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选址鲁王宫

    更新时间:2017-12-11 21:49:11本章字数:6639字

    自从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吓坏了一个人,她就是鲁王朱檀的生母郭宁妃。郭宁妃是朱元璋最宠爱的妃子,安徽濠州郭山甫的女儿,地位仅次于马皇后之下,是贵妃中的第一人。她居住在位置在皇宫的西北角的华荣宫内。

    这华荣宫共分为四进院落,后面还有个不大不小的花园,结构紧凑,曲直相间,气氛各异。花园中有古华轩、旭辉亭、抑斋、遂初堂、竹香馆、萃赏楼、延趣楼、三友轩、耸秀亭、碧螺亭、符望阁、玉粹轩、倦勤斋等,雕梁画栋,错落有致。

    此时,郭宁妃躲在自己的宫里害怕得不得了!她来来来回回的在屋内走过来走过去,心想:皇上的脾气自己是最了解的,整个皇室中皇子共有二十多个。这回,自己的儿子朱檀杵逆了皇上,一定会让圣上怀恨在心。说不定皇上一怒之下,收回了檀儿的封册,夺回他的王位,那檀儿的命运可就惨了!儿子失了势,自己在这嫔妃如云的后宫里还有什么依靠?

    “皇上驾到——”随着华荣宫门外高一声、低一声的呼号,说曹操,曹操就到,郭宁妃知道朱元璋一定是来兴师问罪的,她吓得浑身打哆嗦,“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喋喋不休地为儿子朱檀求情:“檀儿有罪,都怪臣妾管教不严,皇上,您要惩罚,就惩罚臣妾吧!”

    朱元璋一看,赶紧扶起郭宁妃,一起向书房“三友轩”走去。此轩,迎面就可以看到“三友轩”的匾额挂于屋内,它取自于《论语》里面的一句话:三人之行必有我师焉。走进屋内里面摆放了一些古书籍,是华荣府内的难得清静雅致休息的场所。

    两人相互扶持着坐在罗汉床上,丫鬟小翠早已端上两杯冲泡好的“香山竹叶茶”。朱元璋一边品着茶水,一边望着闷闷不乐的郭宁妃,笑着说:“哎,爱妃把朕当成什么人了?朕那能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再说了,朱檀是朕的皇子,是我们的亲生儿子,朕能舍得处罚他吗?”

    郭宁妃还是不信,她战战兢兢地说:“檀儿,檀儿有罪,都怪臣妾管教不严,皇上,皇上真的不再计较?”

    朱元璋摆了摆手笑笑说:“不计较了。朕今天来,确实有一事想和爱妃商议,你看,檀儿已经长大了,该去封国了,可是在鲁国的宫城还没有建呢?”

    郭宁妃心想:“皇上好端端的,怎么想起来给檀儿建宫城了呢?”

    朱元璋接着说:“通过钱唐抬棺上殿这件事,朕也发现,檀儿已经长大了,都快赶上朕高了,也有自己的思想了。按照本朝规定,亲王十五岁就要到自己的封国就封。檀儿如今已经十二岁了,应该给他建个宫城,好让他早早的到封国去过自己的生活。”

    听到这里,郭宁妃一颗悬着的心这才落了地,说道:“圣上确实不计较小事,臣妾执掌后宫,理当做表率。”一直不好意思为檀儿封国之事求与皇上的郭宁妃,心想:檀儿这回因祸得福,王宫这回有着落了!

    朱元璋说:“嗨,早该给檀儿安排好封国之事,说不定他就安心了,可能就不会再参与刑尚书钱唐的事情!过些天我便安排让他和刘伯温一起到鲁国,勘探一下宫城的地势,选好地址,马上开建。”

    郭宁妃眼泪还没有擦干,就已经笑成一朵花,她边端起茶水递给朱元璋,边说:“刘伯温确实会看风水,他看好的地方,风水一定很好,一定能保佑檀儿国泰民安,福寿绵长!”

