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次考学

    更新时间:2017-12-27 14:37:22本章字数:10027字

    不是所有的奋斗都来自理想,有些是因为无奈。

    2008年的冬天,在孩子甜甜四周岁的时候,恬逸开始准备考试,没有跟任何人商量,也没有什么人可以商量,周围的同学同事都没有人要考研。时间有些紧张,白天上班没有时间,恬逸就晚上学,晚上等孩子睡着了,恬逸开始坐下来做那些搁置多年的微积分、线性方程,开始推理逻辑,开始背诵英语单词,有时候学着学着就睡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再看一点。老公没有阻止她,家人也不在意,大家都当作她的心血来潮,只是娘家人在默默关注着,不鼓励,也不阻止。她就这样自己报名,现场确认,自己去考试,第二年春天的时候,成绩出来了,恬逸真的就考上了。因为是专业硕士,学费是要自费的。这大概就是恬逸不懂得找人商量的悲催之处,她这个看似优柔寡断的人却总是自作主张,而且是无比坚定的,做了就做下去。淼的家人似乎刚刚意识到恬逸这次是认真的。开始认真地讨论这件事,当然也是选择恬逸不在场的时候,结果靠婆婆传达:已经是老婆子的人了考什么研?这种研究生肯定是没有含金量的,上来干嘛?已经不止一次地听到称自己是老太婆的话了,这一次尤其刺耳,因为,单位也在实行25年教龄内退的政策,这样算来的话,恬逸42岁的时候就要退休了。第一次恬逸觉得原来32岁的年纪已经算是老了,到了人生的秋天,再有什么想法竟然是可笑的、没出息的想法。她有些晕头转向,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

    婆家的阻止还在继续加压,第一种结果,通过淼传达给自己:如果上学走,孩子,公公婆婆拒绝看。这本来不是什么障碍的,恬逸早就打算带孩子走的,通过一连串的家庭集体蔑视,恬逸突然觉得有些气馁了,而且如果带孩子走,似乎就是在向大家宣告:我要和淼离婚了。她不想那样做,尽管成绩出来之后,淼的态度从支持,到反对,淼的态度是:如果你坚决去上,就去吧。如果学费坚决要拿,就拿吧。这种态度对恬逸来说不亚于坚决反对。她很伤心,8年的夫妻感情在金钱面前竟然如此的不堪一击吗?不要说家里还拿得出这点钱,就是不能,淼真的做不到支持自己吗?两人的感情在结婚8年之后,第一次实实在在地降温了,磕磕绊绊不断,第一次这种磕磕绊绊不是因为婆婆,而是出自两人之间。她觉得心寒,但也还是妥协了,孩子她不带走,但学还是要上的,学费,恬逸没有什么自己的私房钱,其中的一半,她决定从家里拿上,恬逸固执地表示,这个钱自己会还的。另一半,恬逸的姐姐姐夫给拿上。父母亲坚决支持恬逸:“别担心,这个钱我来拿。”恬逸于心何忍,这么多年了,父母没沾过自己什么光,都是跟着操心又受累,这一次,恬逸真的不能再拖累老人。

    同届的同学,等不及开学,提前撺掇大家搞一个见面会,恬逸对此不敢吗,也没有心情感冒,别人也许是开心地等着亲朋好友祝贺和送别,她却在做着上与不上的争斗。这样的见面会,自然也不会参加。

    就这样,因为天生的倔强,恬逸上学去了。淼把她送到了学校。

    宿舍管理员很是严格,不允许男人进出女生宿舍,恬逸也就只好让淼等着,自己把大拉杆箱提上楼,却见同宿舍里已经有一个柔弱的小个子男生给一个长相漂亮的女孩子铺着床铺。女孩子长得个头比恬逸稍矮一些,但也已经是很好的身高了,不胖也不瘦,身材挺好的,尤其是瘦长的脸型白里透红,十分好看,披肩的长发,烫成浅栗色,原本有些肉肉的眼皮也不再是唯一的缺点,让人对此视而不见,满眼里都是一个活脱脱的美女。看样子是八零后。漂亮的女人在哪里都吃得开,性格活泼的女人就处处无敌,恬逸真心的有些羡慕,不是嫉妒,对于这些没结婚的孩子,恬逸实在是喜爱又羡慕。

