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剑拔弩张

    更新时间:2018-02-18 23:36:08本章字数:1926字

    弄得凌惜头昏脑胀,看着办公桌上摆放的心型巧克力,凌惜眉头紧锁,已经是第七盒了,这坚持不懈的精神还真让人佩服,就算是白痴也知道其中的意思了,没想到陈冲还有吃回头草这癖好,可老娘我暂时还没这癖好。

    凌惜愁眉苦脸的拿起桌上的巧克力,上下翻看了一遍,起身,走到陈冲的办公桌前,放下巧克力,拍了拍手,转身走到自己的办公区坐下,拿起手机就看见沐泽希发来的消息,瞬间心情大好,眉开眼笑。

    沐泽希:在干什么?

    凌惜:工作呢!(斟酌几秒钟后,又继续输入)你呢!(轻咬下唇,眉眼弯弯)

    沐泽希:想你!

    凌惜:(●’◡’●),我也是!(满脸通红)

    沐泽希:什么时候下班,我过来接你

    凌惜的嘴巴也随即长成了一个O形,反复的浏览了消息三遍,什么时候来A市的,开我玩笑的吧!时间过去一分钟,踌躇着发了几个字。

    凌惜:5:30

    沐泽希:刚好,快出来吧!我在你们公司楼下

    “砰”节日礼花瞬间在凌惜的胸腔炸开了花,惊喜但又难以置信,起身抓起放在办公桌上的香包,踩着七公分的高跟鞋蹬蹬的朝电梯门口冲去,眼看电梯门口就快合上,凌惜扯着嗓子激动的喊了起来:“等等,等等”

    “谢谢,谢谢啊!”凌惜激动的低头连声感谢道,我擦,疼死我了,没事穿这么高的高跟鞋干嘛!看着电梯门口缓缓的合上,凌惜总算松了一口气。

    陈冲紧跟着凌惜出了电梯,追上她的脚步,走到她的前方,双手揣在裤兜里,笑着邀请道:“凌惜,一起去吃饭吧!”

    凌惜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陈冲拒绝道:“谢谢,可是我今天中午已经有约了”说完,凌惜躲开陈冲大步流星的朝外面走去。

    走出大厅,一眼看见穿着白色的衬衣和黑色西裤的沐泽希正倚靠在车身上一脸严肃的接着电话,凌惜眉眼笑开了花,整理了一下额上的刘海和身上的裙子,缓步走到了沐泽希身旁笑看着他。

    “处理完了吗?”凌惜笑看着已经结束电话正揉着她脑袋的沐泽希问道。

    “当然”沐泽希放下搁在凌惜脑袋上的手,转身打开车门,看着凌惜上了车,帮凌惜绑好安全带,温柔的问道:“想吃什么”

    “顺便,吃什么都可以”只要和你在一起,吃什么都无所谓,凌惜笑看着沐泽希回答道。

    沐泽希笑着捏了捏凌惜秀气的鼻子,将车门关好,转身朝驾驶室走去,打开车门,上车,开车,绝尘而去。

    “咦,这是什么”凌惜好奇的拿起脚边的包裹,左右翻腾了起来。

    “打开看一下,不就知道了”沐泽希紧盯着前面的路况,笑着说道,这几天凌惜只要一开视频,就会疯狂的吐槽踩着7公分的高跟鞋来来回回的蹦跶脚就像是被处以极刑一般,太惨了。

    “可以吗?我真的打开了啊?”凌惜紧盯着沐泽希棱角分明的侧脸,带着犹豫的口气说道,手上的动作却麻利的恨,一拆,二取,三打开一气呵成,啧啧,居然是小白鞋,凌惜兴奋的拿出鞋子,就开始比划起尺码来,刚刚好36码。

    车在一家中式餐馆停下,凌惜倒是不客气,知道是沐泽希送给她的礼物,当即就在车上吭哧吭哧的把鞋换上,跳下车,脚下的舒适感让凌惜差点跳起来,笑得花容灿烂的拉着沐泽希的手朝餐馆走去。

    这也太巧了吧!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陈冲,凌惜顿时无语。

    “真巧,你们不介意加我一个吧!”陈冲将停留在凌惜身上的视线转移到有点失神的沐泽希身上微笑着问道。

    我说介意你会滚吗?凌惜朝陈冲翻了一个大白眼,起身躲开陈冲,走到沐泽希身旁,轻咳了一声,将沐泽希的注意力给拖了回来,温柔的挽起沐泽希的手腕笑着说道:“当然,不介意,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沐泽希”

    凌惜和沐泽希亲昵的画面深深的刺痛着陈冲的眼睛,瞳孔骤然紧缩,垂下的手也紧随握成拳头,青筋暴涨,不甘心,愤怒,凭什么,凭什么他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抢走他的一切,无论是父母还有凌惜。

    “泽希,这是我高中同学陈冲”凌惜向沐泽希隆重的介绍道,我擦,反应有必要这么大吗?陈冲周身散发的低气压,让凌惜打了一个寒战,自动脑补出两大美男为自己大打出手的画面,没想到她这铁树也有这么一天,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

    掩藏自己的情绪,沐泽希平静的看着陈冲,他幻想过与他重逢的无数画面,却未曾想会是在这种情况下见到,陈冲,沐泽望,陈氏集团继承。

    沐泽希微笑的看着陈冲向他伸出了手:“你好”

    “你好”陈冲努力的抑制住心中的愤火,面无表情的问候道。

    饭桌上气氛异常的诡异,凌惜闷头扒饭,随时防备着陈冲的下一步动作,真怕他冲过来提起沐泽希把他胖揍一顿,吃饱了撑的干嘛!要让他在这里逗留,不对等等,脑袋的回忆库突然打开,朝外丢出三下乡总结活动前一天晚上的事情,凌惜顿时头皮发麻,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干脆那块豆腐给我让我撞死算了,剩的活着浪费粮食,可是死了也要污染土地和空气啊!算了我还是好好的活着吧!偷偷的瞄了一眼沐泽希,嗯,面无表情吃着饭,又转过头瞄了一眼陈冲,嗯,很好,也是面无表情吃着菜,看来我是多余的。

    “那个,你们先吃,我去趟洗手间”说完,还没有等沐泽希回答,凌惜一溜烟的冲向了洗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