    第二天早朝一过,朱元璋便亲自撰写祭文,让“诚意伯”刘伯温带领朱檀到曲阜祭祀孔子。

    刘伯温身为一代文臣,自幼饱读儒学经典专著,对孔孟圣人推崇至极,尤其对天文地理、兵法数学,更有特殊爱好,经过潜心钻研揣摩,已十分精通。他以神机妙算、运筹帷幄著称于世,故人称“刘诸葛”。

    这一天,刘伯温陪着朱檀、带领着一班人马来到了位于邹鲁大地的鲁国封地,开始为朱檀选定宫城。

    鲁国因自古被称之为“圣人之地”。他们早早赶到,首先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祭拜至圣先师——孔子。于是,朱檀跟着刘伯温来曲阜孔庙,五十七代衍圣公孔讷早已为他们准备好了祭品,其中包括有牛、猪、羊三牲,有干果、盐、芡米、菱角等笾豆。衍圣公孔讷陪着鲁王朱檀举行完了祭孔大典,并向孔子塑像行三献礼,典礼结束后,又在诗礼堂向朱檀讲诉了一些关于孔子施教的故事。

    朱檀自小在金陵城读书,学过四书五经,这次初到圣人之地,加上之前对孔子思想的崇敬,便下定决心长大后要践行儒家所倡导的仁义礼智信,当一个百姓拥戴的好鲁王。

    之后,他们又来到了邹县孟庙,同样以隆重的礼节祭拜了亚圣孟子——他曾经是刑部尚书钱唐为之敬仰的圣人。

    随后,“诚意伯”刘伯温便开始了自己此行的任务,为鲁王朱檀寻找一方城府之地。

    刘伯温带着鲁王朱檀,决定就在他这块“东方圣人辈出”的地方寻找王府。他们在鲁王分封的山东南部二十三个县来回奔波,选了好几个地方,刘伯温看后都不是很满意。

    这天,刘伯温和朱檀来到了位于曲阜和邹县之间的九龙山脚下,远远望去,只见九龙山连峰九座,逶迤如龙,由北向南横卧在邹鲁圣地之上。其山又因北依九龙山,南与朱雀山遥遥相望,东、西有卧虎山、玉皇山拱卫,陵前有“白马”二泉,为白马河源头,完全符合中国传统风水学的“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四神方位,整个片区居高临下,向阳濒水,藏风聚气,一派皇家气派。

    “诚意伯”刘伯温看到九龙山的山形地势,诸神拱卫,神气缭绕,感觉到真是龙兴之地。于是,他对身边的鲁王朱檀深施一礼,说道:“鲁王有福,此地真是天造地设的好地方,堪称难得的‘风水宝地’,鲁王府不设在此地,真是一大损失!”

    朱檀也高兴地说:“本王看着这里山势秀美壮丽,是个难得的佳地,既然‘诚意伯’有意在此选址,我也同意在此修建王府,诸位有何异议?”

    随行的大臣们纷纷赞成此举:“山川形胜,这是绝佳宝地!”

    但是,刘伯温突然像发现了什么,他用手遮住眼帘,向山上望去。大家随着他的眼神,看到在半山腰中,隐隐约约有一座小庙,一股黑色的污浊之气,正从那里冒出。

    刘伯温说:“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走,咱们看看去,看看是何方妖孽在此作怪!”

    朱檀一听有妖怪,感到十分好奇,也嚷嚷着要一起去。刘伯温怕对年幼的朱檀造成不测,不同意让他去,说道:“这可使不得,这深山之中,不知道有什么妖孽,怕对王爷不利,还是先不要去了。”

    但年幼的朱檀好像一点都不害怕,那里肯听的进去刘伯温的话,只是嚷嚷着:“我偏要去看看,小王还从来没有见过妖怪呢!有你们这么多人,怕什么呢?”

