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消失还是痛苦

    更新时间:2018-03-23 20:00:55本章字数:2503字

    木思双手抱胸前,视线注射在花园里的一竹子上,似乎,竹子的那份分节就是和她走路的是一样,感觉是远的,又感觉到很近,摸不着只能远远的看着。

    浩瀚哲看着这样惆怅的木思,是他认识她这么多年,唯一见过她这么哀伤,和那说不出来的无奈。

    “木思…”

    他走过来,木思依旧对着他浅笑着,就是这样的笑没有了往日的温暖,他总感觉木思的笑带着深深的恨。

    “你也喜欢竹子么?”

    木思微微回过头,看了浩瀚哲一眼后,就浅笑着说:“喜欢已经是过去,是在木家的时候,现在的时代已经变了,不再像它这么纯洁了”

    “这是何君心种的,她也喜欢竹子”

    木思心里辗转,然后,微微开口:“你娶她是不是因为她长得和我有一丝相似的原因?”

    浩瀚哲知道木思一向就很会看穿人,在木思的面前,浩瀚哲永远是赤裸的。

    浩瀚哲掏出烟盒,木思微微转过眼来,浩瀚哲娶打火机,吐了一口烟气。

    “你又会在意我么?”

    “你我加起来都是过八十多岁的人,往事还能提及么?”

    “木思,你当初是不是嫌弃我没有钱,才选择和他结婚?其实,这些年,我一直都想要你的一个亲口回答。”浩瀚哲掐灭烟头

    木思看了浩瀚哲手中的烟头,从兜里伸出一条当年两人的定情手链,木思一脸镇静地说:“在你的眼里,什么才是爱情?你能估价爱情的价值又在哪里?如果你能告诉我,我想,我也能告诉你。”

    “爱情?我现在早已不知道爱情这两个字还对我有着什么触动心灵的温暖,所以,我没法告诉你。”

    “何君心,是一个值得相信的人,更是值得把你一生交给她的人……”木思紧瞄着他的疑似异常的的眉头

    “你不会真的不爱何君心吧?”木思再次问

    “我说过,我对爱情早已不再执着,你又何必纠结于一个问题呢?”

    木思一笑,眼神却掠过更多的让人看不透的心思……

    第二天,何君心顺利产下男婴……

    “君心,你这是又何必呢?夫妻间吵吵闹闹是正常的,当年,我和你爸还不是这样吵着过来了?”何君心的母亲说这

    “妈,您根本不懂……现在……”她看着身边的男婴

    “我有他就行了”何君心笑着

    “孩子,你妈妈是过来人,我又怎么会不知道你和浩瀚哲的事情,只是,你不要说妈妈我多嘴,你细想,为什么突然木思在这个城市这么多年都没有露面,他丈夫一死她就来到了浩瀚哲的身边,难道,你一点也不怀疑?”

    何君心的母亲这么一点,何君心摸着孩子的手顿了顿,她在这一点上,还真是没有想到,当时也只是为了安胎,又想着木思丈夫的死,自己完全没有注意到木思以什么目的到浩瀚家。

    “妈,您给我准备一下,明天,我要会哪里”

    木思看着抱着婴儿的何君心,木思一敞开心笑,说:“恭喜,孩子还好么?”

    “你希望我孩子好么?”何君心另眼相待她

    木思只是一过笑,然而,浩瀚哲这才走下来,望着何君心手中的孩子,固然就说:“如果是男孩就叫云端,女孩就叫佘曼……”

    何君心看到这样的浩瀚哲,让何君心更加的觉得自己和孩子的不重要,何君心走近浩瀚哲,镇静地说:“你是不是很不欢迎我和孩子回到这里啊?”

    “我说过了,你怎么说我都无所谓,难不成你说的我都要一次次回应你,这样都会造成大家不要的麻烦……”

    木思也是第一次见浩瀚哲这么说着何君心和何君心带来的孩子。

    浩瀚哲,还是秘密地让人去调查何君心是哪天生的孩子,顺利还是不顺利……

    其实,浩瀚哲不想让何君心知道,自己其实很在意她和她腹中的孩子,对于木思,浩瀚哲觉得自己没有什么要说的,当年他穷没有能力帮助她,现在他有这个能力,不论怎么样,他都不会让她流浪,至于,童杰的话,让他迟迟不敢忘,他也不敢问木思,是不是来这里就是为了报复?

    何君心看着木思在花厅院,静静地修复着她也种了的竹子,何君心走近一看,说:“没想到,我的知音竟是一个搬来我家住的外人。”

    木思放下手中的小锄头,站起身子,面向何君心,依旧以待人都是为善的微笑,说:“浩瀚夫人还真是会说话,把一个客人当成一个外人,也是在常理间,只是浩瀚夫人不会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来这里吧!”

    木思的话和此刻木思的眼神,让何君心都有一些失措的表情,何君心知道,自己的弟弟撞死了她的丈夫,自己又怎么会逃的过木思的调查。

    “你在威胁我?”何君心说

    “我木思还真的不会威胁任何人,只是想让那人知道我的用意,免得让她对我这个外人有些怠慢。”

    “你一直等着的就是我生产的这一天?”

    “何君心,路还很长呢,还得慢慢过,而我,就是陪着你和浩瀚哲走着的那个人,会一直活在你的心中”

    木思的话越说越可怕,何君心心里产生着可怕的念头,她总有一种被木思看透的害怕心里。

    “我只是一个娱乐圈的小明星,我不想和谁产生恩怨,如果有,那么,我会选一个日子还。”

    “记住你说的话,不过,我还想提醒你,我之所以等把孩子生下来,无非就是想让浩瀚哲能在老的时候有个依靠……”不等木思说完,何君心就阻拦

    “你又何必这么着急呢?他这么爱你,把你的孩子当成他的孩子养,吃的穿的用的,哪一件不是上等的流行?我的孩子不过注定是个被遗弃的”何君心说

    “我不会一直让你这么的幸福的下去,我要让你看看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木思就擦过她的身侧,站在楼梯间的浩瀚哲,只是能看见两人的不和谐,但自己也听不到她们的对话,看着何君心的皱眉,他很无奈却从不会表达,看着木思一脸的忧伤,他更加的心疼,他也曾过问自己,自己对于何君心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感?

    如果是真的爱情,那么让她为自己生下孩子,他都应该觉得很幸福,而不是这样的说不出来的不安,如果不是真的爱情,那么,自己对于曾经的恋人,为什么又有一种陌生的感觉?

    随着日子一天的过去,很多事情都比不上时间的摧残,都已经过了六年,这时,木思的孩子已经十岁,何君心的孩子六岁。

    何君心这六年来,过的都是提心吊胆的生活,她一直都要活在自己丈夫和别的女人的世界里,但那只是两年前的,她的丈夫和这个女人在一起,就在他们当初结婚的那个新房里,做着龌龊的事,从哪里后,她一直等着木思的报复。

    从搬出来的那个时候,她,何君心早已和浩瀚哲恩断义绝,而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地址会被木思再一次查到,同样不久后,也搬来了这里……

    何君心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弟弟早在当年木思丈夫死的时候已经死掉,还傻傻地以为自己的弟弟还活着,而她从来不知道木思会是这样的一个女人,直到那天木思抓住浩瀚云端,站在天台上,就要跳下去的那一刻,她才明白,自己离开后,浩瀚家发生了什么,也知道了自己弟弟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