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临终意外

    更新时间:2018-06-13 00:16:49本章字数:2222字

    牛前进和马向阳看了关横给他们的图片。沉思片刻,叹道:“小兄弟,有个性。”

    关横客气地说道:“那有劳两位哥哥了。”

    牛前进说道:“客气了,日后我兄弟炼成法器,自然会寻你。”

    关横问了一句:“大概需要多久?”

    一旁的马向阳答道:“你这个法器的图纸有些特殊,我兄弟二人从来没有做过,具体时间也不好说。”

    牛前进补充道:“放心吧,如果地府的赤练幽火真的可以重新锻炼鬼王冠,我们会尽快完成的。”

    牛前进说完,迟疑了一下,犹豫地说出两个字:“不过。。。。。。”牛前进的话明显没有说完。

    刘大在一旁问道:“不过什么?”

    牛前进顿了顿说道:“小兄弟毕竟是寿终之人,我们下次见除了将法器交与你们。我们还是会奉命缉拿小兄弟的魂魄去阴司的。”

    刘大点了点说道:“理解,你们也是职责所在。你们只管做好这法器就好了,其他事情你们该如何处理就如何处理。到时候你们直接去川蓉师大,横儿会在那读书,也会在那等你们。”

    关横这才想起自己过了暑假就是大学生了,自己都快忘了。而刘大像父亲一样记着这些琐碎的事情。

    马向阳拍了拍胸口说道:“还是那句话,你们放心,重新锻造鬼王冠是何等的荣耀,我们会竭尽全力做出一件极品法器。”

    牛前进待马向阳说完,拱手说道:“话不多说了,我兄弟二人告辞了。”

    关横礼貌地鞠躬回礼,刘大也是抱拳告别。

    客套完毕,牛前进和马向阳带着刘大交与他们的鬼王冠,走出鬼王冢教堂,步入一片虚无,消失不见。

    此时已接近黎明,身后鬼王棺材被蓝色幽火烧成了灰烬,整个鬼王冢教堂空无一物。

    关横搀扶着年老体衰的刘大走到了鬼王冢教堂门口。

    乌云变得稀疏起来,闪电和雷鸣也已消失,东方的天际露出了日出前的鱼肚白。

    临近清晨的风,清冷无比。

    这次锦里之行也告已终将结束。

    关横看着衰弱的刘大,关心地问道:“师父,您的身体没大碍吧?咱们赶紧去医院吧!”关横知道师父的身体状况很不好,而且左臂又断了,但眼下也只能如此寒暄一句,催促刘大尽快离开这里去寻医生。

    刘大若有所思地看着东方,没有回应关横,他好像是在享受着清晨的凉爽清风,这也许是他最后一次这样看日出了。

    关横说完望了望云端下黑压压的松树林,之前的从松树林通向这里的石阶早已消失。

    关横忧虑地问道:“等下咱们怎么下去。”关横说完,想起从这跳下去的叶静,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刘大看着东方,轻声说道:“不急,鬼王冠给我注入的力量还有些剩余,够我们离开这里。现在我有些话要给你说说。”

    关横连忙应道:“师父你讲。”

    刘大接着说道:“你父亲因为在镇魂幡施了玄术,损耗了有限的玄力。而你母亲并不是玄界之人。他们的命魂估计不会准时地回到肉身。”

    关横知道到这问题的严重性,命魂不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回到肉身,就意味着死亡。关横有点着急的问道:“我能做什么么?”

    刘大说道:“你放心,你父亲做事向来周密。他应该是算准了距离和所消耗的玄力。命魂虽然不能准时回到肉身,但也不至于死亡。只是他们身体会受到极大的损伤,你父母可能需要花很长的时间调理。”

    关横问道:“我去哪里可以找到他们?我好去照顾他们。”

    刘大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但这不是你该着急的,你父母修养好后,自然会来寻你。你需要做的是,在他们寻你之前,你要好好活着。”

    关横点了点头。

    刘大接着说道:“你的寿命已经终结,地府判官是不会允许你活在阳间的。日后你会遇到诸多凶险,我是帮不了你了。按说我们大梦师应该看破生死,遵循地府秩序,死了入地府等待审判是我们应该有的觉悟。”

    关横依然没有说话,继续点了点头。

    刘大继续说道:“可你不一样,你是鬼王夜叉转世。夜叉的过往和未来我并不清楚。你的父母不惜损耗自己的寿命保你存活,之前四眼蜘蛛也是舍命助你,除了爱和忠臣的原因,我觉得肯定还有其他的缘故。所以你的命很重要!也许你还有其他的使命。”

    说到这,一句“你的命很重要!”深深触动了关横。

    关横有些激动说到:“我的命重要?那师父您的命就不重要么。我知道您用了寂灭术,时日并不长了。还有阿布和我父母的命也很重要啊,你们没有必要为了我做那么大的牺牲。如果你们都死了,我自己存活又有什么意义。”

    刘大知道关横心性善良,但他并没有安抚关横什么,接着说道:“关于你的身世,你模模糊糊地大概知道了些,虽然你可能还有些不清楚,很多复杂的事我解释不清,但我也没时间给你多讲什么。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变为强者,早日与你的父母相聚,然后了解所有前因后果。在这之前你不能死,无论是地府阴差拘拿你的魂魄,还是其他玄门中人找你的麻烦,你都不能死。”

    关横点了点头。

    刘大接着说道:“你的魂魄之所以能归位,全是因为鬼王冠。虽然你自身的玄力被冰剑封存着,但你不要想着如何拔出那冰剑,待那两位阴差将法器炼成,你好好运用,借助它安身立命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关横点了点头。

    刘大说完,再次望了望东方的鱼肚白。

    刘大忽然语气一变,顿时严肃起来说道:“关横,你跪下!”

    关横不明所以,但师父让跪,他很顺从地跪了下来。

    一般这种情况下,师父都会将毕生绝学传于徒弟。或者告诉他一些无上玄法。这是弥留之际师父给自己徒儿的礼物,也是师门的一种传承。

    关横也是如此想的,因为电视里很多是这样的桥段。

    刘大正声说道:“我,大梦师一门一千九百九十九代传人刘大,正式宣布将大梦师第二千代传人关横。。。。。。”

    说到这,刘大声音停顿了一下,好像是在蓄力宣布结果。

    而关横则等待承接刘大的衣钵。

    此时东方的鱼肚白终于显露了红色的明日,朝霞顿时渲染了缤纷天际。

    一道霞光照向了教堂门口的关横和刘大。

    刘大正声接着说道:“将大梦师第二千代传人关横,逐出师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