    刘伯温想了想,走到侍卫中喊来一位年轻的卫兵,让鲁王和卫兵相互换了一下衣服,又在三的叮嘱鲁王不要说话,大家才慢慢朝山上走去。

    他们来到山半腰,看到一座庙宇,门楣上写着三个字“伏羲庙”。门虚掩着,刘伯温一招呼,士兵们就列队闯了进去,站满了院子和小庙的各个角落。看到没有任何的动静,刘伯温和大家才慢慢走了进去。

    原来,这里确实是一个很小的“伏羲庙”,房间里面只有三间屋宇,一所空荡荡的院子。正房的明间里,塑着伏羲和女娲的神像。东边有一座炼丹炉,炉火正旺,地上摆满了一堆坛坛罐罐,盛着各种矿石。一个身材高大的老道士正在敞开大氅,挥舞着一把大芭蕉扇,对着炼丹炉扇风,他一边扇风,还一边念念有词。整个房子已经被熏得乌黑,那烟雾顺着窗棂冒了出去。刘伯温他们在山下看到的妖气,正是从这儿冒出来的。

    在这乌黑的房间里待的时间久了,大家伙儿才慢慢看清这道士的脸面,只见他满脸横肉,一身杀气,丝毫不像个清静无为、仙风道骨之人。

    刘伯温也是精通道术之人,想听听他说的什么符咒,道士嘴里竟然叽哩哇啦的,一句也没有听懂。于是,刘伯温走向前去,向其施礼并开口问道:“请问这位神仙,您在这九龙山里多少年了?”

    这时,身为假道士、元代济宁道达鲁花赤的安檀听见有人给他说话,停顿半响,说道:“贫道在这里已经一百多年了,具体是多少年,山中不知岁月,我也说不清。”

    刘伯温又问:“前朝是什么朝代?现在又是什么朝代?”

    道士说:“前朝是大元,当朝时南明,哼,明什么明?分明是——”

    刘伯温步步紧逼:“分明是什么?”

    道士看出来者不善,摇摇头,不再说话。

    刘伯温笑了笑,说:“既然神仙不说话,那我们比试比试法力。”

    道士问道:“比什么?”

    刘伯温说:“我们比试‘阴阳占卜’,看谁大。”

    道士想了想,点了点头。

    两人净手待干后,各取三枚铜钱,将三枚钱币合扣在手心,意念集中在所测之事上,两掌虚空,随意摇动几下,不要使钱漏出,然后双手分开,将钱散落在地上,让钱币自行滚动。

    道士出现三个阴面,意为老阴。

    诚意伯出现一个阴面、二个阳面,意为少阴。

    道士又爻一次,出现三个阳面,意为老阳。

    诚意伯再出一卦,出现二个阴面、一个阳面,意为少阳。

    此举最后,“诚意伯”胜利,安檀被击败。

    刘伯温一把抓起道士的手,此手竟是老茧纵横,似有千钧之重,这哪里是一个道家之人的手?

    刘伯温问道:“你是谁?从实招来!”

    那道士更是不搭一句话,使出一招恶虎掏心拳,朝着穿着龙袍的士兵抓取,那士兵来不及躲闪,一下子被扑倒。大家立刻涌上来,待看士兵的伤情如何时,众人扶起他来,竟然没有了呼吸!

    等大家再回过头来找道士时,道士已经闪身出了屋门。外边的士兵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在庙内消失,落荒而逃,消失在茫茫的森林之中!

    众人都纷纷虚惊一场,看着身旁安然的朱檀,说:“真是好险啊!如果不是刘大人早有预见,鲁王爷恐怕就遭到毒手了!”

    刘伯温让士兵们洒扫庭除,将院子打扫干净,在道士的床下,找到了一套元朝的战袍,大家猜测可能是一个蒙古战将,兵败之后藏身山林,躲在这座伏羲庙里,靠假装道士蒙混百姓,骗取钱财。

    刘伯温派士兵放火烧了这座小庙,便和鲁王朱檀与众大臣一起从山上下来。此时,已是落日时分,刘伯温让大家再回过头来,看着九龙山上,但见云蒸霞蔚,玉宇澄清,分外清明,哪里还有半点污浊之气!

