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8章 意味深长的奸笑

    更新时间:2017-12-13 18:00:00本章字数:2664字

    这个侃侃而谈且目光清亮又沉稳的人是李四吗?他不是一个追着板砖跑的蠢货吗?

    唐安目不转睛直视他,目光如两道刀锋一般刮在李四身上。让他不得不停下对商均的讨好。

    转身面对,他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给唐安,“我家传的,你嫉妒啊。”

    “你不是说你没文化吗?”

    “我没文化就不准我爷爷有文化吗?”

    “咳咳,两位能坐下来谈吗?”就在两人剑拔弩张之际,商均满脸温煦杵在他们中间。

    “啊,这位是……?”有别于部落里其他女人的唐安引起了商均的注意。可唐安宁愿看李四做贼心虚的怂样也不愿看商均两眼乱放桃花的傻样。

    “你在这里做什么?”适时出现的禹见到三人挨坐一块很是不悦,死死瞪着商均问。

    “听说你带来了两个治水的人,所以过来看看。”轻轻淡淡一句,商均傲慢得没把禹放在眼里,而是继续打量唐安。

    不是说他整日嬉戏玩乐吗?他也会关心治水的事情?感觉到这两人之间气氛很不对劲的李四偷偷观察,禹是一张冷气飕飕发黑的脸,有种不想见到商均的厌恶感。

    轻佻放荡的商均同样不耐见到禹,口气一转便说:“女娇在苦苦等你呢。”

    “大水未退如何回家。”

    禹成亲之后就接下治水任务,开始了十三年的治水工作……

    想到这点的李四和唐安不动声色一对眼:我们要在这里陪他治水十三年?!

    这可不行。李四一想到自己连老婆还没有就要留在这里陪原始人便惊慌起来,“治水,我们治水去吧。”

    禹被他拖着就往外走,唐安更是没与他唱反调的配合,起身就跟上。留下的商均惊得半天都没闭上嘴。

    “不能唯我用,就得被我毁!”低狠的一声从这位二世祖嘴中喷出,商均的形象彻底显露。

    被拉出来的禹才短短惊喜了一瞬就立马被李四的惊天想法震住。久久无法冷静的禹忍不住狂喜:这两人果真比息壤更有用!

    环顾四下,大家都在忙于应付下次洪水,对于禹惊喜若狂的神情无人注意。

    情急之下拉走禹的李四脑子里还是一团乱麻,他屏气凝神试图冷静。而唐安则眼晴四处观望,只有尽快找到时空仓才能离开这里,此时距离禹平定天下洪水,成为部落联盟首领还早着呢。

    自古黄河几经改道,要治理洪水就得知道山水的动向,只有绘制出地图辨别地势走向,在黄河淤积处清理淤积,在山口狭窄处开凿让洪水能顺利通过,水往低处流而引入大海。

    根据目前事态的紧急性,治水只有先从部落附近地区开始,逐渐扩展到其它各地。只要禹掌握治水的关键要领,剩下的事情就不需要自己陪他了。

    李四一经想通便迫不及待要动手,招呼唐安过来,“快来,你画地图。”

    唐安莫名其妙,“画什么地图?”

    李四小声又谨慎说:“中国地图。”

    “你们需要什么尽管开口。”从震惊喜悦中回神过来的禹来到房里,对着他俩说。

    “我们要画图,要……”这个时候是没有纸笔的。李四立马用手做起涂涂画画的动作,告诉禹,“能画出颜色的石头就行。”

    一切用具准备妥当,唐安却坐立难安,她扯了一把李四,小声说:“我们这样做会不会改变历史啊?”

    英招不是让我们见证夏朝的建立嘛,可此时离夏朝的建立还早着,总不能让我们干等吧?不如先逃回去,等到那一天再来。

    唐安已经在李四闪烁的眼神里读懂他的意思,可自己的担心他是一点都不在意。这种自私的混蛋就是不能指望的。她怒而将手里含矿物质用以画图的石头狠狠砸在桌面上,“嘡……”

    “嗯?”

    禹被他俩的动静惊动。桌上一片碎石渣刺激了他的眼眸,“画不出?还是不想画?”

