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江湖再见

    更新时间:2017-12-16 13:12:31本章字数:2873字

    王垚始终没有问杨不凡:“你是怎么找到我的,你有没有看过我写的那些文章,你觉得我写得好不好?”

    这些都不重要。

    王垚对杨不凡说,你回来后的日子,每天都变得不再一样,即使不能天天跟你在一起,知道你在这里,我觉得晚上回家路灯都是彩色的。

    王垚本来不会说情话,王垚说情话的本事都是杨不凡教的。王垚曾经甚至不会说人话。

    高一第一次上体育课,体育老师想给大家一个下马威,叼着哨子摇摇晃晃,像个小混混一样往队伍旁边一站。上课铃打响之后,体育老师二话不说,只要没立正闭嘴的,哐哐一顿踹。

    “傻逼吧,不会组织纪律,就tm会踹人。”

    “那姑娘,你嘀咕什么呢?不知道上课啦?”

    “没听见打铃啊。您也没说上课了啊。”

    “一个个的吱哇乱叫,能听见打铃就怪了。”

    “我一直好好站着又没说话,跟我撒什么火儿!”

    杨不凡对王垚跟老师顶撞的行为极其不满,第一次对王垚生气。

    “你刚才有点过分了。”

    “先过分的是他,你没看见他故意等铃响呢吗?铃声刚一落,他就踹人。”

    “他首先是老师,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可以说,但不是在上课的时候故意顶撞。”

    “他上来就踹人,本来就是他不对。”

    “我说的不是这码事儿,我觉得你不会尊重人。你自以为正直勇敢偏要出风头没人管得着你,你课上顶撞老师,给他难堪,就是你没教养。”

    王垚的脸一阵煞白,第一次知道什么是羞愧感。顶撞老师对于王垚来说是家常便饭,王垚还曾以此为荣。

    杨不凡是王垚成长路上的里程碑,这个里程碑就是王垚和杨不凡一起经历的大大小小的事。过了这个里程碑,王垚完成了人生第一次自我觉醒。王垚18岁的时候,终于自我觉醒,接受了一个矛盾的乖张冲动、飞扬跋扈、善良细腻、敏感多愁的自己。王垚的觉醒,是以杨不凡的一次自我毁灭为代价,王垚一直这样认为。但杨不凡这次回来面对王垚,却好像忘记了以前发生的一切,而只记住了感觉。这符合杨不凡的风格,杨不凡当年因为替王垚收拾残局被学校劝退时,没有像平常那样说教王垚,只是说了一句:“我交朋友,谈恋爱,做事情全凭感觉,赴汤蹈火、在所不惜那是我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别跟我哭哭啼啼。”

    时间过得很快,王垚办理离职手续后,并没有立马入住杨不凡的公司。杨不凡让王垚办了护照,说是有件事情要做,非王垚不可。但王垚平时除了写文章也无事可做,就经常去杨不凡眼前晃悠,杨不凡老公出差的时候,王垚就干脆搬到杨不凡家里住,跟她的孩子混在一起,保姆每天除了收拾卫生,无事可做。

    杨不凡说:“我知道你这么多年一直都还是那个样子,愤懑的不得了,但是光愤懑有什么用?就靠你在网上写那种隐喻暗讽的文章,你以为就可以改变社会,改变时代了吗?你以为你是鲁迅还是谁?就算鲁迅活着,他能唤醒沉睡的人,也唤不醒装睡的人。这个时代最不怕的就是口诛笔伐。”

    “你今儿怎么了?”

    “没事儿,就是看你又发布了一遍之前写的诗。怕你心急。”

    “我,我不急啊,我急什么?”王垚一时没反应过来杨不凡所指的诗。“你怎么会读到我的诗?你读了我写的诗?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看我写的东西的?”

    “起开起开,把我奶都晃出来了。”

    “来,康康,吃奶喽!”

    杨不凡说得那首诗,是王垚一年前写的,最近无心写作,于是挑了以前发表过的文章和诗,重新发布了一遍,做了一个精华选读。

    这首诗,是王垚的处女诗,但是写完发表后,问过很多同学朋友,都说王垚:“你就跟高晓松说的小文青一样,小资,骚柔,格局一点点。”

    杨不凡第一次看这首诗的时候,知道了王垚的心愿。昨晚听王垚读这首诗的时候,杨不凡看着公司演播室的logo,自己亲手为王垚和自己搭建的实现梦想的舞台,欣然落泪。

    【如果给我一座岛】

    “如果给你一座岛,你希望它是什么样?”

