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离开

    更新时间:2017-12-09 14:50:06本章字数:3080字

    睁开眼睛,咦,这是那里,我怎么在医院呢?柴可依怔住了,终于想起来了,前天领完毕业证几个同学一起去云蒙山玩,爬山真是太累人了,也就是在那里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相恋三年的男朋友任浩。想到这里,柴可依的脸就烧起来了,想想就羞。回来的时候任浩开着车,好像追尾了,柴可依猛地坐起来了,任浩怎么了,其他人呢?柴可依伸手就要按铃叫护士问问。这时,好友月月推门进来,看到柴可依坐那,高兴的叫起来:“依依,你可醒来了,吓死我了”。“任浩呢?他没事吧,月月你也没碰着吧,其他人都还好吧?”柴可依焦急的问道。“都没事,我的大小姐,就你迷迷糊糊的,路上睡的那么沉,还坐在副驾驶上,就碰到头了。”月月回答到。柴可依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只要是都没事就好。”可是,"月月说到一半就停下来,心里纠结要不要告诉柴可依呢。 

    看着月月吞吞吐吐的样子,柴可依刚想问她怎么回事,这是门“吱”的一声被推开了,进来一个女人,微胖,中等个,微烫的短发,一身灰色运动装,脚上是黑色的运动鞋。脸上没有着粉黛,看不到皱纹,看上去顶多30多岁。虽然很普通的打扮,柴可依和月月都觉的她给人的感觉是那样的端庄,精干,大气而且有那么的亲切。“你是......“月月问道。”你们好,我是任浩的妈妈方晴。“方晴面带亲切和蔼的笑容,不等他俩说话看了柴可依一眼,接着说:”你是可依?“”方阿姨好,我是“柴可依抬起头看方晴的眼睛。心里想:任浩说的真没有错,他的妈妈真的很亲切。可是这也太年轻了吧,这是多大要的任浩呀。岁月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迹。真是让人那个羡慕呀....

    方晴看着柴可依猛的一怔,鹅蛋脸,大大眼睛,长长的睫毛,鼻梁不是太挺,小鼻子,红红的嘴唇,小小嘴巴。单看五官,除了眼睛其他的都说不上好看,但是整体很是协调,好看。自己都忍不住就要喜欢她了,打住,我是来让她和任浩分手的。她走到病床前,伸手摸摸了柴可依的头,说道:”头好点了吧。““好了,不疼了”柴可依睁大迷茫的眼睛看向月月。“是这样的”月月说,“你们出车祸时,我们第一时间给阿姨打了个电话,阿姨赶来给你安排了病房还交了医疗费”哦,原来是这样的呀。柴可依转头对方晴说:“谢谢阿姨,等我出院了会把钱还给任浩的。”“不用了,今天下午三点任浩要和他的未婚妻飞往美国学习企业管理,我来给他办理出院手续,顺便来看看你,其他的同学他都见过了,你没有醒,时间比较紧等不及见你了,所以让我过来给你说一声”“啊”柴可依直觉的心口一痛,浑身发软。就在这一瞬间,清醒了,不可能,前天我们还在一起,任浩说要告诉他妈妈我们的事情的,还说他妈妈很通情达理,和蔼可亲。和蔼可亲表面是真的,可是现在这么说是她不同意我们在一起了。是不是接下来要给分手费呀,哎呀,不要这么老套好么?不对,和任浩在一起没有感觉他家有钱呀,看看他妈妈这身打扮虽然很是端庄大方,但是也很普通呀,不是说贵妇人都是穿金戴银么?所以任浩和未婚妻去美国上学不一定是真的,他妈妈骗我的吧。先到这里,柴可依也就镇定下来,笑着说:“阿姨,你不要骗我了,任浩没有告诉我他有什么未婚妻呀?他没有告诉你我们的关系么?”“告诉了,你是他同学。他走的急来不及见面了所以让我顺便来看看你好了没,告诉你一声,不好意思,其他同学都见了,就没有来的及见你。你不要介意呀”方晴笑这说方母说的很平淡,好像是一般同学的关系就不要计较了,这是摆明了不承认他们的关系呀。柴可依想自己说什么都无用,任昊不在自己给他妈妈说她们的关系不太合适,人家都这样说了,自己还上辇着扮演小三的角色么,自尊心不允许,父母自小都告诉要自爱,所有的一切都等见到任昊再说吧。想到这里,柴可依倔强的抬起头说:“阿姨,没关系的,我没事,其实你不用来的,你太客气了,我们都有电话的,我也是刚醒,看到在医院我还蒙圈呢,说不定任昊给我打过电话了呢”。“哦,你还不知道吧,出车祸任昊的手机坏了,我还没有给他买,他也是刚出院直接去机场了,到美国会换号码的”方晴笑着说,“不和你们聊了,一会我约了朋友去打高尔夫,小姑娘们再见了”说完就往外面走