    南方的食堂,淼转了好几圈都没有找到一个卖馒头的窗口。恬逸纳闷淼在南方呆了那么多年,平时也很爱吃米饭的,怎么偏偏今天要找卖馒头的,大概只是了解一下食堂的整体特色,淼是一个做事有计划的人。

    晚上的时候,学校举行开学典礼。恬逸听到后排的男生中有人在轻轻打听自己,白天见过的那个男孩指了一下自己,她猜得出是同省的天翼。是的,两人的名字如此之像,所以两人最先相识,恬逸回头和同乡点头做为招呼。

    典礼结束,同届同班结伴出去狂欢,学校的典礼毕竟礼貌而拘谨,大家躁动的心情必须通过狂欢的形式才能发泄出来。走出大厅,同宿舍的于敏已经在等着她了,这个看脸的时代,这个长相有些欠佳的女人今天有些寂寞,“哦,我们还要出去聚,要不一块参加吧!”于敏是那种兼具智慧和好性格的女人,面对恬逸的邀请,欣然前往。

    天翼走在恬逸身边,两人愉快地交谈着,恬逸告诉他,自己的儿子都上幼儿园中班了,天翼竟然有些感概她怎么实际年龄比在同学群里写得大。恬逸哂笑着,她有些无奈,竟有人把网络上的年龄当真事吗?我并没有要隐瞒谁。

    于敏是一个有些丑,却嫁得一个长相酷似郭富城,单位还很不错的老公,而且婆家经济殷实。对于人际关系处理起来也得心应手。他们的夫妻关系是和恬逸夫妻俩迥然相反的,在恬逸和淼之间,几乎从来都是淼在哄着恬逸,小小的矛盾中,淼哄她,为她抹眼泪,给她湿了毛巾擦干净脸,给她买零食,变着花样的哄她开心。恬逸也很配合,两个人的小日子过得幸幸福福。于敏和老公却不同,什么矛盾,都是于敏哄老公,恬逸不解,甚至怀疑于敏的老公对她的感情,感叹女人一张脸的重要性,倒是于敏的一句话提醒了她,让她对前面的这个伙伴刮目相看,“我为什么不哄他?不就是哄他一下下嘛,我哄着他,他就听我的,我叫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我还不会因为俩人闹矛盾不说话而生气,何乐而不为呢?”看起来,上天是公平的,他给予一个人聪明的大脑,却会吝啬一张漂亮的面孔。对于漂亮的女人,却不见得会给她智慧。于敏就是这样一个丑却聪明的人。而且,她还写得一手好字,师范毕业的恬逸潜意识中会很重视写得一手好字的人,更是喜欢交往有内涵,有深度的人,这样的一个伙伴,恬逸感觉交得舒服。

    另外的一个女友是同行的冬儿。这是一个追梦的女孩儿。比恬逸小一点,为了理想一直没有结婚。这个朴实周到的女孩儿和于敏一起给了恬逸温暖,那种离家千里之外的温暖。

    同学中八零后的都是未婚的,他们急于在这群高智商而且有一定经济实力的女人中物色到自己的另一半。开学时间不长,就有人约了起来,这天隔壁宿舍的两个女孩子找到恬逸,请她一块儿出席两个男同学的宴请。恬逸是比较受欢迎的,大概她不算丑,而且不够聪明,总之不让人讨厌。但是这顿饭,恬逸吃得却很是反胃,发誓再也不参加这种场合,说着自己不想说的话,做别人的灯泡,真的不舒服。

    恬逸依旧受欢迎,大家都喜欢约她出去玩。恬逸却不喜欢,她发觉自己原来如此不适应外面的世界,她只喜欢躲在老公的羽翼下,让他为自己遮风挡雨。南方的这些女人很会撒娇,南方的这些的男人也很绅士。她们很会利用男人,请们男人为自己提行李,或者干一些体力活。恬逸的同乡却没有一个绅士,抑或是她从来就不会在别的男人面前撒娇。在这群女人面前,她觉得自己丝毫没有魅力,简直就是一只丑小鸭。

    于敏是一个思想开放的女人。她不满意局限于与恬逸的友谊,她常说:“两个女人总在一起岂不成了同性恋?正常的关系就是女人和男人黏在一起。”恬逸有一种被嫌弃和被冷落的感觉。她不能和另一个男人“正常”地黏在一起。她有自己的家庭,也珍视自己的三口之家,却也不想阻挡于敏的“正常生活”。

