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两生缘

    更新时间:2017-12-13 17:22:39本章字数:2422字

    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巅。

    一片桃花的玉瓣自枝上旋转飘落,在空中打了几个转,落在了一只猴子的手中。

    这猴子用不十分灵活的手指拈起这片花瓣,凑到鼻前闻了闻,一股清香若有若无,猴子皱了皱眉,一双大大的眼睛如闪亮的星星,孩童般清澈无邪。

    他便盯着这花瓣,仿佛这花瓣是情人的红唇,从正午,直到黄昏。

    终于,这花瓣开始萎缩、干瘪,毫不掩饰的失望在猴子脸上呈现了出来,他抬头看了看天,又低头看了看地,终于站起身来,向山下奔去。

    而那花瓣,自山顶缓缓飘落,坠入山间的一条潺潺溪水中,随波逐流。

    头顶的是天,脚下的是地,这是树木,这是丛林,溪水、鲜果、青草、荆棘、岩石……那一群嬉笑打闹的,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可是许多个我?

    一只猴子望着一群猴子,脚步放缓了下来;一群猴子望着一只猴子,指指点点,吱吱怪叫。

    “过来啊!”一只高大的猴子叫道。

    “为什么要过去呢?”猴子说。

    “我们都是猴子,要在一起啊!”

    “原来我是一只猴子……那么,什么是在一起呢?”

    “在一起……就是……就是不分开。”高大的猴子答道。

    “就是和你们一样,离得那么近吗?”猴子问。

    “对的对的。”高大的猴子扔过去一只鲜桃叫道,“我叫阿飞,这个桃子送你吃了。”

    猴子接过鲜桃,不明所以。

    “很好吃的。”阿飞叫道。

    猴子拿起鲜桃,试着咬了一口,艳红的汁水四溅,胸前的毛发上多了许多点点滴滴的露珠。“它喜欢被我们吃吗?”猴子问。

    阿飞咧咧嘴,像是在笑:“我只知道我喜欢吃它,哪里管它是不是喜欢被吃?”

    猴子看着手中多了一道齿痕的鲜桃,像受了伤、像流了血,突然,猴子有些恨自己,为什么要咬上这一口呢?不过,味道还真是……鲜美啊!

    “你叫什么名字?”阿飞问道。

    猴子含着桃子怔住:“我还没有名字。”

    “我们都有名字,我叫阿飞,那个是阿宝,那个是小天……”阿飞一一介绍。

    一股道不明的情绪在猴子心中蔓延开来,很不舒服的感觉,这是……悲伤?仿佛有一个声音在猴子脑中响起。是谁?谁在为我诠释悲伤的定义?

    自然无人应答。

    物以类聚,众猴纷纷围到了猴子跟前,一只小猴说:“你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我看见了。”猴子挠挠脑袋,他自己也不知道此身来自何处。

    阿飞露出了一个郑重的表情,显得有些滑稽,道:“就叫你石猴吧。”

    猴子咬了一口桃子,喃喃道:“石猴……石猴,这算是名字吗?”

    一只老猴道:“你若答应,就算是名字了。”

    “好吧,石猴就石猴。”猴子心中有一股奇妙的感觉升起,石猴,这称呼怎么如此熟悉?

    “那我叫了。”阿飞美滋滋道,他还是第一次给别的猴子取名字,在猴群中,一般只有几只老猴才有这个权力。

    “石猴!”阿飞喊道。

    猴子恍若未闻,不知在想着什么。

    “石猴!石猴!”阿飞又大声叫道,猴子还是不答。

    一只小猴小声道:“他怎么了?”

    阿飞有点儿羞怒,第一次给人家取名字,人家却不理他。他扬起毛茸茸的手臂,道:“这猴子有点儿耳背,我们一起喊。”

    十几只猴子齐声叫道:“石猴!石猴!石猴……”

    猴子的脑袋里轰然一声巨响,他闭上眼睛,思绪穿越万水千山,跨过无数往生岁月,回到了那曾经为人的一世……

    时侯,是自己前世的名字。爸爸姓时,妈妈姓侯,这个有歧义的名字便自然而然地应运而生了。

    时侯是学表演专业的,家里五代经商,便在海外也称得上是巨富,但他与那些只知道飙车勾女的富二代们不同,读书做事极为认真。

    时侯的母亲一心想让孩子进入娱乐界,恰巧国内某知名导演正筹拍《西游记》,时家就是不缺钱,硬生生用银子铺路,给时侯买了一个孙悟空的角色。

    时侯对母亲的做法非常不以为然,他对这位导演的作品从来都是不屑一顾,但自己偏偏又极爱《西游》,几经考虑之下,便答应了母亲。

    《西游记》这本书,时侯小时候便已翻了无数遍,里面的人物无论大小,他都如数家珍。这次为了准备角色,他又将这本经典巨著从头到尾看了几遍。

    拿到剧本后,时侯度过了有生以来最失落的一天,这剧本简直烂到了极点。时侯看了之后不禁发问:还能再烂一点儿吗?

    插科打诨恶搞穿帮是整个剧本的主题,单看剧情,时侯无论如何也看不出这居然就是自己心中的《西游记》。

    扔下剧本,时侯打开电脑,给编剧发了一封电邮:

    此版本《西游记》过于正统,在下恐难胜任。

    如将剧本按照下面的模式修改,我情愿饰演其中任一角色。

    在三国时期,唐僧师徒奉孙权之命,从东吴到西蜀取经;途中遇梁山好汉剪径,所幸黛玉拔刀相救。为此,唐僧与黛玉产生了一段旷世缠绵的爱情,与黛玉青梅竹马的宝玉跑去找唐僧算账,被城管打死,转世为孔明,主政西蜀,掌管真经……如此一来,将四大名著一网打尽,跨越时空与伦理,挑战逻辑与世俗,岂不快哉?

    发完邮件,时侯摇头笑了笑,自己又何必与人家怄气,在这个年代,再烂的作品都有无数拥趸,管他呢。

    时侯将这份无数人求之不得的剧本撕成了粉碎,然后拿起电话打给了妈妈:“这个角色我不演了。”时侯能想到电话那头妈妈错愕的表情,但他仍未做解释,挂掉、关机。

    任何一部影视作品都要尊重原著,这是起码的良心,时侯一直这样认为。不过,《西游记》嘛,恐怕读懂的人也不太多。86版的《西游记》连续剧他也看过,从质量上来说,勉强算得上形似罢了,唯一可取的便是剧组上下都用了心,仅从这点来看,不可诟病,也算对大家劳动的一种尊重吧。

    至于《西游记》中无数明线暗线、隐语谶语、权力之争、谋略的较量,恐怕用其他艺术形式难以表现吧。

    吴承恩,若真是靠着一人之力作成的《西游》,称他是神也不为过了。时侯想着想着,又拿起了《西游记》,一会便入了神。

    诗曰:

    混沌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

    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

    覆载群生仰至仁,发明万物皆成善。

    欲知造化会元功,须看西游齐天传……

    什么?西游齐天传?

    这最后两句,明明是“欲知造化会元功,须看西游释厄传。”释厄,原为化解磨难之意,怎么自己手中这本,变成了“齐天”?

    时侯,带着巨大的疑惑继续翻了下去,粗略看了几页,他唇角露出一丝发自内心的微笑,自语道:“这才是我的西游……”

    话音未落,时侯的身形化作一道白光,钻入了这本厚厚的《西游记》中……

    “不要,我还没看完——”时侯的声音在房间内戛然而止。