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关横之死

    更新时间:2018-05-26 13:13:47本章字数:2088字

    噬魂鼠的白色骨鞭,就是噬灭众灵的门牙骨鞭!

    刘大凭自己的力量是无法对付这五只噬魂鼠的,他的镇魂幡也不是门牙骨鞭的对手。而更可怕的是这五只噬魂鼠还没发挥自己的真正实力。

    教堂里忽然响了叶秋楠的声音:“刘胖子,以你的本事是绝对敌不过这噬魂鼠的。但以你的本事从这里逃跑是绰绰有余的,我给你逃跑的机会。”

    刘大应道:“以前凡事有南哥罩着,我逃跑是为了不拖累他。现在我要罩着他的儿子,怎么能说逃就逃。”

    叶秋楠笑说道:“你还真是长出息了,我突发善心,念在我们还算是老相识的份上,依然给你留着逃跑的机会。”

    叶秋楠的话音刚落,忽见四道门牙骨鞭径直劈向了瘫倒在地的关横。

    此刻的关横就像一个倒地的癫痫患者,浑身痛苦抽搐着,他用力按住住自己的心脏处,好像这样就能减少些痛苦。

    现在的关横,毫无还手之力,挨了噬魂鼠这四鞭,必死无疑!

    刘大来不及多想,提起镇魂幡,纵身飞到关横身旁,抬手用镇魂幡挡住了这四鞭。

    门牙骨鞭拥有噬灭生灵的属性,噬魂鼠也是力大无穷,其威力可见一般。而镇魂幡硬生生地接下了三鞭。

    这三鞭没有伤到关横,但是镇魂幡却被劈成了数段,彻底损毁。镇魂幡上捆绑的白色纸条,被打成碎烂的纸屑漫天飞舞。

    如同给死人送行的纸钱。

    这只是三鞭,还有一鞭在镇魂幡被打烂之后,直接劈到了刘大的左肩上。刘大的左臂如同被利刃砍掉一般,直接飞了出去。

    鲜血顺着刘大左肩的伤口,如柱般喷薄而出,鲜血喷洒了一地。空气中的血腥之气立刻浓重了不少。

    刘大变成了独臂人。

    刘大咬牙忍受着痛苦,豆大的汗水从额头滴落。这种痛苦不仅仅是左臂被砍断的疼痛,还有千刀万剐的刺心疼痛,这是来自折磨神经的疼痛。

    这种疼痛来自噬魂鼠的门牙骨鞭,噬魂鼠的武器但凡见血,受伤者都会面临钻心的疼痛,这种痛能让一个正常人直接疯掉。

    然而刘大并没有痛得失去意识,也没有急着去止住伤口流淌不止的鲜血。

    他的注意力被另外一道骨鞭吸引了。刚才的五只噬魂鼠只有四只挥出了骨鞭,还有一只没有出手。

    而当刘大身负重伤的时候,这只噬魂鼠出手了,它手中的骨鞭没有劈向刘大和关横,而是劈向场中仅剩的另一根命烛。

    关天南的命烛!

    刘大心道:“不好!”

    刘大明知道这一切,却没有余力去阻止这一切。

    伴着一声巨响,关天南的命烛像楚雪晴的命烛一样被毁了。

    伴着命烛的熄灭,此刻教堂彻底暗了下来。窗外的闪电,依然密集的闪烁着。所有人在电光的闪耀下,显现出一道黑影。

    刘大此时一脸愕然,他无奈地看着南哥和嫂子的命烛被毁,这意味着关天南和楚雪晴每人牺牲的八年寿命,白白被浪费了。

    命烛被毁,意味着之前因命烛接续的生命无法继续。而这将放生在关横身上。

    刘大和叶静的目光都投向了躺在地上的关横。

    此时关横的生命已经终止了。

    关横是叶静的挚友,叶静心痛自不必说,也许他们之间是一种超越友谊的感情。此刻,除了眼泪,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表达她此时的心情。

    对于刘大来说,十数年养育关横成人,关横好比刘大的儿子。尽管刘大自己身体上的痛已深入骨髓,可是心里的痛大过了肉体上的痛。

    方才一直挣扎的关横一动不动了,他再也体会不到痛苦,因为他的呼吸停止了,心跳也停止了。他的眼睛并没有闭上,他直直地盯着流血不止的刘大身上。

    关横好像死不瞑目,太多的疑惑他还没有解开。看顾他长大的师父刘大,他还没来的及保护。

    寿命终止,意味着接下来会灵魂出窍,等待阴差锁魂,送入地府,等待判官断今生是非。然而这一幕并没有发生,关横虽然死了,但是灵魂却无法离开身躯。

    关横胸前的那把冰剑,再次显现出来。在场的人可以清楚地看到,一把白色的冰剑将一个尸体和一个半透明的灵魂串在了一起。

    关横的灵魂好像睡着了一般。

    关横的尸体明明睁着眼睛,灵魂却是一副平躺睡着的样子。他的灵魂似乎在努力的向上飘去,以离开自己的尸体,然而他的灵魂被死死地钉在尸体上无可奈何。

    冰剑散发着寒气,所有人都感到一阵刺骨的寒冷。

    关横此刻和叶秋楠一样都是以亡魂的形态存在的。

    关横的这一切并没有让叶秋楠在意丝毫,她的目光始终盯着命烛的残骸,因为那里将出现关天南的命魂。

    木拓海的神情很复杂。他知道命烛熄灭,就意味着叶秋楠会见到她朝思暮想的人。木拓海为自己感到深深的悲伤。他不知道关天南和叶秋楠有怎样的过往,以致自己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打动叶秋楠的心。

    此刻木拓海不知不觉间放松了对叶静的限制,叶静直接跑向了关横的尸体。

    刘大想说什么,却哽咽地说不出口。他终于想起用右手按住左肩的穴道,止住了流淌的鲜血。

    可是五只噬魂鼠闻着刘大流出的鲜血,早已近乎疯狂,他们“吱吱”地狂叫着,好像这人类的血肉才是最佳的美味。

    噬魂鼠收回了自己门牙骨鞭,长长得骨鞭好像刀剑入鞘一般重新装进了自己的嘴巴上。噬魂鼠判断眼前的猎物已经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不用再动用自己的门牙骨鞭,噬它们可以一口一口地啃食眼前的美味。

    如此想着,噬魂鼠的粗壮有力的腿脚,奋力一跃,就像弹射出去的火箭,直接奔到刘大的面前。

    五只噬魂鼠张开恶丑无比的嘴巴,白色的肋骨也全部打开,准备瞬间噬灭眼前的刘大。

    叶秋楠并不在意这一切,她不在意刘大的死活,也不在意他是否会全身而退,她的眼睛依然盯着命烛。

    刘大并没有退的想法,在千钧一发之极,他闭上眼睛,单身结印,默道一句:“天地归无,梦幻寂灭,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