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义罪

    更新时间:2018-05-18 23:40:55本章字数:2739字

    关横抢说道:“血肯定是够了,我再去石碑那研究研究,到底怎么回事。”

    说完,关横赶紧走到石碑处,借着手机射灯的光芒,仔细端详石碑上的文字。

    当关横再次看到那个“罪”字时,忽然发现了问题的所在。关横连忙说道:“师父,我知道为什么了。”

    刘大闻言也凑前一步,问道:“为什么?”

    关横解释道:“你看这个罪字是繁体字,那么我们要写的义字应该也是繁体字才对。”

    刘大闻言,觉得有道理,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抬起关横的手,咔嚓又是一口,将他另一个手指的指拇咬破,鲜血再次流了出来。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让关横猝不及防,只能再次白了师父一眼。

    刘大接着催促道:“别墨迹,赶紧去写。”

    关横很是不满,愤愤地说道:“我之前那个手指的血都还没用完,这属于赤裸裸的浪费。”

    刘大不由分说地说道:“少废话,赶紧的。”

    关横也不再矫情,用新被咬破的手指在石碑上重新写了一个繁体的“义”字。

    这次关横和刘大没有失望,石碑开始有了反应。

    石碑上的两个字都闪现出红色的光芒,在漆黑的夜里,两个繁体汉字显得分外醒目:“义罪”

    关横本想问“义罪”是什么意思,天空忽然闪过一道惊雷,顿时止住了关横的好奇,因为这次的雷声巨大,震耳欲聋。

    关横和刘大的目光再次被吸引到了半空,只见方才空中密集的黑云开始变得松散,在闪电的光亮中,之前那城堡的轮廓更加清晰起来,有点像海市蜃楼的感觉。

    一座巨大的房屋建筑横亘在头顶的空中,让人不禁觉得有些压抑和神秘。

    刘大赞叹道:“鬼王冢墓室完全显露出来了!”

    关横会意地点了点头,问道:“那个问题,咱们怎么上去?”

    关横刚问完,只见写着“义罪”二字的墓碑忽然腾空而起,横在了空中,紧接着长方形的石碑开始分裂出众多与它一模一样的石碑。

    众多的石碑错落有致地横亘在半空,形成了一道悬浮的石梯,一阶一阶地通向云墓中的城堡。

    每阶石梯上都写着“义罪”二字,这让关横对这个词汇刻骨铭心。

    关横心叹:“原来通向鬼王冢的钥匙,是这墓碑拼成的天梯。”

    一切都好像神话故事里的情景,眼前的一切让关横颇为震惊。

    刘大忙说道:“别犹豫了,赶紧往上爬。这天梯持续的时间是有限的。”

    关横会意,直接踏上了石梯。关横的超凡体力在锦里小镇觉醒之后,就有了常人难以企及的速度与力量,爬石梯对于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关横一边飞快的向上跑,一边不时看着后面的师父刘大。