    恬逸在家庭面前屈服了。刚开学几天,就因为想念儿子甜甜躲在被窝里哭,她也想家,那原本是一个多么温馨的地方!她想起刚来城里现在这个学校的时候,每天放学,同事们都雀跃着,唯独她不激动,反而觉得心里堵得慌,回家的路上,她甚至是流着泪走回去的,不想回去,不想面对婆婆。可是如今离开那个地方,她又没有狠心把孩子的户口一块儿带过来,她没有勇气告诉大家,她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她没有玲珑的勇气,也不想那样。玲珑与她有过几面之缘,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和她一样也是师范毕业,但是那是一个更加浪漫的女孩子,喜欢抱着吉他,在夕阳的山坡上抒发自己的情愫。她也见过玲珑的老公,是一个帅气的公安,不穿制服的时候更加潇洒帅气。可是据说,玲珑和老公的结合纯属他们父亲的感情好而强迫儿子们在一起的。听说玲珑并不喜欢那个帅气的公安。结婚以后,两个人吵得厉害。玲珑一直都在准备考试,家只是一个吃饭睡觉的地方,家里的瓜子皮被玲珑从床上拖拉到沙发上,书桌前。自然两人也没有孩子,结婚几年一直没有,大概就是没想要吧。玲珑考上研究生后,一直没有回家,一开始还是学校放假的时候回一趟家,后来放假也不再回啦。那时候大家都在可怜玲珑的老公,感叹好好的一个小伙子,被折磨的不成样子了,整天的蓬头垢面、邋里邋遢的。再后来据说两人离婚啦,很平静的,公安给玲珑把行李箱提到楼下,送上车。玲珑去了SH,听说发展的很不错。男人在这个城市是很抢手的,帅气的公安很快再次结了婚,新娘子是一个更加漂亮的女人,文化水平原本有些肉肉的眼皮也不再是唯一的缺点,让人对此视而不见,满眼里都是一个活脱脱的美女。看样子是八零后。漂亮的女人在哪里都吃得开,性格活泼的女人就处处无敌,恬逸真心的有些羡慕,不是嫉妒,对于这些没结婚的孩子,恬逸实在是喜爱又羡慕。

    南方的食堂,淼转了好几圈都没有找到一个卖馒头的窗口。恬逸纳闷淼在南方呆了那么多年,平时也很爱吃米饭的,怎么偏偏今天要找卖馒头的,大概只是了解一下食堂的整体特色,淼是一个做事有计划的人。

    晚上的时候,学校举行开学典礼。恬逸听到后排的男生中有人在轻轻打听自己,白天见过的那个男孩指了一下自己,她猜得出是同省的天翼。是的,两人的名字如此之像,所以两人最先相识,恬逸回头和同乡点头做为招呼。

    典礼结束,同届同班结伴出去狂欢,学校的典礼毕竟礼貌而拘谨,大家躁动的心情必须通过狂欢的形式才能发泄出来。走出大厅,同宿舍的于敏已经在等着她了,这个看脸的时代,这个长相有些欠佳的女人今天有些寂寞,“哦,我们还要出去聚,要不一块参加吧!”于敏是那种兼具智慧和好性格的女人,面对恬逸的邀请,欣然前往。

    天翼走在恬逸身边,两人愉快地交谈着,恬逸告诉他,自己的儿子都上幼儿园中班了,天翼竟然有些感概她怎么实际年龄比在同学群里写得大。恬逸哂笑着,她有些无奈,竟有人把网络上的年龄当真事吗?我并没有要隐瞒谁。

