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雨夏故事(下)

    更新时间:2018-03-09 20:00:00本章字数:3441字

    听过安雨夏的故事后,童话既然会想起了那个她不想提起的名字。

    还在翻开日记,脑子里,似乎好多往事就在昨天一样。

    如今再也没有想生活的含义,只是心里很不甘心,特别是在看见小竹的那一瞬间,她突然觉得她和小竹相比起来,她还算是好的。

    她心里的执念更加的打在她的身上,她一定要找到他。

    夜未央

    黄晟竹望着舞台上的目光早已空空如也,安雨夏再也没有来,薪酬,也不见她来拿。

    突然,黄晟竹深深的闭上眼。刚好被走进来的童话看见这伤情的双目。

    “你也会伤心啊?”童话故意刺激他说

    “是你啊,今天怎么有空来?今天是周末么?”黄晟竹自言自语起来

    童话只是淡笑着,对着他指着身后的鸡尾酒。

    “我可是有一段时间没有来你这了?怎么不见你再来我学校啊”童话喝着酒说

    黄晟竹这次看着她的眼神有些变了,微微深唤一口气,童话见他这样失魂的样子,最是不像平时的他。

    “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你这个小屁孩,知道男人和男孩的区别么?还在这瞎说”黄晟竹指着她说

    接下来的话让他更加无地自容了,童话呵呵一声。

    “意思你是告诉我,这世界上的荷尔蒙都是假的?还是……只有你有啊”童话盯着黄晟竹

    “你一个女孩的说这些做什么?不好好学习做什么不好,非得来酒吧?”黄晟竹嫌弃说

    “我来这是请你和我去个地方啊”

    “去哪儿?”手拿抹布的黄晟竹靠近她说

    童话则是拿开他手中的抹布, 一手拉过他的手。一路来到他的停车库,指着他的车上,说是让他开车。

    “你要让我去哪里啊?”

    “你开好你的车,到了就知道了”

    “总感觉你话中有话的感觉……”黄晟竹紧盯她的严肃

    顺着童话的指引,两人来到了一所孤儿院,黄晟竹先是一愣,再随着童话的脚步来到了院长的办公室。

    “院长,能不能把小竹叫到这里一下?”童话礼貌的说

    “童小姐,又来看小竹了啊”

    “嗯,还麻烦您了”

    “没事”

    黄晟竹至始至终没有说话,小竹一看见童话站在哪里,就跑过来,紧紧的抱着童话的小腿,黄晟竹被这样的一个男孩震住了。

    “他叫小竹,四岁,安雨夏的孩子”童话说着看他

    黄晟竹紧紧的盯着这个叫小竹的孩子,再看着童话的脸色,黄晟竹的眉间就多了一丝遐想,他眉间都竖起了一个川字。

    “童姨,妈妈怎么没有来呢?”小竹问童话

    “妈妈今天很忙啊”

    小竹这才转过身来,抬眼就望着紧紧盯着自己的大男人,小竹越斜着头看,黄晟竹越是紧盯不放,然后,变成了小竹有些害怕他的的感觉,小竹紧紧的揪着童话的裙边。

    “没事,小竹,他没有恶意的”

    听童话的话,小竹才放心了一些。

    “你叫小竹?”黄晟竹小心问

    小竹先是得到童话的点头,才回应他,“嗯”

    “你,就是带我来见他?”黄晟竹这才看着童话

    最后,黄晟竹回到车里,整个人就不对劲,童话看了主驾驶的他,敲了敲他的车窗,说“我自己打车”

    黄晟竹需要一个答案……

    一路狂奔到童话给他的地址,一辆平凡的车辆进入高楼大厦停车场。

    这一系列行为,却被一个熟悉的人看到了,他摘掉墨镜,想要叫住他的时候,他却飞奔了走离停车场。

    “先生,你不是你能进的,你再这么硬闯,我可要叫保安了……”拦着他的人说

    “我找安雨夏”

    经理却被他的眼神震慑住,经理只能说:“那好,你先在大厅等着”

    “安艺人,有人找您”

    等一身艺人装的安雨夏高跟脚踏在这地板上,他刚好转过身,她也刚好止住,想要转过身。

    “你就这么怕我么”他低声说

    安雨夏和服务台的人员都没有说话,静静的画面。

    “我从来不知道你真的会走艺人这条路……你是不是觉得我真的记不得你了?”黄晟竹句句深情

    安雨夏没有转过身,而是站在哪里,泪水就在他说完你是不是觉得我真的记不得你了时落下。

    黄晟竹绕到安雨夏的前面,看见安雨夏的泪水,黄晟竹只能搐搐眉头,难受强忍,缓缓拉过安雨夏的双手,他看见她手背上的泪,他知道,这是她压抑很久的痛苦和这些年的委屈。

    “你知道,我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你哭”他一手揽过她入怀

    他能感受到安雨夏的颤抖和几乎没有力气的发泄,她只能这么哭着,毫无保留的哭着。

    “现在,能跟我走了么?”他深情的看着她

    “这一次,你放心,不会再有什么困难,也不会有什么要放弃对方的选择”黄晟竹紧紧的拥着她说

    最后,两人还是来到了最初定情的地方,有些人有些事,早就不想说了,对于黄晟竹就是这样的。

    他说:“当年你没有打掉孩子,是为了什么?”