    此次,刘伯温陪着鲁王一起选址九龙山为鲁王朱檀的王府,胜利凯旋而归,随后大家兴高采烈的赶回南京应天府金陵城中复命。

    次日早朝,拜见皇帝朱元璋。

    刘伯温说道:“回禀圣上,臣奉命为鲁王选址王府,发现在鲁国之地位于曲阜和邹县之间的九龙山脚下,远远望去,只见有一处山脉连峰九座,逶迤如龙,由北向南横卧在邹鲁圣地之上,在此有一块圣洁之地,此乃山形地势,诸神拱卫,神气缭绕,理应龙兴之地,非其他君王所能独有,是鲁王之王府的绝佳之地!” 

    朱元璋听后,却并不高兴,问道:“刘爱卿所说的九龙山,离兖州府有多远?”

    刘伯温说:“大概有七十里地。”

    朱元璋说:“刘爱卿,你是个明白人,你们想把王府建在山上,完全错了!”

    刘伯温一脸疑惑:“请圣上明示!”

    朱元璋说:“你应该知晓,朕之所以要分封诸王,是为了封邦建国,以屏卫王室。兖州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从大禹时代就有兖州,为古九州之一,号称‘九省通衢,齐鲁咽喉’,这鲁王府还是应该建在兖州城。”

    刘伯温赶紧叩头,说道:“臣知罪,这些天光想着找个风水绝佳之地,竟然把圣上分封诸国的初衷忘记了!白白浪费了这些时日。”

    朱元璋把手一挥,说道:“刘爱卿的心血没有白费,这邹县九龙山四神方位齐备,山形地势绝佳,可以用来作为鲁王的王陵啊!”

    刘伯温紧张地心情一下子放松了,赶紧说道:“圣上英明!”

    朱元璋笑着,点了点头。

    这日,朱元璋兴致所起,来到郭宁妃所住的华荣宫内。郭宁妃走出楹门,行跪安之礼,低头说道:“臣妾恭请皇上圣安!”

    朱元璋扶起爱妃,两人相识一笑,一起步入玉粹轩。

    说起这个玉粹轩,屋顶是绿色琉璃瓦件饰檐、脊,其余铺黄色琉璃瓦。轩内隔为三室,南称得闲室,北为佛堂。室内有通道可北通竹香馆。

    郭宁妃不慌不慢地为朱元璋倒了一杯“香山荷叶茶”。顿时,香气扑鼻。在玉粹轩的周围,朱元璋此时谈起了修建鲁王府之事:“现我檀儿日渐长大,勘察一处王府圣地,选址在兖州城,兖州是兵家必争之地,理应肩负拱卫王室之职。朕还为檀儿选好了王陵,就在邹鲁的九龙山上,派谁去监督鲁王府的建造呢?爱妃可有好的人选!”

    郭宁妃有些犹豫,谨慎地说道:“陛下,臣妾无权过问朝中之事。”

    朱元璋说道:“这是家事,但说无妨,朕就想听听你对此事的意见”。

    郭宁妃这才说道:“谢陛下,臣妾觉得派舍弟武定侯郭英去督造,定能不负陛下众望。”

    朱元璋笑了:“这舅舅为外甥建造宫殿,自然是不遗余力,朕以为可以。”

    郭宁妃幸福地笑着,开始为皇上捶背。

    不久,武定侯郭英便接到圣旨,命其前往兖州为鲁王朱檀建造鲁王府。

    就在武定侯前往兖州为鲁王建造王府的时候,郭宁妃还是心存疑惑。这天,趁着朱元璋早朝过后,郭宁妃来到了御书房前,像往日一样给朱元璋砌茶倒水。

    “爱妃,一早前来,有何事禀告?”朱元璋心想,是不是郭宁妃又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了。

    “皇上,这几日,臣妾一直在想,明朝建都也已多年,该是确立太子人选的时候了。”

    “是啊!一晃皇子们都有了自己的封地,是该选皇太子了,爱妃可有合适的人选?”朱元璋一边批复着奏章,一边看了看郭宁妃。

    “臣妾觉得,皇上该把所有的皇子们聚集起来,来一场舞文弄墨的比赛,请刑部尚书兼讲读官钱唐和“信国公”汤和监场,皇上也可过去视察,比赛得胜者即为皇太子人选,此举公平公正,皇子们也不会有任何异议。”

