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6章 差点祭河伯

    更新时间:2017-12-11 18:00:00本章字数:2561字

    头仰朝天。天空是平静之后的淡蓝,柳絮一般的云丝丝缕缕飘浮。可脑后却是刚刚引流而来的奔腾河水。耳边响着河水呼啸的翻滚声。李四四肢被数人高高抬起,晃荡中他已经吓得全身发软。和他同样被人架起准备祭河伯的唐安挣扎无果,脸白得像张纸,两眼黑漆漆望着李四。

    “唉!”轻轻的莫名一声突然从李四的脑袋里窜出,他都快死了谁还在玩他啊?

    “你唉个屁啊,你到底是谁啊?”

    “你忘了自己是谁了吗?唉,你快想起来吧。”

    李四惊恐望着唐安。她鼓着一双灯泡似的眼睛眐着李四,明显是怀疑他已经吓得神经错乱开始胡言乱语了。

    不是她在和自己说话,难道自己又产生幻听了?李四悲催地想:自己竟然要被这些野蛮人扔河里去淹死了,真是太没天理,太没王法了。

    慌张焦急之间李四大叫:“不要啊,我有办法治理洪水……”

    顿时,准备扔他俩下去祭河伯的人停在了原地。一个个,一双双瞪大眼睛看他。李四苦笑一声,自从刚才听到那声叹息后,他的脑袋像清醒了许多,原本记忆模糊又久远的映像顷刻间就清晰起来。

    禹在一边斜睨,既不示意他们放下他俩,也没示意继续扔,似乎在等着李四合他心意的回答。

    禹乃以息土填洪水。这出自西汉刘安的《淮南子.地形训》一文中。李四自己也震惊这些东西还装在脑子里,就是不知道用于这些蒙昧的上古人身上有没有用。

    “改堵为疏,清理淤积,开挖河道,引水排灌……”李四一口气说完,心跳得都快蹦出嗓子眼了。

    “放他们下来。”禹终于大发慈悲开口,可望着他俩的眼神既锐利又不置信,“你们到底是何人?”

    “我们、我们是……好人。”想了半天,李四口里蹦出“好人”两字。不仅禹深表怀疑,连唐安都肯定他是脑袋出问题了。

    “我们是好人,不然就不会带你们来这里躲避了,真的。”李四在众目睽睽中露出无比真切的眼神,只差磕头以示真心了。

    禹沉思一会,对着他满眼的真挚之情说:“你们随我回去,照你所说之法治理洪水,如果不行便祭河伯。”

    “……”李四顿时无言,总之在这里动不动就要扔水里祭河神,他俩得赶紧逃才是啊。

    “好啊,那我们坐自己的交通工具行吗?”李四只指望能坐上时空仓,离这位祖宗要多远就能滚多远。

    “押着他俩。”禹一声令下,两人立马被绑的牢实。拼劲挣扎的唐安连脖子青筋都鼓了出来,也没能挣开。李四回眼一望立即放弃挣扎的举动,现在连交通工具都被他们推走了,照这样的步行速度,还是留点力气比较好。

    禹回眸在李四胸前挂着的白银吊坠上停留一阵,不解的问道:“你身上明明有牛头的纹饰,为何却说自己不是三苗族的人?”

    李四低头一看:这个公牛标志的吊坠就是他俩成为三苗族人的证据。难道他能对禹说:自己是生活在一个多民族融合的国度里,而且自己不是苗族人,还是他的华夏族的后人。

    思考片刻,他谨慎回答:“我不是三苗族人,我是好人,好人族的。”

    “有这么个族群吗?我怎么没听过?”禹摆明了是不相信李四的言语。他那畏缩惊怕的样子就根本不像是有大能耐的人,只是他的那个盒子确非凡品,如果有了它……

    “嘿嘿,天下之大岂在江河流域。我是来自……”

    “咳咳。”

    唐安出声制止了李四一说话就管不住自己舌头的毛病,她看见禹狠狠盯着时空仓看的眼光太过热烈且执着。果然不出她料……

    “那你的……这个也是好人族的东西?它是用什么做成的?除开能飞之外还有何功能?”对于自己感兴趣的东西,禹似乎特别好奇又激动,一直板着的脸在这时才有了变化。

    “它是用很特殊的材料做成的,你们这里没有。”唐安直接一瓢冷水泼下,立时让两人目瞪口呆。

    李四张大了嘴巴,两眼抽筋。这女人好死不死的在这个时候多什么嘴,她就没看见禹看他俩的神色简直比洪水还可怕吗?

