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不凡的不凡

    更新时间:2017-12-15 11:49:40本章字数:2176字

    “说吧,哪儿来的孩子?”王垚坐在地上陪着宝宝玩耍。

    “我生的啊。”杨不凡躺在沙发上,啃着苹果。头发乱糟糟的,跟昨天那个让前台小姑娘大惊失色的魅惑少妇判若两人。但还是很美。

    王垚没再继续问下去,她明显看见杨不凡的眼眶湿润,在眼泪流下之前,王垚说我去给宝宝做个水果泥。

    王垚是敏锐的,有分寸的,善解人意的。杨不凡总这样夸王垚。但王垚跟杨不凡说,我只是爱你的。

    王垚认真审视怀里这个可爱的小家伙,眼睛大大的,脸圆圆的,杨不凡也是这样,眼睛大大的,脸圆圆的。

    “真好,长得像妈妈。”

    王垚想起第一次见到杨不凡的样子。

    高中开学第一天,按报道流程,同学们分配好宿舍后,收拾完内务,要到教室开班会,上第一次晚自习。

    王垚报道晚,匆忙放下行李直奔教学楼,倒数第二个进教室,坐在最后一排,没有同桌,非常沮丧。

    杨不凡早早就来报道了,随着父母在这个享誉高考加工场的小城海购了一圈。回到寝室,筋疲力尽,昏昏睡去。

    杨不凡找到教室,喊了一声:“报告。”没等班主任吭声,就拖着自己还没苏醒的身躯不紧不慢的晃进教室,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刘海长得遮住了半张脸。她环视教室一周,看见了王垚,旁边的空座位。

    杨不凡发育早,上身穿着一件绿色紧身针织上衣,胸前坚挺。下身穿着一条水洗牛仔,腰身曼妙,臀部陡峭。杨不凡向王垚一扭一扭走过去,戴着美瞳的眼睛发出紫光,像一只妖娆的懒惰的修炼成精的猫。看得王垚目瞪口呆,脸红心跳,激素分泌瞬间紊乱失调。

    杨不凡做到座位上,发现了王垚的异常,用手拄着头,侧身盯着王垚,露出一抹在王垚看来即神秘又邪恶的微笑,心想:“这孩子不会对谁一见钟情了吧,老娘要不要帮帮她?”

    王垚不敢直视杨不凡,眼神闪烁,也跟杨不凡一个方向,用手拄着下巴,盯着讲台上的唾沫横飞,只有唾沫横飞,什么也听不见。

    客厅里,杨不凡已经泪如雨下,依然不安分的地晃动着双腿,继续啃着苹果,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盯着屋顶,好像这样能好受一些。

    苹果啃完,杨不凡进卧室捯饬了一翻,焕然一新出现在王垚面前。

    “垚儿,一会儿陪去送康康,我这周安排了特多面试,顾不上他了,跟着我受罪。”

    “你要把他送到哪儿?你带着我,我给你看孩子。宝宝这么小,离得开你吗?”

    “你当孩子没爹啊?”

    “那万一,他爸不把康康还给你了怎么办?”

    “你这么多年,还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满脑子里天天想什么呢?”

    “正经的,真不是不可能,现在渣男这么多。人心浮躁,都想要个带把的孩子,最好孩子还没妈。”

    “宝贝儿,你不会以为我被我男人扫地出门,无家可归了吧?我昨天刚下飞机,就直奔你去了,还没来得及跟我老公报道,感动吗?感动啊?别哭!忍住!”

    “你混蛋,呜哇……”王垚一下子哭得像个孩子。如果杨不凡过得不好,王垚会觉得一切都是自己的责任,如果杨不凡过得好,王垚觉得那是不凡的造化好。

    俩人踢里秃噜的把行李放进车,奔向康康爸爸的家。

    “你好好的,你哭个屁。我特么还以为你未婚先孕或者婚姻不幸呢。”

    “开玩笑,你看老娘像?”

    “不像。”

    杨不凡才不会活成凡人眼中失败的样子。不凡的眼泪只为爱的人流。

    杨不凡的老公是她的小学同学,不是那个和他青梅竹马,相识八年的初恋,是另一个从小暗恋她的小胖子,是个憨厚精英。憨厚精英是王垚专门为杨不凡老公创造的形容词,杨不凡听过后,赞不绝口:“你别说,真像,恰当!”

    “你老公绝对是个心机婊,够隐忍的,从一而终耶,牛了,卧薪尝胆。”王垚语无伦次,由衷赞叹。

    “胡说八道什么呢你。”杨不凡笑王垚还是那么口无遮拦,只要王垚在杨不凡面前是口无遮拦的,她们就都还是18岁。

    杨不凡把王垚拉到了西单:“给你换身行头,你看看你,怪不得没男朋友,除了运动鞋,运动裤,你还有别的衣服吗?”

    “我这身儿,你就说怎么了,多帅。现在妹子都喜欢我这款好吧?”

    “那你打算嫁给妹子?你眼睛得盯着男的知道吗?带把儿的。”

    “嘘嘘嘘,我知道我知道。走走赶紧的,买完衣服子下午还得办正事儿。”

    杨不凡三两下,让王垚焕然一新,杨不凡满意地看着王垚:“总算是发育了。”

    “劳资这身材完美好吗?不像你,大奶子那么累赘。”

    “老娘是哺乳期妇女,你跟我比,比得过吗你。”

    女孩之间的友情,是世界上有一神秘的存在,能堪比亲情,又不是爱情。

    “你打算带着我去面试?”王垚重新擦了口红,抿抿嘴。怎么着也得给杨不凡打好辅助,假装成公司内部人员帮杨不凡套套敌情这样的事,王垚已经在心里演绎了好几遍。

    “当然了,不然干嘛这么着急给你穿上这身职场小妖精的衣服。就是腿毛有点儿长,哈哈哈。”杨不凡在商场就一直忍着,可算说出来了,笑得她眼角纹都纵出来了。

    把王垚气的鼓鼓的:“你别嘚瑟,你看你现在腿光滑,等你老了,你就得退化成猴子你信吗?浑身都是毛,到时候洗澡的时候,搓泥都搓不下来,全都粘毛上,时间长了,腿上裹个天然毛毡子,天儿冷都不用穿秋裤。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王垚的笑声盖过音响,盖过外面汽车的轰鸣,盖过这座城市的每粒雾霾。

    杨不凡被王垚傻了吧唧胡说八道的样子逗得腮帮子酸疼,杨不凡瞟了一眼坐在副驾的王垚,她每次讲段子先把自己逗得哈哈大笑的样子真是一点儿都没变。

    “这几天面试,给我镇住场子,别让人家觉得我们公司都是你这种没正形。”

    “你们公司?你开公司了?啊…啊…”王垚又一阵响彻天地的鬼叫,勾住杨不凡的脖子一阵乱晃。

    “姑奶奶,开车呢开车呢,不要命啦。”

    “要!啊……”王垚缩回手来,握紧双拳,放在胸前面,激动得让人以为国足终于踢进了世界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