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我错了

    更新时间:2018-02-23 21:34:16本章字数:2050字

    “凌惜,你过来”凌侯一面说着一面拍着身旁的空位。

    “哦”凌惜应道,握着手机蹬蹬的跑到凌侯身旁坐下,接着将头埋进手机里,张开耳朵继续听着他们的聊天。

    凌侯瞟了一眼凌惜有转过头笑看着沐泽希,两人又接着前面的话题继续聊了起来。

    “你们觉得跑腿服务这块怎么样”凌惜把头抬起来,好奇的看着沐泽希和凌侯,等着他们的回答。

    凌侯将茶几上的水杯端在手中,小酌一口后,缓缓的放下,转过头看着凌惜笑说道:“说说看你的想法”

    看着爸爸和沐泽希认真的模样,凌惜有点紧张同时也有点兴奋,起身提起茶壶给沐泽希和凌侯的茶杯内斟满茶水,又拿起一个空的茶杯给自己斟满一杯茶水,端起一饮而尽后,清了清嗓子,笑着说道:“快节奏时代,花小钱提高办事效率…….”

    听完凌惜的想法后,凌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没有再看凌惜,直接将视线移到沐泽希的身上,笑着问道:“泽希你觉得呢?”

    沐泽希收回停在凌惜脸上的视线,俯身前倾,双手交握放在腿上,转头看了一眼凌侯,缓缓的回答道:“跑腿公司这一块很少有人涉及,凌惜的想法有她一定的考量,但是其中存在的问题,不言而喻,既然它是服务行业那么经济大环境下对它的影响自然不可估量,市场统一定价这一块问题同样很棘手,还有一些问题,比如给别人跑腿办理执照和各种证件肯定会涉及隐私这一块你怎么让别人放心的把身份证以及密码这些隐私给你…..”

    凌侯就像是看戏一般置身事外,笑看着凌惜和沐泽希两人的唇枪舌战。

    凌惜有点恼,感觉自己这几个月的努力就在刚才的一个小时之内被沐泽希全盘否定,一想到心里就堵得慌,气的拼命的往自己的肚子里灌着茶水。

    看着凌惜气鼓鼓的笑脸,沐泽希无奈的看着凌侯,生活上无论凌惜要干什么他都可以不和她计较,可是对待工作和创业这一块他不可能由着她,他必须将其中的利害关系毫无保留的说清楚,创业这一块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顺利,商场如战场,十个创业就有九个死,剩下一个也是半死不活苟延残喘。

    凌侯笑着拍了拍沐泽希的肩膀,摇了摇头,起身走到观景台上的躺椅下躺下,闭目眼神,淡淡的花香钻入鼻息,让人心旷神凝,顾嘉将凌惜的房间收拾好后,察觉到客厅里诡异的气氛,同情的看了一眼沐泽希,直接回到书房翻看着这几天买的新书,年轻人的事情就他们自己解决吧!客厅内只剩下憋着一肚子气大口大口喝着茶水的凌惜和对面无表情看着凌惜的沐泽希。

    看着凌惜着突然冒出来的脾气一时半会估计也没这么快消下去,沐泽希看了一眼时间,“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起身,向凌侯和顾嘉问候了一声,大步流星的朝外走去。

    凌惜冷冷的朝沐泽希投了一个白眼,将手中的最后一杯水灌进嘴里,忿忿不平的起身紧跟在沐泽希的身后追进了电梯,自觉的站在沐泽希身旁。

    看着追进电梯的一脸丧的凌惜,沐泽希有点惊讶,今晚凌惜的表现是他没有想到的说实话也有点失望,电梯内异常的安静,气氛也变得异常的诡异,漫步于小区的小路上,凌惜安静的走在沐泽希的身旁,看着前面花花草草,微风轻轻的吹拂着她的脸颊,可能是突然换了环境又或者是换了空气的缘故,凌惜的脑袋猛然被撞击了一下,刚才发生的一幕幕向放电影一样不断的在脑袋里回放着,此刻自己俨然变成了一个观影者,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现在凌惜为自己刚才的行为异常的后悔,恨不得去撞墙,偷偷瞄了一眼身旁一脸严肃的沐泽希,凌惜有点怂,恨不得咬舌自尽,他会怎么看我,会觉得我无理取闹,不可理喻吗?我该怎么办,道歉现在,啊!啊!不要啊!我快疯了,我没事发什么脾气,忍一下不就过去了吗?老爸也是都不知道提醒我一下,现在好了,到嘴的鸭子就快飞。

    沐泽希停下脚步,看着凌惜冷冷的说道“你先回去吧!”

    语气如冬日的寒冰冷的凌惜差点打寒战,心底的悔恨也化身成潮水奔涌而来,说吧!面子值几个钱啊!说吧!

    看着凌惜低着头站在原地迟迟不肯离去,沐泽希微蹙着眉头,但很快舒展开来,问道:“怎么,还有什么事吗?”

    管它的,面子这些都去死吧!头脑一热,凌惜快速的抬起头看着沐泽希一脸真诚,说话却像子弹发射的速度一般快速的说道:“对不起,刚才的事情,希望你可以原谅我”

    沐泽希微微一怔,笑着揉了揉凌惜的脑袋,“回去吧!我知道了”

    “好”凌惜笑着点了点头,转身耷拉着脑袋丧丧的朝家的方向挪去,心里打着拨浪鼓,悔啊!悔啊!自己脑袋到底是抽到什么疯,为什么要发脾气,为什么发脾气啊!

    看着一脸丧的凌惜,凌侯笑着问道“回来了,解释清楚了吗?”

    凌惜换好鞋子,看了一眼手中已经被打开的红酒和高脚杯的凌侯一脸悔恨的点了点头,径自走到凌侯身旁从他手中夺走一个高脚杯和红酒,直直的走到观景台的竹藤椅旁坐下,倒酒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凌侯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又回到观景台的躺椅上坐下,盯着喝酒如同喝水的凌惜好一会儿,“知道自己错了”

    “啊!”凌惜含糊的回答道,又一杯酒下肚,“老爸,你是不是故意的啊!”

    凌侯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笑看着凌惜,无奈的摇了摇头,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凌惜,既然你们决定在一起,你们之间或多或少都会遇到一些问题,现在早点暴露,让对方早点知道,对你们今后的发展会有好处的”

    “哦”凌惜闷哼一声,醉醺醺的倒在竹藤椅上呼呼大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