    朱元璋一想,不错,近年来皇子们纷纷从教与各位太傅,成绩如何自己却不知晓,来一场文采的比赛,正和孤意。于是,当即下旨,定于下月月初举行“文采”比赛,请各苑的公公转达。

    春晓清明时分刚过,一场声势浩大的文采比赛开始了。这天皇子们和评委老师们一起步入皇子大本营讲堂。

    首先进行的是“古诗接龙”环节:皇子们纷纷在各位老师那里抽取写有古诗上句或下句的古诗,并完整的把这首古诗背诵下来,对此诗的作者和作品的年代做一个详细的解释。

    第一个抽签的是朱标,他是朱元璋的长子,但性情懦弱,遇事不敢勇于担当。

    朱标慢慢悠悠地穿着一身红色常服,腰跨玉带,头戴乌纱折上巾,脚蹬黑色皮靴,走到讲读官钱唐处,抽取了一首宋代名家王安石的《元日》,题签上就一句:千门万户曈曈日。

    朱标拿着题签,想了一会,慢悠悠地说道:“全诗应该是,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作者是宋代的大诗人王安石,这首诗是描写春节除旧迎新的景象。”

    钱唐和汤和点点头,觉得朱标解释的还可以。但是,却感觉朱有些文弱,身上多些书卷生之气,继承皇太子,还是有些欠缺。

    接下来,皇四子朱棣走到汤和那里,抽取了一首范仲淹的《渔家傲.秋思》,题签上也只有一句:长烟落日孤城闭。

    朱棣想了半天,却不知道这个长烟和落日有什么关系?此诗又出自于谁的诗句。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他看到了坐在自己身边的皇十子朱檀。朱檀一向才学过人,诗词歌赋无所不通,便悄悄地叫过来自己的书童,替自己给鲁王朱檀递过去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承蒙皇弟文采过人,还望帮为兄一下,此诗该如何解释。于是便把自己的题签抄写给朱檀,希望他能帮自己一下。

    朱檀接过纸条,看到朱棣的题签,探头看见自己的师傅钱唐正对视着自己,心里犹豫不决,他怕太博猜出这其中的事情,再者又觉得朱棣是自己的兄长,不帮感觉不好,心中徘徊了很久。朱棣见朱檀迟迟不肯回复,又见钱唐和汤和一直望着他,气急败坏的朱棣走到汤和面前生气的说道:“这游戏我不玩了,谁会谁,谁在这玩!”说完,气冲冲地夺门而去。

    朱棣走后下一个该鲁王朱檀抽取题签,正巧,朱元璋下了早朝过来巡视。朱檀拿着题签不慌不忙地,看着那首自己很熟悉的诗句,走到太傅钱唐和汤和面前,行了一个拱手之礼,便细致的把这首白居易的《长恨歌》,认真地做了一番解释:“各位太傅,这首诗是唐代诗人白居易的一篇代表文章,名曰‘长恨歌’,它讲述了唐玄宗与杨贵妃宗贞不渝的爱情故事。”随后,朱檀不慌不忙地把这篇古文完整的背诵了下来。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承欢侍宴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金屋妆成娇侍夜,玉楼宴罢醉和春。姊妹弟兄皆列土,可怜光彩生门户。······九重城阙烟尘生,千乘万骑西南行。翠华摇摇行复止,西出都门百余里。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花钿委地无人收,翠翘金雀玉搔头。······归来池苑皆依旧,太液芙蓉未央柳。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泪垂。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西宫南内多秋草,落叶满阶红不扫。······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渺间。楼阁玲珑五云起,其中绰约多仙子。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肤花貌参差是。······回头下望人寰处,不见长安见尘雾。惟将旧物表深情,钿合金钗寄将去。钗留一股合一扇,钗擘黄金合分钿。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临别殷勤重寄词,词中有誓两心知。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在经过一轮轮的塞选和比赛,钱唐和汤和看到朱檀这样的才学横溢,便一致的建议选朱檀为皇太子。朱元璋在看着皇十子的功课学的如此的扎实敦厚,也同意钱塘和汤和的意见,定皇十子为待定太子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