    于敏是一个有些丑,却嫁得一个长相酷似郭富城,单位还很不错的老公,而且婆家经济殷实。对于人际关系处理起来也得心应手。他们的夫妻关系是和恬逸夫妻俩迥然相反的,在恬逸和淼之间,几乎从来都是淼在哄着恬逸,小小的矛盾中,淼哄她,为她抹眼泪,给她湿了毛巾擦干净脸,给她买零食,变着花样的哄她开心。恬逸也很配合,两个人的小日子过得幸幸福福。于敏和老公却不同,什么矛盾,都是于敏哄老公,恬逸不解,甚至怀疑于敏的老公对她的感情,感叹女人一张脸的重要性,倒是于敏的一句话提醒了她,让她对前面的这个伙伴刮目相看,“我为什么不哄他?不就是哄他一下下嘛,我哄着他,他就听我的,我叫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我还不会因为俩人闹矛盾不说话而生气,何乐而不为呢?”看起来,上天是公平的,他给予一个人聪明的大脑,却会吝啬一张漂亮的面孔。对于漂亮的女人,却不见得会给她智慧。于敏就是这样一个丑却聪明的人。而且,她还写得一手好字,师范毕业的恬逸潜意识中会很重视写得一手好字的人,更是喜欢交往有内涵,有深度的人,这样的一个伙伴,恬逸感觉交得舒服。

    另外的一个女友是同行的冬儿。这是一个追梦的女孩儿。比恬逸小一点,为了理想一直没有结婚。这个朴实周到的女孩儿和于敏一起给了恬逸温暖,那种离家千里之外的温暖。

    同学中八零后的都是未婚的,他们急于在这群高智商而且有一定经济实力的女人中物色到自己的另一半。开学时间不长,就有人约了起来,这天隔壁宿舍的两个女孩子找到恬逸,请她一块儿出席两个男同学的宴请。恬逸是比较受欢迎的,大概她不算丑,而且不够聪明,总之不让人讨厌。但是这顿饭,恬逸吃得却很是反胃,发誓再也不参加这种场合,说着自己不想说的话,做别人的灯泡,真的不舒服。

    恬逸依旧受欢迎,大家都喜欢约她出去玩。恬逸却不喜欢,她发觉自己原来如此不适应外面的世界,她只喜欢躲在老公的羽翼下,让他为自己遮风挡雨。南方的这些女人很会撒娇,南方的这些的男人也很绅士。她们很会利用男人,请们男人为自己提行李,或者干一些体力活。恬逸的同乡却没有一个绅士,抑或是她从来就不会在别的男人面前撒娇。在这群女人面前,她觉得自己丝毫没有魅力,简直就是一只丑小鸭。

    于敏是一个思想开放的女人。她不满意局限于与恬逸的友谊,她常说:“两个女人总在一起岂不成了同性恋?正常的关系就是女人和男人黏在一起。”恬逸有一种被嫌弃和被冷落的感觉。她不能和另一个男人“正常”地黏在一起。她有自己的家庭,也珍视自己的三口之家,却也不想阻挡于敏的“正常生活”。

    恬逸在家庭面前屈服了。刚开学几天,就因为想念儿子甜甜躲在被窝里哭,她也想家,那原本是一个多么温馨的地方!她想起刚来城里现在这个学校的时候,每天放学,同事们都雀跃着,唯独她不激动,反而觉得心里堵得慌,回家的路上,她甚至是流着泪走回去的,不想回去,不想面对婆婆。可是如今离开那个地方,她又没有狠心把孩子的户口一块儿带过来,她没有勇气告诉大家,她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她没有玲珑的勇气,也不想那样。玲珑与她有过几面之缘,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和她一样也是师范毕业,但是那是一个更加浪漫的女孩子,喜欢抱着吉他,在夕阳的山坡上抒发自己的情愫。她也见过玲珑的老公,是一个帅气的公安,不穿制服的时候更加潇洒帅气。可是据说,玲珑和老公的结合纯属他们父亲的感情好而强迫儿子们在一起的。听说玲珑并不喜欢那个帅气的公安。结婚以后,两个人吵得厉害。玲珑一直都在准备考试,家只是一个吃饭睡觉的地方,家里的瓜子皮被玲珑从床上拖拉到沙发上,书桌前。自然两人也没有孩子,结婚几年一直没有,大概就是没想要吧。玲珑考上研究生后,一直没有回家,一开始还是学校放假的时候回一趟家,后来放假也不再回啦。那时候大家都在可怜玲珑的老公,感叹好好的一个小伙子,被折磨的不成样子了,整天的蓬头垢面、邋里邋遢的。再后来据说两人离婚啦,很平静的,公安给玲珑把行李箱提到楼下,送上车。玲珑去了SH,听说发展的很不错。男人在这个城市是很抢手的,帅气的公安很快再次结了婚,新娘子是一个更加漂亮的女人,文化水平原本有些肉肉的眼皮也不再是唯一的缺点,让人对此视而不见,满眼里都是一个活脱脱的美女。看样子是八零后。漂亮的女人在哪里都吃得开,性格活泼的女人就处处无敌,恬逸真心的有些羡慕,不是嫉妒,对于这些没结婚的孩子,恬逸实在是喜爱又羡慕。