    本想画好图,讲清治洪方法以求离开的李四蓦然发觉这位大禹真是太超乎想像了。

    阴森森,狠戾,还面目凶恶。这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大禹啊?

    “嘀嘀嘀……”

    紧张压抑的瞬间突然被一阵鸣叫声惊碎。李四慌神中感觉这声音来自自己的手腕,不自觉抬起一看……

    “什么声音……啊!”禹震惊诧异的表情顿时让两人心惊。

    宛如激光一般的蓝光散开成扇形,一副犹如导航图的全息影像正悬在李四的手腕带上。

    图中一处红点正激烈闪烁,而声音便是冲这红点而来。

    呆滞两秒的两人惊觉这应该是时空仓的位置,而那两处不动不闪挨在一起的蓝点就是他俩。

    “你、你……打晕他!”趁着禹失神之机李四喊话唐安。

    什么?打大禹?!唐安即便惊讶可手已经先于思想在行动了。

    眼前风声一动,禹迅速后退。他凶狠露出此二人必为他物的坚决神情。

    “来人……”

    “快打他。”

    管他是华夏始祖,上古圣贤了。唐安只知道如果他叫来更多的人,她和李四是绝对回不去了。

    于是她卯足了劲往禹身体的关节处招呼,逼得禹连连躲避。

    “唰!”唐安到底是经过正规训练的,她抬腿一脚踢中禹的腹部后,又立马一记刀手砍向他的后颈。

    “你没打死他吧?”感觉做出冒犯祖宗而天理不容的李四一下吓傻了。

    “他晕了,但以他的体质要不了多久就会醒来。我们赶紧找时空仓。”唐安喘了一大口气,她把禹打晕也很紧张的。

    两人装成若无其事走出来,还对注意他俩的人说他们奉禹之命要去观察地形,以便应对下次洪水。

    来到无人处,李四立马把遮住的手腕带松开,那副导航图又显示了出来。

    “原来这不是单纯的记录仪,它还有扫描地形导航的功能。”唐安真是庆幸英招给的东西在关键时刻都起到了作用,而他俩离时空仓的位置也越来越近了。

    “快抓那两个治水的人。”就在两人沾沾自喜之时,四处就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这么快就醒来了!李四来不及感慨唐安那一下到底用了多少劲,还是上古人的皮厚实些,他就被唐安拖着跑了。

    “呵呲,呵呲……”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李四明明看见那红点就近在眼前了,可跑近一看,他差点气岔。

    这部落很大,七拐八弯之后竟跑回来了。而且横在眼前的竟是一座比较高大的土房,梁柱都有。

    这里谁的房子?

    “啊,这么巧……”

    刚想谁这个谁就出现了。这是商均的房子。

    时空仓就在这房后。禹算是用心良苦了。

    唐安一把拂开满脸堆笑的商均就往房里冲。不远处喊叫的声音一阵阵传来,紧跟唐安的李四瞥见简均一怔,又立即喜笑颜开。

    “看来你俩得罪禹了,不过没关系,我能保护你们。”

    他这种盲目的自信到底哪来的?李四一阵摇头,以后这天下就归大禹了,他还真是可悲。

    “找到没有?”已经到房子最后面了,再找就是墙外面了。李四急道。

    “你们找什么?”商均也跟着瞎转。

    唐安一言不发拉过李四让他微微蹲下,一个蹲腿就踩着李四跳到了墙上。

    “后面有什么啊?”商均眼见唐安就要翻身跑了,急得在原地蹦跳。

    “在那里,你赶紧上来。”

    翻墙溜门李四算在行,一听唐安的话他立马找受力点,两下也跳上了墙。

    “你、你们……”感觉情况不妙的商均立即大叫:“快来人,他们在这,要跑了。”

    “商均!”一声大吼,整个土房都为之颤抖了两下,禹急奔而来的身影已到眼前,“你竟敢放跑我请来的治水之人,你究竟有何用意?”

    “……”商均惊震之中已看到禹奸诈的笑眼。

    “啊~”李四被禹那声大吼震得身形不稳,就在他栽下之前他也看到了那道意味深长的奸笑。

    不会吧……他栽倒墙下之时发出了很深很深的惊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