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雨夏故事(下)

    更新时间:2018-03-09 16:18:45本章字数:3048字

    这时,一个多么耀眼的温暖时光,有温暖的阳光,有迷人的花香,有相互拥抱一起的恋人,也许,尤里高中真的是一所充满热情的校园。

    一身碎花吊带连衣裙,扎着马尾辫,一身淑女范,正是校花,安雨夏。

    安雨夏不论字啊学校的成绩优异,在学校的人缘也好。

    缘分,这种东西说来就来。

    那日,得知黄晟竹是转校生的她,更加的想进一步的了解这位同校同学,几乎都是安雨夏先主动的,两人从陌生变了熟悉起来。安雨夏几乎都会给黄晟竹带来好吃的,整日都会和黄晟竹在一起,这自然就在学校传开了。

    很开,校长找到了安雨夏,说:“安雨夏啊,我想你应该知道我找你来的目的吧!”

    “校长,我知道,您要怎么处理都可以,只要不开除黄晟竹同学……”安雨夏急忙说

    校长似乎很无奈的作了推眼镜的动作,叹气说:“看样子,你是真的不知道黄晟竹的背景啊”

    “校长,您这是什么意思?黄晟竹是个转校生,背景都和我们一样……”安雨夏急忙说

    “他是校懂事的儿子……”校长看着一脸伤心的安雨夏

    “你这么聪明,应该能明白我说的话,这所学校等于就是黄晟竹开的,以后,他也会继承校懂事的一切,你还不懂么?”校长也很无奈地叹气

    “所以,我被开除,是上面的意思?”安雨夏伤心说

    “安雨夏,我这次也帮不了你……”

    “肖校长,您爱过么?”安雨夏问他

    他顿时被这么一问,竟发现早已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谢谢您这些年的照顾”

    安雨夏不回头的就走……

    “这就是你为我好的条件?你就会仗着你是校懂事,随意开除一个你以为要高攀你儿子的人……”黄晟竹暴戾的生气

    看着自己儿子这般伤心,他也依旧坚持他的想做的,很霸气的说:“你是我儿子,这是改变不了的,将来你也会继承我所拥有的一切,我不予许你交一个毫无背景的女人……”

    “那我走”

    黄晟竹毫不给他面子的说,眼神充满着敌意。

    “你是不是以为我这一辈子都要仰仗你活着啊?”黄晟竹早已被他的行为所激怒

    “有本事你就自己生活啊”黄晟竹的父亲说着

    两人对视后,黄晟竹就夺门而出。

    黄晟竹最后还是找到了安雨夏,安雨夏收留了黄晟竹,两人正式承认关系。

    安雨夏很喜欢唱歌,却被开除后变了一番摸样,只为赚钱而活。同样的太过于单调,在黄晟竹的眼里,这一切都不是他想要的生活,每一次争吵,两人最大的来源都是一个钱字。当然,钱是很重要的。

    “是,你看看现在,我和你,都不到十九岁,怎么生活?怎么有资格在说什么谈恋爱啊?我告诉你,这一切根本就不是我黄晟竹过的生活……”他很不甘心的说

    “你可以选择放弃啊,既然在一起这么痛苦,那就不要在一起了,何必呢?”安雨夏难受说

    黄晟竹看着本身就因为工作的原因拖累的她,他也发自心疼,走近她,紧紧的拥她在怀里。

    “雨夏,我们还是放弃现在的生活吧,我们回到学校去?”

    安雨夏微微推开了黄晟竹,奇怪问:“可是,我们哪来的钱?尤里是不会要我的”

    “谁告诉你,我们要回尤里了?我们直接去大学……至于,钱,我,来想办法……”黄晟竹紧紧的拥抱着安雨夏

    他不知道现在的想法是不是一种错,但他这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

    时间过去的很快,两人成功的进到了他们所期待的大学,更幸福的是两人能在同一个班。

    她没有问他钱是从哪里来的,又是用什么方式,能让她和他在同一个班级的。至于还有好多好多的话语,她都选择不问。因为,这是她偷来的幸福,要好好珍惜……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年他二十,这年她二十一,他和她同居已有三年之久。

    这一天,她告诉他,她怀孕已经有了三个多月,问他怎么办?黄晟竹一语不发的坐在阳台上,抽着属于他的香烟,吐着属于他的哀愁。这时,他忽然想起了在法国的一位前女友的话,那位前女友说,如果我怀孕了,你会不会让我打掉?