    “最好有金矿。”

    如果你当着人问我。

    “如果给你一座岛,你希望它是什么样?”

    “有很多很多异性,而且ta们都爱我。”

    如果你偷偷问我。

    第一个回答,很贪婪,最轻巧。

    第二个是我,世俗中可爱的我。

    如果你不问我,我会说,如果给我一座岛,我要先写一首诗,然后刻在石头上。

    如果给我一座岛

    我要带上干净的水和粮草

    住在岛上最陡峭

    等山间林木穿上大袄

    我就带着木桶坐在海边垂钓

    然后把鱼虾喂鸟

    我要带上几箱子书和几箱子衣服

    每天穿成清爽的样子

    这样看书最舒服

    我还要带一个聪明可爱的孩子

    最好纯净如初 从未得到过教导

    我要给他干净的水和粮草 然后教他垂钓和喂鸟

    等有人发现我 我就束手就擒

    只恳请

    留下干净的水和粮草

    还有那些书和衣服

    我要送给那个聪明可爱的孩子

    陪他一生 永不离岛

    杨不凡把王一凡叫到演播室:“你和王垚是懂对方的人,就说这首诗,你一定知道王垚写得是什么,讲讲?”

    “诗写得还行,她确实有才华。但她的理想主义,永远只能是理想和主义。水污染,空气污染,食品安全问题,在国家眼里根本不如所谓的GDP重要,别指望我们这两代有什么改变。但我们至少可以选择我们去喝哪里的水,吃哪里的粮食,所以,你跟她好好说说,让她跟着我,这些问题就解决了。其实,这些说到底都是教育失败的问题。她想在教育领域施展一番拳脚,但她没那个长袖善舞的本事,又看不起这一套,所以也别白费力气。”

    “果然,你懂她。”

    “她都不理我了,懂有个屁用。”

    “怎么没用,她身边的人,大学里朝夕相处的朋友都觉得她写的是对田园生活,自由自在的向往。你是她仅有的两个知音之一。”

    “另一个是谁?”

    “我啊!”

    “我在她眼里,永远是宇宙渣男。她是不会接受我的。我自己都已经对爱情无望了,你省省吧,我多谢你。以后就像现在这样,能跟你是不是聊聊她就行,别的我也不想了。”

    “你们就是没在对的时间碰上对方,她过不了自己心理那关,这只能你们俩自己解决。”

    “老子当时是要结婚的好吧,碰见她,不让追,死心眼,我进一步不是,退一步不是,你让我怎么办?”

    “你先招垚垚的,你要不招人家,人家也不至于现在连个男朋友都不敢找,跟tm对男的过敏一样。不跟你废话了,明天上午来我家一趟,也该用你的新身份,跟她介绍一下你了。”

    “擦,认真的?”

    “当然。”

    “好的好的。谢谢嫂子。嘿嘿。”

    杨不凡不停看表,该死的王一凡还不来。

    “不凡,我们走吧,再不去,可没座位了。”

    “再等会儿吧,我还叫了一个朋友,咱们一起?”

    “你叫了朋友?让我去当电灯泡?不去了。”

    “你,怎么这么多年一点长进没有,还这么幼稚。”

    说着,门铃响了。

    “杨总 ,久等了。”王一凡进门,一副反客为主的样子。

    高挑瘦削,面部俊朗,阳光不羁。王一凡长得一副非大众审美的俊俏模样,细长条的眼睛,修长的手指,骨骼分明,白白净净。

    “王一凡?”王垚吃惊。

    “垚垚,一凡是公司请来的技术总监,以后他负责技术,你负责内容,你们俩得交流好感情,以后工作才好沟通。”杨不凡靠在墙上,摆出一副正儿八经的欠揍脸。

    “你们俩怎么混到一起的?谁交代?”

    杨不凡不说话,抱着康康玩耍。

    王一凡径直走向王垚,与王垚对视了几十毫秒,确定王垚对自己没有攻击性后,一下把王垚抱紧在自己怀里。王垚幻想过无数次这个怀抱,原来被自己喜欢的人拥抱的感觉这么奇妙。

    王垚是十分介意王一凡在有女朋友的前提下跟自己暧昧不清的这件事,这让王垚非常有心理障碍。在王一凡没澄清自己是否正式单身的情况下,王垚对王一凡敬而远之,甚至充满敌意。但现在,王垚忘记了这一切,暂时任由自己沉浸在奇妙的化学反应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