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怜悯也是爱

    更新时间:2017-12-12 16:56:14本章字数:2161字

    既然要结婚了,青岩和孔墨开始到处看房子,其实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选择,就是听售楼小姐不停兜售,最后选择一个自认为不错的房子,是现房,交了首付办了按揭就开始装修了。舍不得花钱,确实也没有多少钱,就没有找装修公司,从买沙子、走水电、铺地砖都是两个人在忙乱。

    这周孔墨出差了,青岩只好推掉了几个咨询,挽起袖子上阵了。现在正在铺地砖,工人师傅刚刚打电话说沙子不够了,青岩赶紧坐公交车赶过去,小区有个预约沙子的电话,很快谈妥了。可是拉来的沙子太湿了,而且石子很多,根本无法用,可是拉沙的师傅欺负青岩一介书生,而且是女书生,坚持就是这样的沙子,爱要不要,嚷嚷着让付钱;青岩也急了,这不是欺负人吗?坚持不给钱,这时候楼上装修的邻居阿姨看不下去了,出门摆平了这件纠纷,最后青岩少付十五块钱,师傅把这车沙子留下,送第二车的时候再补上十五块钱,这车沙子让青岩用沙子把石子处理一下。青岩千谢万谢,阿姨怜悯地说:“怎么就你们两个自己张罗,你看这楼上楼下装修哪家不是老人在张罗?”青岩只好打哈哈胡弄。

    第二天,青岩的胳膊疼得抬都抬不起来了,就像灌了铅一样重。没办法,青岩只好休息。孔墨三天后回来了,看到青岩的状况,竟然怪青岩不会处理事情,还把自己累得半死;说道家里人就说自己父母什么都不懂,来了也没有地方住,换得自己照顾。青岩也生气了,自己累得半死,竟然还被责怪。什么都不懂也可以成为什么都不干的理由了,吵吵了几句青岩自己走了。

    接下来的二个月里,青岩一直忙着工作室,根本没有时间去张罗装修的事情,其实也是赌气。这天,青岩接到孔墨的电话,要她来房子一趟,说是装窗帘了,让青岩看看怎么样?青岩现在已经完全对房子不感兴趣了,因为在这个过程中,孔墨眼中只有房子,从灯饰、橱柜、电视墙都是孔墨一手包办,只要青岩跟他意见不一致,孔墨就开始攻击青岩的审美,这也让青岩甚至动摇了结婚的打算。可是孔墨不停的打电话,青岩还是决定去一趟,跟孔墨说清楚。

    孔墨正站在梯子上擦着灯,看见青岩来了,开心地指着窗帘说:“看看这颜色,很喜庆吧!我就知道你肯定喜欢的!”看着孔墨灿烂的笑容,青岩心里的话在舌头尖上面打转,就是说不出来。深红色的落地窗帘,上面有淡淡的纹理,还有一层白纱轻轻柔柔地随意躲在红色窗帘下面,给这个空荡荡的房间平添了几分温馨。青岩在孔墨殷切的目光中慌乱的点点头。

    孔墨更加开心了,“等我把这个灯擦干净了,我们出去吃饭,带你去吃好吃的,“ 他小心地拿下一盏水晶灯,轻轻擦拭着上面的灰尘,水晶灯下,孔墨的笑容更加放大。青岩明白,这座房子对于孔墨来讲就是他在这个城市的家,他要自己打理每个角落,对于城市里面漂泊的孔墨,这个家就是他在城市的所有,他的孩子会在这里出生长大,从此他不再是这个城市的过客,他是这个陌生城市的一份子了。孔墨就好像很多农村孩子一样,吃苦受累终于考上大学,可是从他们进入城市的那天开始,就是他们从新奋斗的起点,买房子、娶妻子、生孩子,他们一步一步就像耕地的老黄牛一样慢慢地要在这座城市生根发芽,可想而知,他们吃过什么样的苦,看到过什么样的脸色,这些都会在他们内心留下一个一个黑洞,深不见底,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拿出来舔一舔。不管你离他们多近,远离他们的伤口,否则他们就会想被侵犯领地的狮子那样张开血盆大口;不管他们上一刻有多爱你,只要你不小心踩到这些不可告知的雷区,他们就会引爆炸弹。作为专业的心理咨询师,青岩直到这样的孔墨绝不是自己最适合的对象,因为在青岩的内心深处,也有一个个深不见底的黑洞,这么多年从未有一个人可以靠近她,自从第一眼看到孔墨,她就对这个男人充满怜惜,因为透过他的强作镇静、故作坚强和固执已见的后面她看见了她自己的脆弱、自卑和无助。

    他们就像两条离开水的鱼儿,互相用口水支撑生命,“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可是那种对自己的怜悯让青岩舍不得放弃,因为她有点好奇这样的两个人接下来会怎么样?这是不是爱?青岩自己不知道。

    青岩和孔墨吃饭很简单,一般是两个菜两碗米饭,青岩会减半碗饭给孔墨。吃完饭,孔墨就催着会房子继续清扫,青岩只好一起回去。孔墨还是继续擦灯,不时让青岩帮自己洗毛巾,可是很快青岩就在一旁发呆愣神了,终于青岩的不耐烦惹怒了孔墨,孔墨爬下梯子,一把抓起一瓶可乐扔出去,可乐在空中完成一个优美的抛物线后砸在了墙角的加湿器上,冒着热气的美丽的紫色加湿器倒在地上,碎了。两个人都愣住了,青岩接着一阵轻松,终于这个氛围可以说分手了;可是没有想到孔墨跑过来,抓住青岩的手,塞了一瓶可乐,说“我刚才打碎了加湿器,你也打碎一个东西吧!这样我们就公平了!”孔墨的眼睛上面满是灰尘,笑嘻嘻的脸上全是讨好,还有一丝不安,孔墨是聪明的,今天的青岩有点反常,他嗅到了一丝危险。这样不再逞强的孔墨让青岩有点伤感,几个月白天上班晚上忙着装修打扫,舍不得找钟点工,全是孔墨一个人在干,青岩透过孔墨的不安看到了那个小小的自己,害怕失去,也许不是因为最爱,但是却没有勇气去寻找,因为懦弱贫穷的他们不敢扔掉这个鸡肋,孤单太久的人总会贪恋一点点温暖。青岩也是这样,甚至在这一刻,她觉得也许嫁给孔墨是对的,可能不是最爱的人,但是肯定是最会怜惜自己的人,因为孔墨在青岩这里看到了自己,他们很少说过往和不幸,不是太幸福,恰恰是太多辛苦无法说出口。

    有人曾经说过,怜悯也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