    第二天,他不顾安雨夏的伤心和难过,硬要安雨夏打掉这个孩子,安雨夏在手术室里,面对着刺眼的白炽灯,懵然,安雨夏仓皇的从手术室里跑了出来,在廊道上来回难受的黄晟竹,被安雨夏的行为吓到,边追边喊着。

    就在这一天,黄晟竹被白色轿车撞到,路边哭泣的安雨夏,怔住了脚步,忘记了哭泣,忘记了呼吸,她就这样的惊着。

    转眼间,就变成了黄晟竹被急忙推进手术室的场面,安雨夏伤痛之际,却无可奈何输给了钱字上。

    等到黄晟竹父亲来的时候,安雨夏早已绝望的坐在手术室的长椅上,电话里,黄晟竹的父亲没有怪安雨夏,只是要她的一句话,这一句话是决定黄晟竹的父亲来的关键,那就是要安雨夏离开黄晟竹。

    “进去有多久了?”中年男子看着她严肃的说

    “一个小时”低沉的说着

    “现在我人都已经来了,你就可以你刚才在电话里答应我的事了……”

    “我能不能等他出来?”含泪看着黄晟竹的父亲

    “你难道还不明白么?这些就是现实,我能给他的,不是你所能给的,你认为我这是在看低你或者有意为难你也好,重要的是我让你明白现实是怎么样的,这才是我这次来的目的”句句拒绝她的心意

    “穷人和富人之间的差异很重要么?”

    说着,安雨夏就站起来,双眼被泪水冲刷着泛红,这是他能看到一个女人绝望的眼神。

    这个问题,他没有回答,因为他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个安雨夏,就真的消失了无影无踪,而那黄晟竹也不再有什么历史可以翻看的。

    安雨夏最后,还是带着童话来到了孤儿院,当童话见到这和安雨夏长得很像,不过眼神都倒像极了那个黄晟竹,她不用问就知道。

    “她已经四岁了?”童话问

    安雨夏摸着小竹头,笑着说:“是啊,都已经四岁了”

    童话看这被叫着小竹的男孩,没想到,她这么爱黄晟竹,连孩子的名都是黄晟竹的含义。

    “既然这么爱他,当年为什么要离开呢?”童话不解问

    “因为现实……”安雨夏看了童话一眼

    “钱的问题”安雨夏说着

    童话却没有话说了,她也是输给了钱,才到安雨夏家中住的。这一点,安雨夏没有考虑到童话的感受,再看过来的时候,童话已经杵着不动了。

    “我不是故意提你的伤心事,我也不过是这个输在钱字上的一个佼佼者而已”安雨夏把手搭在她的肩上

    “我知道”

    看着小竹的开心和玩耍,童话再望着安雨夏脸上的幸福,童话突然也跟着笑了,这倒被安雨夏抓住了,边看着自己的儿子,边说:“怎么?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

    “能看见你笑就是开心的事啊”童话调情说

    “我怎么感觉你不是一个高中生啊,反而也越看越是四十岁的心里和思想问题”安雨夏说

    “那你还得感谢能有我这么一个蓝颜知己啊,不然你这些苦找谁说去啊……”童话双手抱后颈说

    “是啊……真的很谢谢你,童话”安雨夏认真的说

    童话被刺眼的阳光照着双眼睁的有些勉强,一个错觉的幸福盯着安雨夏,说:“你也不用太过于伤感,我知道,你的这些痛苦,与其说是别人给的,倒不如说是自己给自己的,你当年要是没有主动,现在也许就不会这么痛苦了……”

    被童话这么一说,安雨夏觉得自己真的无话可说了。

    童话又笑了,拍了拍安雨夏的肩膀,说:“你啊,就是太过高冷了,你现在有了小竹不是也挺幸福的?就是……”

    “就是什么?”安雨夏感兴趣问

    “你这双肩膀已经担起了很重的重量了,我在想,黄晟竹这人,的确该教训一下。”童话开玩笑说

    “其实,他不记得我,挺好的,毕竟曾经我给过他那么痛的一段过往……”握着水瓶说

    “瞎说,我看,也许你的故事可以得到圆满,毕竟,小竹也需要……”童话越说越让安雨夏感受到她的话

    总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在围绕着安雨夏,正是童话的那一番话。

    “刚才小竹这么哭着你都不肯带他走,是不是又和钱有关?”童话赤裸裸问

    “你问的还真够直白”安雨夏无奈说

    “我怕我问的不直白,你还真不会告诉我”童话走着

    “现在我真的听不会心疼你的,因为一切都是你自己给自己的”童话再说着

    “是不是发觉从小教你东西的我一点都没有了当年的风范了?”安雨夏说着低着头

    “这个问题是你问的,自然还得你自己给你自己答案……不过,我觉得,还是把小竹带回姑妈哪里,毕竟哪里才是你该靠岸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