布和叶秋楠实力较量,是较量便会分出胜负。

    此时阿布的动作变得好像有些吃力,她的胸脯起伏的速度开始加快。而叶秋楠自信满满的脸颊上也流下了汗水。

    叶静紧张地看着叶秋楠,毕竟这是自己的干妈。

    关横则警惕地看着张丰,怕他偷偷出手暗算阿布,就像之前在苦无餐厅他暗算自己和叶静一样。

    关横正自看着,耳边忽然传来阿布的声音:“你千万护好我交给你的那个布袋。我支撑不了太久了,这鬼魂形态的叶秋楠比我想象的还要强大。等下我会用尽全力与她生死一搏。无论成败,你都无需管我。”

    关横看着阿布的背影,并没有发现她有说话的动作。看来这声音是她以某种玄术传给自己的。

    关横想说些同进同退的话,与她并肩作战云云。但耳边再次想起阿布的声音:“你那师父和他的对手在朝我们这边赶来。你师父会照拂你,我就不能继续守护您了。对面这三个人是不会放过的,一切小心为上。”

    如同之前一样,关横又有些不解,为何阿布要守护自己。她言语间无意识地用了一个“您”字,这是对长者或者有地位的人用的尊称。

    阿布为何如此尊称自己。

    关横心有疑惑,刚想问什么。忽然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口舌。

    只见阿布的头发迅速变成了白色。如同她手上的白色丝线。她的肚腹忽然间变得圆鼓起来,四肢在不停得变粗变长,直到撑破了如同薄纱的衣服。

    然而关横没有见到一个衣服被撑破的裸体女子。

    阿布原本纤美的身躯,生出了许多白色的毛刺。从背上又生出了几条白色的毛腿。最后阿布活生生蜕变成一只巨大的白色蜘蛛。

    只是这蜘蛛依然是人的头颅,头上垂下白发间间隙,隐约间可以看到她的四只眼睛。

    原来阿布是一只四眼蜘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