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屑

    更新时间:2017-12-20 12:21:31本章字数:3176字

    转眼间,在月月家住了十来天了,已经立秋了,晚上天不是太热,风吹到身上不在是黏糊糊的,感觉清爽多了,但是白天太阳还是毒辣辣的,就是人们常说的秋老虎吧,柴可依和月月白天就待在月月的房间里,月月妈妈喊吃饭她俩才出来,吃晚饭月月妈妈也不让她们帮忙收拾厨房,“去玩吧,就这点活我一会儿就干干。”柴可依觉得可不好意思,天天饭饭张口,就像个寄生虫一样。回到屋,打开邮箱,所有的简历都是石沉大海。应届毕业生本来就不好找工作,柴可依都是应聘的大公司而且都是很高的岗位,肯定是竞争的人很多,他们的要求也会很高。好的工作公司看不上我,不好的工作去上班自己心里觉得不如意,真是高不成低不久。是不是自己太眼高手低,从新改变就业方向,可是好点公司不缺跑腿打杂的人,对外招聘都是岗位比较高的。

    这可怎么办,自己要拿着简历一家一家跑着过去找么,真不行就到店铺里面给人家当销售员,她们逛街的那几天,看到好多的大学生在那做营业员,从基层做起积累些经验也行。柴可依不由的叹一口气。转眼间又是中午了,月月不在房间,柴可依就去厨房准备帮助月月妈妈做饭,刚出门口就传来月月嫂子在数落月月:“天天也不知道帮妈干点活,妈妈每天还去地里干活,你来到家就吃吃喝喝睡睡,还在带个人回来让妈妈多伺候一个人。”月月嫂子压低声音不客气指责月月。柴可依听到这,赶紧退回来钻到月月房间,坐在床边,心里有点难过,自己怎么那么傻,月月家有嫂子,自己在这让月月为难……,夜里和月月说下,明天走吧。

    一会儿,月月推门进来,柴可依看她眼睛有点红,故意装成没听见她们的谈话:“月月,怎么啦?”“没事,和我嫂子拌了几句嘴。”月月笑了一下说,“有了嫂子在家就不自由了。”“别这样说,你和你哥你爸天天在外面,嫂子陪着你妈妈,你们也放心。还有你侄子在你妈妈面前闹着,你妈妈才不会感到孤独。你看看我妈多想和我哥他们在一起。”“所以说呀,你不要和嫂子吵,有话慢慢说。”柴可依安慰她。“嗯”月月点头答到。“月月,过来帮我择菜,今天回来晚了。”月月妈妈从外面拿着菜回来朝着屋里大喊。

    “好,”月月回答声马上出去了,柴可依赶紧跟着出来了。“月月,你俩赶紧把这菜择下,洗洗,12点多了,赶紧做饭吃。你侄子和你嫂也回来了吧,小家伙肯定饿了。”“回来了,嫂子给他弄点吃的,睡着了。”“那就好,就剩我们几个大人就不那么赶了”月月妈妈松口气。不一会儿都准备好了,月月妈妈开始打开火炒菜,闻到油烟味,柴可依不由的一阵恶心,捂着嘴往楼里卫生间跑要吐,月月跟着在后面,来到卫生间月月干呕了几下,眼泪都呛出来了,月月拍着她的后背关切的问:“依依没事吧?”柴可依摇摇头。谁知这一切都被下楼到一半的月月嫂子看到,她走到柴可依俩人面前,带着不屑的眼神看着柴可依:“怀孕了?大学生怎么不知道自爱?”听到这,柴可依脸好像被人扇了两耳光,火辣辣的烧。月月听到这,马上朝她嫂子发起火:“嫂,你胡说啥呀?什么怀孕?依依不是那种人,怎么这样说依依,昨晚受凉了冻着生病了,你不关心还这样说。你说我啥,我都听,但是你不能乱说依依。”月月嫂子瞪了她一眼:“就你傻,你问问她,哼,懒得理你们!”说完就走了,月月还想上去和她去理论,柴可依赶紧拉住她:“月月,别……”,月月扭过头对她说:“依依,不好意思啊,我嫂就那样,走,到房间里休息下。”躺在床上,柴可依想到月月嫂子的话,心里“咯噔”了一下,不会真的怀孕吧?一向很准时的朋友,这次晚了一个星期了,来到月月家就把这事忘了。怎么会怀孕,我们就在一起一次,哪有那么巧。想想她就释然了。

