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章 美女是疯子

    更新时间:2017-12-07 09:50:25本章字数:2457字

    自从两人莫名其妙的被这个神密的美女带到这个地方后,两人都不曾想过自己会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明目张胆绑走,起码唐安觉得没人有胆这么对她。

    “喂,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你不会是贩卖人体器官的吧?”

    两个穿白大褂的人走进来,在美女的示意下拿出一些医用的检查仪器。李四被强绑上血压带,他一紧张就把某年某月看到的人口失踪事件带出倒卖人体器官这事来。

    唐安比他好不到哪里去。先前在小巷子里生龙活虎的她此刻是四肢发软无力,动弹不得。

    “你给我们用了麻醉剂,可我明明没看见你动手,你是怎么做到的?”唐安冷凝了一双眼,直直盯着美女,恨不能在她身上挖出两个洞来。

    “呵呵。”美女笑得花枝招展还若无其事踱步到他俩面前的长桌边,“干公安的果然是警觉性高。”她一手轻拍了那个让两人陷入此地的名包。唐安突然双目放光,惊道:“是那块板砖!”

    “你有毛……”病字还没从李四口里呼出,美女就接下道:“你真是聪明。”

    “……”真是板砖!

    李四和唐安不可置信互对一眼后,异口同声说道:“你绑错人了,快放开我。”

    “不,不,不!”美女依旧笑如春风,手指在两人之间摆动,“检查结果怎样?”

    “两人一切正常,没问题。”白大褂回答她后立即出去,房子里又剩下相互瞪视的几人。

    李四觉得自己的霉运在今天一次爆发了,极不甘地说:“两个肾必须给我留一个,我还没娶老婆呢。”

    “白痴!”唐安到了这里就没有美女是她同行的想法了,再见美女对他俩的态度,绝对是什么组织在预谋搞事情。

    李四今天没捞到好处还要贡献一件重要零件出来,而且还遭到旁边人的白眼。他顿时就来火,用力偏头冲唐安吼道:“就是你多管嫌事,到这里还不安份,待会要摘肾就先摘你的。”

    唐安真后悔刚才在巷子里没一把扭断这家伙的胳膊,现在竟对她大呼小叫的。

    “啧啧,你们第一次配合就这么带感,接下来的任务就好办了。”

    美女尽讲些莫名其妙让人费解的话。李四和唐安从听她开口说第一句话起到现在,已有些习惯她的出人意表了。

    一间二十多平方的房子里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一人站着,两人有气无力瘫倒在椅子里。侧边一块大大的单反镜面玻璃映出房间里表情各异的三人。

    雪白的墙面被灯光照得有些刺眼,明明没有审讯的气氛却让唐安警惕不已。自己和旁边这个白痴的个人信息对方一清二楚,难道她想让这个白痴和自己搭档去破坏什么?

    “放心好了,我可不是什么坏人。”美女很敏锐捕捉到唐安对她的防备,于是很友善地对他俩来了一句。

    “有几个坏人会说自己是坏人的。”李四接下美女的话,他太了解坏人的本质了。

    “我是‘无翼’的人,现在你俩是我的人了。”

    是在开玩笑吧?李四斜眼瞥了下目无表情却暗暗忍耐的唐安,“你看上她就放了我吧。我皮糙肉厚又游手好闲,还长得、长得可以,不过不是你好的那种。”

    “‘无翼’是什么?”唐安懒得理李四这泼皮无赖,直接瞪着美女问。

    “这是个组织,而且是国安下属机构成立的,是秘密为国家服务的。”美女很简明扼要解释了一下,可听到李四耳朵里就像美剧里面那些被迫卷入FBl的狗血故事一样。

    好半天唐安才从惊愕里回过神来,不阴不阳笑道:“你这组织是国安的下属机构,我怎么没听说过?”

    “都说了是秘密为国家服务的,你听不懂吗?”李四话落就立即遭到唐安一记刀眼。

    美女虽然像看戏似的看他俩人你一言我一句的争锋相对,却还是不忘提醒他们:“你们现在已别无选择,只有跟我合作了。”

    “我要请律师,我有人身自由权的……”李四急忙高喊。

    “李四于2017年某月某日在步行街抢劫,抢得价值两千万的多功能传感仪一台。”美女突然打断他,口里蹦出一串让李四目瞪口呆的数字,“按我国刑法规定,你所犯数额之大应该判个什么罪自己最清楚吧?”

    两千万!李四怔得连嘴巴都闭不拢了,这可是赤裸裸的栽赃陷害啊,他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么值钱的板砖。

    美女眼波一转对上对上唐安,“还有你,你如果想被更多的资料文件淹没就等着吧。”

    顿时房里的气氛紧张到压抑起来。那美女嫣然的笑容里竟然泛起一层寒意,“你们都保持沉默,我就当默认好了。”

    不是混吃就是等死!李四愤然转向唐安,简直把她当成祸害自己的扫把星了。

    唐安千思万想要摆脱的现状竟是以这种方式出现,这是嘲讽她吧?可偏偏她无力反驳。

    几秒后,美女笑得更加灿烂,“欢迎两位加入‘无翼’组织,我叫英招。”

    “英超?你老爹把全英格兰的球星都作为你名字了,真是俗气。”李四好笑一个美女竟起这样奇葩搞笑的名字,想必她老子也是一个神经兮兮的人。

    “白痴,是英招。《山海经》里的保护神。”唐安真想打开李四的脑袋看看,他那里到底有没有装脑子。

    “确实是保护世代和平的保护神,可不是什么球队喔。”

    “切,开个玩笑活跃下气氛不行吗?”李四白了一眼瞪他的唐安。

    英招似乎很喜欢看这两人争执不休,好像这样就能让两人更加了解对方似的。李四性子圆滑跳脱,唐安冷静谨慎,这两人一动一静的配合极具张力,又能互为补充,对于执行这项任务是不二人选,也是唯一的选择。

    “好了,我说的任务你们都听明白了吗?”英招美女始终笑得炫目,可听她讲话的两人却是瞠目结舌,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圈套里。

    怪不得她老爸给她起这么个蠢名字。她有家族遗传的幻想症吧?李四最后只能以这种说辞来解释他所听到的天方夜谭似的任务。

    他侧过头望着沉默是金的唐安,问道:“你是不是也觉得她在讲故事或是在发神经?”

    李四虽然没个正经,可唐安这回也觉得他说的话有道理,他俩面对的就是一个故弄玄虚的疯子。

    什么乘坐时空仓返回过去,收集已经失传或找到有历史意义的宝物带来现代……这种美其名曰的保护古文化还不如说是在异想天开。

    “《寻秦记》你看得走火入魔了……”李四叹息这么美好的女子竟是疯子。

    美女英招也不恼,只是对着两人颇为无奈的点头,“也对,以你俩的性子是不会相信的。”

    能信你才有鬼!两人几乎同时想到这点。

    “那还是先带你们去看看时空仓吧!”

    房间门打开,进来两名彪形大汉。他俩不由分说提着还全身发软的李四和唐安,要往那个有时空仓的方向去。

    疯子,她一定是疯子!拿着板砖说是价值两千万的狗屁传感器,现在又要带自己去坐什么时空仓。如果真有这玩意,也轮不到他李四来坐啊,现在只有霉运当头轮到他头上。

    今天谁遇到英招,谁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