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5章 我要息壤

    更新时间:2017-12-10 18:00:00本章字数:2333字

    倾刻之间,黄土地已看不到原来的一丝一迹,它被汹涌浑浊的洪水一层一层冲击淹没在天地相交之处。

    狂风裹挟暴雨为洪水增加声势,天地因一片浑黄而失色,仿似刚才所见到的碧空万里只是自己想像出来的。

    飞升到高空中的唐安绕是再镇定自若,但在大自然疯狂发怒的状态下亦是惴惴难安。

    前一刻还在半信半怀疑中惊叹,此刻已在如梦似幻的半空中飞翔。唐安和李四终于肯定自己已经身处在上古时期了。

    刺激他俩眼球的还有满天遍野翻滚的大洪水。他俩所在的城市每到汛期也会河水泛滥。原本清澈平静的河水会在一夕之间拔高到堤面,且浑浊不堪。

    可这种就在眼前爆发的灾难他俩还是头一次直面。不仅如此,唐安还发现那疯狂盘旋的飓风正在朝时空仓逼近。

    “快看,是禹。”能遇到有圣贤之称的大禹,李四难掩激动。下面那滚滚而至的洪水也令他异常期待——圣贤的大禹将如何治理它呢?

    唐安顺着他暗闪光芒的眼睛望去,却暗自惊心。她处在高空,下面的情况一目了然。

    禹正带领一群人往山的高处跑去,可这场洪水和暴雨却非常迅猛,很难保证山高处也是安全的。

    至少唐安感觉从那山上冲下的泥土是越来越多,可能随时会来一场山体滑坡或泥石流之类的灾祸。

    高处俯瞰,唐安看见在山侧有一道小峡谷,拐过这峡谷后竟有一片开阔之地。低矮广阔的地势正好可以将洪水引流,又能减缓水速,而且山背面有一片长有植被的小坡。

    身后有狂暴的飓风,身下是疲于奔命的古人。不容唐安多想,她骨子里扶弱安良的因子瞬间猛涨。一个俯冲,时空仓就朝禹所在的山上冲山。

    突然俯冲的动作让豪无准备的李四摆出了个四脚朝天的姿势,顿时就看见了擦身而过的山沿。

    “啊……要撞上了。”惊叫声中他看见下方不远便是大禹的脑袋。

    突然而至,降临在自己头顶上方的盒子竟可以飞起来!禹抬头惊骇一怔,顿时便欣喜若狂。

    “嗨……”朝着禹挥手打招呼的李四尽量露出和善的笑容,他怕突兀的自己和时空仓会吓了这位人文始祖。

    唐安按住屏幕上的扩音键大喊:“往这边来,跟着我。”

    “啊啊啊……”一声声惊叹不止的那些人绝对以为他们头顶上方的盒子里坐的是神仙,神仙现在正带着他们到安全处。

    浑浑噩噩中一边高呼“天神降临”,一边紧跟时空仓的氏族人类在李四眼中就是蒙昧未开的原始人。他和唐安的出现正附合了这时期的盲目崇拜英雄和神鬼的文化。

    别说这些人,就连禹也是异常激动地跟在后面。

    穿过峡谷直冲广阔平原的洪水终于放缓了速度,但汹涌之势仍是猛烈。

    刚喘息平稳的那些人就立即拥到时空仓前,跪倒便拜,口里还念念有词:“天神护佑,天神护佑。”

    李四的一只脚刚踏出时空仓就被这浓浓的崇拜之情熏得飘飘然。

    “嘿嘿,别、别……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他小声说笑确有几分是真。想他在日新月异的网络时代也没拜过什么明星,更没被别人所崇拜过。在这却被众人抬升到了“神”的地位,他内心难免会心虚不安的。

    “请问两位可是来助我治洪的吗?”禹大步从人群后走来,声响如洪又目光灼灼望着他俩。李四硬生生把这句问话听成了肯定句。

    “……治洪?!”内心无比激荡又起伏不平的李四一怔:自己这个样子像能治理洪水的人吗?

    “嗤!”果然,唐安在接到他眼珠子两边乱转的信号时的冷笑声证明了他自己的判断,而且禹也注意到他甚感为难且游离的眼光。

    “禹受大舜之命治理泛滥不休的河水前曾与父亲鲧祭拜过天神,你们……为何此时才来?”禹略有责备和怀疑的语气顿时让李四和唐安头脑发懵,素来好狡辩的李四一时哑口无言:难道他想来这里?

    “父亲说,息壤能挡洪水。”禹像苍松一样立在他俩面前,配上他伸手的肢体动作,“能把息壤给我吗?”直接把李四和唐安逼退一步。

    息壤!李四咋听还以为自己耳朵又出幻听了。

    “我要息壤!”这回他听明白了,禹对他俩是势在必得。

    唐安疑惑,睁大眼望李四:那是什么东西?

    “啧啧。”鼻子一动,李四叹气又摇头,“息壤是神话故事里一种能自己生长,永不耗减的土壤,你让我去哪里拿给你啊?”

    “……”唐安木然,突然感到自己的脑袋竟比不上一个混蛋的思路。

    “嚯嚯……”刚才还在崇拜他俩的众人纷纷起身,一双双眼晴闪动幽暗之光,面上露出难言之情。

    “你不是禹嘛,鲧的儿子。”敏锐地感到大家情绪的不对劲,李四拍马屁的说:“只有圣贤的大禹才能治理泛滥的洪水,这是历史注定的。”

    这是在嘲讽自己吗?李四话完,禹就在自己族人的眼光里感到了质疑的成分。“我是禹,不是大禹。天神不愿交出息壤还要挑拨禹和大舜的关系,你们到底何意?”

    治洪水不是你的使命吗?而且还是父传子的使命。更重要的是我根本没息壤啊!李四满脸一副不关我事很欠揍的表情,真真让禹眼角抽动要喷火。

    “啊……哦……”奇怪的惊叹声在空气里抖动,不过这时不再是崇拜的声音,而是转换成失望乃至憎恨的抽气声了。

    “呃……”这下轮到李四嘶声震惊了,这群上古人也太现实了吧!一旁的唐安立马也对他投以“你干的好事”的表情,那凶恶的样子和上古人如出一辙。

    “有没搞错,没有息壤是我的问题吗?”双肩一耸样子颇无奈的李四凑近一身冷气的唐安,悄声说:“他们翻脸比翻书还快!”

    “哗~!”

    因为李四的表现实在差人意,那群上古人已在禹的示意下将他俩围在了中间。个个瞪着不友善的目光,把好心带路而被当成神的两人当做了如洪水一般的凶神。

    真是白痴,在这种原始社会末期,人就是最重要的生产力。如果每发一次大洪水就淹掉一半人口和农作物,那还有夏朝的诞生吗?

    “……真没息壤这东西?”就在上古人不断聚拢时唐安轻声问出了心中的疑问,李四以不可思议的目光望着她,半天才说:你都不看故事书的吗?”

    “我是这种闲人吗?”如果有时间看这种杂书她就不会无聊到发疯地去追这个抢板砖的混蛋了。唐安看李四的眼神比上古人更凶狠了一些。

    两人的无聊争执引不起禹的兴趣。他透过他俩,双眼落在了他们身后那个怪异又神奇的盒子上,细细观察一番后,蓦然指着他俩狠声说:“你们不是天神,是三苗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