    休息了一会,月月妈妈喊她们出来吃饭,月月说:“你不舒服在这,我把饭端过来吃吧。”“别,我没事。”柴可依赶紧从床上起来,俩人回到厨房,刚端起碗要吃饭,月月又感到胃里翻滚的难受,强抑制住想吐的感觉,饭就是吃下,闻着就恶心,她放下碗,月月妈妈看到她这样问,:“不舒服?”“胃里难受,吃不下,阿姨,不好意思,我想先休息”柴可依不好意思的说。“没事,你先休息,喝点热水,一会儿让月月给你端到屋里面,啥时间想吃再吃。”月月妈妈关心的说,“一会儿还难受就让月月带你去卫生所看看”“看啥呀,怀孕了。”月月嫂子不客气的说。“嫂子,你怎么这样,妈,你看嫂子她……。”月月没有办法求助妈妈。“小梅,你胡说什么呢?”月月妈妈扭过头对柴可依,“依依,你嫂子就是直脾气,想起来啥就直说,你别介意哈。”“没事的,阿姨,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今天有点难受,估计昨晚冻着肚子了,我先休息下。”说完她就离开厨房回月月房间。月月妈妈让月月把饭给柴可依端过去,等她俩都走了,她就小声说:“小梅,你这脾气也得改改了,你还不了解啥情况就说,让人家小姑娘都站不开,你就是不想让人家在我们家,也要忍耐一下,明天月月就要回县城报道了,她也要在外面租房子,你何苦还要因为别人和她闹别扭。” “看着她家不懂事,我就烦,大学毕业了还啥也不懂,不知道帮你干一点活。”“我知道了,现在的孩子在家都没有干过,就在这住几天何必难为她们呢?”月月妈妈笑着说,心想:你不是也这样么,现在有小孩,知道带孩子了。“不能再这样了啊,你也是慢慢长大的呀。”“哦”月月嫂子不情愿的答应,月月嫂子还是比较好的,对待婆子比较尊重,月月妈妈一般不说她,说她了她都会听的。

    月月把饭端到房间里,柴可依喝点水,少吃了一点。吃完饭柴可依和月月商量着:“月月,我想明天走,你也要上班了,我也没事,我要去找工作了月月想着自己要上班了,柴可依也要找工作,自己不能天天拽着不让她走呀,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就同意了:”“也行,后天我也要到县城报到了,明天我要在那租房子,明天你和我找找房子吧“。 柴可依点点头。

    月月妈妈收拾完厨房推门进来,“依依,好点没,要不去看看?”“没事了,阿姨,让你担心了,月月说明天都去县城了,我跟她一起去,从那我就走了。”柴可依趁机告诉月月妈妈自己也要走了。“也行,”月月妈妈说,“你嫂子就那样的人,有口无心,你可别放在心上。”“不会的,阿姨,打扰你们这么久了,谢谢你们!”柴可依向月月妈妈表示感谢,这几天在这真是麻烦月月妈妈了。“以后没事了就过来找月月玩,月月可是把你看成亲姐妹了”月月妈妈笑呵呵的说。“好的”柴可依答到。

    三个人闲聊了一会儿,月月妈妈出去了,她俩就躺在床上午休。俩人总是有说不完的话,这不月月妈妈出去,月月就开口了:“真的舍不得让你离开,对了,我嫂子说的你别放在心上。可是,呵呵......"月月不怀好意的笑着:”你和任昊在一起都三年了,你们到底偷吃了禁果没?“柴可依脸”腾“的一下红了,”臭妮子,你敢打趣我。“说着就去挠月月的痒痒,:”你可以谈了两次恋爱,快说,你是不是偷吃了。“月月一边躲闪一边去抓柴可依的痒痒还一边说:”你先说,你们吃没吃,三年了总不会只拉拉小手,亲亲嘴吧?“柴可依的脸更红了,“哦?我们的月月谈着两次恋爱是没少亲嘴喽?”月月的脸也红了。“好好,我先挑起的我投降。”月月最怕抓痒了,来人笑的肚子疼。“那好,快说吧”柴可依也坏坏的看着月月。“我说我说,”月月做好说:“我没有发现你比我还坏呀,我嘛”她故意拉着长腔调柴可依胃口。“快说,怎么样?”在寝室里,人多,俩人都是说一些不脸红的悄悄话,还是第一次这样问对方的隐私,柴可依脸上带着一脸的好奇,“我能怎么样,”月月表示让你失望的表情,“我的两次恋爱时间都短,你不知道么?刚到接吻的节奏上就拜拜了,你还想让我上去就把人家扑到么?”月月瞪着眼继续说:“老实交代,你和任昊呢?”“啊?”柴可依有点失望,本来还想听听月月说她怎么接吻呢,“我嘛......"柴可依学者月月的样子,月月支着耳朵听,柴可依转过身往床上一趟:”就不告诉你。“月月那里放过她,就抓她痒,俩人闹了一阵笑了一阵,见柴可依真的不说,月月就没有再问,”不问你了,我看我的电视剧“。柴可依也摆弄着自己的电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