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招兵买马,陪你走天涯

    更新时间:2017-12-16 13:06:42本章字数:2354字

    杨不凡的公司,坐落于大学校园里的一个科技园区。杨不凡说,她当初放弃法律最大的原因就是每天面对那么多官司,负能量会把人压垮,让人离生活的美好越来越远。

    公司在8层,杨不凡明明是个摩登女郎,却对这种吉利的数字偏爱有加,已经有提前到达的面试人员在排队等候。

    杨不凡和王垚并排走过廊道,早在车上就脱了浮夸外套的杨不凡,穿着一身休闲职业装,曲线不见了,扔掉了职场小妖精的外衣,杨不凡看起来精明干练。

    王垚小声夸赞:“你这么穿才像老板。”

    杨不凡抿嘴一笑,小声回应:“你见哪个老板面试员工的时候会带只野鸡。”

    “有啊,二逼老板,比如你。”

    杨不凡负责初试,选出工作技能过关的人。王垚负责复试,按照杨不凡的说法:“你眼毒,帮我把关,品性不合你要求的不要,比我漂亮的不要。”

    “那长的帅的呢?”

    “越多越好。”

    “真婊。”

    杨不凡和王垚分别进了贴着初试挂牌和复试挂牌的两个办公室,面试开始之前,王垚微信问杨不凡:“复试就我自己说了算?”

    “就你说了算。”

    “初试不会就你说了算吧?”

    “不,如果你觉得无聊,你也可以过来一起面?”

    “你tm……那有人帮忙登记叫号吧?”

    “没有,要不你去?”

    “妈的!”

    杨不凡奸计得逞,果然把王垚诈来了。王垚怒气冲冲推开初试办公室门,一排排电脑后面一排排人。

    “好气哦。”杨不凡等王垚出去之后,微信调侃她。

    “还算你脑子,知道组织考试。别理我,工作勿扰!”

    经过了下午的面试,王垚晚饭的时候跟杨不凡提出:“初试不要监考,回头看监控,作弊什么的才看得清楚,直接刷。你跟我一起复试,咱俩轮流面,我面第一个的时候,你看下面那个人的简历准备面第二个,明白?”

    “对啊,明……白!”

    “对了,我就纳闷了,你干嘛非要把我打扮成个野鸡。不怕招不到人,把人吓跑?”

    “我老公教我的,说要把最真实的一面展示在员工的面前,这样才知道大家是不是一路人。这些人以后都是你带,你要真实一点。”

    “等等等等,我什么时候说我要来了?还有,要在员工面前展示的最真实一面也是工作中那面,好吗?!”

    “哦。”

    “我没说我要来啊。”

    “你也没说你不来啊。”

    “你也不提前跟我说,就算我辞职过来,我的离职申请也需要提前三个月提交,你上过班没有?”

    “老娘上班不比你早。”

    “那就是时代在变化。你老了。”

    杨不凡知道,三个月后,王垚一定会来的。

    王垚休了年假,为了杨不凡这个只有营业执照的公司招兵买马。接下来一周,王垚和杨不凡白天面试,晚上拆各种快递,安装布置固定资产,王垚一边干活一边抱怨杨不凡不知道在采购的时候多交个安装费。杨不凡这几天时不时看着王垚出神,她好像是无所不能,白天工作独当一面,晚上干起活来也头头是道。杨不凡那种有依靠的安全感又回来了。

    王垚休假告一段落,公司并不同意王垚提出的一周内交接完工作的要求。但如果王垚同意将宇宙无敌阳光青春美少年的主体身份转让给公司,公司会同意王垚的要求,并会在王垚离职后继续支付王垚本年度的薪水和年终奖。

    杨不凡回来了,宇宙无敌阳光青春没少年已经完成了它的使命。王垚也没有再继续做下去的理由,欣然同意。并主动要求善始善终,完成本年度的创作,并在年会上正式转交主体身份。

    休假后的第一周,王垚写了一篇文章,关于宇宙无敌阳光青春美少年本人。

    我是宇宙无敌阳光青春美少年。我第一次看到这句话的完整原版是在文科班教室的墙壁上——宇宙超级无敌阳光青春乐天派美少年。我是理科班。写下这句话的人,是我一直想成为的人。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啰里吧嗦的加了这多形容词。但我知道,就算以后这个名号只有我一个人用,她也是最无敌闪亮的美少年。

    美少年每天早上顶着鸡窝头懒洋洋的走进教室,上午下了第四节课,她又慢吞吞的去打饭,总是等得我好着急,但还强迫自己要做出爷都无所谓的表情。因为我催她也不管用。

    我们高一坐同桌,在第一排,每天吃唾沫、泡沫、粉笔末。她还总扰乱我听课,一般她扰乱我的方式就是拿根按动笔,垂直在胸前,在她坚挺的胸前按压、按压、按压到出现凹点,然后突然松开手,啪,笔就弹到讲台上。每当这时候,我们前两排,嘎嘎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我就悄悄去捡笔,陪她玩这个我每玩必败的游戏,我每次松开手,笔也会啪,啪一下就掉在我的桌子上。

    课间,我俩说笑玩闹,笑声整个楼层都听得到。同学们都说,我们俩真像,都那么疯疯癫癫,阳光开朗。其实,我们不像。她疯癫的外表下,有一颗成熟又聪慧的心灵,她本质是热烈奔放的。我却不一样,我疯癫的外表下,有一颗也疯癫的心灵,说得好听点,我是不谙世事,说得难听点,我是二百五加弱智,我的本质敏感脆弱,自卑不安。

    高二,我们分文理班,她去了文班,在东校区,我选了理班,在西校区。东西校区要穿过三条马路,两个操场。

    刚分班的时候,我几乎每周都会去找她。分班后我第一次找她的时候,她从教室跑出来,扑面而来,把脸怼到了我嘴上。我的初吻啊!

    后来,我学会了亲吻。原来要撅起嘴,抬起下巴,像孙悟空吃瓜,美美哒。

    她在我身边的时候,像个妈一样管着我,上课管我,下课管我。分班之后,我终于又野回了原始之前。

    但她也不是什么都管。比如,我吃她飞醋爆粗口的时候,她笑得像只疯猪。

    有一回,跑操完,我们隔壁班一个姑娘,和她是一个宿舍,过来和她好一阵亲昵。我站在旁边看她们笑得花枝乱颤,心中一阵愤怒与不安,等那个姑娘走后,我骂她:“骚浪贱。”美少年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大家都爱美少年,当美少年有了新朋友,她的新朋友比我更洒脱可爱,体贴入微。我意识到不是所有人都是骚浪贱,美少年有人爱了,我突然想躲得远一点。

    我躲得远了一点,不再去看她。后来,我也有了自己的新朋友,生活很开心。只是时不时想起她,心中有些酸楚。

    少年的时候,会把朋友当成恋人,吃醋,闹别扭,耍孩子脾气,因为朋友比天大。当朋友有了新朋友,少年会觉得天塌了,总想找个带墙壁的屋子,把自己关在里面,这样,就算天塌下来砸在屋顶,少年自己也看不见,心不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