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2 迷惑中的两人

    更新时间:2017-12-17 18:00:00本章字数:2359字

    这座城市被一面青山围住,可一到酷夏之日就像个蒸笼一般,把一条穿城而过的河水烤得热气腾腾,而住在它旁边的人家就像在热水里翻滚的饺子一样。

    城市里的建设改造将这座城有了明显的变化。一边是临水而立的高楼大厦,一边是藏在高楼大厦之后,暗无天日的破旧老房。

    其实这些见证了历史变迁的建筑物曾承载了几代人的记忆。李四的父母也是在这样的楼房里生活离开的,他也曾在长长的楼道里疯跑,在飘着菜香的房门前扒着……这样的回忆只有在他出现在这熟悉的楼房前就会像电影片段一样,一一展开。

    他躲着地上暗绿色还发泡的污水,踮起脚尖踩在空出来的几片算干净的地上。热风将旁边的腥臭之味一阵阵刮到他身边,不几秒他周身便笼罩在这阵恶味之中。他实在不明白,这么好的地方干嘛要建个脏乱差的菜市场。

    每次到这里他都要忍不住大骂楼下经营餐馆而改变这栋楼房楼道到楼房后面的超人气饭店,不仅要拐弯到楼房后面,还害他每次都要踩到烂菜叶臭污水。

    “噔,噔,噔。”他快走几步踩上楼房外架着的铁楼梯,飞快奔上了三楼。

    这种旧房的年代比李四的年纪都要大上一轮还有多,以前多为工厂的职工住房。一条楼道上并排着七、八户人家,卫生间公用。能在一片高楼大厦的宝贵夹缝空间里保存到现在,让住在这里的人都感慨不已。当然他们更关心的是什么时候能拆迁得到一笔可观的拆迁费才是。

    “小妹,开门。”里外墙面一色的红砖墙上是一张油漆斑驳脱落现出木板细缝的木门。李四每次敲门都不敢使劲,生怕一不小心就把这张门给敲散架了。

    “四叔,你来了。进来吧。”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开门,神情姿态间却有着超出她年纪的稳重感。

    “奶奶的病好些没?”李四进门揉了下女孩的头,眼里尽是宠爱。

    小妹苦着脸摇头,“刚喝了药,快睡了。”

    “是老四来了吗?”里面房里传来一声苍老无力的问声,还伴了一连窜的咳喘声。

    “是啊,伯妈,我来看你了。”李四赶紧走进里屋,浓浓的药味立即冲进他的鼻子里。

    伯妈是他从小玩到大的一位大哥的妈妈,因为两人关系非常之好,所以在大哥坐牢期间,基本上由李四承揽了照顾着这一大一小的生活任务。

    “老四,每次发病都要麻烦你,真是辛苦你了。”伯妈睡意沉沉还硬撑着坐了起来。

    才五十多一点的年纪头发就全白了。李四都不敢多看那暗闪银光的发丝,每看一眼就是一阵心酸。

    “辛苦什么,要不是伯妈照顾我,我只怕在小时候就饿死了。还有辉哥,他是为了我……”

    “是我没管教好他。唉,也没照顾好你……”轻轻的哀叹声就像漫长的回忆,伯妈慢慢阖上沉重的双眼,陷入自己的思绪中。

    药效来得正是时候。每次聊起这个话题他都要好好安慰她一番,免得她情绪不稳影响到病情。

    李四像照顾自己的亲妈一样轻手轻脚扶她躺下,拉起薄毯盖好。一手伸出在她两鬓间轻抚。

    “小妹,这张卡里有两万块,你拿好了。”李四将自己冒着生死赚来的那笔钱一分不留地都交给了小妹。

    “四叔,你哪来的这么多钱?”小妹清澈的眼眸里对他竟不是很放心一般。

    “放心吧,这是四叔赚的,不是偷的抢的。”小妹纯真清明的注视让李四心里一阵苦笑:如果没有去抢“板砖”他也不会有这笔钱了。于是他要在小妹面前努力的表现得更自然些:“小妹你也要多吃点饭菜了,都十岁了别老一副豆芽菜要被人欺负的样子,我可不想去学校帮你教训人。”

    “四叔,没人敢欺负我,你管好你自己吧。”最不满意就是四叔这张嘴了,正经不过两分钟。除了这点他比自己的亲爸亲妈还关心自己。

    “我每天都有吃肉的。倒是四叔,你眼袋都要掉到嘴巴上了,你该多睡觉才是。”小妹天真的言语像一道酸楚的暖流通过李四的身体。他一手摸着自己的眼框,一手轻拂上小妹的头,语重心长说:“多给自己和奶奶买些好吃的,缺什么,少什么打电话给四叔。还有,这钱千万别让你妈知道了。”

    “嗯,我知道了。”小妹很懂事的点头。

    转眼又成一身空的李四慢慢走下楼。抬眼望夹在高楼之间的天空,内心是百味杂陈。曾经和大哥在这条小街上疯逛的他俩只存在于记忆中,就连曾经广阔的蓝天也只剩下巴掌大。

    迷茫的自己现在更迷茫,走在一片片高楼之中,似乎看不到路的尽头。而身后的路又错综复杂难以回头。“该什么办啊,大哥?”

    仰天一叹,李四不仅在感慨自己莫名的遭遇,又异常怀念有大哥在身边关照的日子。曾经无父母关爱的他和大哥一直被爷爷关爱,大哥还一度迷恋儒雅有学问的爷爷,直说让爷爷做他的爸爸。

    “如果我爷爷成你爸爸了,那我不成你儿子了,那伯妈就成我媳妇了吧?”回想起两人的过往,李四异常沮丧:就凭自己和大哥这脑瓜子想要理解宇宙的奥秘,只怕要等到下辈子了。

    算了,这种深奥的问题他就算抱着电脑不分昼夜地看,也看不明白。或许那个女人可以解释一些给自己听吧。

    手里抱着本一寸多厚的理论物理学书籍《时间简史》,眼晴还聚精会神地盯着面前的电脑,想要在短时间内明白这本书的内容,以唐安目前的领悟能力她自知还是差了一大戳的。

    “小唐认真查资料啊,呵呵,虽说这里也是干公安的,但和你原来坐办公室那会还是有区别的。”刑侦队队长突然出现在唐安身后,看了眼电脑上密密麻麻的文字与宇宙空间般的图片,他哽了一下,“分析案情是好,可还是要实事求是,脱离原则,脱离本质就不太好了。嗯,你也算是警校出来的高材生了,联想丰富是好事,但还是要与实际结合的。”

    “……嗯。”像个工作偷懒摸鱼的员工被好心的老板抓到一样,唐安心亏地应了一声,转身果然看见这位刑侦队长微愠又隐忍的神情。唐安很好奇英招用了什么方法将自己调到这位黑面神身边,还让他非常客气地对自己。

    “唉,你有什么不懂就问好了。”对于自己绰号能吓晕一片新人的事,队长有所耳闻。他还不想吓倒这位号称“分析狂人”的新人。所以唐安在他神色复杂又便扭又委婉中听到了一声叹息。

    “哦……”既然你问了,那我就说好了。唐安调整了一下语态,说:“队长,可以坐时空飞船回去找到那个杀人碎尸犯。”

    “……”目瞪口呆的队长终于明白局长大人给他塞人的意图了:这分明是给他找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