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鬼王冠

    更新时间:2018-05-30 00:55:24本章字数:2955字

    鬼王冢教堂外的闪电变得更加密集了些。

    门口两个人的身影在明暗交替中显出了各自的形态:这是两个穿着深色色西装的男子,一个身材高瘦,一个身材矮肥。

    来人正是牛前进和马向阳,也是地府的阴差。

    他们手持新的锁魂链在门口注视着教堂内的情形,最终把目光锁定在关横身上。

    牛前进和马向阳两人是前来拘魂的,因为关横的阳寿已至,其灵魂自然要被接引至地府。只是牛前进和马向阳没想到遇到了准备从教堂飞出的叶秋楠。

    两人挥出拳头一记猛击将叶秋楠生生打了回来。

    叶秋楠的眼睛依然是煞白的颜色,随时可以念动玄诀与两个阴差打斗一番。

    但是叶秋楠所能操作的蛊物里,能与阴差对抗的只有血炼蛇和噬魂鼠,但是它们已经先后被消灭。此时叶秋楠与两位阴差缠斗,也分不出高下。

    叶秋楠此时再想去追赶飞远的关天南和楚雪晴,显然是有些来不及了。更何况还有两位阴差的阻拦。

    叶秋楠又气又狠,喊道:“关天南!你就是跑了我也叫你后悔。我要让你的儿子魂飞破散!”

    叶秋楠说完,周身燃起幽蓝的火焰。这是木拓海给叶秋楠注入玄力时,给叶秋楠设的护体幽火。

    叶秋楠将这些火焰凝聚到一处,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火团。

    这幽蓝的火团虽然奈何不了门口的两位阴差,但是消灭此时的刘大和关横还是绰绰有余的。

    叶秋楠操纵的火焰腾空而起,向着棺材盖上横躺的关横轰击而去。此时关横的灵魂还被冰剑钉在棺材盖上的尸体上。

    刘大自然是没有能力阻止这些的发生。

    马向阳本想飞身去挡下这火焰,因为关横曾经对他和牛前进有恩,但是刚准备动身,却被身旁的牛前进拦了下来。

    马向阳心生疑惑,正想责问牛前进。

    牛前进提前说了话:“看那五股鬼纹。”

    马向阳向着关横所躺的的棺材盖上看去,只见他身体下的五股鬼纹变成了红色,他身体插的那把冰剑在呲呲冒着白气。

    马向阳不禁叹道:“五股鬼纹是鬼王门下的图腾,怎么会与小兄弟产生共鸣?”

    而此时,叶秋楠操纵的火焰刚好轰击在关横的身上。

    随着“轰”的一声“轰”,鬼王的棺材整个燃烧起来,关横的身体瞬间淹没在蓝色的火焰之中。

    忽明忽暗的教堂在火焰的照耀下,瞬间明亮起来。

    一旁的叶静因为没有来的及阻止这些的发生懊恼不已。而本应该着急万分的刘大脸上倒是波澜不惊,没有一丝担心的样子。

    本来沉稳的牛前进,忽然说道:“兄弟,这婆娘在烧鬼王的棺材,这你能忍?”

    马向阳答道:“当然不能忍!”

    说罢牛前进和马向阳两人,十步化作一步,抄起锁魂链径直劈向叶秋楠所在的身位。叶秋楠早有防范,侧身一跳躲开了牛前进和马向阳的攻击。

    而就在这时,“轰隆”又是一声巨响。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所震慑,循声望去,只见鬼王棺材那燃烧的火焰里走出一个人。

    这个人头戴黑色王冠,身形挺拔,一脸的严肃,不怒自威。这人正是关横,此时关横的灵魂再次融合到关横的体内,他胸前的那把冰剑也消失不见。

    “兄弟,怎么鬼王冠戴在了小兄弟头上?”马向阳诧异地问道。

    牛前进说道:“只有一种解释了。”

    马向阳问道:“什么解释?”

    牛前进顿了顿,说道:“这个小兄弟可能是鬼王夜叉的转世。”

    马向阳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是见鬼王冠的确是戴在关横的头上,也只好咽了一口唾沫,勉强承认了这个事实。

    因为鬼王冠作为鬼王夜叉的法器和鬼王权利的象征,是不可能认同别人与其产生共鸣的。换句话说,鬼王冠只会戴在鬼王夜叉的头上,就是冥王来了,鬼王冠也不见得会承认他。 

    马向阳迟疑了片刻,说出了内心里另一个疑问:“鬼王不是在很久之前就魂飞魄散了么?按说不应该有轮回转世才对啊!”

