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渡灵

    更新时间:2018-05-15 19:09:32本章字数:2833字

    关横似乎明白,阿布所做的一切好像是为了让她的主人欣赏一番别样的烟火,尽管这烟火以阿布的生命为代价。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烟火震人心魄,而且她有效地阻止了叶秋楠对关横的伤害。此时叶秋楠玄力不支,张丰也受了很重的伤,而叶静应该不会对关横做出什么不利的事。

    但关横还沉浸在莫名的悲伤之中,为这位素未蒙面的四眼蜘蛛的死感动悲伤,慢慢地这种悲伤开始郁结成愤怒,关横自心底觉得应该让眼前这个叫叶秋楠的人付出代价,要好好地教训她一番。

    如此正愤怒着,关横的眼神变得尖锐起来,他握紧了拳头,准备轰击前面不远处的叶秋楠。

    关横身知自己拥有超强的力量和速度,有把握给叶秋楠一个重击。

    可就在关横有这个想法准备行动的时候,一个白色幡杖从天而降,直直地插在自己面前的土里,阻止了自己的前行。

    这是师父刘大的镇魂幡,上面裹覆着繁多的白色纸张。

    关横抬眼一看,刘大正矗立在镇魂幡的顶部,他偌大的身躯笔挺地站在镇魂幡的顶端,背手不语,有种说不出的威严。

    夕阳西下,余晖将师父刘大的身影拉得很长。

    “师父!”关横随即喊道。

    刘大没有回应关横,刘大的眼睛一直注视着前方。关横也一同看去,不知何时,叶秋楠三人中多了一人。

    此人正式之前与刘大在林中对峙的木拓海。

    木拓海的目光完则全在叶秋楠身上,他想过去搀扶她一把,却被叶秋楠推手拒绝了。

    木拓海也不再坚持,稍稍看了下张丰和叶静。叶静倒是没有大碍,只是张丰被血炼蛇的毒血灼伤得不轻,需要马上治疗。

    “木拓海,我说你赶紧照顾你的心上人吧,咱们就先不打了吧?”刘大忽然调侃地说道。

    木拓海没有回应刘大,倒是叶秋楠听刘大如此一说,不由得无名火起,想发作,却浑身无力,一口气没喘上来,竟是咳嗽起来。

    木拓海见状,拱手说道:“刘兄,日后再战,告辞。”

    木拓海说完,示意叶静搀扶叶秋楠,自己则看了下张丰的伤势。叶秋楠最后也没有反对,最后四人向圆形场地的边缘走去,准备迈入松树林的某处。

    叶秋楠一边走,一边回头,她没有去看刘大,而是看向一直站在刘大身旁的关横,关横的身形体貌在黄昏的光线里,像极了一个人,一个对叶秋楠意义非凡的人。

    木拓海也看向了关横,又看了看叶秋楠,不由地摇了摇头,一脸的无奈。

    关横不知道他们的动作是什么含义,刘大貌似洞悉一切,他淡然地看着,也不解释。待他们彻底走远,刘大从镇魂幡上一跃而下。

    刘大看了看衣衫破损的关横,替他理了理衣领,依然没有说话。

    此时最后的一抹夕阳余晖也收了起来,天地陷入了黑暗。空中露出了些许的星辰。圆形场地的这片焦土,除了黑暗就是寂静。四周的松树再也看不清具体的样子。

    刘大转身面向镇魂幡,随即从幡杖上撤下一叠白纸,用力一掷抛向空中。然后立刻双手结印。念动口诀:“道极乾坤,五行归芒,梦开!”

    这是大梦师的起势口诀。

    关横心叹:“师父,这是要做法!”

    刘大的嘴角蠕动,默读心法。只见方才抛向空中纸片,瞬时在空中飞舞起来,体积不断变大,形状也不断变化。

    最后白色的纸张在空中化作了一道白色的石桥,只是这石拱桥明显是纸做的,而石桥的一端通向一道凭空出现的大门。

    关横再次心叹:“这是渡灵桥和地府幽门!”