    南方的食堂,淼转了好几圈都没有找到一个卖馒头的窗口。恬逸纳闷淼在南方呆了那么多年,平时也很爱吃米饭的,怎么偏偏今天要找卖馒头的,大概只是了解一下食堂的整体特色,淼是一个做事有计划的人。

    晚上的时候,学校举行开学典礼。恬逸听到后排的男生中有人在轻轻打听自己,白天见过的那个男孩指了一下自己,她猜得出是同省的天翼。是的,两人的名字如此之像,所以两人最先相识,恬逸回头和同乡点头做为招呼。

    典礼结束,同届同班结伴出去狂欢,学校的典礼毕竟礼貌而拘谨,大家躁动的心情必须通过狂欢的形式才能发泄出来。走出大厅,同宿舍的于敏已经在等着她了,这个看脸的时代,这个长相有些欠佳的女人今天有些寂寞,“哦,我们还要出去聚,要不一块参加吧!”于敏是那种兼具智慧和好性格的女人,面对恬逸的邀请,欣然前往。

    天翼走在恬逸身边,两人愉快地交谈着,恬逸告诉他,自己的儿子都上幼儿园中班了,天翼竟然有些感概她怎么实际年龄比在同学群里写得大。恬逸哂笑着,她有些无奈,竟有人把网络上的年龄当真事吗?我并没有要隐瞒谁。

    于敏是一个有些丑,却嫁得一个长相酷似郭富城,单位还很不错的老公,而且婆家经济殷实。对于人际关系处理起来也得心应手。他们的夫妻关系是和恬逸夫妻俩迥然相反的,在恬逸和淼之间,几乎从来都是淼在哄着恬逸,小小的矛盾中,淼哄她,为她抹眼泪,给她湿了毛巾擦干净脸,给她买零食,变着花样的哄她开心。恬逸也很配合,两个人的小日子过得幸幸福福。于敏和老公却不同,什么矛盾,都是于敏哄老公,恬逸不解,甚至怀疑于敏的老公对她的感情,感叹女人一张脸的重要性,倒是于敏的一句话提醒了她,让她对前面的这个伙伴刮目相看,“我为什么不哄他?不就是哄他一下下嘛,我哄着他,他就听我的,我叫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我还不会因为俩人闹矛盾不说话而生气,何乐而不为呢?”看起来,上天是公平的,他给予一个人聪明的大脑,却会吝啬一张漂亮的面孔。对于漂亮的女人,却不见得会给她智慧。于敏就是这样一个丑却聪明的人。而且,她还写得一手好字,师范毕业的恬逸潜意识中会很重视写得一手好字的人,更是喜欢交往有内涵,有深度的人,这样的一个伙伴,恬逸感觉交得舒服。

    另外的一个女友是同行的冬儿。这是一个追梦的女孩儿。比恬逸小一点,为了理想一直没有结婚。这个朴实周到的女孩儿和于敏一起给了恬逸温暖,那种离家千里之外的温暖。

    同学中八零后的都是未婚的,他们急于在这群高智商而且有一定经济实力的女人中物色到自己的另一半。开学时间不长,就有人约了起来,这天隔壁宿舍的两个女孩子找到恬逸,请她一块儿出席两个男同学的宴请。恬逸是比较受欢迎的,大概她不算丑,而且不够聪明,总之不让人讨厌。但是这顿饭,恬逸吃得却很是反胃,发誓再也不参加这种场合,说着自己不想说的话,做别人的灯泡,真的不舒服。

    恬逸依旧受欢迎,大家都喜欢约她出去玩。恬逸却不喜欢,她发觉自己原来如此不适应外面的世界,她只喜欢躲在老公的羽翼下,让他为自己遮风挡雨。南方的这些女人很会撒娇,南方的这些的男人也很绅士。她们很会利用男人,请们男人为自己提行李,或者干一些体力活。恬逸的同乡却没有一个绅士,抑或是她从来就不会在别的男人面前撒娇。在这群女人面前,她觉得自己丝毫没有魅力,简直就是一只丑小鸭。