    牛前进说道:“鬼王之死有太多说法。不排除任何可能。再说你我又没有亲眼见过鬼王之死,就是记录都没有,谁知道真实的情况是什么。”

    马向阳认同地点了点头,说道:“鬼王冢如此简陋,可能就是摆摆样子,其实鬼王的并没有真的魂飞魄散。要是这么说,那棺材里应该也是空的,里面只是放了鬼王冠而已。”

    牛前进不知口否地“嗯”了一声。

    所有都是牛前进和马向阳的猜测,两人对鬼王的话题深感兴趣。

    此时最差异无比的是叶秋楠,她知道关天南折损阳寿为自己的儿子关横续命,本以为关天南是出于父爱,没想到这关天南竟是为了护卫鬼王转世。

    叶秋楠心知现在的处境极为不妙,于是飞身准备离开。叶秋楠飞身刚要走,再次被牛前进和马向阳拦了下来。

    之前叶秋楠在地铁上险些害死牛前进和马向阳,这两个阴差再关注鬼王的事,也不会疏漏防范叶秋楠的。

    牛前进和马向阳甩出手中的锁魂链。直接劈向正准备逃走的叶秋楠。

    叶秋楠这一次没有躲过两位阴差的锁魂链,锁魂链如同铁鞭直接抽在叶秋楠身上,叶秋楠口吐鲜血向后连退了时十几步。

    叶静见状赶忙上前,准备扶住叶秋楠,以免她跌倒。

    而就在叶静上前的刹那,叶秋楠刚好退到刘大身旁。

    刘大见状,捧出自己手中的那截镇魂幡向前一顶,镇魂幡径直插入了叶秋楠的后背。

    再见叶秋楠,她浑身上下忽然冒起了白烟。

    这截镇魂幡被施了灭灵术!此时的叶秋楠九死一生。顷刻间将化为乌有。

    叶秋楠歇斯底里地吼道:“关天南,你好狠啊!”

    叶秋楠此刻忽然觉得一切都是关天南的算计:刘大手中的那截镇魂幡看似是无用的废铁,但之前被关天南施了灭灵术,为的就是一击杀了叶秋楠。

    而牛前进和马向阳为何会在如此巧合的时间出现,刚好将自己逼了回来。会不会是关天南与什么人串通好了。

    还有就是关天南临走前将关横的尸体甩到鬼王棺材上,触发了鬼王冠的共鸣。这也是有计划的。

    关天南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儿子是鬼王转世,关横在这里戴上鬼王冠,任何人都不会是关横的对手。

    总之所有的一切,都是关天南算计叶秋楠的,为的就是让叶秋楠死。

    虽然这些都是叶秋楠的猜测,无从考证。但是叶秋楠越是如此想,就越是觉得事实就是如此。而且从刘大波澜不惊的眼神中,叶秋楠更加确信所有一切绝不是巧合。

    叶静痛苦地喊道:“不!”

    看着养育自己多年的干妈将死在眼前,叶静是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的。本就泪眼婆娑的双眼再次滚下难过的泪水。

    叶静抱住叶秋楠的身体,想要说些什么。

    叶秋楠摸着叶静的脸先说道:“静儿!记,记得给干妈报仇。”

    对于叶秋楠的临死遗言,叶静没有任何的拒绝,坚决地点了点头

    叶秋楠看着点头的叶静,感到些许欣慰。叶秋楠还想说些什么,可是随着自己身上的白色气体越加浓烈,叶秋楠的整个身体正在迅速被腐蚀。

    没等叶秋楠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叶秋楠的灵魂在叶静的怀里化作了一滩血水。

    叶秋楠死了!

    叶静又是大喊一声:“不!”歇斯底里地哭了起来,可见伤心欲绝。

    叶静一边哭,一边恶狠狠地看向了刘大。因为在叶静的眼里,是刘大用镇魂幡杀了自己的干妈。

    刘大看着叶秋楠死后,再无体力站在地上。他整个人直接到了下去。只能斜躺在地上勉强睁开眼睛看着从火团里走出的关横。

    关横并没有与刘大打招呼,此时的关横好像是一个陌生人。他的眼睛是闭着的,嘴巴也没有张开。

    但是人们清楚地听到关横发出了声音,关横冷言道:“王命本绝,奈何唤我!”

    牛前进忽然说道:“他不是转世的鬼王!”

    马向阳问道:“什么意思?”

    牛前进答道:“现在控制小兄弟身体的是鬼王冠。你看那鬼王冠上生了一个金色的眼睛。”

    马向阳向关横的头上看去,细细观察那鬼王冠。鬼王冠通体黑色,中间刻着五股鬼纹的图案。而在五股鬼纹的中间是一只金色的眼睛,不时闪烁着匪夷所思的光亮,好像是在眨眼睛一般。

    马向阳不可思议地问道:“你是说鬼王冠成精了?”

    牛前进点了点头。

    马向阳又问道:“那小兄弟的魂,咱们是拘还是不拘了?”

    牛前进冷言道:“借你十个胆,你敢拘么?”

    马向阳一时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