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云墓

    更新时间:2018-05-18 07:04:20本章字数:2355字

    关横知道师父这是与他开玩笑,见他说得稀里糊涂的,自己也懒得继续追问。于是催促师父刘大赶紧打开布袋,好看看这布袋里的灰烬到底怎么打开这鬼王冢。

    刘大也正有此意,于是解开了封住布袋的绳索,随着布袋的打开,袋中的灰烬径直飞出了布袋,散落在空中,形成一团白色的烟雾,里面不时闪烁着金色的火光。

    这团白色烟雾不断变化着形状,最后形成一个人的轮廓,有点像一副立体的人体水墨画

    而那轮廓正是阿布的形态,在手机射灯的照耀下,有种别样的美丽。

    关横和刘大静静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等待接下来的事情。

    凝成阿布形态的白色烟雾不再继续变化,她飞身到关横面前,开口说道:“如果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到了鬼王冢。也应该看到了鬼王墓碑上刻的“罪”字。”

    关横点了点头,嘴角露出了微笑,他对于能再次见到阿布这件事,感到欣慰和开心。

    阿布继续说道:“我希望以后你能真正了解鬼王的一切,他到底有没有罪,到底是否万恶不赦,或许都需要你去证明。”

    关横有些不解,问道:“需要我去证明?为什么?”

    阿布说道:“等你到了鬼王冢就知道了。我的时间不多,直接说重点了。等下你用自己的血,在石碑上写下一个仁义的义字,通往鬼王冢的路自然就通了。”

    关横问道:“就这么简单?可为什么是我的血呢?”

    阿布回答道:“只是对你才这么简单,我来不及给你解释太多了。如果你们与叶秋楠有了交手,身上难免会有血炼蛇的血迹,而这些血迹带有独特的气息,可以让叶秋楠找到你们,所以说你们现在并不安全。早做安排。”

    听完,关横下意识地看了看身上被血炼蛇毒血腐蚀的衣服,的确有不少残留的血迹,衣服也破损的不像样子。

    正当关横还想问些什么,阿布形态的白色的烟雾却忽然离开,飞向了高空,直到大概三十层楼的高度才停下来,此时手机的光亮已经照不清烟雾的轮廓了。

    在黝黑且深蓝的天空背景下,那团烟雾也只能勉强看成一个黑点的模样。

    紧接着,在那团烟雾的所在处处,开始聚集更多的乌云。

    很快所有的乌云便笼罩了整片松树林,这么低的乌云关横还是头一次见到。

    伴着乌云的聚合,也响起了隆隆的雷声,这雷声并不大,很是沉闷,声音虽然并不刺耳,但挨着很近,就像是在耳边响起一般。

    不过与雷声同时产生的闪电倒是分外耀眼。

    闪电不时在乌云中划过,将天地间的一切照得忽明忽暗。闪电出现的密度比较频繁,借助这些明亮,反而不用太过依赖手机上的射灯提供照明。刘大索性将手机收了起来。

    刘大一边收起手机,一边告诉关横:“赶紧的,你也把手机关了。”

    关横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从这变幻天色的感叹思绪中拉了回来,问道:“为什么?”

    刘大不屑地说道:“为什么?你老师没告诉你,雷雨天不能打手机么?小心遭雷劈。”

    关横听完,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现在有人给提了一个科学的要求。要知道自从进了这锦里,遇到的都是些科学无法解释的事。

    不过刘大提的有道理,这里乌云如此之低,闪电的密度这么高,现在用手机确实容易引雷。

    关横顺从地关了手机,只见闪电的活动更加频繁,不少闪电从云层直接劈到了地上。这突变的天气,本来像是马上下雨的样子,可没想到下的不是雨,而是闪电。

    只见乌云里的闪电不停地劈向地面,不少松树被劈开,甚至被雷火点燃。

    幸运的是,闪电好像知道要避开关横和刘大二人似的,没有一道劈向他们。

    眼下的圆形开阔地在火光的照亮下,显得更明亮了。

    不知何时,一阵阵的狂风也加入了雷电的行列,俨然一派雷阵雨将来的架势。这时刘大催促道:“你还傻站着干什么,咱们可没带伞,下雨之前赶紧在石碑上把那个义字写出来。”

    刘大的话里有些俏皮。

    关横有些犹豫,要怎么把自己的血放出来呢,像电视上咬一下手指头么,貌似很疼的样子。

    正当关横犹豫之际,刘大抓起关横的手掌,咔嚓就是一口,咬破了关横手指指拇,鲜血当时便流了出来。

    关横哎呀了一声,白了刘大一眼。

    关横一边压着手指上的伤口,一边附身走向石碑。

    这时,石碑忽然被一团光束照得很是明亮。关横回头一看,原来刘大打开了手机上的手电筒功能,进行照亮。

    关横问道:“师父,打手机,要被雷劈的。”

    刘大一巴掌拍了下关横的后脑,训道:“你哪来那么多废话,不照明亮些,你怎么写。别墨迹,赶紧写,不然真被雷劈了。”

    关横嗯了一声,赶紧在石碑上写了一个“义”字。

    关横一写完,刘大赶紧收起手机,扛起镇魂幡向旁边跑开,关横也跟着一起跑开,在不远的地方挺住,两人双手捂住耳朵,就像在躲避一个即将爆炸的爆竹,而那石碑就像是那个爆竹。

    一时间场面显得有些滑稽。

    可是这个“爆竹”并没有爆炸,写下血字的墓碑也没有任何的反应。

    关横问道:“师父,怎么没反应?阿布该不会是记错了吧。”

    刘大训斥道:“别这么说阿布,人家用性命换来的机会,怎么会有错?要知道,打开鬼王冢的一个必要条件,就是守陵人要死去。这是阿布与鬼王冢之间的死契。”

    关横再次为阿布的精神所感叹,说道:“真是忠勇巾帼!之前她与叶秋楠交手战死,也不见得是打不过叶秋楠,也许就是阿布一心求死,为了触发这鬼王冢打开的条件。”

    如此说着,关横抬头看向了天空,现在已经看不到阿布的身影了,那团白色烟雾早就不知所踪了。

    但是此时天空却出现了另外一番景象,只见在阿布消失的那个地方,隐约出现了一个房屋的影子,屋顶尖尖的有点像一个城堡。在闪电的电光中忽隐忽现。

    关横叹道:“师父,你看!”

    刘大顺着关横手指的方向看去,点了点头,说道:“那就是鬼王冢的墓室了。”

    关横闻言有些疑惑地问道:“咱们眼前的是鬼王冢的墓碑,怎么墓室在天上。”

    刘大解释道:“再怎么说鬼王也是半神,他死后葬在云墓也是正常的。云墓本就是祭奠仙家亡魂的地方。”

    关横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接着问:“那咱们怎么上去呢?”

    刘大说道:“不是说了,在石碑上写个义字就可以了么。你再去看看是不是写错了,还是你用得血太少了。我们得抓紧时间,叶秋楠那疯婆子会随时赶来的。”

    关横听刘大说是不是血少了,连忙摇头,把手缩到身后,生怕被刘大捉了去再咬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