    于敏是一个思想开放的女人。她不满意局限于与恬逸的友谊,她常说:“两个女人总在一起岂不成了同性恋?正常的关系就是女人和男人黏在一起。”恬逸有一种被嫌弃和被冷落的感觉。她不能和另一个男人“正常”地黏在一起。她有自己的家庭,也珍视自己的三口之家,却也不想阻挡于敏的“正常生活”。

    恬逸在家庭面前屈服了。刚开学几天,就因为想念儿子甜甜躲在被窝里哭,她也想家,那原本是一个多么温馨的地方!她想起刚来城里现在这个学校的时候,每天放学,同事们都雀跃着,唯独她不激动,反而觉得心里堵得慌,回家的路上,她甚至是流着泪走回去的,不想回去,不想面对婆婆。可是如今离开那个地方,她又没有狠心把孩子的户口一块儿带过来,她没有勇气告诉大家,她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她没有玲珑的勇气,也不想那样。玲珑与她有过几面之缘,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和她一样也是师范毕业,但是那是一个更加浪漫的女孩子,喜欢抱着吉他,在夕阳的山坡上抒发自己的情愫。她也见过玲珑的老公,是一个帅气的公安,不穿制服的时候更加潇洒帅气。可是据说,玲珑和老公的结合纯属他们父亲的感情好而强迫儿子们在一起的。听说玲珑并不喜欢那个帅气的公安。结婚以后,两个人吵得厉害。玲珑一直都在准备考试,家只是一个吃饭睡觉的地方,家里的瓜子皮被玲珑从床上拖拉到沙发上,书桌前。自然两人也没有孩子,结婚几年一直没有,大概就是没想要吧。玲珑考上研究生后,一直没有回家,一开始还是学校放假的时候回一趟家,后来放假也不再回啦。那时候大家都在可怜玲珑的老公,感叹好好的一个小伙子,被折磨的不成样子了,整天的蓬头垢面、邋里邋遢的。再后来据说两人离婚啦,很平静的,公安给玲珑把行李箱提到楼下,送上车。玲珑去了SH,听说发展的很不错。男人在这个城市是很抢手的,帅气的公安很快再次结了婚,新娘子是一个更加漂亮的女人,文化水平高、个头高,还长得苗条。恬逸没有玲珑的勇气,没有勇气成为大家口头的焦点,也不想淼会像那个公安那样可怜。这段时间,她时常想象自己老公可怜的样子,她觉得心疼。明明很幸福的小家庭,为什么会被逼得变成了这样呢?

    上学一个月,恬逸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行程,她几乎是一路哭回来的。而临到家门她哭得更凶,本来说好来接自己的淼,被婆婆逼迫着开车送她回老家,淼只好打发好友进军来接恬逸。恬逸觉得委屈,面对婆婆的刁难,淼真的就只能逆来顺受吗?就因为淼是家里的长子吗?如果不能反抗婆婆,恬逸觉得最起码,淼是不够那么爱自己!

    见到儿子,恬逸已经哭得泣不成声,她承认自己真的没出息,或许在公婆面前,她该坚持不落泪,可是却控制不住汹涌而出的眼泪。儿子也哭着要妈妈抱抱,却又想和小朋友玩耍,很是左右为难。

    淼回来了,恬逸生气不想理他,却又经不住淼的柔情道歉。婚姻就是这样,其中的一个人就是太阳,所有的,不见面时的气急败坏,甚至阴暗的想法,都在太阳出来的一刹那,烟消云散。

    从那天起,恬逸每个星期都要回家一次,她找准所有机会回家。这样的结果,婆婆又开始叨叨恬逸干什么都没有长性。恬逸选择忽略她的评论,儿子,她放不下,也不想让自己完整的家一度变得凌乱不堪。

    在跟同学的学习中,在经过了筹集学费的事情中,恬逸还是渐渐地,学到了一点点小心机。她意识到了一个女人应该给自己存一点私房钱。班里小她几岁的几个女孩子,虽然还没有物色到合适的结婚人选,却已经给自己买下了一套住房。恬逸突然意识到,自己每次伤心的时候,连自己的一个去处都没有,这样的一个自己,活得就像一个傻瓜。