    别看刘大长得五大三粗,还扛着一个笨重的镇魂幡,但是奔跑跳跃起来,一点也不输关横。

    凭借着两人矫健的身手,关横和刘大很快便来到了城堡的门口。

    出乎他们意料的是,这挨近了一看,这房屋并不是什么城堡,而是一个教堂模样的建筑,教堂的大门是敞开的,直接可以看到里面的棺木。

    一切的陈设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

    关横和刘大向来时的地面瞟了一眼,只见松树林就像一个烤糊了的烧饼,圆圆地瘫在地上。方才雷电击燃的火光还在继续着。

    而从地面一路铺上云墓的石阶,正在一阶一阶地慢慢消失。

    刘大和关横没有多看,彼此点了点头,向教堂内部走去。

    而就在他们转身之际,正在消失的石阶上忽然出现了三个人的身影,正是叶静、叶秋楠和木拓海。

    他们三个人赶在石阶还没彻底消失之前,也飞身上了天梯,一路奔向云墓的教堂建筑。

    而关横和刘大并没有及时地发现这一切。

    叶静和叶秋楠依然是一身的白衣素装,而木拓海还穿着深色黑衣,三人像三道光束,在闪过的雷电间,在空中悬浮的石阶上一路飞奔。

    直到他们来到教堂门口时,所有的石阶特刚好消失。

    叶秋楠示意二人不要着急进入教堂,三人躲到了大门的一侧,他们收敛了灵息,在后面偷偷观察着关横和刘大。

    叶静的表情有些阴晴不定,不知心里在想什么。

    关横和刘大缓步进入了教堂,像之前说的,教堂的结构并不复杂。教堂的深处有一口红木棺材。

    棺材前没有任何的牌位和文字,也不是什么精美石棺,就是一个普通的木质棺材。教堂四壁也没有任何的图文叙述棺材的主人是何方神圣。

    不过在棺材的盖子上绘着一副奇怪的环形图案。

    刘大关注着那副图案若有所思,因为他知道那正是五股鬼纹。这个图纹如果在关横的身上完全展现,关横就会死去。

    十数年前,刘大就曾经给关横的母亲楚雪晴说过这件事。

    关横自然是不知道的,他也没有关注这个五股鬼纹的图案。他的目光倒是被棺材两侧的蜡烛吸引了。

    棺材的两侧各有一根巨型的白色蜡烛。

    蜡烛的直径有一米左右,两米多高,如此庞大的蜡烛让人不禁有个疑问:它要烧多久才能烧完。

    教堂所有的光明都是靠这两根蜡烛的烛光支撑的,总体来说虽然有些黑暗,但还算是光明,虽然看不清教堂顶部,但周围一切还算明了。

    白色蜡烛那巨大的烛芯不紧不慢地燃烧着,红色的火苗没有丝毫的抖动,也没有任何的烟雾,乍看这下以为这火苗都是个雕塑。

    除此之外,这两根巨大的蜡烛还有个一个特别之处,那就是在它们的烛身上刻着栩栩如生的浮雕。

    而浮雕是两个人的模样,乍一看就像两个人靠在蜡烛上一般。

    左边那根蜡烛上雕刻的是一个女子,看得出这是一个现代女子,短袖衬衣,牛仔短裤,脸蛋景致秀美,身材凹凸有致,是个标致的美女。

    右边那根蜡烛上雕刻的是一个男子,与女子不同的是,他身着长袍,脸上带着口罩,一头笔挺短发很是帅气。

    女子正是关横十数年前失踪的母亲,楚雪晴。

    而男子正是十数年前在关横胸前刺入冰剑的黑袍男子。

    刘大向着右边那根蜡烛上的男子,深深鞠了一躬。接着说道:“横儿,向这两根蜡烛上的人各磕三个响头。”

    关横不明所以,但见刘大表情肃穆而凝重,于是顺从地磕了头。

    磕头完毕,刘大说道:“左边这个人是你的生母楚雪晴,右边的这个人是你的生父关天南。”

    这是十数年来,刘大第一次给关横讲他的身世,而且是在这样一种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讲出的。

    从小到大,每每关横向刘大问起自己的身世,刘大都以各种言辞推辞过去,甚至是干脆不回答。

    没想到今天刘大忽然指着蜡烛上的浮雕说这是自己的父亲和母亲,这让关横有些无所适从。

    关横颤巍巍地问道:“师父,你不会是开玩笑吧?”

    刘大严肃地说道:“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么?”

    关横没有说话,等着刘大进一步的解释。

    刘大抬眼看了下蜡烛中间的红色棺材,叹气道:“你本不该降生于世,即便是生在人世,也没几日的寿命。是你的父母用自己的寿元为你续命,才有了你这十几年的人间岁月。”

    关横闻言有些不明所以,但作为自己最信任的人,如此严肃地一个话题,师父断不会胡言乱语的。

    刘大接着说道:“这两根蜡烛,就是命烛。命烛是由寿元凝结的,这烛火燃烧的正是你父母的寿命。而他们的命魂也凝驻在这蜡烛中。”

    关横问道:“我父母的命烛为什么会在这鬼王冢里。”

    刘大说道:“因为他们要续命的人与鬼王有关。不过这些不重要,你从现在起要知道自己的使命。”

    关横问道:“什么使命?”

    刘大顿了顿接着说道:“你要解放你的父母!用自己的能力改变命运,而不是靠牺牲你父母的寿元在人世间苟活。你要知道你在呼吸每一口空气的时候,你的父母都在受罪!他们燃烧自己的寿命,就是为了给你续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