    地府幽门是一道十分庄重威严的巨石门,门口有两具手持武器的神像,门口大开,里面是一股幽蓝的混沌物体,看不分明,也看不透。

    门口正对着刚刚出现的那座石桥,也就是渡灵桥。

    没过多久,从门中的幽蓝混沌中走出了两个人。

    关横定睛一看,发现这两个人自己是认识的,正是之前遇到的阴差牛前进和马向阳。他们二人手里不在是长长的铁链,而是各捧着一个大大的本子,手里还握着笔,看样子是要记录些什么。

    这两个阴差似乎也注意到了关横,远远地向关横微微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两人到了门口便站在石门的两侧不再前进,静待什么人的到来。

    而就在此时,地府幽门中走出了一排人。

    确切地说那不是人,而是一排纸人。

    这些纸人双腮绯红,像贴了红色的膏药,面色煞白如纸,浑身上下散乱着纸屑。这些纸人个子不高,戴着寿帽,都是童孩的模样。

    “这分明就是人间丧事前摆放的纸人。”关横心叹。

    关横知道这些纸人是作什么用的,这些人都是渡灵童子,是地府派出的一队灵体,专门帮助大梦师引渡亡魂的。

    目光所触的一切,在黑色夜里泛着白色的幽光,让人看得极是清楚,若是寻常百姓见了此种情形估计早已吓得魂不附体。

    关横并不害怕,他知道这是师父在为死去的亡魂渡灵。

    关横有些侥幸的心理,心想师父该不会是为死去的阿布渡灵吧,助她早日回归幽府,好转世轮回。

    可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渡灵童子。引渡阿布的话,只需要一个渡灵童子就够了。

    而从地府幽门中走出的至少有近百数目的渡灵童子。

    关横转而望向师父刘大,只见他面色凝重,看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

    渡灵童子门,排着队,动作整齐划一,像是训练有素的军队。他们顺着渡灵桥继续向前走去,很快便走下了渡灵桥。接下来,它们要去找需要引渡的亡魂,然后再带它们回到桥上进入地府幽门。

    近百个渡灵童子刚一走下桥,便分散到脚下圆形场地的各处,然后直接纵身一跳,遁入了土里,消失不见。

    所有的渡灵童子就好像是土行孙钻到了土里,全都消失不见。

    但没过多久,这些渡灵童子又再次出现了,就像他们当初钻入地里一样,他们又从地里钻了出来。

    不同的是,再次出现的渡灵童子,每人手里抱着一个婴儿。

    那些婴儿的身躯很小,只有两拳大小,皮肤还有些褶皱,没有完全舒展开。他们在渡灵童子的怀里并不老实,四肢不停地舞动,还哭出了声音。

    入夜的松树林本就安静,这突然其来的婴儿哭啼着实让人觉得心慌。

    更何况是将近一百个婴儿在哭泣。

    渡灵童子的脸上并没有表情,但看得出他们的动作极其地有耐心,他们小心翼翼地捧着这些婴儿,从地面开始走回到渡灵桥上。

    刚一到桥上,啼哭的婴儿便安静了,甚至是安睡了。好似这渡灵桥有某种催眠的功效。

    渡灵童子顺着桥走到地府幽门的时候,要停一下,等待牛前进和马向阳在本子上记下些什么,才能入地府幽门中。

    渡灵童子抱着婴儿进入幽门后的混沌之中,直接消失不见。这就是渡灵成功了,这些婴儿将等待地府的安排,是入天堂还是投身轮回池。

    这一切进行得很顺利,没过多久所有的渡灵童子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抱着婴儿进到了地府幽门。

    牛前进和马向阳也合上了手上的本子,表示一切工作完成了。

    关横有些失望,在众多渡灵童子引渡的亡灵中,关横并没有发现阿布的身影。此时刘大早已停止了手诀玄法。

    纸做的渡灵桥也已消失。

    正当关横想询问刘大阿布的下落时。

    刘大飞身到了牛前进和马向阳的身旁,三人彼此致意,开始攀谈起来。从关横的地方听来,声音极是微小,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

    关横本想直接过去,但大梦师与阴差交流,旁人是不得干预的,就算是同门。

    关横心想:“如果没猜错的话,可能是师父再与两位阴差算功德,引渡了这么的亡灵婴儿,应该是一件大大的功德吧。”

    关横如此想着,刘大与两位阴差结束了交谈。

    牛前进和马向阳再次向关横点头示意,算是告别。关横也点了点头算是回礼。

    然后牛前进和马向阳二人转身进入了地府幽门,之后幽门也完全消失不见。

    松树林再次回到了令人窒息的宁静。

    刘大来到关横身边,问道:“你不好奇这些婴儿是哪里来的么?”

    关横淡淡说道:“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