    同学中结了婚的也不少,无论哪种情况,大家都很珍视这种重回学校里梦幻一般的生活。大家都很会生活,很会享受这种生活,除了她恬逸。一个男同学拿出手机,给围观的女同学看自己和新认识的女网友的聊天记录:让我们一起认认真真地逢场作戏吧!大家都懂得这是一种逢场作戏,及时享乐的虚幻生活,最终都将回归自己的生活坐标。于是大家纷纷心领神会,共同选择享受好这段时间。

    有人在恋爱,有人在及时行乐。初进学校见到的漂亮女孩儿月儿成了班里未婚男人的女神,大家轮番地约她。恬逸其实很喜欢月儿的,两人还算是相处及其融洽的。有时候,月儿会问恬逸:“如果有人喜欢上你了,怎么办?”

    “不可能啊,没人喜欢我,除了我老公!”

    “如果有人喜欢你呢,你知道不是没可能啊。”

    “那又怎样?我结婚了,有儿子了。我有家。什么也改变不了我的家。我、儿子、老公就是一家人,谁也改变不了。”恬逸坚决地说,想起老公曾经的这句话,她觉得什么隔阂都化解了。

    月儿的恋爱观说得冠冕堂皇,她宣称自己不缺钱,这一点通过她的消费体现得出来,自己就想寻找一位有理想的男孩子。可是她的交往却并不让人接受她的说法。班里的未婚男子,月儿全部约会了,看起来每个男孩子都很喜欢月儿,结局却全部不了了之,其中不乏受伤者,大概说来,就是这些男人本着交往的真诚想法,却应对不了月儿的奢侈消费,这个洗头都不自己动手,要跑到洗头房去洗,洗澡不在学校洗,要到洗浴中心,请人给涂抹各种霜剂的女孩子,最终也没有选到自己心仪的男朋友。看起来她是选错了地方,不应该在这个这个学校里选男友,而应该到清华或者国外的高级金融班里去物色才对。

    对于恋爱的目的,还是月儿同宿舍的阿芳有着不同的看法。这个只比恬逸小一岁,至今没有结婚的女人坦言自己有今天的确是遇到了“贵人”。在校园里面恋爱,也无非是为了打发无聊的时光。她倒不随便约会,选择了班里的其中一位未婚男孩儿,若即若离地处到毕业。男孩子的作用无非就是陪逛,陪吃,外加帮着拎阿芳的大包小包。

    于敏要去见自己的前男友了,瞒着老公,却偷偷告诉了恬逸,恬逸自然有义务为她保守这个秘密。据于敏回来后解释,那个晚上,他们两人只是在歌厅唱到深夜,然后静静地躺在床上,什么也没有发生,恬逸觉得于敏没有必要解释,她也不想听她瞎掰。她的自由是她自己的事情,恬逸既不想劝他,也不想阻止她。虽然恬逸不想像大家一样地利用这几年的学习,却也看得开这种现象,不会觉得无法接受。

    巨蟹座的女人极其重视家庭,结婚以后,会把家作为自己的全部。这句星座的解读,恬逸觉得特别适合自己。其实她不丑,还有点漂亮,怎么就不会有人觊觎她呢?只是面对那些试探,那些暗示,她只是选择漠视。她感觉家是自己无论如何都离不开的地方,她玩不起。

    也有人玩得过于认真,就像同宿舍的小丽,这个跟自己一般大,已婚,儿子也跟自己儿子一般大的女人,竟然和班里的大帅哥动起了真格。恬逸搞不清这个未婚的大男孩阿伦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竟背着自己的准未婚妻,选择这位大他几岁,姿色连平庸都算不上,甚至有些丑的女人。只能说缘分真是一种奇妙的东西,可以让人变得神智不清。接连几个晚上小丽都没有回来了,偶尔还会听到她的叹气声,在校园里,他们已经公开地出双入对。女人们都在偷偷讨论小丽的不理智,男人们也毫不掩饰对阿伦地讥讽,却没有人去提醒他们,大家都是成年人,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何人对别人都没有义务。毕业后听说,小丽的老公被小丽抓了个现行,不知道小丽当时是什么心情,两个人也就离了婚,阿伦没有跟他的未婚妻结婚,去了BJ。却也没有听说和小丽走到一块儿。这个社会原来自由得很,却很少有人谈到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