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焉知鱼之不乐

    更新时间:2017-12-19 09:49:16本章字数:1523字

    眼中青岩小幽每天的生活是精致浪漫的,她的早上是从中午开始的,烤面包喝牛奶;然后看看微博写写东西,她定期为某杂志写文章、也写网络小说,收入够自己生活。中午做做冥想,下午练练瑜伽,晚上追追剧、看看大片,可能受邀写个影评什么的。日子不紧不慢就这样过去了,每逢周末可能会和朋友约会、在周边走走。

    其实,小幽并不是不婚主义,主要是恐惧。人生就像一条河流,我们就是一路奔腾向前的水滴,走过少年、青年,有人会遇见和你一路向前的同伴,于是你们可能成为夫妻,从此两个人的温暖会抵过一个人的孤单;可是生活的河流永不停止,唯有一路前行,也许你会想停留在风景正好的一处小憩,而他却执意一路欢歌继续,因为前面的某个地方是他的之念,于是你们会徘徊、妥协、争执,甚至可能分开,各自前行、或者失去所有方向;也许又会有人陪你前行,留下.......,最后当你到达河流尽头的时候,生活的河流一片平静,不是

    因为实现,而是因为筋疲力尽的绝望,是花瓣满地的零落,这就是生活,小幽知道自己是脆弱的,无法承受陪伴后的孤单,但也无法接受背对背的拥抱,所以选择孤单中失落,在黑暗中沉沦。

    秦奋是个完美的周末男友,健身教练的完美身材、绅士性格、温柔体贴,周内不打扰,周末永远在线;从来不却试探小幽的底线。

    又到周末了,当清晨的阳光穿过窗帘在墙壁上洒下光斑,小幽已经写完了一篇文章,正在听着朴树低沉忧郁的歌声在房间唱起,门铃声响起,小幽知道勤奋来了,开门的匆忙间小幽撇了一眼墙上的表,指针指向了10点,这正是每次秦奋的时间。

    门外的秦奋带着淡淡的微笑,没有兴奋、没有不耐,一切恰恰好!怀中的玉兰花依偎在胸口,那片洁白灼烧了小幽的眼睛,在那片纯净中小幽的眼睛失去了方向。秦奋体贴地笑了笑,毫不在意小幽刹那间的失声,走进房间,将手中的购物袋放在桌子上,顺手拿出袋子里面的意大利面、番茄、肉末,洋葱、看来今天的午餐是意大利面了。

    厨房里的秦奋正在煮面,小幽在布置餐桌,白色桌布上面不上红蓝相见的垫子,再来一瓶红酒增添气氛。李荣浩的《祝你幸福》的歌声“你还爱我吗?”正在进餐的两人相视一笑,似乎正好!

    酒精为寡淡的分为注入几分迷乱,当秦奋轻吻着小幽的脖子时候,似乎还能嗅到一丝丝意大利面的番茄味道,秦奋的亲吻温柔细碎,但是是有力的,小幽逐渐放松自己,慢慢进入那无边的纷乱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黑暗中的小幽异常清醒,秦奋背对小幽,轻柔的呼吸声就是黑暗中最温情的音乐,提醒小幽不是一个人。小幽看着睡梦中的秦奋,就如一个婴儿蜷缩在被子里,仿佛在害怕什么?小幽保住了睡梦中的那个婴儿,就好像抱着脆弱的自己,身体的温度是那么温暖,不断得提醒小幽活着的幸福,在这一瞬间小幽多么渴望能够永远在一起,可是小幽知道,永远就是现在,她的拥抱更加有力,似乎要将怀中的人揉进自己的身体,泪水顺着小幽的脸庞一直流淌。

    秦奋从来不问小幽是否快乐吗?小幽也曾经想过如果秦奋如果问自己快乐的话,自己要如何回答,可是秦奋从来不问,小幽有点淡淡的失落。是呀,有谁会真正的快乐?即使有,有谁会认真的告诉你。

    周末就这样结束了,小幽的周内生活忙碌活着清闲,青岩曾问小幽,为什么有的时候让自己那么忙碌,小幽的答案是怕自己太寂寞。可是,一转身你发现周围都是人,可是没有人喜欢你,小幽最怕这样的寂寞。

    据说,上帝最初只创造了一种全世界的同样语言,可是人们为了接近上帝,开始建造一架天梯,但是因为人们的语言相同,于是那个梯子造的太快了,上帝很恐慌,于是发明了不同的语言,瞬间梯子上面的人听不懂下面人的语言,工作无法进行,天梯塌掉了。人们就陷入了无尽的恐惧和孤单中,就像世界上的每个人都在说着自己的话,自说自话,所以孤单地活着的就是我们,享受孤单的活着就是小幽唯一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