    安雨夏低着头,没有说话,黄晟竹看着乌云,再说:“其实,事情都过了这么久,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对我的好,我都记得,我也从来不敢奢求你会用小竹这么的方式来记得我”

    说到这,安雨夏就说:“小竹是个意外”

    黄晟竹转过身来,安雨夏和他对视后,说:“当年,你出车祸,我答应你父亲离开你,我带这样的一个肚子生活一段时间,我也想过要打掉它,可是,时不时都会想起你,想起你的人你的名,我硬逼我一定要把他生下来,这样我才不会那么伤心”

    “现在你还伤心么?”黄晟竹看她

    “从得知你的地址后,我去了哪里,叫着你,又被你调戏,你说你不认识我,还说我是看你长的可以才刻意打听你的的,从那一刻起,我就忘记了伤心是怎么写的,因为,还有小竹需要我……”安雨夏句句戳心窝

    “如果我说我那样是不知道该以什么的方式来见面,你会不会还信我?”他依旧看着她的脸说

    安雨夏没有说话,这让黄晟竹显得更加悲凉。

    “知道么?从我醒来的那一刻,见到的是我的父亲,我就知道你已经离开了我”黄晟竹痛苦的连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好

    安雨夏能看出他的痛苦,她又何尝不是?

    黄晟竹继续看着安雨夏不肯面对他的事实,心里难受也不会有半句表现的意思。

    “我这些年,想了很多,痛了很多,想,为什么当年我和你在尤里高中就告别了相遇,痛,为什么当年我会拿着我父亲的五十万让我们在大学完成了学业,最后,也是这五十万,让你离开了我,而我,也失去了你”黄晟竹的话让安雨夏很震撼

    “你的钱,是你向你父亲借来的?”安雨夏此刻面对他的脸

    “实话是,偷来的钱,又以黄家的背景,让我们安全在大学完成了学业,不过……不说那些了越说也不过往事”

    黄晟竹的话和脸色看起来就想要放弃这些一样,安雨夏好像在想什么,而黄晟竹此刻正深情的看着她,他不是因为她给他生了个儿子才变的这么好,而是看见了小竹他才知道她这些年的委屈和痛苦,原来是没有地方,而他总是带给她痛苦。

    “你的意思,是觉得开始就是一个错误?”安雨夏抬眼和他对视

    黄晟竹一脸伤心的看着她,哽咽的样子,难受的让他没有办法说出话来。

    就在安雨夏准备掉头的时候,黄晟竹哭着说:“我不知道要怎么挽留你……”

    他的那些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让安雨夏觉得她也是有错的人。看着转过身不舍她离开的黄晟竹,脸上早就布满了伤心的泪水和脸色的抽搐。

    “我没有资格说我还爱你,还忘不了你,我更加没有资格来说我们重新开始,因为,从开始到现在,我,黄晟竹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连禽兽都不如……我,呜……我”

    黄晟竹难受的喉咙都再也吐不出一个字来。

    “黄晟竹”

    安雨夏喊着他的名字,他怎么可以这么容易就跪下来,怎么可以让她这么伤心。

    “你怎么能这么让我伤心,你就不会狠心一点么?”

    安雨夏揪着他的衣服说,黄晟竹看着陪同他一起痛哭流涕的安雨夏,他一手抱过她,紧紧的。

    “除了这个拥抱,我还能做什么呢”好失落的话语

    “如果,如果……机会就摆在你的面前,你会不……”

    还没有等安雨夏说完,黄晟竹就深吻着安雨夏的唇,他的行动,比说的更要管用,他早已看透了电视剧的那些,早已不相信有什么能比过他一直深爱安雨夏重要。

    和安雨夏回到了安雨夏的家,童话和安雨夏的母亲,顿时就觉得不对,安雨夏既然带回来个男的。

    安雨夏二话不说,就是当头一跪,这一跪,黄晟竹更是难受,也跪了下来,没等安雨夏说话,黄晟竹就负荆请罪,说:“伯母,当年我就是雨夏保护的那个人,现在我就跪在您的面前,您做什么我都不会出一声……”

    安雨夏的母亲眉间一出,狠狠的就是给黄晟竹一个巴掌,“你这个混蛋,你把我女儿害的这么苦……”

    “姑妈……姑妈……”

    童话这么一叫,安雨夏和黄晟竹都看向了童话。

    经过童话的一番大调解,他们才坐下来详说当年那些年少不知痛的往事……

    故事讲的很久,最后,黄晟竹说会在这个月正式娶安雨夏,不谈往事只谈彼此都还深爱着。

    送走黄晟竹和安雨夏后,家里就只有童话和她的姑妈。童话打开了很久都没有用的电脑,忽然间,就在她转身无所事事的时候,滴滴声响来……

    不知道你还在不在?(……)

    你最近好么?(……)

    今天,我在这看完了日落,你此时在做什么?(……)

    童话急忙扔掉毛巾,敲起键盘……

    都过了这么久,你还记得我?(油菜花下)

    滴滴……

    问这话不是不希望我忘记?(……)

    都近凌晨了,你还不睡觉?(油菜花下)

    这就要睡,就看见你的简讯……(……)

    那你早点休息吧(油菜花下)

    对方没有回音,童话就只是有点失落,然后就转过身……

    你最近还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