    “依依,”月月小声叫了一声,“我想任昊不是那样的人,我们在学校里是也没见他多有钱呀?有时还见过他勤工俭学,她妈还打高尔夫准是骗人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柴可依躺在床上喃喃的说“我相信他不会骗我,想想他言出必行,也不会有未婚妻还来和我处朋友,等见到他再说吧”柴可依闭上眼睛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也是,等见到他,非得问问清楚不可,他敢骗你,我非得骂他不行“”依依,你也别难过,刚才我就想告诉你任浩不知道啥时间出院了,刚才我碰见李乐说他们都走了。等你好了我陪你一起去找他让他当面说清楚。我也看不出他家多有钱,转什么转,再说有钱也是你们自己的,我们也不会要他一分。有什么了不起的,男子汉这点勇气都没有,想分手直接说呀,还把老娘搬出来装迷糊,真恶心。依依,这样的人分手就分手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没有担当的男人,以后也靠不住“柴可依听着月月唠唠叨叨的说着,眼泪不由的流了出来

    方晴走出病房,用手拍下心口,怎么回事,看到这丫头怎么有熟悉的感觉,不会是她的,她不姓柴。方大哥,你们在哪里呀,我都找了十几年了,怎么都是杳无音信,你们是怨恨我么,我也是没有办法呀。任昊,对不起,不要怨恨妈妈,你的媳妇妈妈已经给安排好了,给妈妈五年的时间,到时间还找不到她,我放你自由。

    又住了一天院,柴可依的手紧紧握着手机,心里期盼但又被失望填充,任昊从来不这么长时间不给他打电话,真的走了,连给自己说分手都不屑么?真是的,柴可依心里好恼自己,自己怎么那么不自爱,是不是他觉得自己是个随便的人就离开我呢?不会的,柴可依安慰自己,我们在学校相处两年了,他知道我不是那种人的,他肯定有苦衷的,我要相信他,静等他消息吧

    “依依,快点啦,今天学校让搬出来了,寝室要落锁,我们赶紧去拿东西吧"月月推开病房门喊道。柴可依赶紧办理出院手续,和月月赶往学校,同学们有的在前几个月都找到实习单位上班了,有的在外面租房子找工作,领过毕业证都急匆匆的离校了。寝室里面也就剩下她和月月的东西了,月月是家里面在老家县城给找好了工作,只等着下一个月报道就行啦。柴可依在网上也投了很多简历但都是石沉大海没有消息。因为犹豫要不要考研就没有离开学校,还有哥哥让她去他工作的S城市工作。收拾好东西,他俩对视了一下,原来计划游玩回来,月月就会回家,柴可依会去S城。可是,现在.....月月一直没有敢和柴可依交流任浩的事。看着柴可依无精打采的样子,“依依,你准备去你哥那里么?“柴可依摇摇头,抬头可怜兮兮的看着月月:”月月,我想留下来,留在这个A市,不要说我好么?“”你想干什么?你不会是想等他来找你吧”月月睁大眼睛,“依依,争气点,一天一夜了,他都没有给打电话,就算是电话坏了,借别人的也可以打,你的号码,他不会记不得了吧?”月月看着浑身抖动,低头流泪的柴可依,心就软下了“好啦,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啦, 我陪你。”一句“我陪你”让柴可依心里暖暖的

    离开学校,两个人就赶紧找房子,晚饭前终于把租来的小房间收拾得当。两个人躺在床上,“累死了”月月大嗓门嚷道,“这个月我们就要蜗居这里了。”“也很不错,在我回县城之前还能享受下租房子的生活”柴可依也不理她,眼睛盯着天花板,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住这干啥呢,等他么,相信他,他一定有苦衷的。他不可能离开的,我要去他家找他,放下自尊么,人家都不理你了,你还要上赶着贴过去求他么,这不是我...。找他,两年的感情,就算是分手,也得当面说清楚吧,不辞而别也太侮辱人了吧,两个小人在脑海了交战,柴可依迷迷糊糊就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