    如果没猜错,他俩一定来自神秘又遥远的南方部落。难道他们部落的发展已经成为神一般了?

    禹几经变化的眼神让李四惶恐不安,不由又再次咒骂唐安。这女人果然是自己的灾星!

    “大禹,大禹,贤能圣明的禹啊!你是治理滔天洪水的功臣,更是划定九州的王者,天命所归将成为这片土地上的圣贤君王。”望着脸色渐渐变晴朗的禹,李四舔舔发干的嘴巴继续说道:“你的功德将流芳永远,这种无知小女人的话别在意,不值得的。”

    如果唐安的眼光是利刀,那么李四已经被她千刀万剐了。可是,即便她现在真有心将他千刀万剐,他说的也是事实啊。

    禹看了一眼这个“无知小女人”的沮丧之情,对李四投以赞赏的目光,口里却异常严肃呵斥着:“你这个外族人满口胡言,竟敢挑拨我和大舜的关系。要知道我们夏族的首领可是大舜!”

    “不久后你就会接任他的位置,你将是大禹,夏朝的创始人。”

    风中还飘荡着李四的豪言壮语,可禹的内心根本就不能平静。这个莫名出现的外族人竟然说出了自己心底的秘密,甚至还有更为深远的方向。

    真是不能小看他。而且他似乎对自己很是崇敬,不像是要趁着洪水的灾祸来抢占土地的。如果能利用他对自己的崇敬,再加上……禹默默在心里盘算着:留下他俩给自己用比交到大舜手里更有价值些吧。

    “以后你俩就好好跟着我治理河水……至于你说的那些,日后便知是否天命所归了,哼哼。”突然眯了眼狠狠盯着李四的禹,那两声“哼哼”已经是在警告他俩了。

    “当然、当然能……”你不是大禹嘛,就算夏朝不是一个王朝而是一个部落联盟,你也是最有权威的人啊!李四苦闷的在内心呐喊:我不会是见到了山寨的大禹吧?

    唐安虽不是李四这般无厘头乱想,可也觉得这位传说如神明一般圣贤的王太出乎人意料了。

    跌跌撞撞走了几天的路程,李四终于体会到上古人类为生存而付出的艰辛和努力。

    没有食物、衣服、甚至连栖身的地方都简陋得无法形容。好在一路上禹不再为难他俩了,将心和力气都用在了他的族人身上,凡事都亲力亲为。

    “这才是真正的大禹,果然心里只装着天下和众生。”倒在一边休息的李四再一次称赞起禹来,可旁边的唐安却不以为然,“哼,装模作样。”

    “你什么意思?这样不好,那样也不好,你想要别人装什么样才好啊?”连走几天路累得没和她斗上一句嘴,现在李四吃饱有了力气,便大声怒喝唐安。

    “我记得你说过你不相信有夏朝的,”唐安面无表情却两眼有神瞪着他,“而且这个大禹很懂收买人心。他即便在食物不足时也会分给每个族人,可谁要是不经他允许挨近时空仓,他就眼神凶狠,怒骂那人。难道一个金属盒子比他的族人还重要吗?你就不觉得奇怪。”

    认识这个女人来她这次的话最多!李四内心暗忖。他用眼斜睨唐安,“英招让我们来这的目的不就是见证夏朝的诞生嘛,你老年失忆了吧?”

    “……”唐安想掐死他好了,但是他死了,大禹会放过自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